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凛冽的母狮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雷杀完忍不住的抬起头狂笑起来,仿佛自己出来的这些肮脏的语言出来,就像是做了一件特别丰功伟绩的事情,但是雷杀还是不过瘾的道“恩雅,你瞧瞧,今晚的月色多好呀,我现在都忍不住的在思考着,当那月光洒在你**上面的时候,那该是多么一件特别美妙的事情呀?”

“呼!”,恩雅吐出了一口七彩色的烟雾,随后悠闲的抱着手看着前方的雷杀。

经过了刚刚身体里面的治愈,现在身后的伤已经好了很多,雷杀搓着手迫不及待的道“刚刚你把手下支使开的话,就是想要跟我做这些坏坏而羞涩的事情吧?当然,你不用考虑我的意见,因为我的想法是欣然接受的,这么美妙的身体,即将在我的胯下臣服,我抓着你的头发,将你的脑袋狠狠的提起来,你就像是一头奔腾在草原上面的母马一样狂啸着,既兴奋,又狂野,从而享受你我交合带来的曼妙,不要再矜持着呢,赶紧啊让我们享受鱼水之欢吧。”

雷杀坏笑着朝着前方慢慢的靠近。

低下头,恩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可奈何的笑容,手指间烟雾缭绕的她吐着香烟的烟雾,轻轻的一甩手指,“嘶嘶嘶嘶…刷刷刷…”,空气中先是响起了一道道气流滑动切割的声音,紧接着只看到一张张扑克牌朝着前方的雷杀飞舞了过去。

扑克牌就如同刀锋一样,又快又烈。

雷杀左右闪躲,在躲避之中脸上还被扑克牌切割开一道伤口。

后方的树木响起了一道道撞击的闷响声,扑克牌插入进去,每一张都斩断插入了树木之中。

力量十分的劲道。

“嘿嘿嘿…”,雷杀尴尬的笑了笑,直起身体,突然只感觉到脸部一阵刺痛,随后尴尬的抬起手,手指在脸上出现的一道伤口上面摸了摸,紧接着用舌头舔着鲜血道“还挺辣的,不过我就喜欢辣的,最好是越辣越好,那会让人感觉到更加的火热,男人征服女人,就如同骑手征服良驹一样,不同的是一个在广袤的天地间快马加鞭,**奔腾,另外一个则是在温柔的海洋里面,如鱼得水,情意绵绵。”

恩雅突然被雷杀逗笑了,笑声就像是百灵鸟一样的清脆。

她实在是有些无奈的看着雷杀道“你这个家伙是不是非常的喜欢臆想?我觉得你要是从夺神雇佣兵团退役的话,可以去兼职写黄文,一定会一本万利,我刚刚调走了手下,只是想要减少无辜的时伤亡,你已经中弹,身体本来就非常的虚弱,加上现在被困锁在这片范围里面,你的心态肯定是特别的紧张。”

雷杀目露严肃的看着她,显然恩雅比他想像的更加的更加心思缜密。

“所谓困兽之斗,大概就是差不多的意思。”,

恩雅将香烟扔在了地上,然后用脚踩灭,随后冷笑的看着雷杀道“弟兄们也都是跟着我们出来跑江湖的,吃的本来就是一碗辛苦饭,什么时候才能够和老婆孩子欢聚一堂,也只有这个时代结束了才知道,大家都是出来命的,但是不能够白白送命,我希望我的团队能够做到最低的减少。”

她这番话,在雷杀听起来就变了一种味道。

雷杀抬起头傲然的道“听你这意思,你是有点瞧不起我咯?觉得你一个就足够了?”

恩雅抱着手长裙飘舞,仙气飘飘的点点头道“是阁下有些瞧不起我着一介女流之辈吧?”

