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地底世界的杀机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房间里面灯光开的非常的亮堂,橘黄色的LED灯很容易给人一种特别幸福的感觉。

现在这样的时间,按道理来啊应该是一家人和谐的坐在一起,观看着电视的时间,妻子幸福的依偎在丈夫的肩膀上面,但是此时此刻的妻子,在厨房里面竟然是泪如雨下;丈夫握着遥控器不断的变换着频道,偶尔亲吻妻子的脸庞,但是现在的一家之主,竟然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被踩在脚下。

食人魔玄烨转过头。

他光头铮亮,比光头还要闪亮的是他纯金色的鼻子。

他的手指夹着香烟,香烟和干涩的嘴唇紧紧的黏贴在一起,致使香烟拿下来的时候有些撕破食人魔的嘴唇,最后吸了一口香烟,烟雾从金灿灿的鼻孔中喷射出来,他转过头用力的咳嗽了一声,妻子和双胞胎女儿都是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丈夫的眼睛被踩烂,在食人魔的脚下流淌出屈辱的泪水。

“咕噜噜。”,桌子上面的火锅里面不断的翻滚着火辣辣的辣椒。

玄烨将两片生菜放进去后随便涮了涮塞进嘴巴里面,随后夹起两片薄薄的羊肉又洗刷了一下,随后张开嘴巴,“哧溜”一声吸收进入嘴巴里面,他吃的满身都是汗水,不断的拿着卫生纸抹着脑袋上面的油光。

电视里面正在进行着全岛的危险播报,食人魔等人的脸庞和肖像图不断的闪过。

眼前这位就是臭名昭著的食人魔玄烨,这让房间里面的气氛更加的压抑了,。

“你们不用担心。”,玄烨将鸡蛋在桌子的边缘敲了敲,随后倒进火锅里面,他抬起头真诚的道“我只是有些疲惫和饥饿了,你们请我吃了这一顿晚餐,我是不会加害你们的,但是你们的丈夫认为我对你们有敌意,所以想要报警抓我,但是怎么呢,我这个人其实是非常单纯的一个人,并不是农夫和蛇的关系,我相信知恩图报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玄烨将鸡蛋塞进嘴巴里面的时候,耳朵突然动了动。

外面响起了电梯的闭合声,而且伴随着人群的移动声。

“哼。”,玄烨冷哼一声,拿起一杯热饮一饮而尽。

热饮里面是生韭菜和生鸡蛋,非常简单的做法,却能够让雄风四射。

敲门声响起,外面响起了询问声“您好,请问有人在家吗?”

玄烨一边夹着羊肉一边道“尽管去开门好了,只不过开门之后,可能会有一些血腥场面你们无法接受,都乖乖的躲到房间里面去吧,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再进来,我一半吃七分饱,现在连一分饱都没有呢。”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强大的自信绝对不是虚张声势。

又点燃一根香烟,玄烨低着头又道“待会儿带着你的老婆和你的女儿躲到房间里面去,无眼,刀剑无情,我如果想要伤害他们,也绝对不是你不能阻挡的,我也希望你能够变得更加的强大一点,我玄烨只是一个无名卒,连一个无名卒你都无法反抗的话,你要靠什么保护你的家庭?如何让他们幸福安康?”

尽管他是一个逃犯,不过他的话却给了男人深深的触动。

妻子站在房门外面,能够听到自己因为紧张的喘息声,房间外面,黑压压的水之都的战士们,早已经将这里包围的水泄不通,每个人都是神色轻松,紧张感的气氛很低,也许是人多势众,他们并不觉得食人魔玄烨到底有多危险。

妻子打开房门,按照玄烨的,一家老全部都躲避到另外的房间。

“玄烨,不要跑。”“你被水之都的主君宣判死刑。”,顷刻间,外面的水之都战士鱼贯而入,密密麻麻的人群同样是装备十分的精良,人群如同铁桶般格外密集的将玄烨包围住。

玄烨的筷子上面夹着血淋淋的羊肉,他张开嘴巴将羊肉送进嘴巴里面,轻轻松松的道“我没有想过跑,我就在这里吃饭,你们吃过晚饭了吗?连夜移动到樱花岛想必各位也是筋疲力尽吧。”,玄烨翘着二郎腿打开了一瓶好酒邀请道“我这里有酒有肉,欢迎各位兄弟跟我一起把酒言欢。”

