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汗流浃背的苦战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车灯关闭,两辆坦克战甲车停在了司马英杰的旁边。

司马英杰用力的拍了拍赞叹道“真是好久没用的大家伙,给我彻底的固定他。”

“坦克飞枪。”

“咚!!!咚!!!”就像是两声闷雷般的炸裂声音响起,只看到从炮筒里面,两根连接着钢索的尖锥枪头直接飞舞了出去,带着霸道的冲击力和破坏力朝着前方冲击了过去,这样的冲击力就算是一栋楼房都不在话下,但是饕餮的身体的话,无数人紧张的看着,“噗!!噗!!”随着两声穿透进入的重响,一大股的鲜血从食人魔玄烨的身体上面溅洒了起来,两辆坦克恐怖的枪头全部都扎进了悬崖左右的肩膀里面。

穿透了光饕餮皮肤进去的坦克枪头,在瞬间炸裂开无数道尖刺。

尖刺一开,玄烨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呐喊,冷汗直流。

“杀了他。”,司马英杰看着血舞说道“现在我需要天门武士的帮助。”

“哒哒哒啊…”血舞点点头身体迅速的奔跑了出去,在距离玄烨只剩下不到十米距离的时候,纯净透明的帝王蝶的白色翅膀“刷”的一下在血舞的身后带着飘舞的粉末绽放开来,血舞的身体就像是一道流光般的朝着玄烨冲锋了过去,厄运剑直接冲天而起后,被旋转的血舞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穿透系剑气·無双·风之声。”

“呜呜呜…呜呜呜…”,那一瞬间玄烨的耳边响起了一道道狂风呼啸而过的声音,那股悲凉的感觉,就像是狂风吹拂了千军万马的战场一样,混淆着死亡的感觉,疾风一阵闪耀中,蝴蝶剑圣血舞冲刺而下,一剑冲刺出去,直接无视了玄烨的任何防御,下一刻自看到一道白色的剑气直接从玄烨的体内穿梭而过,随后从玄烨的身后带着一大团的鲜血直接爆破了开来。

周围的人群响起了一道道拍掌呐喊的声音中,血舞抱着手,身后的翅膀上面流动着一圈圈的风浪。

“穿透系剑气·無双·王牌飞剑。”

身后闪耀出两抹格外刺眼的剑光,斩命和破魂两把剑双双的从剑鞘中飞舞了起来,同时双双的被血舞紧紧的握在手中,直接飞舞了出去,剑刃上面带着逆风浪,只看到一抹刺眼的光芒直接破空而过后,两把长剑双双的冲刺进入了玄烨的大腿根部里面,同时狠狠的进入,只剩下剑柄留在外面。

“噗”的一声,玄烨喷出一大股的鲜血,同时身体想要直接跪地。

但是奈何全身有钢索缠绕着,他想跪下也无可奈何。

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无力耷拉着脑袋身体吊在半空中,一丁点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死亡了?已经有阵阵欢呼的声音响起,但是司马英杰眼神冷漠的看着玄烨。

这是一个聪明的家伙,非常的狡猾,虽然刚刚血舞进攻的的确非常的强势,但是也不至于这样脆弱吧?

“我那一剑虽然没有让玄烨的心脏爆炸掉,但是也足矣给予他重伤。”,血舞实事求是的说道。

但是常年的指挥作战,也给了司马英杰谨慎防备的性格。

他眼色动了动,前方的战士们纷纷的点点头,随后再度使用电击棒进攻。

电流蔓延过火焰,将火焰打的扑腾扑腾的不断作响。

“滋滋滋…”无数的电流冲击在玄烨的身体上面,他的身体像是僵尸一样不断的痉挛和跳动着,丝毫没有任何的反映,这样强烈的电流,就算是忍耐的话,也是无法做到的吧?

