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不死的终裁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两道交叉的X的剑痕,从天而降,狠狠的冲击在暗无界的身体上面。

这股剑锋里面所蕴藏的力量十分的恐怖,直接将暗无界浑身的灵魂火焰打的直接从身体中喷射了出来,猛然的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暗无界狠狠的咳嗽了两声,披头散发的他瞪大着眼睛,瞳孔中既有着对对自己无知的嘲笑,也有着对死亡即将到来的悲哀,一滴滴的鲜血从暗无界的鼻腔里面,口舌之中,不断的滴落下来。

那些鲜血,就如同行走在地狱之道上面的黄泉之花,绽放出最邪恶的彼岸。

暗爷自己非常的清楚,现在的敌人有多少?

光是明面的敌人就有血榜的执行者九尾猫君,戮杀,在暗处的有昙花刺客团,天他妈知道昙花究竟有多少剑术高强的剑客?而且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纸老虎,这些人可全部都是万分恐怖的杀手啊,“他妈的。”,暗无界握紧拳头从地上站起来,瞳孔里面的火焰疯狂的喷射出来,随后一圈圈旋转的火焰顿时染指了暗无界的全身。

他如同火人一样对着四面八方怒吼道“来吧,我操你们的妈,来吧!!”

“嗡嗡嗡…”,前方,一把长达两米的战剑离开了剑鞘,带着锋冷的剑锋迅速的旋转了过来,剑柄直接打在暗无界的肚子上面,紧接着后方的风萤月纵身跳跃到天空中,将长剑接住后一剑撕裂开了暗无界的胸膛,随后在剑花高度的旋转中,风萤月将长剑狠狠的插入了地面之中。

带着浓烈绿色光芒的裂缝不断的撕扯开来,随后漫天飞舞的萤火虫从大地中飞舞出来。

紧接着这些飞舞的萤火虫,变成了一道道斩杀的剑锋,浩浩荡荡连绵不断…

“嘭嘭嘭…嘭嘭嘭…”,剑锋的冲击与鲜血的交织,一时间在暗无界的身体上面形成了最美妙的交响曲,光影爆破和剑锋狂舞中,暗无界一边惨叫一边不断的后退着。

“萤火剑法·無双·仲夏夜之梦。”

风萤月将长剑猛然的从大地中拔出来的那一瞬间,“轰隆隆…”惊涛骇浪般的萤火虫成千上万的从大地中飞舞了出来,这些萤火虫中在天空中飞舞了几秒后迅速的形成了一把恐怖的剑刃的形状,随后对着前方的暗无界狠狠的穿透了过去,“咚!!!!”,劲猛的一声炸裂的响声,萤火虫所形成的剑锋,直接从暗无界的胸膛处穿透了过去,余力,将后方的一栋栋的楼房从中心处“咚咚咚…”连续不断的穿透。

“桑…”,收剑声,风萤月抱着长剑看着前方胸膛破开一股大洞的暗无界笑道“你完蛋了。”

暗爷低下头,此时此刻浑身都如同撕裂般,让他疼的龇牙咧嘴。

“灵魂·献祭充饥。”

胸膛上面的血洞疼痛太强烈,不弥补的话根本不行,随着暗爷招式的开启,那胸膛上面的巨大血洞的边缘都是燃烧起来了一团团了火焰,随后墨绿色的灵魂火焰,充斥了整个血洞,暗无界再次一声怒吼,双臂一震,背后的火焰顷刻间“轰隆隆…”的疯狂的升腾了起来。

“灵魂·超必杀·烧龙世界。”

“嗖嗖嗖…嗖嗖嗖…”,背后的火焰不断的吐出墨绿色的火焰,下一刻只看到一根根的火焰从暗爷的背后霸气的冲腾了出来,八根骨龙形状的灵魂火焰,随着暗爷冲刺后,巨大的阴影将下方的风萤月所覆盖,燃烧的骨龙火焰从天而降,张开嘴巴对着风萤月恐怖的攻击了过来。

一片蔷薇从风萤月的背后缓缓降落。

然而正当他想要出手的时候,后方的顾官锭俨然已经旋转飞舞到了天空中。

手中的柳剑狠狠的一震,剑刃不断的拉长,如同天国的丝绸般自由自由的飞舞了出去。

“天官剑法·無双·搜查令。”

“呜吼!!!”暗无界身后的八道骨龙的火焰怒吼着,但是在这些火焰的周围,柳剑飞速的旋转缠绕着,一道道刚柔并济的剑锋疯狂的闪耀后,暗无界突然惊骇的回过头,而此时此刻,柳剑的剑刃也完全的拉扯到一起,暗无界身后的那些火焰,从开始的张牙舞爪到瞬间全部都被包裹在一起,顾官锭狠狠的抽剑。