“轰……”一股霸道的气势萦绕在雷杀的身体周围飞速的旋转舞动出去,四面八方的青草地都被震散的集体低头弯腰,雷杀握紧拳头,低着头,脑袋上面的头发开始大面积的脱落,随后身体上面的肌肉就像是湿透的衣服一样飞速的拧紧着,每一块肌肉看起来都硬如钢铁,雷杀原本就强壮魁梧的体格,此时此刻随着身体力量的释放,身高五米多,站在哪里如同一尊宝塔一样,刚强威猛。

他面部上面的表情也被扯动的有些扭曲。

“我向来不喜欢分什么男人女人,但是我非常的明白,女人天生就是被男人征服的,这就跟太阳月亮的交替是同样一个道理,既然是女人,就应该乖乖的趴着让男人征服。”,雷杀着一声爆吼,滚滚的寒风带着无数的冰块朝着前方的恩雅飞舞了过去,恩雅依然抱着手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头长发风中曼舞。

雷杀双手高高的举起来,如同一头巨型的恶虎般朝着她扑过来。

“修炼的是气功,是神臻化境的高手,但是敏捷能力相当不够,他注重的力量,具体是什么功法暂时还不知道,不过破绽百出,既然拥有这样钢铁打造的身体,防御力也就非常的强悍,他全身的软弱地点在于,眼睛,关节,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蛮人,但是的确算是一个像样挨打的沙包。”

面对着前方奔腾过来的雷杀,恩雅抱着手轻轻的一个跳跃,身体就像是弹簧般的升腾到天空中。

雷杀双手一抱扑空,随后猛然的抓起了恩雅刚刚坐着的大石头,朝着天空中扔了上去。

这块巨大的石头少也有一百多斤,然而在雷杀的手中却如同玩具一样,看着他显得如此的轻而易举,天空中的恩雅,一直抱着的双手也是慢慢的松开“既然你想要用力量来展现你身为男人的刚猛,那我就用以牙还牙,用力量来对付你。”,在恩雅挥拳的刹那,超武装域气宛若一股股金色的旋风一样在她的拳头上面迅速的转动着。

“咚!!”劲猛炸裂的作响声在天空中如同雷鸣般的响起。

雷杀傻眼了,那块巨大的石头,竟然被恩雅轻而易举的一拳打烂。

碎石雨从天空中“哗啦啦”的降落下来,打在地面上“啪啪啪”的不断作响,雷杀吞咽了一口口水,刚刚自己也能够做到吧?应该能吧?到底能不能,怎么如此的没有底气呢?

如同从天宫之中缓缓降落的仙子一样,恩雅降落在一根树枝上面。

粉红色的高跟鞋从天降落,赤着脚的恩雅双指之间撑开一根黑色的发箍,然后将身后的长发扎成了一个马尾,她甩甩手道“长期写作业写的手都要废掉了,好久都没有运动运动了,如果不是主君的命令,我现在早就在宿舍里面睡觉了,毕竟明天早上起来还有报告要写呢,恩…学生会那些事情可真是麻烦。”

雷杀听的目瞪口呆“你……你还是学生?”

“看不出来吗?”,恩雅偏着单单的眨了一下右眼,甜甜的道“平常的时候我都不是这个打扮,但是我这个姑娘呢有些个性偏执,我既希望自己能够像成**人那样窈窕动人,但是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留住学生时代的那份单纯天真,恩??是不是要求太多了呢,毕竟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呢?”

雷杀周围带着冷空气饿虎扑食的奔跑过来“知道了学生的身份时候,反而更加的让我兽性大发了。”

“大叔,我可不是你能够吃得消的姑娘。”,恩雅的双臂上面,一根根白色的鬓毛开始生长出来。

雷杀抱住恩雅站的那棵树,在一声狂啸和怒吼之中,只看到整棵树周围的地面都是“咔咔咔”的不断的粉碎出一条条的裂缝,紧接着就宛若当年的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一样的虎虎生风,雷杀将整棵树都连根拔起,站在树枝上面的恩雅一个翻滚从天而降,同时什么释放出一道道镰刀般的真空斩的风刃。

乱舞的风刃将树木上面的一根根树枝“啪啪啪”连续不断的切割和斩断。

双掌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推动,气浪在恩雅的身边疯狂舞动,无数的树枝就如同一把把的刀刃一样朝着下方的雷杀飞速的切割过去。

下方的雷杀双臂交叉,一边抵挡震碎树枝一边狂笑“吃不消?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阳刚**。”

在大树轰鸣的一声倒地中,恩雅闭上眼镜,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是杀机盎然。

她面无表情飞速的朝着前方的雷杀移动过去,而雷杀握着拳头,狠狠一震右臂,只看到臂膀上面一根根寒冰筋脉接二连三的升腾了出来,他看着前方的恩雅哈哈哈的几声狂笑,一拳头重重的挥舞过去的瞬间……

