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红桃皇后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媒婆的速度非常之快,而且出刀的速度,和斩杀的速度,这一切全部都超过了之前司马英杰的想像,这个家伙怎么好像比较强大一些?而且在这样的地底世界里面,光是排污的地形,就让战斗受到了一定的阻碍,司马英杰显然无法在这里大展拳脚。

他只能够仔细的观察着媒婆,这个家伙,到底是动物系还是超能力者?

唯一能够比较可以接受的结论就是,媒婆应该是一个变异的动物系,体内的血统非常的不纯净。

“水之都的特别指挥官KIN。”,媒婆的整张脸旁随着话开始不断拉长,随后竟然变成了一张面目可憎的鼠脸,双眼中闪耀着猩红色的光芒,脑袋上面顶着像是稻草一样干枯飞舞的头发,她得意洋洋的道“看来你的脸色完全已经变了,身上的气势也没有之前那样的自信逼人了,很好,这是我吹响反攻号角的前兆。”

司马英杰一步后退,只看到双臂上面的肌肉高高的鼓胀了起来。

他举起双臂一声怒吼“给我上。”

“杀!!!”!,前方密密麻麻的战士们顿时疯狂的怒吼的冲刺了上去,第一排的战士们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顺着墙壁和一些攀爬地点朝着巨大的排水沟渠上面移动过去,第二排的战士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双双都是摁动了腰间的包裹,“嗖嗖嗖”一根根的钢索从包裹中不断的飞舞出来,被他们紧紧的握在手中,他们严正以待的看着前方的媒婆,最好的就是能够活捉,第三排的战士们全部都纷纷的站在一排,集体的拿起,响起了一串串保险被拉下的声音。

媒婆的脚下,巨大的排水沟渠中灰黑色的滚滚废水激猛的流淌着。

她冷笑了几声,围绕在身体周围的一把把钢刀“嗖嗖嗖”的转动出了一圈圈的刀花之后,“锵锵锵”的重新回到了媒婆的手指上面。

“鱼死网破还是全军覆没呢?”,媒婆自己轻笑了两声。

眼神在下一刻骤变。

寒冷的宛若深渊冰窟中,双眼中红光闪耀,媒婆的身体冲天而起,十杀手刃将无数攻向自己的这战士们手中的武器全部都切割断裂,“当当当”,一声声冷兵器的碰撞声中,钢刀,等武器的碎片源源不断的从天空中掉落了下来,媒婆的十杀手刃“嚓嚓嚓”带着撕裂的声音不断的将冲锋的战士们开膛破肚。

鲜血沐浴着她的身体,血肉在她的身边横飞,她边杀边笑道“你们拿什么资格跟我对战?都是一群不堪入目的蝼蚁而已,来多少杀多少,在这里,我就是王!!!”

“分裂斩杀!!”

媒婆一声爆吼冲腾到天空中,双臂一阵甩动中,十根刀刃“刷刷刷”的突射了出去,像是精准瞄准的箭矢般,带着一声声“咚咚咚”的穿透声直接贯穿了十名战士的胸腔,如此狠辣的手段,致使战士们的尸体直接躺在了地面上,随后刀刃又自动的飞舞了回来,媒婆落地,刀爪在地上一阵横扫。

“滋滋滋滋……”,刺眼的火花凶暴的闪耀中,又是切割声响起。

鲜血飞溅和痛苦的呐喊如同交响曲般的混合着,一群群战士们从脚踝处双腿直接被切断。

倒下一地,媒婆腰间的尾巴漂亮的飞舞在天空中,随后宛若一根铁针般从一具尸体的心脏部位冲刺了进去,她将还带着滚滚余温的心脏直接拿了出来,扔进嘴巴里面咀嚼着道“看不见东西吧?被这样战场的味道逼迫的非常难受吧?没关系,马上你会更加的难受。”

“无影飞斩。”