“谁要跟你一起把酒言欢?”,一名战士手握钢刀,怒吼一声冲锋过来。

“年轻人,杀气不要这么重。”,面对正面朝着自己插过来的战刀,玄烨纹丝不动,看着战士的右臂,他猛然的站起身,“啊!!”,墙壁上面一阵手影的舞动中,一大股滚烫的鲜血冲天而起,那名战士直接被卸掉了整只右臂,痛不欲生中,悬崖掐住他的脖颈,将他整个人直接丢在了墙壁上面撞死。

那喷射出去的鲜血霏霏降落,洒在他的光头上面,洒在火锅里面。

“嗤嗤嗤…”,一股股扑腾扑腾的腐蚀和融化声中,火锅里面的颜色更艳更红,血腥火锅。

玄烨手段狠辣,战斗冷静,顿时震慑住了前方的人群。

拿着锋利的水果刀,玄烨像是烹饪刀削面一样,将那只手臂上面的肉削成肉片不断的洒进前方的火锅里面,同时笑道“我一没杀人放火,二没十恶不作,我们是雇佣兵,都是一群在外面过刀口上面舔血日子的人,风餐露宿,有时候穷困潦倒,齐麟主君这么有钱,我们拿一点夜明珠都要斩尽杀绝吗?这个世界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为什么有权有势的人可以拿掉穷苦人们赖以生存的东西,而穷苦人们稍微动一点权势人们无关痛痒的财产,都要受到惩罚呢?你们这个是不是特别可爱?为什么公理和幸福总是不对我们露出微笑?是因为我们不够努力吗?不!!那些行走在阳光下面的人都非常努力,可是为什么人生依然这么凄惨?”

玄烨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口滚烫的人肉感慨道“这个问题,麻烦帮我问问齐麟主君。”

“杀!!!”,汹涌的人群顿时全部都奔腾了上去,顷刻间将玄烨的身体彻底的淹没。

“砰砰砰…砰砰砰”,一声声重拳重脚的声音在房间里面响起,在一股股刚强沉闷的声音中,前方所有贴近食人魔的战士们的身体全部都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横飞了出去。

有的撞击在天花板的吊灯上面,将灯泡砸的稀烂破碎。

有的则是撞击在墙壁上面,溅了一屋子血,白嫩嫩的脑浆和血肉肆意乱甩舞动。

有的是直接一脚被踢飞,胸腔上面开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你可以嘲笑食人魔像是傻帽一样的金色鼻子,但是你绝对不能够轻蔑他的力量,但凡只要玄烨的拳头舞动过的地方,没有一个人的身体是完好无缺的,那拳头劲猛、刚烈,不管是击打的力道还是粉碎的霸气,都拿捏的十分完美,拳拳到肉,拳拳带着滚滚的鲜血。

食人魔打他们像是稀烂的白菜一样,而他们进攻食人魔却像是和一头恐怖的野兽以及恶魔对战般,食人魔的身体特别的坚硬,就宛若铜墙铁壁一样,无论是刀砍还是击,都很难找到他的破绽。

你能够看到两名战士跳跃到天空中,战刀上面锋芒毕露,刀刃倒映出白闪闪的光芒后狠狠的劈斩在食人魔的脸部上面,“当当”两声,刀刃直接被崩断的卷曲了起来,随后玄烨掐住两人的脖颈,猛然的转过身,朝着窗户哪里奔跑过去。

下方茫茫大军中的血舞与齐麟沟通道

“最后一名逃亡的夺神已经现身了,派遣上去的战士估计有两百多名吧,火力充足,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面,应该能够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他们是雇佣兵,不是超人。”

话音刚落,只听到一声破碎的声音从天空中响起。

紧接着玻璃破裂,一块块晶莹闪耀的玻璃渣碎片从窗户上面喷射出来。

两名战士的身体飞速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一左一右,全部都狠狠的摔在了血舞的前方。

“可能事情,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血舞挂断了电话,走到前方的两具尸体的身边,蹲下身,清澈的眼神看着他们脖颈上面,几乎是深陷进入的抓痕,暗叹一声好强的握力,而就在他观察尸体的时候,上空,一道锋锐且冰冷的目光直射下来,血舞猛然的站起身抬起头,食人魔站在窗户边缘,身后披着一件西装,冷淡的看着血舞。

他就是食人魔啊,血舞暗暗点头。

“天门武士,我们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狗急跳墙,佛也有火,夺神雇佣兵团,绝非是浪得虚名,我知道你们的老大正在朝我这里赶,而我也会让他知道,触犯了佣兵的利益,将会获得怎样的后果。”