身后的欢呼声更高了。

但是司马英杰还是不放心,指着身边的一名战士说道“你…上前去检查一下。”

“是。”,那名战士立刻将冲锋枪背在了自己的身后,一路小跑的走到了玄烨的前方,他先是摸了摸玄烨的脖颈,然后又将手掌放在他的心脏位置,随后低下头,想要看看玄烨的脸庞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的玄烨突然猛然的睁开了眼睛,张开嘴,刹那间就如同蝗虫群般密集的黑色舌头不断的从他的口中钻出来,直接将那名战士的身体包裹住,吞噬进入身体里面。

“全军戒备!!!”,司马英杰大声的怒吼着。

不好!!!!血舞看着玄烨胸膛上面的穿透系剑伤,因为吞噬掉一条人命后直接复原。

“领主剑·狡黠的绅士。”

“嗖…啪啪啪…”在一道旋转缠绕声之后,玄烨脖颈上面的领主剑自动的飞舞了出去,领主剑的目标是周围那些使用钢索绳的战士们,战士们只看到一道黑影袭击过来后,虽然直接瞪大眼睛,司马英杰大声的呐喊道“不要让这个家伙跑了。”,但是领主剑这把恶毒的剑刃,斩杀的速度非常之快,在玄烨的身边飞舞了一圈后…

“擦擦擦啊…”几乎只是短短几秒的时间内,三十名钢索阵的战士团体的人员全部都被割断了脖颈。

鲜血流淌中,战士们的身体纷纷的倒在地上。

“光饕餮·人兽形态。”

玄烨的大光头上面青筋直冒,下一刻只看到整个脑袋上面金色闪光的饕餮角全部都冒出来,身体在疯狂的变得增长着,全身的所有部位都在恐怖的变大变粗,那些缠绕在他身体上面的钢索全部都被勒的发出摩擦的声响之后,“砰!!!”的一声,随着玄烨张开双手让气浪狠狠的爆炸出去,缠绕在他身体上面的那些钢索全部都破裂成了粉碎。

因为是光饕餮的关系,他身后两只红金色闪光的翅膀直接飞舞了出来。

玄烨变成人兽形态挣脱了钢索的束缚,飞舞到空中的时候又变成了正常人,他全身的气浪再次一阵爆破,大腿里面血舞的两把剑直接被震飞了出去,划破战场之后插入在大地之中,反而是两根坦克战甲车的枪头,随着玄烨的升腾而被拉升到了恐怖笔直的弧度,直挺挺的颤抖着。

“不好!!!”,。司马英杰看着街道两旁建筑上面的战士后倒抽了一口凉气。

玄烨的目标赫然是这些战士们!

“你被我骗了,特别指挥官。”,玄烨舔了舔舌头冷笑了几声后,双手猛然的朝着两边一甩。

“光饕餮·無双技·最后的晚餐。”、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就如同从海洋中喷涌而出的巨鲸带着骄狂的冲击力一样,玄烨全身都释放出去了上百根猩红色的舌头,这些舌头朝着不同的地方进攻过去,但是每一个的目标都是那么的确定。

街道旁边的建筑上面,握着弓弩的战士们还没来得及将腐血瓶射出去,一个个全部都是发出了格外凄惨的声音,那些猩红色的舌头缠绕在他们的脖颈上面,将他们的身体全部都从原地提了起来,在空中旋转着拉扯的朝着玄烨移动过去的时候,战士们的身体也全部都在舌头的包裹和卷曲中慢慢的消失。

精心研究好的腐血瓶全部都纷纷的掉落在地面上,不断的破碎。

“当当当当”在一个个腐血瓶不断的破裂声中,无数的鲜血纷纷的溅洒出来。

这些鲜血对付动物系的血统者或许有着你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但是一旦接触到地面的话,便就像是人参果一样全部都消散的无影无踪,司马英杰的眼睛里面充满了一根根的血丝,心在滴血,这些可全部都是雷克萨斯博士日日夜夜研究的心血啊,现在就这样被全部都除掉了。