媒婆的身体就如同一道闪电般的从人群中迅速的冲射了过去,刀刃不断的攻击着两边的战士们的同时,无数战士们的肚皮被残忍的撕裂开来,一根根血淋淋的肠子,不断的从腹部里面流淌了出来,媒婆的速度和进攻,的确是超乎了司马英杰的想像,看不出他修炼的到底是神臻化境还是圣域力量,单单凭借着双手上面的刀刃,便已经产生了如此刚强的破坏力,看着前方根本势不可挡的媒婆,司马英杰一声怒吼“钢索阵。”

“杀!!!”,媒婆屠戮掉五十多名第一排的战士后想要继续前进。

前方一根根线条般的银色光芒不断的在天空中飞舞,握着钢索的战士们形成一个圆圈,围绕在媒婆的身体周围不断的转动着手中的钢索,同时铺天盖地的钢索从四面八方飞速的袭击过来,密密麻麻根本看不清楚,媒婆勉强的躲避了一大批后,只感觉到双手双脚上面突然被冰冷的钢索束缚住。

司马英杰紧紧的握住拳头一声爆吼“锁住。”

“呜…呜…”只看到一根根的钢索套缠绕在媒婆的双手双脚上面,随后紧紧的困锁住,媒婆不断的狂吼着,想要挣脱开但是无能为力,她拼命的尖叫中,双眼越来越红,她的身体在不断的旋转,四面八方的战士们也在不断的跟随着他一起转动,紧接着一根根的钢索再次飞舞了过来,缠绕在媒婆的腰肢,上半身,脖颈上面。

“都给我用力的拉紧了。”,司马英杰不断的怒吼着

“第三排,装填特殊的,这个家伙是一个血统者,用炸裂对付。”

“明白。”,第三排的战士们纷纷的点头,随后将放在身后,集体的一个转身,从身后的军火宝箱里面将一把把杀戮极强的拿了出来,同时配备上面特殊的红色,然而某个战士的动作突然停止,他突然动了动鼻子道“你们有没有闻到,好浓烈的一股臭味,从前方随着地下世界的风飘过来了?”

被钢索阵缠住的媒婆低着头不断的冷笑着。

的确,一股非常腥臭非常浓厚的风浪从前方带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涌了过来,但是前方的世界中,一片黑暗啊,司马英杰闭上眼睛,耳朵在灵敏的抖动着,他听到了,率先进入耳朵里面的是一阵阵疾驰奔跑的声音,紧接着战士们纷纷的呐喊起来,因为在黑暗的世界中,就如同死神般,一抹抹的红光突然闪耀而起。

那集体奔腾的声音,似战场上面的千军万马一样,正在骄傲的冲锋过来。

“御鼠术!!”

双眼中闪耀着超级浓烈光芒的媒婆抬起头对着天空就是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随后只看到无数的黑色老鼠们从前方的黑暗中霸气的冲腾出来,每个老鼠的瞳孔里面都是闪耀着刺眼的红色光芒,口流涎水,张牙舞爪,前锋的老鼠门一个个飞速的跳跃到天空中,对着那些拿着钢索的战士们的脖颈,就是狠狠一口咬下去。

“啊!!!”,战士们痛不欲生的呐喊起来,老鼠们咬下了一大口的鲜血,随后发狂般的攻击着他们。

司马英杰一声怒吼,一脚踏地的他身体周围一股股锋冷的金属风暴气浪旋转着扩散了出去,他的脸庞顿时被银色金属所染指,看起来就像是带着一张恐怖的钢铁面具一样,司马英杰跃动到天空中,一边指挥着战士们进击撤退,钢索阵的阵型绝对不能够散开,双臂上面一边燃烧起了滚滚的烈火。

当金属的摩擦到达了一定的程度后,火神,便会相助。

“金属·超必杀·银色金属-烈火壁垒。”

飞舞到前方的司马英杰看着茫茫的鼠群,双拳“轰咚”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撞击在地面上,大地轰鸣的颤抖中,一道银色的金属墙在因为颤抖而撕扯开来的裂缝中缓缓的升腾了起来,直接飙升到四五米的高度,将后方的老鼠们全部都阻挡在外面。