“滋滋滋…”

柳剑的剑刃在不断的拉扯中不断的闪耀着火花,所有的火焰都在不断的被撕碎,变成一缕缕的尘烟随风消散,暗无界奔腾的脚步慢慢的停顿了下来,他已经有些想要放弃了,难度真的是太高了,这些人,根本就是无法战胜的对手;天空中的顾官锭衣角飞舞着踩踏着空气降落在暗无界的前方。

“嗖嗖嗖…”

缠绕的旋风声中,柳剑如同一条毒蛇一样在顾官锭的手臂上面飞速的旋转缠绕着,随后剑尖没入了大地之中。

“天官剑法·無双·蛰伏。”

“砰砰砰…”在一股股尘烟和碎土的爆破中,柳剑像是一条伏地龙一样从大地中钻出来、冲刺进去、钻出来、冲刺进去,剑刃冲锋成了U形,只看到暗无界前方的地面一阵爆破,柳剑直接从大地中冲刺出去,从暗无界的肚子里面穿透过去,顾官锭下一刻再次冲刺出来,手肘狠狠的打在暗无界的脸庞上面,直接将他击飞。

暗爷的身体飞舞了出去,撞击在墙壁上面,无数的碎土打在他的头颅上面。

“当当当…”黑星城镇上面的教堂响起了沉重而肃穆的钟声。

星之光芒在城镇的四面八方不断的扫射着,无数站在楼顶上面的黑影纷纷的将长剑抽取出来,他们的衣袖上面全部都绣着昙花的图案,每个人手中的每一把剑都孑然不同,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每个人的杀气都非常的强悍,也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他们想要暗爷死亡的话,暗无界绝对活不过一分钟。

“嗡嗡嗡…锵。”,一声扣紧的声音让柳剑如同皮带般缠绕在顾官锭的腰间上面。

前方的暗无界喘息着,摇摆着脑袋的碎土慢慢的站起身。

相隔五十米,九尾猫君朱鍠傲然的转过头,右眼中飘散出一抹杀光。

“轰…”,当朱鍠的身体飞舞向天空的时候,身后的九根猫尾如同绽放开来的花瓣一样美丽的飞舞在月光下面,一秒钟之后,浑身带着邪恶气息的朱鍠从天而降,一脚重重的踩踏在暗无界的脑袋上面,将他整个人再次踩踏在地面上,暗爷闭上眼睛,远方的天空中,一条裂缝缓缓的绽放开来,他在召唤自己的骨龙了。

朱鍠吹着指甲漫不经心的说道“说,九妖令在哪儿?”

九妖令?暗无界震撼的看着朱鍠,他们,居然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

“给你二十秒的时间考虑,二十秒之后如果你说出来了,我就让你变成一个正常人,但是从此以后从地球上面彻底的蒸发,如果你不说出来,我们也会自己去找到的,所以千万不要我们很将就你。”,朱鍠说话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暗无界一眼,是的,在朱鍠的眼中,暗无界的确连野草都算不上。

这群人未免也太恐怖了吧?他们到底还知道些什么东西?九妖令,那可是夺神一直要守藏的秘密,除了内部的人员之外,鲜有人知,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暗无界现在不想要追究,这个世界上面没有不透风的墙,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

“你在这个世界上面的寿命只剩下最后短短十秒的时间。”

朱鍠轻描淡写的说道。

“救我啊…钢骨天马…救我啊…”

暗无界在内心不断的呐喊声中,只看到从前方天空的裂缝下面,先是一道道的疾风从裂缝下面不断的喷射了出来,随后随着一声厉吼声响起,一匹钢骨天马从裂缝之中霸气的冲腾出来,身后,遮天蔽日的巨型骨头翅膀划破天空,朝着下方狠狠的扇动下面飞沙走石。

“看来,你的嘴巴比我想象中的严实很多。”

朱鍠并没有对暗无界动手,一秒钟之后他的身体已经飞舞了回去,坐在木箱上面的他翘着二郎腿,右手打在膝盖上面,动了动尖锐的指甲悠闲的说道“干掉他吧,从他的嘴巴里面撬不开什么有用的线索和有价值的东西。”

凶猛的钢骨天马响应着主人的号召,翅膀扇动着巨大的狂风迅速的降临在大地上面,随后用嘴巴将地上的暗无界叼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背部上面,紧接着刚刚想要冲天而起的瞬间,“砰!!!”,前方,一根恐怖的箭矢直接穿透了战场,那根箭矢周围的形成了一个眼镜蛇王般的幻影,直接从钢骨天马的身体中穿透过去。

箭矢狂暴,疾风肆掠的扫动中,钢骨天马身体上面的一根根骨头掉落在地面上。

它依然看着天空,翅膀一阵扇动,刚刚离开地面的刹那…

“呜吼…”