恩雅到达他面前的时候轻而易举的躲过了拳击。

紧接着,恩雅的右拳“咚”的一声如同打雷一样打在了雷杀的肚子上面。

雷杀就感觉身体如同被卡车撞击到一般,眼珠子都仿佛要从眼眶里面瞪出来,同时忍不住的张开嘴巴,口水飞舞和狂喷之后,紧接着是一股股的鲜血从口中不断的喷吐出来,好强悍的拳头,雷杀的双腿在地面上滑翔着,同时艰难的抬起头,另外一只手对着前方的恩雅挥舞过去。

“啪”的一声撞击和紧握的声音响起。

恩雅竟然将雷杀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了手中,那两只手臂的粗度都是特别明显的对比。

但是的确,雷杀的力量彻底的被阻挡住,根本无法动弹哪怕一点点。

看着前方瞪大眼镜的雷杀,恩雅道“很吃惊吗?那我问你,你见过母狮子吗?”

推开雷杀的双手,恩雅双拳“轰隆”的一声带着炸雷般的声响打在了雷杀的胸膛上面,在雷杀退后的过程中,恩雅的身体一阵冲刺,随后双膝“咚”的一声又再次撞击在雷杀的肚子上面,后者感觉到全身的内脏都仿佛要碎裂掉的时候,恩雅再次移动到雷杀的身后,一个旋转,随后修长的美腿直接踢在了雷杀的腰肢上面。

狗啃泥,绝对的狗啃泥。

恩雅的速度,力量,敏捷,机动性灵活的让雷杀感觉到可怕。

以狗啃泥的方式雷杀的身体在地上不断的摔得翻滚出去了十多米,他先是龇牙咧嘴,身体一股撕裂般的感觉染指了全身,随后站起身摇晃着腰带,嘴巴里面的泥土全部都飞舞了出去。

前方的恩雅站在风中,原本瀑布般美丽修长的黑色直发此时此刻完全变成了白色波浪卷曲。

不,那好像不是头发,更像是母狮子恐怖的毛发一样。

“冷冻气功·空气凝固…”

雷杀双拳打在虚空上面,四面八方的虚空“滋滋滋”的出现了一条条宛若裂缝般的寒冰线条之后,恩雅的眼神中凶光一闪,紧接着浑身再次如同箭矢般的弹射了出去。

一个扫堂腿将雷杀扫的身体旋转翻滚的时候,恩雅也是强制性破招。

“白狮-横扫。”

此时此刻雷杀的身体还悬浮在天空中,恩雅冲天而起,紧接着双拳如同狂风暴雨一样“咚咚咚咚”的打在他的胸膛上面,连续上百拳的进攻之后,雷杀的嘴角流淌着道道鲜血的时候,恩雅双拳重击,在雷杀的身体喷射出去的瞬间,几道白色的爪影闪耀过虚空,在雷杀的胸膛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的爪痕。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强?

雷杀实在是搞不懂,但是他搞不懂的还在后面呢。

“轰…嗖嗖嗖…”,先是一道身体破空而过的声音,来自于恩雅,一道白色的掠影如同浮光般从战场中一闪而过,随后恩雅的手掌之中一股股的白色螺旋般的气流飞速的开始旋转舞动,他的手掌就如同吸盘一样将雷杀的脑袋直接吸收住,随后带着雷杀的身体同时一起狠狠的冲向天空中。

在飞天的过程中,雷杀只感觉到自己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那种浑身乏力的感觉他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但是估计一辈子也只能够记得一次。

恩雅将雷杀庞大的身体高高的扔向了天空中,随后整只右臂直接变成了一只狮爪,看着头顶上面降落下来的雷杀,恩雅的右手冲腾而上,恐怖而尖锐的狮爪从雷杀的胸膛之中贯穿,“啪”一大股的鲜血直接飙射而出,雷杀瞪大眼睛,只感觉到四面八方的世界天旋地转。

“白狮-超必杀-极限穿心爪。”

