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欲望的陷阱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太平洋,黑星岛。

当暗爷的帆船在港湾上面降临的时候,暗无界从桅杆上面跳跃了下来。

港湾的栈道上面,此时此刻充满了一股浓烈的腥臭味道,那是无数尸体所散发出来的浓烈臭味,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从栈道上面流淌了下去,尸体横七竖八,布满了这一块,死相全部都是不一样,暗无界蹲下身,从一具尸体的伤口里面伸进去手指,然后不断的挖着,掏出一颗子弹的暗无界不断的观察着,随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站起身看向前方。

黑星岛的城镇上面一股股的硝烟升腾而起,朝着深邃而漆黑的夜空缓缓的浮游升腾着,暗无界闭上眼睛,仿佛能够听到城镇里面的喊杀声和炮火响动的声音。

但是暗无界还是没有彻底的登岛,他是一个疑心非常严重的人。

万一这只是齐麟请君入瓮的计策的话,那么自己上去岂不是直接完蛋吗?想到前面血天心他们等人的惨死,都跟水之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暗无界可不能冒险的进入里面。

天空中的卫星闪耀出一抹光芒之后。

黑暗的房间里面,齐麟看着屏幕上面暗无界的动向轻轻一笑。

“到底还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啊,还要验验尸体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亡了。”,乱神站在齐麟的背后参考性的说道“看来主君您说的没错,要想把暗无界这条夺神的大鱼引上钩的话,我们的确得付出一些代价,不过暗无界现在要是发现了一些倪端的话,他想要逃跑还来得及。”

齐麟胸有成竹的说道“我不喜欢太武断和直接的杀人,我要让这些人从内心里面对水之都感觉到真正的恐惧,一刀杀的感觉虽然爽,但是并不会让人的内心感觉到满足。”

说话间,齐雅从后方一瘸一拐的走进来说道“您召集的部下们已经到了,有两名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直接前往黑星岛了,暗无界这个家伙只要有灵魂的话,就能够不断的重生,这次必须要彻底的将这根尖刺拔掉。”

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对的没错,黑星岛上面掌握着水之都帝国百分之35兵权的ACE朱鍠根本就没有叛变,什么叛变的消息,全部都是齐麟故意的释放出去的,目的就是将暗无界吸引过来,因为现在暗无界的夺神雇佣兵团死伤惨重,他想要东山再起的话,就必须要依靠着水之都的一份势力,而现在的水之都,因为八大统领的死亡,给人一种羸弱无力的感觉,给人一种特别好欺负的感觉,没有了八大统领的水之都,就像是失去了战刀和盾牌。

暗无界想要联合朱鍠,巩固自己的海上势力。

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一切都是假的。

而暗爷也非常的聪明,他为了不让自己上当,刚刚到达便检查尸体的死亡真伪,而后进行了第二步的确认,只见他站在港湾边缘的沙滩上面和寒武沟通着电话“哈哈哈哈,确定ACE他是真的叛变了是吗?那就好,那就是极好的,看来消息是正确的,昙花杀手们已经全部都齐聚了吧?我现在就去黑星城镇里面去找朱鍠,这小子要是敢忤逆我的命令,我就杀鸡儆猴,反正那百分之35的兵力也违反了水之都的大忌,不跟着我,他们还指望着跟谁呢?”

寒风呼啸,夜凉如水。

黑星城镇的每一栋建筑上面,都充满了巨大的星灯,在夜晚的天空下面闪耀着橙黄色的光芒,地面上一颗颗衔接起来的星星倒影更是美轮美奂。

寒武站在某栋建筑的最高处,五角星的光影从他的身体上面不断的扫过。

听着暗无界的话,寒武的脸上突然升腾起一抹冷亏的笑容

“您说的没错,那么到时候的一切消息,我全部都悉听尊便。”

“寒武先生,没有忘记我们当初的诺言吧?”,暗无界试探性的问道。

“铭记于心。”

