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 天网下的使徒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传说能够直接掌控九头妖兽的九妖令,此时此刻就在皇帝的手中,而且皇帝现在在华夏国的境内,他绝对是已经闻到了夺神即将要全军覆没的风声,按照皇帝的个性,他一定会摧毁九妖令的,如果你们想要的到的话,那就必须要尽快,皇帝很可能已经赶往天狼寺里面,要将九妖令彻底的覆灭和销毁。”

暗无界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都一口气的说完,随后用希冀的眼神看着前方的朱鍠。

“天狼寺…”

朱鍠闭上眼睛细细的想了想后恍然大悟的说道“当年那就是皇帝出家的寺院吧,不是什么盛名的大院,但是如果对付邪魔外道的话,那还是有点用处了,好了,感谢你将皇帝的行踪告诉我们,万分感谢您的配合,因为你说出重要情报的关系,我们接下来的事情和行动会变得更加的简单快捷,那么。”

九尾猫君的嘴角露出了一道神秘莫测的笑容一步步的后退“辛苦你了。”

“冰山剑法·奥义·天山雪莲。”

伴随着九尾猫君话音的落下,后方寒武手中的剑刃一个旋转,身形如同一阵疾风冲射了过来,随后只看到剑刃狠狠的插入了暗爷的心脏里面,“呜…”,暗无界闷哼了一声,伸出左手将将剑刃死死的抓住,让剑刃没入的没有那样的迅速,他瞪大血红色的眼睛看着前方的朱鍠说道“不是说好了,我说出了九妖令的消息以后,就放我一条生路吗?”

朱鍠没有忍住,嗤笑了一声。

带着戏谑的笑容,朱鍠哎呀哎呀的感叹道“你这样的智商我都怀疑你是怎么走过风风雨雨的时代的?难怪面对天门的时候,你们夺神一直在不断的失败,不断的重蹈覆辙,有你这样的领导者在,一个帮会不垮台的话那才真的是奇迹,杀手说的话你居然都相信?我真是都懒得嘲笑你的愚蠢。”

插入了暗爷心脏的剑刃,直接释放出最寒冷的气息冻结着。

如果此时此刻我们能够看到的话,会看到暗爷连接着心脏的那些血脉,全部都在迅速的凝固成寒冰,那些寒冰沿着暗无界全身的血脉不断的然指着,渐渐将暗无界的体内都冰冻住,抬起头的暗无界,脸上的毛孔已经不断的凝固出来了无数的冰晶,他的嘴唇在不断的颤抖着。

他眼前的画面在不断的天旋地转着,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统领七个国家时候的风采,那时候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需要打开某些通道的话,都必须要过问暗无界的意见,他看到自己当年嘴巴里面嚼着牛排拥抱着无数的女人将钞票洒向天空,也看到自己在hi时简简单单的行走,无数人都在身边低头的风采,他看到那些黑金,就像是滚滚的潮水一样不断的朝着自己汹涌的滚动了过来,他看到了过去,辉煌的过去。

然后,这些画面全部都烟消云散。

如同镜花水月般,被人轻轻的踩了一脚。

那些裂缝,将无数的美好全部都在瞬间撕裂成了粉碎,变成泡影,变成了空气消散。

“呵呵…”,脸上已经全部都是冰霜的暗无界嘴角不断的抽搐着,到头来终究还是野心害了自己,到头来自己依然逃不过**的枷锁,原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手中,却没想到,自己才是那个被人玩弄的傀儡而已,原本以为日后的世界会有自己的一番风采,但是却没想到,接下来的时代,却没有他暗无界的一席之地。

面对这样庞大数量的血榜,暗无界尽力反抗也是死亡。

更何况,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天心,我来陪你了。”

暗无界用尽最后的一丁点,左手握着剑刃的他主动的将将剑刃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心脏里面,剑刃贯穿了整颗心脏,暗无界张开嘴巴,一口血液顺着食道想要喷射而出的时候卡住,凝固成了寒冰的冰块哽在喉咙之中,随后只听到一声声寒冰的凝固声不断的响起,当暗无界双眼之中的灵魂火焰彻底的熄灭的时候,他的整个身体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尊冰雕。

夺神雇佣兵团,暗爷暗无界,时代中行走的战士,在这里彻底的死亡。

是遗憾?

亦或者是…

那些没有说出口的东西。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买单的,这个世界上面没有一味的得到,在你得到的同时,你一定在失去,你或许现在根本不会意识到,但是在此后的人生道路中,你会慢慢的明白你丢掉的究竟是什么。

寒武的眼神中居然出现了一丝遗憾的表情,他猛然的将剑刃抽取出来,插入了剑鞘之中。

顾官锭站在他的身后,看着四面八方说道“这次是确认再也不会复活了,因为周围没有任何的灵魂可言,我跟风萤月接下来会进一步的确认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夺神暗爷已经在黑星城镇上面死亡。”

点点头的寒武转过身问道“我们现在要赶往天狼寺里面去猎杀皇帝吗?”