前方的戮杀冲刺过来的瞬间,身体上面,一头猎豹的幻影包裹着他的全身。

“幻影猎人·提醒改变·人体变猎豹。”

一头身姿矫健的猎豹在地上迅速的奔跑,朝着前方扑过去的时候,只听到一声霸道的怒吼响彻天空,猎豹在瞬间变成了巨熊,随后那如同砂锅般庞大的熊掌,直接从侧面飞舞了过来,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钢骨天马的脑袋上面,“砰!!!”,炸裂般的气浪在钢骨天马的身体上面爆破冲腾中,巨型的这一巴掌直接扇的连人带马的一起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在地上滚出一大股的尘烟,“咚咚咚…”在大地颤抖的声音中,戮杀变成了巨熊朝着前方马慢慢的移动了过去。

尘烟还没有消散,暗爷闭上眼睛,黑魔枪闪耀过战场的时候,暗爷一声怒吼。

“黑魔枪·螺旋风暴。”

“呜呜呜呜…”在一股股爆炸的风浪中,只看到一道道的旋风在黑魔枪上面不断的旋转着,眼看着枪尖的上面立刻要呼之欲的时候,一大股冰寒的气息直接将战场笼罩住,下一秒,一道寒冰扩散的剑锋从战场中横扫着飞舞而过,切割开的大地上面留下了深深的冰层。

暗爷的右手,被寒武所斩断,黑魔枪无力的掉落在地面上。

暗爷的能力是战场中的死尸越多,他的战斗力就越强,之前还是有部分死尸的,但是全部都被戮杀的地狱恶犬们吃的干干净净,现在只剩下形单影只的暗爷一个人,他从哪里去找自己能力能够发挥出去的地方呢?在暗无界痛苦的呐喊声中,戮杀猛然的冲腾过来,一把抓住了钢骨天马,将其直接扔向了天空中。

熊掌震动虚空,裂缝爆炸中无数的光芒闪烁而出。

“鹿角弓·爆射的炸裂。”

戮杀的身体慢慢的缩小中,他从巨熊形态变成了人类的形态,紧接着只看到他的右手上面握着一把威风凛凛的鹿角弓,对向天空,弓弦在拉开的时候虚空都在不断的爆炸,当空荡荡的弓弦霸气的弹射出去的时候,“噗噗噗…”四面八方的虚空产生了强烈的气流晃动,随后只看到一根根的箭矢连续不断的轰炸在钢骨天马的身体上面,劲猛的爆炸,撕裂着钢骨天马的身体,狠辣的箭矢,让爆炸的尘烟中一根根的骨头不断的飞舞出来。

两根箭矢一左一右的冲刺进入了钢骨天马的眼睛里面,随后直接炸裂。

“嘭!!!!”

天空中一声巨响,一道白色的气浪爆炸的边缘圆形的气浪狠狠的一阵扩散,扫荡过城市的上空,吹拂的所有人的衣裳都在风中鼓动着飞舞着。

暗爷握着断臂不断的后退着,钢骨天马已经死亡了,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逃跑路线。

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奇迹降临,或者…

“也算是风风光光的一生,这辈子在世界上面起码风光无限过,也算是值得了。”,被绷带包裹着脑袋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寒武转动了一下手中的剑刃,一股强烈的冷空气顿时霸道的朝着前方吹拂了过去,将暗爷四面八方的地面和建筑全部都冻结住,“嗡…”,一抹杀戮的流光从剑刃上面不断的滑过。

“我愿意配合。”,到威胁生命的时候,暗无界终于选择了妥协。

听到这句话,九尾猫君尖锐的黑色耳朵一动,身体周围滚动着一层层的黑色风暴冲天而起,降落只时到达了寒武的面前,他将寒武握着剑的右手轻轻的压了压,示意他先不要轻举妄动,随后将寒武挡在身后,高傲的抬起头看着暗无界说道“只有疼痛了才会愿意配合,早知道是这样,为什么要心存侥幸呢?徒增自己的受罪罢了。”

暗无界现在真的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他唯一憎恨的人就是貘羽,这个狗逼不如的家伙,一时间将自己的国家不断的占据,弄的自己手足无措,然而就算是抱怨了也没有任何意义,这个时代从来就不会垂怜弱者,九妖令,是夺神中最重要的秘密,到了暗无界这样的地位,他自然知道关于九妖令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样秘宝的下落,换取自己的一条性命,值吗?这个答案暗无界并不知道,但是面对如此的处境,他也只能够选择说出来了,因为这是能够让自己苟延残喘下来的办法,尽管这样方式非常的肮脏,

如果真的说出了九妖令,那么暗无界就真的是失去了最后的尊严。

他连一名雇佣兵的基本操守都不具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