二十多个战士门全部都被玄烨,那些天女散花般喷射出去的猩红舌头也全部都在瞬间消散。

因为有了人命的吸收,特殊的饕餮血统为血液飞速的治疗着。

他的双腿上面,被血舞的长剑贯穿过去的地方,也在飞速的愈合。

黑色的领主剑如同秋风中的落叶一样在下方旋转了几圈后游动的冲天而起,再次回到了玄烨的脖颈上面,变成了一根领带,迎着风轻轻的飘舞着。

“我的腐血瓶…”,司马英杰痛心疾首狠狠的捶打了两下心脏。

“嘿嘿嘿,想不到吧?我当然知道这些腐血瓶有多么的恐怖,不然你认为我是傻瓜吗?只知道被你不断的玩弄在鼓掌之间们吗?”,玄烨看着司马英杰吃瘪的样子傲慢的狂笑起来“真是愚蠢的家伙,我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这些腐血瓶,但是我如果表现的太过于明显的恐惧的话,肯定会被你察觉。”

玄烨伸出右手张狂的说道“有些机会,稍纵即逝,你本来可以杀掉我的。”、

他妈的,这个混蛋……司马英杰一声怒吼,伸出双手狠狠地拍打在坦克冲锋车上面,只听到两辆车同时爆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响后,火力全开的朝着前方狠狠的冲刺了出去,惯性的强大力量,让天空中玄烨的身体顷刻间直接掉落在了下来,随后被两辆疯狂行驶的坦克车直接拖着跑。

肩膀里面还插入着坦克的枪头,玄烨在被拖动了三十多米后双拳猛然的打进了地面中,随后身体一个鲤鱼打挺的站起来,他的双脚在地面上摩擦出滚滚的尘烟,铮亮的皮鞋爆溅出刺眼闪耀的火花中,玄烨伸出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坦克车车头的钢索,随后双臂上面带着疯狂的力量扯动着。

在两旁观看着这一切的战士们全部都是目瞪口呆,嘴巴大大的张开根本合拢不上来。

“给我……停下!!!!”,玄烨双臂上面的青筋一根根的出现,肌肉全部都在高度的凝固着,坚固的如同钢铁一样,而伴随着他的扯动力量,两辆坦克战甲车的速度竟然真的缓慢了下来,到最后直接停留在原地,只剩下车轮在地上不断的碾压和滚动着,下一刻让全城震撼的事情发生了,悬崖的两只手竟然将如此厚重的坦克战甲车直接举了起来,然后高高的扔向了天空中,同时双肩一阵抖动。

那撕裂的枪头扯出玄烨身体里面的无数的血肉和一根根的神经,被玄烨硬生生的拔了出来。

人群哗然和不断的后退逃散中,两辆坦克战甲车从天而降,随后狠狠的摔在了楼房上面,“咚咚!!!”楼房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声响后直接从中心处踏裂。

血舞嘴角一撇再次冲刺出去。

玄烨可以嘲笑任何人,但是他不敢跟血舞正面进攻。

“嗡”的一声剑鸣一响,绝杀剑直接从剑鞘中飞舞了出来,旋转的绝杀剑被血舞一脚狠狠的踢飞了出去,“嗖嗖嗖嗖…”在空气中飞速冲刺移动的绝杀剑剑刃上面带着一圈圈旋转的滚滚气浪,玄烨转过身,双臂交叉,身后长着翅膀巨型的光之饕餮幻影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声怒吼般的咆哮,一抹无形的风暴屏障直接抵挡在了玄烨的面前。

“穿透系剑气·無双·剑之聆听。”

血舞的眼神一阵凝缩,绝杀剑的剑刃狠狠的打在防御屏障上面后埔,只看到一道血红色的的穿透系剑气直接冲射了出来,狠狠的打在了玄烨的胸膛上面,“噗”后者双臂无力的松开吐出一口鲜血,低下头带着痛苦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胸腔上,一个恐怖的菱形剑刃已经绽放开来。

“嗡嗡嗡…”,绝杀剑虽然被屏障抵挡住,但是另外一把剑可不会给予玄烨任何的机会。

厄运剑在前方迅速的飞舞,血舞在后方飞速的奔跑着,随后直接踩踏上了剑刃,以超快的速度踏剑而行,转瞬间到了玄烨的面前,同时血舞闭上眼睛,手掌下面两抹光芒一阵闪耀,“呼呼!”两声,后方插入了地面中的两把段短剑直接变成了点点滴滴的剑光消散的干干净净,瞬间到了血舞的手中。

