5.很久很久前·连环计3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丵操,大哥,麻烦让一让行不行?”大猛子看得出对方压根没有让路的意思,但是还是调侃了龙九这么一句。

“你认识螳螂吗?”龙九反问道;但是强烈的东北腔让大猛子一时间没有听清。大猛子一琢磨是不是自己勾搭了别人的女人而有人上门讨公道了,或者是……

龙九的匕首已经贴了上来,大猛子一个侧身躲开然后就地一个翻滚。来真的?大猛子冷笑了一下。说实在的他看到龙九一个人来堵他,本能的觉得不是来跟他要命的,顶多是吵吵一类的事情。因为以大猛子现在的名气,别人也不会傻到一个人来办这件事。大猛子错就错在对自己所谓的“名气”太自信了。

在龙九眼里,这都是浮云而已。龙九觉得,既然是单挑,那么他一定必胜。没有原因,这就是龙九自信的根源。

大猛子没有什么华丽的姿势,躲避和反击的动作比起军人出身的龙九来说差太多;但是大猛子就算被龙九反手小擒拿压住了手腕之后,不仅没有泄力,反而就势将自己的手腕送了过去。

这么送过去的结果就势,大猛子的手腕在一瞬间脱臼了——另一方面,这种极度反常的反应让龙九的动作过大,人差点因为没有反作用力而翻过去。大猛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手里的板砖顺着龙九的动作、逆着自己的手腕骨的关节、忍受着剧痛拍在了龙九的脸上。

这么做事有原因的。龙九在和大猛子交手的一瞬间,大猛子就看出来了对方确实不简单,再加上对方手里有凶器……妈的,不好办,必须速战速决。大猛子的背后伤还没有好,拖下去对他极为不利,所以他才用了这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策略。

这一下是瞄着龙九的太阳穴砸过去的。目测一下大猛子觉得自己这一下砸的很“深”,要是一般人早就把脑浆子砸出来了。但是龙九在地上只是打了一个滚,立刻又站了起来。大猛子迟疑了一下,难道没有砸住?

但是再看下去,大猛子长出了一个口气:龙九的头上圆寸已经出了一个豁口,然后流下来的血染红了龙九的眼睛。龙九抹了抹,想要走过来,但是脚步已经略显不稳了。

脑震荡是肯定的了。大猛子最自己刚才那一下比较满意,起码手腕算是勉强赚了回来。

“要想杀我,你**的多找几个人……”大猛子坐在了地上,握住了自己的手腕,看了半天,然后咬着牙用力一掰,骨头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龙九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明白这个有点疯癫的肮脏汉子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然后大猛子喊了出来。事实是:本来大猛子的手腕只是脱臼而已,大猛子自己紧急处理后……

手腕骨折了。

“我丵操,不是这么弄?”大猛子大汗淋漓,一脸苦笑的看着越走越近的龙九。

“你左骨转反了。”龙九指了指大猛子的手腕,然后跌坐在地上,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他一笑之后又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看得出很疼。脑震荡可不是那么舒服的伤。

“休息一会,妈的,你放心,没人出来找我。”大猛子扔过去一根烟,然后自己点上火之后再把火扔了过去。龙九看着大猛子抽上了烟,他才点上。这人阴毒,难免烟里有什么东西。

两个人就这么抽了一根烟。

“谁叫你来的。”大猛子想了半天,决定打破这种沉默问了一句。

“我不认识。”龙九说的是实话。“但是你挺贵的。所以螳螂没来我来了。”

“哦,螳螂……”大猛子这次听清了,然后想起来了那个平时一直站不直的高个男人。对对对,他就是叫螳螂。

“听我说,我给你个忠告。”大猛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要是其他人雇你来干掉我呢,你要多带几个人;要是《和联旺》的人叫你来干掉我呢……信我一次,那边的人是想干掉你们。”

龙九也站了起来。他不是因为大猛子站起来而站起来,而是听到了不少脚步声。

“哪里?”

“妈的,拐角胡同!!木头你**的快点!!”

“大哥!!你**在哪里呢!!!”

龙九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我说没人找我你还真信……”大猛子嘲弄的说道。“我的几个手下呢可不想你我这样,他们可是有土枪的。你觉得,你是垢天再过来还是现在拼一拼?”

龙九跑了出去。大猛子一个侧身,让开了狭窄的道路。大猛子一直保持着正面看着龙九,因为他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背后。

大猛子的背后伤线已经全部崩开,血流的跟水龙头一样。刚才龙九要是决定鱼死网破,那大猛子绝对躺了。命大,有时候就是运气。海蜇他们终于找到这里的时候,龙九已经跌跌撞撞快要跑到胡同的尽头了。海蜇看了一眼后,让木头继续追赶。

“弄死他。”海蜇说道。木头带着一把工具斧追了过去。

大猛子在进医院的时候,匆忙之中还是吩咐了海蜇:“找出来螳螂,问问,有个东北的是他老乡……找出来他。”

大猛子有自己的打算。

那天晚上,螳螂和石佛在酒店里彻夜未眠。

因为龙九没有回来。

而后半夜,当石佛已经决定要出去找找的时候,鬼见愁来了。

“龙九栽了。人没有跑得了。”鬼见愁轻蔑的对他们说道,仿佛三人组的神话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石佛一直躺在床上,然后良久叹了口气。

“那个人叫什么?”石佛穿上了自己的外套,问了大猛子的名字,然后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