在一大股鲜血和破碎的白色肋骨同时流动出来中,恩雅将雷杀的尸首朝着地面上狠狠的扔了上去,雷杀落地,但是恩雅则是悬浮在天空中,身后浓密发白母狮长发迎风飞舞甩动中,她闭上眼睛举起右手,天空中的月亮突然闪耀出更强的光芒,整片树林的树木也像是焕发生机一样,在无形的一股狂风中娇然的舞动着,随后,四面八方的白色气浪就如同海洋中恐怖的白色漩涡般的在恩雅的身后转动着。

雷杀的身体痉挛般的在地上弹跳着,像是想要站起来却又起不来的僵尸。

没办法,力量的悬殊简直太大了。

水之都的特别行动指挥官,要么就是智力超人,要么就是武力超群,而恩雅年纪轻轻却能够受到齐麟的赏识,靠的是她的大胸还是她的大长腿?都不是!恩雅过去的身世非常的复杂,而且能力的确相当的强悍,单挑雷杀丝毫不落于下风,而且是凭借着货真价实的力量取胜。

“救我……皇帝……救我……”,雷杀拿着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皇帝道。

因为此时此刻天空中,那些白色的气浪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狮子头,那狮头格外的凶暴魁梧,看起来充满了暴戾之气,相当巨大无比,而且随着力量源源不断的加深,狮头上面的光芒也是越来越盛。

电话那头的皇帝冷哼了一声“我现在天高皇帝远,远水解不了近渴。”

雷杀的眼神中闪出失望的光芒,随后祈求般的低三下四道“求求你皇帝……夜明珠……我……我不要了,只要你能够让我活命,我一定加倍为夺神做事,一定……死忠……死忠于你,救救我……我知道你可以的……你可是我们的老大啊,没有老大不会管属下的事情的……水之都的特别行动指挥官……简直太强了……”

皇帝沉默了半晌道“你自求多福吧。”

“白狮·超必杀-永啸狮吼。”

天空中白色气浪形成的巨型狮头猛然的张开嘴。

“呜吼!!!!!!!”,刹那间,整片树林地带全部都响起了恐怖的怒吼和咆哮声,只看到天空中范围超过五十米的滚滚宛若风暴雷霆般的气浪轰然的**下来,下方森林里面的树木全部都齐齐的弯腰,漫天飞舞的翠绿树叶在空中肆意的飘舞和飞动着,雷杀看着那股气浪朝着自己压制过来,大字般的躺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他的手机爆炸,身体的衣服爆炸,随后身体上面的一根根的寒冰筋脉不断的爆炸。

在雷杀范围五十米的大地上面出现了一道道龟裂,喷吐着滚滚烟雾的裂缝。

在一道道震耳欲聋塌陷的声音中,范围五十米的大地首先是狠狠的爆发出一股狂烈的震动,随后整个大地“咚”的一声爆炸已,成千上万的碎块在同时升腾到了天空中,一个巨型的圆坑之中雷杀的身体承受着狮吼的狂啸,不断的爆发出杀猪般惨叫的怒吼,他的身体先是皮肤不断的颤抖着,随后全身的皮肤彻底的消散的干干净净,在风浪之中我们能够看到一个血人在里面挣扎,紧接着气浪的气势更加的凶恶逼人,竟然将雷杀的身体一点点的蚕食成了灰烬。

当无数搜寻出去的战士们大批大批回来的时候……

他们只看到前方那个触目惊心的巨大圆坑,以及圆坑里面还在燃烧的雷杀残骸。

而恩雅,则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依然对着镜子不断的涂着口红道“雷杀的宿命,我已经向主君大人汇报过了,现在在樱花岛上面的夺神逃犯,还剩下最后的两名,今天晚上的行动非常的成功,辛苦各位了。”

随后她闭了闭嘴巴,仿佛非常满意自己的唇色一样,对着战士们甜甜一笑解开了身后的发带。

“收队。”,恩雅对着不远处阴影中的刀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后命令道。

“是,QUEEN大人!!!”,水之都的战士们集体的怒吼,一个个紧紧的跟随在恩雅的身后。

好彪悍的女人,根本就是完全性的碾压,便将如此强大的雷杀彻底的杀戮,之前天门里面还在猜测,齐麟如果杀害了八大统领的话,如果遇到强敌进攻的话那么该派遣出去的人是谁呢?现在看起来完全是大家多虑了,水之都就如同这片海洋一般,深不可测,有多少的力量,有多少的人手,可能唯一知道的就只有齐麟和他的大姐了。