食人魔将手指放进嘴巴里面,舌头灵活的舔了舔上面的鲜血。

XXXXXX

深不可测的黑暗中,一群群双眼闪耀着猩红色光芒的生物在大肆的移动着。

鼠群泛滥。

樱花岛,地下海排污系统总闸地带。

司马英杰带着大群大群的战士在巨型的排污沟渠的旁边行走着,河内,垃圾成堆,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生活物品垃圾,浮在水面的针头,到处堆满的卫生巾,这些东西全部都散发着阵阵的恶臭,挑战着人们最敏感的嗅觉神经,空气酸腐,相当的刺鼻,闻一下便是神清气爽。

媒婆就逃亡到这里,不得不她非常的聪明。

一个城市的地下世界,和地上的世界是成正比的,尤其是地下世界里面还充满了黑暗和各种遮蔽体,如果不是一群细心的追踪者的话,真的有点像大海捞针一样,很难在这里找到一个人。

“轰轰轰…轰轰轰…”,巨大的排污管道里面灰黑色的废水带着轰鸣涌动而出。

行走到最尽头的时候,一扇高达百米的巨门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巨门上面的转轮锁是完全封闭的,也就是没有钥匙,任何人也无法打开这扇门通往前方的地下海洋之中,但是一路走过来,根本就没有看到媒婆的踪影,难道追丢了?地下世界内的排水管道错综复杂,交错相替,如果追踪失败也是正常的事情。

“沿途我都有派人看守,一旦发现了媒婆以后肯定是杀无赦,而且她一路向前来到了这里,根本就没有退路。”,司马英杰的双眼,在废水沟渠里面扫视着,那臭味熏得司马英杰双眼,都在隐隐作痛。

那就奇怪了,后方的战士们也在纷纷的面面相觑和讨论着,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谁能够想想就是我们平时在地面上看到的一个井盖,下面就隐藏着我们根本根本看不到的世界呢?而其实,这个世界上面还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世界,比如,看黑道的人就真的是想要混黑道吗?也不尽然吧,他们只是想要了解一些属于城市的法则而已,在某个虚构的世界中,来达成现实里面你根本无法达到的想像,其实真正的黑帮根本不会拉帮结派,因为你还在这个阶段的时候,可能真正的黑道,早已经变成了一间洗浴城。

那些平时拿着刀砍人的人摇身一变成了经理,野蛮的弟门成了服务员。

他们穿着另外一个世界的衣服,用另外一个世界的盾牌保护着自己。

黑帮不是格格不入的非主流,一个合格的黑帮,它早就将自己跟这座城市,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他们不会寻滋惹事,更不会对你刀刃相向,更不会整天牛逼轰轰的开着豪车到处跑,有些时候你根本无法想像,一个黑帮成员比一个清华大学的学生更加的彬彬有礼,温文儒雅。

只要你不触犯到他们的底线-钱财,他们比玉都还要温柔。

那就是我们看不到的另外一个世界,可能当你真正的去了解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所谓的黑帮世界,真的没有什么刀光剑影,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狠辣与胆量,早就已经不是黑帮生存的唯一法则,你有没有利用价值,你还有多少利用价值,你还剩下多少利用价值。

利用二字,是亘古不变的世界潜规则。

你的刀有多么的锋利,你拳头多么有力量,在现实世界行不通。

真正要你死的人,也许上一分钟还在抱着你唏嘘,称兄道弟。

那是我们看不到的另外一个世界,你可以走近,也可以踏入,因为这个世界真的非常非常公平,你流过的汗水,熬过的夜,流淌的鲜血,都会为你换取等量价值的东西,你奉献多少,你就获得多少,可是你的眼泪,你的哭诉衷肠,你的怨天尤人,可能连一个面包都换不到。

一个职业,一个世界,一种人生。

年少的时候我们如鸿雁般高冷孤傲,喜欢看一些特别热血的书,比如《黑道学生》。

年长的时候我们历经沧桑,依然喜欢看一些只有自己懂的书。

比如,

黑道学生。

因为也许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有些东西,只有这本书里面才能够看到。

自怜圆满欲扶摇,辞却亲亲柔嫩条。

拟雪曾经才女誉,弄姿费劲丹青描。

三春事业成缭乱,一瞬**归寂寥。

比照落英应自愧,错将浮荡做妖娆。

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司马英杰只感觉到周围的任何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整个地下世界显得特别的安静,除了大家的喘息声之外,基本上根本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就在大家觉得寻找媒婆已经希望渺茫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声,人群飞速的转身,大家都在飞速的后退,只有司马英杰一个人奋勇向前。

他走到人群的最前方,看到一名水之都的战士倒在地上。

他的身体上面充满了一只只眼镜闪耀着猩红光芒的老鼠们,这些老鼠在转瞬间风卷残云中,将他直接咬成了骨头架子,而后,这些嘴角流淌着一缕缕涎水的老鼠门一点点的朝着前方爬动了过来,“哼哼哼…”,前方的半空中,身后长着一根巨型鼠尾的媒婆抱着手突然降落了下来。

“找我是不是找的非常辛苦?”