听到寒武如此的回答,暗无界暗暗的松了口气,挂断电话后移步进入了黑星城镇之中。

一艘从圣辉岛前往黑星岛的快船上面…

“汪汪汪…汪汪汪…”,十多头地狱恶犬们不断的狂吠着,扯动着脖颈上面的铃铛“叮叮叮”的在风中作响,这些地狱恶犬浑身都充满了钢刺般的黑色毛发,每一头的眼镜都像是宝石般血红,它们的嘴巴从来不会合并上面,因为他们嗜血和渴望肉类的**一刻也不会停歇。

一缕缕腥臭的涎水从牙缝里面流淌而过,不断的啪啪啪的掉落在地面上。

牙齿上面闪耀的冷光就如同刀锋一样,一头地狱恶犬的战斗力,相当于一头中年雄狮。

而牵着这些跃跃欲试地狱恶犬的男人,此时此刻正在面无表情的切割着牛排,全生的牛排塞进嘴巴里面,一阵咀嚼,红色腥臭的血水不断的流淌了下来,他十分舒爽的说道“恩……真的是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我们没有一起行动了,真是让人感觉到比较怀念呢,不过老板这次做是不是带着一定的风险呢?”,他用刀子不断的切割牛排说道“明明这件事情是要值得保密的事情的,但是如果你我露面的话,有些事情也就藏不住了吧?”

此人身上一股浓烈的腥臭味道,像是刚从狗窝里面爬出来一样。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神情倨傲,摇晃着杯中的红酒。

“管那么多做什么?我们只需要按照命令做事就可以了,其他的老板都会给我们一一摆平的。”

“但是现在天门在海洋上面,也就意味着夜宴也可能无处不在。”

“所以要做到更加的干净点。”

男人将红酒杯用力的放在了桌子上面“如果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话,那就更好了。”

快船乘风破浪,上面的狗吠声越来越张狂,滚滚的水花在快船的后方激烈的溅洒出一股股的猛浪,不过是几个眨眼的时间而已,黑星岛岛屿的轮廓便出现在了海平线上面。

“我们快到了。”,一身腥臭味道的男人将剩余的牛排全部都扔在了地上。

地狱恶犬门很快的争相狂吃起来,一个个狼吞虎咽。

吃完牛排后这些地狱恶犬们依然在不断的流淌着口水,因为这只是一道开胃菜而已。

暗无界进入了黑星城镇里面后,能够看到街道上面曾经战斗过的痕迹,他一边走一边不断的赞叹着“看来ace真的是叛变了齐麟呀,这真是太好了,你在哪儿呢?你知道我想要看到你的心情是多么的迫切没?”,暗无界的话音刚落,从两侧的楼房上面,无数英姿飒爽的身影突然出现。

枪手门整整齐齐,全部都将步枪的保险拉了下来。

“喂喂喂…”,暗无界举起双手做投降的样子说道“我可不是你们的敌人呀。”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闯入黑星岛里面?”,楼顶上面的枪手门严厉的问道。

我是谁?这个问题问道相当好,暗无界高傲的翘起大拇指指着自己说道“请转告黑星岛的岛主,也就是ACE朱鍠先生,就说夺神的老大暗无界有一笔大买卖要跟他谈,保证是稳赚不赔的。”

枪手们互相对视一眼的时候,暗无界的前方,突然响起了一声猫叫。

随后,一只优雅高贵异瞳色的波斯猫从前方慢慢的走过来。

“朱鍠先生吗?”,暗无界看着这只波斯猫兴奋的说道“听说现在黑星岛正在内乱,很抱歉这样突然冒昧的打扰您,但是如同你所看到的那样,水之都气数已尽…”

“乖。”,让暗无界尴尬的是,一个三十五岁出头的男人轻轻的弯下腰,将波斯猫放在了自己的臂弯之中,他抬起头,中长发,络腮胡,嘴唇就跟猫咪一样粉色轻薄,他穿着墨绿色的紧身衣,带着轻微的笑容看着前方的暗无界,这他妈就让暗无界非常的尴尬了,他刚刚想要解释,朱鍠理解的笑了笑摇摇头。