零赞赏的看着恩雅离开的背影。

身形一动,刀锋如同在微风中摆动的风铃一样,零也离开了战场之中。

雷杀的故事,也伴随着他的死亡彻底的消失,传闻中他的师傅叫做冰山仙人,在雷杀很的时候,就被师傅逼迫在冰湖里面泡澡,在雪地里面游泳,每天过着如同野人般的生活,雷杀得到了冷冻功法的精髓之后,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师傅,然后单匹马的闯入了时代之中。

他好赌成性,仗着一身功夫到处欺凌弱,他原先是一名山贼,后来当成了贼头,但是被世界政府剿灭,雷杀苟延残喘的存活了下来,在黑暗世界中一路摸爬滚打,也闯出了不少的名声;他好赌,也非常的**,年轻的时候**了一名富翁整个别墅的老婆之后,被夺神追杀,雷杀干掉了杀自己的那名雇佣兵,而那个时候已经是赌债缠身,加上树立的敌人太多,他加入了夺神,并且成为了专职打手。

如同一头配种的公猪一样,雷杀走到哪里就嫖到哪里,这是他人生的一大特色,他曾经在厕所里面**过四五十岁的保洁阿姨,在学校的体育室里面**过初中生,在教堂里面抓过修女进行过集体**。

他何尝不是一个经历过苦难的人呢?

可能也只有经历过我们难以想像的苦难的人,到最后才能够更加的珍惜所得到的一切吧,雷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人,他不知道反悔,他也不知道别人的感受,他只顾着自己**快活,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面,生活的确是自己的,但是那也是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

就像那句话的那样,你不要去伤害一个女孩儿,即便是你手捧鲜花。

你也不要去伤害一个男人,即便你貌美如花。

为达到自己的私欲,而将快感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面,这才是真正的恶。

而极恶,是一颗恶魔的种子,埋葬在你的心中,生活中所有的种种不容易,都是浇灌着这颗种子的肥料,所有的失望,都是浇灌这颗种子的雨滴,所有的**,将是让这颗种子变成恶魔之树的真正武器,你很难想像一个人的突然爆发,就像是变了另外一个人一样,那时候你的对不起没有任何意义,你要么死,要么痛苦。

善待他人。

时常怀着一颗感恩和谦逊的心。

你相信这句话,因为你会感觉到,连天老爷都会帮你的。

因为你要时常的正视,并且告诉自己,正面面对那句非常简单的话:

你并不优秀。

刚刚恩雅和雷杀战斗过的战场中,风中还残余着战斗过后硝烟的味道,在那个巨大的圆形巨坑的旁边,一个黑影慢慢的拉长,他穿着黑色的夹克,身后背着外星人电脑的背包,帽檐压得很低,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脸庞,他顺着圆坑滑落了上去,移动到雷杀的骸骨旁边,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根注射器。

雷杀的DN获取。

XXXXXX

狂风怒吼,撕扯着空气不断的横扫而过。

哪栋豪华的居民住宅里面,电梯在八楼猛然的打开,里面堆满了一具具的尸体,在七楼打开,尸体再次呈现,电梯就这样一层层的不断打开,将那血腥如同炼狱般的景象彻底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到达第一层的时候,“砰”的一声,蒙莽伸出手将电梯门狠狠的抓住,身后的战士们飞速的奔腾上来,清理着电梯里面的尸体。

“哗啦啦…”楼道上面,一股股的鲜血像是溪流一样层层叠叠的流淌着。

房间内,横尸遍野。

一名水之都战士的脑袋进入了鱼缸里面,瞪大眼睛,一只金鱼从他的耳朵里面游淌进去,最后从另外一只耳朵里面游淌了出来。

尽管这里充满了各种各样死法不一样的尸体,但是房间里面依然是热气腾腾,火锅辣椒翻滚,料下的很足,玄烨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肉一边看着电视,时不时的还发出爽朗的笑声,筷子在火锅里面翻滚了一下,肉片仿佛都没有了,玄烨的眼睛没有离开电视,而是熟练的割下了旁边一名死尸大腿上面的肉片,放进火锅里面继续煮沸着。

看着蒙莽进入了电梯之中,血舞点点头道“哑巴你上吧,好好教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