“现身了?”,司马英杰的嘴角蓦然的出现一道冷笑。

“反正也是逃无可逃了嘛,我仔细的观察过你们这群人,除了你稍微有点实力和资质之外,其余的都是普通人和废物,都是一群依靠着来武装自己的纸老虎而已。”,媒婆着着将自己的双手摊开,只看到一只只恐怖的爪子代替了她之前的指甲,一根根“噌噌噌”的冲刺出来。

下方的老鼠门突然全部都捂住嘴“唧唧唧唧”的偷笑起来。

媒婆“刷”的一声像是一阵风暴冲刺进入了人群之中,在飞速的舞动双手中,她那锋利无比的双手将无数人的脸部全部都抓破撕裂出了一道道的血痕,更甚者有脖颈被直接撕裂开来,一股股的鲜血不断的冲锋出来,“哈哈哈哈”媒婆一边狂笑一边踩踏着无数的脑袋纷纷的移动着,到达了人群的最后方后蹦跳到屋顶上面。

“把受伤的人全部都带出去,快点,快点,这种环境出现一丁点的伤口都非常的容易感染。”,司马英杰一边冷静指挥着一边看着前方的媒婆。

“你倒是听懂的嘛。”,媒婆抚摸着脸上的媒婆痣轻笑道“也不枉费我千辛万苦的带你们到这里。”

“你是故意带路的是吗?”,司马英杰明白了,自己反而掉入了别人的圈套。

媒婆得意的露出了笑容道“那当然,猎人追捕兔子的时候怎么可能想到过兔子会挖好陷阱呢?”

一道折射的虚影从墙壁上面冲刺到废水沟渠上面,随后再次重重的踩踏。

像是一根冲刺出去的利箭一样,媒婆闪电般的到了司马英杰面前,双手锋利的双爪“嚓嚓嚓……嚓嚓嚓”不断撕扯和破裂着空气疯狂的舞动着,司马英杰一边闪避一边飞速的后退,后方的战士们一字排开,全部都都将对准了媒婆,二话不扣动扳机就是一阵疯狂的扫射。

“天空之痕。”

媒婆的动作瞬间停止,随后身体强制性的跃动到高空中,司马英杰瞪大眼睛不断的旋转,无数的在他的身边不断的冲击着。

“哟吼!”,媒婆的身体宛若一颗流星一样从天空中**,一脚飞舞出去,一把把的被“咚咚咚”的踢爆成粉碎。

右手的手指一阵弹跳,锋利的如同弯刀般的指甲飞速的升腾到天空中。

“杀!!”,媒婆握住刀刃一阵横扫,“咚咚咚咚!!!”,只听到一颗颗人头集体旋转到空中然后又**的声音,前方的战士们一字排开,脖颈上面全部都涌动出喷泉般的鲜血。

媒婆将刀刃抛向天空中,右手舞动的时候,刀刃“锵”的一声又重新出现在手指上面。

“撕裂。”

媒婆的大长腿“砰”的一声飙射出去,下一刻五道锋芒从前方袭来。

她的速度太快了!!司马英杰震撼中,黑暗的世界中突然出现了一抹光亮,他双臂上面冒着熊熊烈焰,但是前方杀招太强,司马英杰只能够在墙壁上面转动着不断的躲避,媒婆的手刃“啪啪啪啪……”不断的撕裂着墙壁,无数的碎块和墙壁不断的留下了一道道的爪痕之中,司马英杰火速的旋转。

正当他要进攻的瞬间,媒婆的招式全部停止。

天空之痕?

媒婆的身体带着一道道的残影猛然的后退到天空中,随后快速的拉扯后退。

她站在巨型的排水管道上面,身后细长的尾巴不断的飞舞着,随后缠绕在腰肢上面。

“在这个世界中,我才是主宰。”,媒婆双臂狠狠的一甩,“锵锵锵……”,在一声声冷兵器的飞舞和飙射中,她手指上面的刀刃全部都弹射了出来,十把刀在媒婆的身边缓缓旋转着,刀锋十分凛冽,每一把刀刃上面都倒影着媒婆可怖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