抚摸着波斯猫的毛发,朱鍠用稳重的声音说道“您刚刚说的我全部都听到了,关于您自称自己是夺神老大这一点,我只能够觉得暗无界先生,您是一个非常有野心和抱负的人,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只是有**和决心就能够完成的,你知道,**,有时候往往就是一个陷阱。”

“您说的没错,那么您愿意跟我联手吗、?”,暗无界单刀直入的说道。

“联手?”,朱鍠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狡黠,随后笑的跟猫咪一样。

暗无界好奇的看着他说道“您已经杀掉了水之都在黑星岛上面的所有的驻扎兵团们,而且已经举兵谋反,现在的您,应该非常的需要援军才是,而我刚好可以援助您,我们想要推翻圣辉岛简直太容易了,只需要杀掉黑玫瑰的人,我们就能够直捣黄龙,在后方再思考思考计策,争取直接将齐麟生擒。”

朱鍠频频点头,显然非常同意暗无界的观点。

“有些事情虽然是需要从长计较,但是我现在需要朱鍠先生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暗无界抖了抖伸出去的手坚持的说道“愿意跟我一起携手并进吗?”

“暗先生,接着您刚才所言,您觉得现在的水之都不堪一击吗?”,朱鍠满脸疑惑的问道。

这倒是让暗无界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用力的点点头笑道“当然,齐麟这个小子这辈子最愚蠢的事情就是将八大统领全部都杀掉的干干净净,现在的水之都,除了黑玫瑰之外,还有可以看的战斗对象吗?虽然跟天门联合起来,但是我的身后,也有三大海贼团的扶持,天门在海洋上面的战斗就是一堆狗屎一样,而水之都的力量又薄弱,如果您愿意入伙的话,那就刚好填补了夺神死亡的空白,想想吧,到时候水之都的金钱帝国,全部都是我们的。”

“那么多的金币…”

波斯猫从怀中奔跑离开,朱鍠吹了吹手臂上面的毛发说道“暗先生,请不要再说了,你以为我会有什么反映吗?说实话我的内心波澜不惊,甚至还有一点想要笑,但是我并不觉得你非常的愚蠢,因为被**所牵制住的人,基本上都跟你是大同小异,相反的,你非常的聪明,如果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的话,如果我真的叛变的话。”

什么意思?

暗无界震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后双腿猛然的一抖。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骗局?

“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没什么期许兴吗?因为从我们俩见面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朱鍠淡淡一笑“对死人,能够有什么感觉?”

下一刻,朱鍠伸出右手,在无数星光倒影中,他的手指就跟魔鬼的爪子一样的修长恐怖。

随后天色变暗,一股股强势的风暴从前方疯狂的刮动了过来,前方的朱鍠身影变得有些模糊,暗无界在影影绰绰之中,只看到朱鍠全身的墨绿色的紧身战斗服变成了宽松的黑色长袍,长袍在风中疯狂的舞动着,同时可以看到朱鍠的身后,九条霸气的黑色猫尾在风中疯狂的摇摆着。

你…莫非就是?

“寒武!!!”,暗无界突然朝着天空中一声大吼“计划有变,我被齐麟这个混蛋骗了,赶紧出现一起杀了这个朱鍠,快点啊,我现在格外的需要你。”,暗无界的声音落下后,四面八方并没有丝毫的变化,暗无界握着拳头继续怒吼道“寒武,你在哪里?你不是告诉我过我需要的时候尽管找你的吗?”

朱鍠如同一道风影般的移动过来。

墙壁上面的影子一阵闪耀,一声凄厉的猫叫声音响起。

暗爷的脸上多了几道猫的爪痕,他不断的对着四面八方呐喊着。

狂风呼啸,飞沙走石,朱鍠在暴风中冷笑道“**,就是扰乱人类理智的枷锁,你好好回想,万一这件事情从开始,就是一个美丽陷阱呢?你有没有想过寒武的老板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