那些老鼠因为媒婆被抓住而凶恶狂暴,纷纷的跃动到天空中,想要突破金属强。

“嗤嗤嗤…嗤嗤嗤…”,他们的身体刚刚触碰到金属墙上面,便响起了恐怖的腐蚀声,看起来平淡无奇的金属墙,实际上蕴含着恐怖的高温,这些老鼠们不光是爪子全部都烫的干干净净,就连身体也被烫的浑身颤抖,只看到大批大批的老鼠门疯狂的撞击到金属墙上面,但是大批大批的又在恐怖的死亡着。

老鼠门凄惨的呐喊与尖叫,充满了整个地下世界。

看到司马英杰强悍的招式将老鼠们全部都阻隔在外,后方的战士们全部都是精神都锁,困锁着媒婆的钢索阵越来越紧,媒婆双臂被大大的拉扯开来,就算是想要用十杀刀刃斩断这些钢索,但是奈何双手无法自由活动,也只能够使空谈,司马英杰大大的松了几口气,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能够控制老鼠,必须要速战速决了,要是整个地下世界的老鼠全部都是被召唤过来了,那还了得?司马英杰刚刚想要一声怒吼下令解决灭魄。

怪变再生。

只看到旁边废弃肮脏的排污河流中突然旋转出来了一圈圈的黑色漩涡。

紧接着,一只只就跟鬣狗般提醒可以媲美的巨型老鼠从废水河里面冲刺了出来,它们体型巨大,毛发也像是针刺一样,口中那暴突出来的巨型的牙齿,闪耀着恐怖的冷色光芒,“哈哈哈。”媒婆大声的笑道“没有见过比花猫还要巨大的老鼠吧?给我咬死他们。”

这些巨型的老鼠门非常听从媒婆的命令,一个个纷纷的飞跃到那些拿着钢索的战士们的肩膀上面,张开嘴巴,直接将战士们的脑袋包裹住,准备直接从脖颈上面直接咬断的时候,“哒哒哒……哒哒哒”身后响起了一连串的声音,无数的纷纷的打在巨大老鼠的身体上面。

大老鼠们先是全身一震,随后直接张开嘴,一个个从战士们的身体上面跌落了下来。

“直接将媒婆击杀掉,快点。”,司马英杰双腿双腿上面充满了恐怖的域气后踩踏着废水河“啪啪啪”的几个迅猛的移动到冲锋到最前方,双臂上面已经充满了银色金属的他一声怒吼来吧,无数的大老鼠门源源不断的从废水河里面跳跃出来,司马英杰几乎是一拳头一个,将他们打的身体直接爆裂。

这边有司马英杰的拖延,为煤破的死亡得到了非常好的缓冲时间。

手们扣动了扳机,一颗颗特制的连续不断的打进了媒婆的身体之中。

不见血,不见的穿透,那些全部都停留在了媒婆的身体里面。

司马英杰转过头,一只双眼冒着红光的大老鼠从前方扑过来,一口狠狠的咬在了司马英杰的脖颈上面,让大老鼠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也无坚不摧的牙齿,竟然随着咬合里面直接崩断,司马英杰抓住它的尾巴,一边转动着大风车一边怒吼道“手,你们全部都撤退,能够跑多远就跑多远。”

“是!”,所有的战士们全部都低下头发出了一声恭敬的呐喊,紧接着朝着外部迅速的撤退。

一根根钢索软绵绵的掉落在地上,已经失去了勒紧的力量。

司马英杰一个后空翻将两只大老鼠再次踢翻到了废水河里面后来到了媒婆的身边。

媒婆就像是喝醉了一样站在原地,全身不断的摇摇晃晃,一股股的硝烟从媒婆的鼻腔之中不断的冒出来,她张开嘴话的时候,司马英杰闻到了一大股浓烈的火药味,媒婆冷笑道“厉害,厉害,果然不愧是水之都的特别指挥官,齐麟再将家事处理完毕之后第一个收拾的就是夺神,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不过,你们无法铲断夺神的根部,只要蓬莱仙山还在,夺神就永远还在,你们想要让夺神覆灭,痴心妄想,哈哈哈……”