红光闪耀,斩命和夺魄的剑刃上面同样充满了穿透系的剑气。

玄烨的脖颈上面领带飞舞的飘舞着,当血舞握着两把剑狠狠的刺下来的时候,领主剑横扫着抵挡中,穿透系剑气直接破灭,玄烨的右手虎口直接炸裂,同时一根根手指上面全部都爆破出来了一个个的血洞。

右手重伤,领主剑直接掉了下来。

血舞的双手不断的舞动着,无数的红色剑刃光芒在空中飞速的闪耀着,在玄烨的身后,“啪啪啪…”无数被剑刃穿透出来的洞口接二连的爆发出一股股的鲜血,如果从背后观看的话,会发现玄烨的背后已经被扎成了一个马蜂窝般。

玄烨高度重伤,同时痛苦的看着血舞。

血舞面无表情,依然保持这冷静和迅猛般的进攻。

致命一剑来临的时候,玄烨猛然的闭上眼睛“移形换位。”

“刷刷”他的身体顿时消散不见,血舞猛然的转过头,看着玄烨的身体从后方移动到前方,直接冲刺了出去。

“光明帝王蝶·幻影蝶舞。”

“砰!!!”血舞冲刺出去的身体在下一刻直接爆炸,无数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

玄烨的身体带着一道道“刷刷刷”的黑线刚刚出现在战场中,血舞也飞速的移动到面前,一个飞腿直接踢在玄烨的脖颈上面,后者横飞了出去,脑袋撞破了一堵墙壁,随后再次拔出来。

血舞抱着手深深的松了口气,额头上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汗水。

司马英杰和无数的水之都的战士们不断的吞咽着口水。

好强……这就是天门武士的力量,击打的玄烨真是毫无还手之力。

玄烨佝偻着身躯不断的喘息着,眼睛上面沾染着鲜血的他眼皮不断的眨动着,有些睁不开眼镜,他抿着嘴不断的喘息着粗气,这个蝴蝶剑圣血舞的实力真的不是盖得,这未免也太强大了吧?他的穿透系剑气是自己无法抵挡的,看来想要保命的话,就必须要躲避血舞的追击。

是的,只要将血舞防御好了,其他一切人都是垃圾。

不管来谁,自己都能够轻轻松松的应付。

是的,不管来的是谁。

“小心点剑圣。”,齐麟观察着战场提醒道“食人魔知道打不过你,已经萌生退意了。”

“我知道。”,血舞小声的说道“但是我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双手放下来的血舞身后优美的光明帝王蝶的翅膀朝着左右彻底的展开,随后右手的手指轻轻的勾起来,“嗖嗖嗖嗖!!”,在四道凌厉的剑气飞舞声中,四把剑刃全部都一字排开的升腾了起来,滚滚的逆风浪的包裹中,能够显而易见的看出来剑刃的穿透力和攻击力都是属于超强的级别。

血舞的手指重重的放下来的同时,四把剑全部都从天而降。

玄烨启动了自己最快的移动速度,在剑刃的冲击下不断的闪避着,“咚咚咚咚”一把把的剑刃不断的冲刺进入食人魔身后的地面之中,爆发出来的滚滚剑气,让人感觉到恐怖和惊愕;玄烨刚刚送了松了一口气,血舞的手指再次一阵移动,四把剑从后方“刷刷刷”的冲腾起来,以乱舞之势频频的进攻。

右手重伤,无奈之下玄烨只能够左手握着领主剑,刚刚将绝杀剑抵挡开来,后面的厄运剑接踵而至,前一秒将厄运剑挥舞开,后一秒夺魄剑旋转着舞动过来,手臂上面出现一道道的剑伤中,四把剑一边接着一把,统统都在玄烨的身体周围不断的旋转舞动,玄烨抵挡的越来越吃力中,血舞猛然的举起双手。