“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如果现在我们过去的话,九妖令肯定已经被彻底的封印了起来,那才是真正麻烦的事情,昙花,你们全部都回到圣辉岛上面找老板拿赏钱吧,这可是不能够耽误的事情,至于皇帝的事情,我已经通知了暗榜的人,他们的行动显然要比我们的快很多。“

明白了,寒武恭敬的对着九尾猫君低下头。

“戮杀,我们走吧,显然这次把你从兽巢里面叫出来,是有更困难的任务。”

九尾猫君背着手,前方的暴风将他的黑袍吹拂的猎猎作响。

依靠着墙壁的暗无界依然保持着临死前的姿势。

星灯的光芒闪耀中,只听到一声声碎裂的声音响起。

暗无界的身体在一阵轻风吹拂过来的时候,“啪啪啪”的散落一地。

每一块棱棱角角的冰块,都是时代中的一个小故事。

XXXXX

夺神雇佣兵团,因为跟屠龙海贼团、巨人海贼团、风暴海贼团三大海贼团以及罗网的合作,肆虐的在大海上面到处破坏,终于惹怒了真正的海洋君王齐麟,在一系列阴谋和简单粗暴的抹杀之下,夺神雇佣兵团的八大恶徒,现在仅仅只剩下皇帝一人苟延残喘,而暗无界临死前还将皇帝的行踪透露给了水之都。

“居然连暗无界都已经死亡了啊。”

夏天的手中拿着一根粗大的雪茄,迟迟没有点燃,天门跟夺神之间也一直都是打打杀杀,可以堪称是宿敌,但是没想到随着时代的进展,连夺神都要淘汰在时代之外,如果皇帝真的被干掉的话,那么夺神雇佣兵团可谓真的是连根拔起,想到这里,夏天不禁有些唏嘘不已。

我们一直渴望着时代这条海流带着滚滚的浪花汹涌的朝着前方奔腾着。

但是当有些事情真正的发生的时候,我们却又苦笑着。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苏逊深沉的看着夏天。

“我也有。”,夏天也是感同身受的点点头。

“那我先说?”,得到了夏天的点头同意之后,苏逊侃侃而谈道“目前,血榜依然是全世界最强的杀手组织,短时间内可能很难撼动,你还记不记得诸葛无邪说的一些话?那时候的死国有一位财力非常雄厚的商人支撑着,后来这个商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到现在被证实,这个商人就是齐麟的祖先,我们可以能不能这么猜想,血榜的背后,其实一直都是齐家的人在控制,血榜的人一直听从齐家人的吩咐?”

夏天打了个响指,将雪茄扔掉点燃了一根正常的香烟。

“我的想法跟你一样,但是有一点说不通,如果血榜真的是齐家的人成立的话,那么在当年明镜杀掉齐家的时候,血榜的人干什么去了呢?都要被灭族的时刻,血榜还不出现,这是我想不通的一点。”

苏逊的脸色也慢慢的阴沉了下来。

“是呀。”,苏逊道“我们肯定还有疏忽的一点。”

到底是那一点呢?夏天看着左臂上面的手表,里面手表的星光一颗颗的不断的闪烁着。

看着那一颗颗的繁星,夏天仿佛懂了些什么。

他毫无意识的说道“齐麟就是这样疯狂的在大海上面崛起的,他的背后可以确定是海棠大姐的支持,血榜,很可能并不是齐麟的,那么到底是谁的?如果不是齐麟的血榜,血榜背后的人到底是谁?这个人跟齐麟到底是什么关系?做生意的人需要什么?金钱?钞票…”

“亦或是…”

“一个我在明,他在暗的生意伙伴。”

说道生意伙伴几个字的时候,夏天自己都是激灵了一下猛然的醒悟了过来。

“你说的没错,齐麟的身边,肯定有一个藏匿在暗处,但是跟齐麟百分百信任的生意伙伴,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血榜的头头,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但是我们有缝隙入手了。”

夏天肯定的说道“让夜宴去着手调查这件事情,这个人隐藏的很深,但是他掌控着很多核心的东西,因为我一直觉得,齐麟杀掉八大统领,这件事情背后所藏匿的东西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更深,更恐怖,更加的让人匪夷所思,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个齐麟,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圣辉岛,黑暗的监控室里面…

当齐麟转动着椅子朝着右边观看的时候,巨大的屏幕已经亮起。

屏幕上面,是夺神雇佣兵团八名恶徒的肖像图,有七个人已经打了大红叉,代表着他们已经完全死亡。

“还剩下的皇帝确认会去天狼寺吗?”,齐麟喝了一口浓浓的中药问道。

窗户没关,外面你的海风肆意的吹拂进来,背着手的九尾猫君站在齐麟的身边自信的说道“将死之人说的话是不需要去怀疑的,我能够确定现在的皇帝正在赶往天狼寺里面。”