无数的大老鼠们从河中蹦跳了上来,在媒婆的身边狐假虎威,对着司马英杰一阵龇牙咧嘴。

“这个世界上面没有什么是永恒。”,司马英杰淡然的道“万物都有被解决的方法。”

“我杀了你。”,媒婆将十杀手刃举起来,像是恶狼一样朝着司马英杰扑过来的时候,在她的体内,突然响起了“嘀嘀嘀”的声音,下一刻只看到媒婆瞪大眼睛,一股爆炸的火浪直接将全身炸裂的粉身碎骨,一根根的手刃在天空中更是胡乱的碰撞着墙壁,打出一串串的火花乱跳着。

前方有战士等待着自己,第二股爆炸开始。

滚滚的火焰将司马英杰轰炸的逼退,他站在管道口,对着下方死亡的战士们门,摘掉了脑袋上面特别行动指挥官的帽子,随后深深的一个鞠躬。

“咚咚咚…”,打入了媒婆身体里面的那些开始接二连三的不断的爆炸破裂,无数的大老鼠们惊讶的张开嘴,火焰随着狂风一起灌溉进入它们的嘴巴里面,像是魔鬼的手爪一样将这些大老鼠们彻底的撕碎,地下世界里面,带着粪水的波浪被一股股的炸裂到天空中,翻滚着,涌动着,汹涌的火浪横冲直闯,早已经将这里破坏的不堪入目,已经完全找不到媒婆的踪影,也许是那随风飘散在天空中的一抹尘埃,也许是那一缕灰烬。

再过百年,这个世界依然在旋转。

你生时的喜怒哀乐将随着你的死亡而全部都埋葬,我们或许是烟花,或许是彩虹。

对于地球而言,没有任何之分,我们都只是生物罢了。

齐麟从司马英杰哪里知道了关于媒婆的故事,她算是夺神成员里面资格较老的一名成员,资历甚至比皇帝都还要丰厚一些,媒婆不是骗人,她的一生都在被骗,时候她加入了夺神,被骗走了**之身,她后来当了**,爱上一个游手好闲的人,三四年用身体换取过来的金钱,**之间被骗的干干净净,她结过婚,丈夫在她生下之后将她到了非洲,媒婆的血统也是在哪里被感染,在非洲的金矿里面工作一年之后她再次回头去找她丈夫,却发现孩子已经被掉。

那一年她已经四十岁了,历经沧桑,她开始全心全意为夺神做事。

雇佣兵的生涯让她得到了一笔钱,她开了一间服装店,结果被合作伙伴骗了所有资金,并且负债累累。

全心想要死的死后,她遇到了一个科学家,两人相恋了不到一周的时间,科学家看到她血统特殊,将她直接塞进了科学仪器里面,只不过研究没有成功,媒婆自己的身体反而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如同霜打的茄子耷拉着,浑身的皮肤更是难看到了极致,她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她得到夜明珠后想要还清自己的欠条,然后一个人孤独伶仃的生活。

什么是残酷的时代?

就算是你卑微的想要一个人默默的死去,只要你是时代里面的人,这都是不被允许的存在。

即便是在时代中摸爬滚打一身肮脏的媒婆,她曾经也是别人的宝贝。

就像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她的父母站在河堤的前方指着前方道“我们的孩子,就叫做柳青青吧,希望她这一辈子都能够像杨柳一样在风中自由的行走,一辈子都清清白白。”

XXXXX

夺神雇佣兵团樱花岛绞杀剩余:3人。

突然发现有时候分不清善恶了。

樱花机场五公里处,断崖旁边的树林里面…

“这个家伙肯定跑不了多远。”,下方手电筒的光芒不断的扫射着,战士们从粗壮的树枝下面走过去,竟然都没有能够发现树枝上面潜伏的雷杀,此时此刻的雷杀,忍受着身后的的伤痛,正在满头大汗,身后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再次出现,雷杀抬起头咬紧牙齿,全身颤抖的他不断的们哼着。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只看到雷杀的脖颈上面突然变成了寒冰色,同时一根根的筋脉全部都变成了寒冰色,一股股的寒气混合着鲜血的味道不断的从他的全身上下散发出去,让雷杀格外痛苦。