“轰…”的一声,玄烨头顶上面的乌云顿时扩散开来。

一抹破晓的剑光从天空中冲刺下来,径直的打在了玄烨的背部上面。

衣裳爆裂,整片后背都被剥了一层皮,露出恐怖的血肉,血肉中还蕴含着剑刃的力量,撕裂的让食人魔痛不欲生。

“啊!”他一拳头打在地上狠狠的站起来的时候,血舞举起右手。

四根手指一阵蠕动后,绝杀剑冲击在玄烨的胸膛上面,“砰”,一大股的鲜血喷射了出来。

随后厄运剑、夺魄剑、斩命剑三剑齐发,全部都狠狠的冲击在玄烨的身体上面,同一时间,“砰砰砰…”连续爆炸崩裂出来的三道恐怖的声响,让玄烨身后连续的爆发出了三股恐怖的血洞,在玄烨的身体被震飞出去的时候,血舞身后的大地突然破碎出一道裂缝,随后只看到一根猩红色的舌头猛然的伸出来,直接像是吸盘一样依附在血舞的后背上面。

蒙莽立刻冲锋上去,司马英杰也朝着血舞移动了过去。

“恩…”血舞闷哼了一声,顿时软弱无力的松垮下去了肩膀。

原本在前方飞速舞动斩杀的四把剑也全部都软绵绵的掉落在了地面上。

玄烨掉进了后方的死尸堆里面,尽管全身遍体鳞伤,他依然在狂笑着“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狗日的家伙,蒙莽无法扯断那根舌头,急的脑袋冒汗,司马英杰也是在不断的努力,但是无论力量使用的多么的强力,这根鲜红色的舌头就仿佛是从冥界中生长出来的一样,无论怎么弄都紧紧的贴在血舞的背后,而这样的舌头仿佛有着恐怖的吸吮力量,让血舞浑身软弱无力,根本就动弹不得。

“诶嘿嘿嘿…”,看着战场中唯一能够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人陷入了难堪的地步,玄烨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狂笑道“有的时候,特别是战斗的时候,我总是喜欢钻研别人的门道,因为孙子兵法里面曾经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血舞啊血舞,即便你的穿透系剑法再怎么样的强大,我再怎么无法抵挡你的剑法,但是有一件事情,那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这便是动物系里面人人都在讨论的,关于血统的高贵问题啊。”

“砰!!!”,玄烨说完后将双手高高的举向了天空中,“咚咚咚咚…”随后只看到一根根的猩红色舌头像是天女散花一样从空中炸裂,然后轰轰轰飞速的降落下来。

每一根猩红色的舌头降落的位置都是那样的精准,全部都狠狠的冲击在那些死尸的身体上面。

玄烨的眼神中闪耀着锋锐的光芒说道“虽然是一些死尸,但是对于我而言,其他的并不重要,因为我光是吃肉,就已经非常满足了呀!”

司马英杰抬起头朝着他看去,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从天而降的一根根猩红色的舌头估计粗略的计算一下可能有上千根,司马英杰突然骇然的看着前方的玄烨,猛地瞪大了眼镜说道“你这个恐怖的家伙,卧槽。”

“都他妈的变成我的治疗波,让我的身体和我的力量,恢复到第一开始的样子把。”

“光饕餮·超必杀·肉食盛宴。”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无数根黏在那些战士们身体上面的猩红色的舌头全部都变成了一根根红色的血管,被这些血管所吸吮营养和力量的战士们的身体上面的一块块肉能够以肉眼看到的速度不断的被吞噬走,当那些肉食全部都汇聚到玄烨的身体里面的时候,玄烨猛然的瞪大眼睛,然后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真是特别美味的东西,简直可以用可口来形容,我的身体,感觉到正在不断的焕发新生。”

果不其然,如同玄烨自己所说的那样。

他的后背,被破晓所冲锋开来的剑气撕裂开的皮肤全部都扩散开来,然后飞速的开始愈合。

地上的那些尸骨们,上半身已经只看到一根根血淋淋的骨头和冒着腥气的内脏。

“天生的动物系血统压制。”,血舞苍白的脸色看着司马英杰说道“别管我,赶紧去对付他,好不容易把他打成了重伤,如果让他的身体再度恢复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光饕餮如果大面积的吸收了一次肉类之后,力量会得到一股疯狂的强化,到时候对付起来的话,就格外困难了。”

司马英杰用力的点点头“好!!”