“三圣四神五凶六恐七魔八幻都相继登场了,但是很少人知道,在这个背后,还有九妖的存在,在对情报的保密方面,我是很相信夺神的,朱鍠,九妖令,是水之都志在必得的东西,千万不能够交给任何人,这件事情如果搞砸的话,会对后面的某些事情产生一定的影响,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九妖令的决心。”

齐麟说的很随意,但是语气却非常的坚定。

朱鍠不敢怠慢,转过身对着齐麟微微的低下头说道“您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一定是您的。”

手指在桌子上面轻轻的敲打着,这个斯斯文文病怏怏没有一点力气的人,他的甚至连域级都没有进入,但是一切的东西,全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皇帝必须死,接下来三大海贼团,我会让你们知道跟我做对是什么下场,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齐麟的双眼中散发着额外恐怖的光芒。

身后的朱鍠看着他的瞳孔,下意识害怕的倒退了一步。

世界,某片山谷地带…

苏烟只感觉到脑袋一阵刺痛,想到自己可能在唐夜麟的手中,猛然的苏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双手交叉的保护在自己的胸前,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面,穿着海军大衣的唐夜麟静静的站在上面眺望着前方的星空。

他吸了口香烟,然后“丝丝”的一下用牙缝全部都吐出来,烟雾显得有些力量。

“火狐狸。”,苏烟猛然的从地上站起身。

“在齐麟的眼中,你已经死亡了,如果以后你在时代中出现的话,你可能会遭到水之都狂风暴雨般的追杀,我要是杀你的话,根本不会给你苏醒过来的机会。”,唐夜麟身后的海军大衣霸气的飞舞着,他转过头说道“在你归隐之前,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我想要复活一个人。”

苏烟严正以待的看着他道“是洛小妖是吧?”

“是。”,唐夜麟很正式的点头。

“复活一个人的代价你可能想不到…”

“我清楚到底是怎样的代价,我也明白这其中蕴藏的规则,这是破坏了平衡要做的事情,有人重生,那么自然就有人死亡,我很明白着其中的利害关系。”,不等苏烟的话说完,唐夜麟主动的说道,后者看着他的双眼如此的坚定,叹息了一声道“即便是如此的话,你也愿意?”

唐夜麟再次正式的点点头。

“我的命在你手中,你需要我做什么我只能够点头照做就是,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太小了,想要复活一个人的话,这个世界上面只有一个人可以保证做到。”,苏烟说的斩钉截铁,而唐夜麟也是严肃的点点头“我知道,那个人叫做亚瑟斯(黑六人物),我需要你帮忙找到她。”

苏烟用力的点点头“好。”

“你答应的如此的爽快,倒是有些超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也是女人,女人惜女人,尤其是对女人好的男人,更加让女人欣赏。”

XXXXX

镜头的画面再次飞速的转动,多方的使徒们都在迅速的行动着。

如同一张天网般,从天而降,慢慢的将这个时代笼罩住。

华夏国,前往天狼寺的山路阶梯上面,奔云马正在飞速的移动着。

上面的皇帝一身龙袍,带着相当嚣张的霸气,奔云马的移动更是相当的迅速,从半山腰上面几个眨眼的时间就到了山顶上面,天狼寺的门口,一株巨大的树木耸立着,或许是长久没有人打扫的缘故,天狼寺的寺门前已经堆积起来了厚厚的落叶,而在寒冷的夜风中,无数的树叶在风中曼妙的飞舞着,皇帝看到自己当年出家时候的地方,内心感慨万千,从奔云马上面跳跃下来,他推开了寺庙的大门,慢慢的走进去。

一盏孤灯的房间里面响起着一声声木鱼的敲打声。

一名穿着破旧僧衣的老和尚坐在木鱼的前方不断的敲打着。

听到皇帝走进来的脚步声,老和尚停止了动作,随后睁开了眼镜问道“银佛?”

皇帝抖了抖衣服,双腿跪地将脑袋放在了地上“师傅,我需要您的帮忙。”

老和尚叹息了一声,转过头将皇帝从地上拉起来,看着他叹息的说道“九妖令就是祸害的东西,当初我就告戒过你,有些东西能够为你带来好运,也有东西能够为你带来绝对的厄运,你是从天狼寺离开的,算是我们寺庙的一份子,但是你现在出了事情,我想要帮你,可是为师已经老了,又能够帮你做什么呢?”

皇帝抓住老和尚的手坚定的说道“毁了九妖令,我一定不能够让齐麟得到他。”

“太晚了。”,老和尚轻轻的抽出了自己的手,叹息着不断的摇着头。

“你把东西,交给外面的人吧。”老和尚的话让皇帝猛然的站起身“外面的人?”

他转过头朝着外面一看,在外面的大树上面站着一个黑影,穿着黑色的斗篷,黑色的长发,从斗篷中飘散出来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