但是痛苦之后,雷杀的表情又缓和了不少,仿佛全身的伤痛减弱了很多很多。

他嘴唇颤抖着,在树枝上面一点点的颤抖着。

不远处有一处鸟巢,雷杀慢慢的朝着哪里靠近,四五只雏鸟门还以为是出去捕食的妈妈回来了,纷纷的张开嘴“唧唧唧唧”的开始叫唤起来,雷杀饥饿难耐,右手如同灵蛇之口般的伸进了鸟窝里面,将一只只的雏鸟塞进嘴巴里面,狼吞虎咽,同时用力的咀嚼着,内脏的脏水从嘴角流淌出来,手指的指缝中一片片的幼羽纷纷的飘零而下。

妈的,我雷杀今天也会落到如此山穷水尽的地步。

想起自己刚刚还在夜总会里面挥金如土,现在却已经成了一个逃亡者,这样的落差真的是让雷杀难以接受,他握紧拳头,心中充满了对齐麟的怨恨,同时在一棵棵纵横交错的树枝之间迅速的奔跑起来,他的目标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官,在这样背水一战的情况,雷杀认为,擒贼先擒王,总是没错的。

香风飘散。

手臂上面带着充满了珠光宝气的阿玛尼限量版的手环,下半身穿着短裙,两条修长的美腿上面穿着两条紧致的肉丝,QUEEN优雅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

她掏出了口红和镜子,不断的给自己补妆着,口红在嘴唇上面轻轻的滑动着,那一抹有人的红唇,如同含苞待放的玫瑰一样,鲜艳欲滴,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吻上一口,那修长的脖颈上面充满了让人神魂颠倒的香味,尤其是那纤纤美手,指甲红艳,作为水之都里面唯一一个在18岁的时候就当了特别指挥官的人,而且是女性,QUEEN对化妆品有着与生俱来的要求和严格,她出生本身就相当的高贵,自我的阳光当然更加的独到。

高冷而不失亲切,这是QUEEN给雷杀的第一感觉。

“恩雅指挥官,我们现在打算进入断崖下面去寻找,媒婆已经死亡了,这位宰相的话我们一定要带回来。”,战士们纷纷的汇报的时候,QUEEN有意无意的朝着树林的树冠上面看了一眼,随后悠悠的道“森林里面能够躲避的地方很多,别搜漏了,让落网之鱼有机可趁,都好好的找找,也许他就在这里潜伏着呢。”

战士们飞速的下去后,QUEEN已经补妆完毕,整个人显得相当的勾人。

关键还是年轻。

她从包包里面拿出了一盒细长的香烟,点燃后吐出一口七彩的烟雾,看着风道“你打算看我多久呢?”

雷杀一愣,随后讪讪一笑,紧接着从树冠上面降落了下来。

他拍了拍裤腿上面的落叶伸出两根手指道“我想要赞叹你两点,第一点是洞察力非常之强,第二点是我想不到,水之都竟然会有你这等的美人,而且是特别行动指挥官,你的姿色比当初的天下第一美女慕遥都不会差太多,而且看你的脚踝,你好像没有被男人玩的太多。”

恩雅低下头嘲讽的笑了笑。

雷杀为自己出这些污言秽语让对方感觉到不舒服,反而相当自豪的笑了笑“我还有一个疑惑。”

“。”,恩雅干脆的点点头。

“刚刚你明明知道我就在树冠上面,为什么不派遣人抓我?难道你想要跟我发生什么故事吗?这荒郊野外的,虽然不是什么**的好地方,但是能够让你这等美女像是野兽般的发出惨叫,这难道不是一件让人快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