他冲出去的瞬间血舞提醒道“不要去攻击那些舌头,没用的,将地上的尸体全部都毁灭干净。”

冲天而起的司马英杰闭上眼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了兄弟门。”

“金属·奥义·银色同化。”

从司马英杰的胸膛处,一大股的银色金属的波浪“砰”的一声冲击了出来,冲击在地面上后就宛若海洋般的铺泄开来,大地上面的那些死尸门在飞快的被金属化中,玄烨瞪大了眼睛,看着身边一具具的死尸全部都变成了冷冰冰的钢铁,他一声怒吼“你他妈的还挺聪明的,但是你坏了老子的好事,我饶不了你。”

玄烨非常的狡猾和聪明。

当然,手段也相当的阴险。

他将皮带猛然的抽开,然后狠狠的一甩,“砰”的一声,软绵绵的皮带就像是一把剑刃冲刺进入了大地里面,地上的金属还在大面积蔓延的时候,蒙莽看到了玄烨的动作,但是他无法提醒,只能够“恩恩恩”不断的呐喊着。

“怎么了?”,司马英杰听到蒙莽的声音猛然转过头的瞬间……、

“死亡骑士剑·灵魂缠绕。”

“砰!!”的一声,只看到那根软绵绵恐怖的黑色皮带直接从司马英杰的脚底下面钻了出来,冲腾朝上,先是缠绕住司马英杰的双腿,紧接着一圈圈的顺着双腿缠绕住他的整个身体。

再仔细一看,那他妈根本就不是一条皮带,而是一把柳剑。

齐麟用手指不断的敲打着桌子说道“柳剑本来就是一把最邪恶的剑刃,短短几天之间竟然出现了两把,看来星相里面说的没错,这个时代即将迎来最邪恶的时期。”

“刹!!!”,玄烨轻轻的挥舞了一下剑柄,缠绕在司马英杰双腿上面柳剑的剑刃顿时“嚓嚓嚓”的飞速的开始摩擦起来,一股股的鲜血从剑刃之中疯狂的飙射了出来,让司马英杰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血舞看着玄烨忍不住的握紧拳头咒骂道“这个肮脏不堪的家伙。”

玄烨背着手身体再次冲腾到路灯上面,轻轻的说道“觉得肮脏的话也没有关系,那件事情告诉我,人本来就是要分三六九等的,我的确残杀了很多无辜之人的性命,但是我不想要听任何的道理,如果这个世界上面还有公平存在,在我的书写完的时候,公平就应该站在这里。”

“那一刻我疯狂的对别人俯首臣称的时候,我没有等任何人来帮我,因为我知道我等了,谁也不会来。”

玄烨将柳剑从大地中疯狂的抽取出来,他这把柳剑可以无限的变长,效果非常的特殊,缠绕在玄烨的腰肢上面后,柳剑又重新的变成了一条皮带的样子。

“看来你们抓不住我。”,玄烨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

血舞看着他想要逃跑,而司马英杰则是双腿高幅度受伤,短时间内,血舞转过头对着蒙莽说道“现在你的血统还被封印着,但是你能不能试着去启动?你的血统三圣的力量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凌驾在饕餮上面的,尝试一下。”,蒙莽点点头,粗壮的右臂将血舞身后的那根舌头紧紧的握住。

他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心无旁骛。

效果奇佳。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内,蒙莽的身体上面就生长出来了浓密的金色鬓毛。

怎么这么快?血舞瞪大眼睛,他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之前蒙莽之前眺望的那片海洋,莫非,就是因为那片海洋的关系?虽然暂时还没有搞清楚事实是怎么样,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将食人魔杀掉,这个家伙,也太聪明了,这样的进攻下还能够全身而退,非常了不得。

血舞突然非常相信,如果帝君虹当初肯接见玄烨的话,那么现在的世界政府,可能比现在更加的繁华。

破了,伴随着蒙莽力量的释放,身后的那根猩红色的舌头果然断裂。

血舞刚刚想要出去追击,食人魔的身体已经飞舞到天空中。

而一把轩辕战戟,不知道从何处,在食人魔的头顶上面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