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红妆的憎恨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太监很满意,也很享受的闭着眼睛不断频频点头。

他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皇帝一样检阅着后宫佳丽三千一样,他现在掌控着这些女人的快感,遇到喜欢的就勾勾手指头,在金钱的作用下,这些女人都像是粉嫩可爱的蝴蝶一样扑上来,遇上不喜欢的晃晃手,那些女人带着被打入了冷宫一样,带着遗憾一个个悻悻离开。

男人去外面玩,也就是将生活中的一些不如意,以另外一种方式,像这种皇帝选妃似的形势发泄出来,尽管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只是有一条金钱之桥连接着彼此,但是至少在那一个钟内,你们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天上人间。

朝着战神岛所行驶的船只在圣辉岛附近的一座岛屿港湾处停泊,夺神雇佣兵团除了血天心和暗无界全部都上岛休息,而太监有一个的癖好,这个世界上面,有人喜欢丰**而饱满的**部,有人喜欢在阳光下面不断弹跳的白兔,有人喜欢那白皙而修长的美腿,有人喜欢闻屁,有人喜欢舔脚趾,太监的癖好,就是喜欢舔哪处羞涩的地方,也许是时候的阉割能力让他的内心受到了强大的创伤,尽管不能够像其他正常的男人一样,用自己的雄风浩荡去征服男人。

但是无可否认的是,男人都喜欢看女人低头俯首臣称的样子。

无论你使用手指,用舌头,用任何方式,当女人痛苦,满足,或许欢欣雀跃,你的内心都会得到莫大的满足,这既是男人的天性,也是兽性。

不过很多人往往都不知道,**释放的多么激情,精神就空虚的多么荒芜。

经过了一番挑选,司马远洋从百花缭乱中选择了三点绿,一个身穿包**裙,黑发飘飘,一个穿着渔网袜,头发大波浪,烈火红唇彰显的如同野兽,狂野又激情,最后一个身穿校服,乖乖的站在原地,双手握着衣角,瞪大眼睛羞涩的看着太监,举起手中的菊花茶的喝了一口,太监清了清嗓子道“都来你们这里怎么玩法吧。”

红唇大波浪点燃一根香烟道“那就太多了客人。”

“得要看看你怎么玩了,是想要成为游戏者,还是奴隶者了。”,职业装女人道。

这倒是让太监饶有兴趣的问道“噢?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如果客人您是游戏者的话,我们将会乖乖的听从您的服务,因为您选择了是五万的费用,我们身体所利用的价值,要对得起您的真金白银啊,我最讨厌那些拿着两百块钱出去玩还要享受两万块钱的臭男人,要不然怎么有钱能使鬼推磨呢?这个房间,就是您的游戏空间,我们,就是被游戏的对象。”,职业装女人走到太监的面前,将包**裙掀起来,露出了肉丝丝袜和双腿之间,神秘而紫色的丁字**。

“随便您怎么玩儿,随便您什么玩法,我们只有顺从。”,女学生靠着墙角羞涩的脱掉了自己的校服裤子,露出了白嫩发育的大腿,还有纯棉**上面俏皮的一颗颗草莓。

“但是如果您是奴隶者的话。”,大波浪挤开包**裙,猛然的一把抓在太监的双腿之间,高傲的道“那么,就好好的享受我们的女王服务,您可能还不知道男性潮吹吧?精液就像是喷泉一样的喷射出来,这种感觉,在这个世界上面,只有百分之14的男人能够体验,恩?”

她着着突然脸色一变,又不敢相信的在太监的双腿之间用力的抓了抓。

“你也是女的?”,大波浪突然触电般的缩回手,对着其余的两人道“姐妹们,他的胯下没有男人的那个玩意儿,他跟我们一样也是女的,噢。“,大波浪突然一笑“原来你是女同性恋啊,我们这里针对女同性恋也有很多玩法和方式,客人,客人你干什么?为什么将房门反锁?”

太监转动反锁的按钮,随后对着前方的三个女人淡淡一笑“我不是女人,我是太监,就是你们在清宫电视剧里面看到的那样,是时候我的弟弟被剪去的那种物种,我这个人有一个癖好,就是从来不喜欢外面的风尘女子,那会让我的精神洁癖受到严重的污染,不用误会,我的风尘女人和**就是你们。”

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女人,三个女人没有一个生气,女学生捂着嘴巴笑道“是吗?居然还有这样的奇怪物种活在这个世界上面,不过客人我想要问您一个问题,您知道生孩子是什么感觉吗?”

“我是太监,不是女人,女人的想法我又怎么知道呢?”

司马远洋从桌子上面拿起一根绳子,绕着三个女人不断的转圈着“我不能够在**上面那样的去驾驭一个女人,这一直是我内心的痛楚,而你们知道,有时候痛楚这种东西深埋久了,就会变成恨意,一个风景,一片云朵,或者是莫名其妙的触景生情,就会让这份恨意不断的加深加强,到恨意到达了最顶点的时候,人们会有一种另外一种感觉,这个东西,叫做缺陷的报复,报复的心态,你们能够理解吗?”

职业装女人轻笑道“客人您的话太深奥了,我们只懂把**放在嘴巴里面抽送**,您要用手指或者用舌头舔这些都无所谓,但是我们听不懂那么多深奥的道理,如果我真的读书破万卷,你认为我会在这里寄人篱下吗?”

“所谓报复,就是当你得不到的时候,你想要的,只有破坏。”

太监将绳子拉成了一个圆圈,随后猛然的套在了女学生的脖颈上面,并且带着恶毒的眼神狠狠的勒动着,女学生的脸立刻变成了酱紫色,紧接着双脚在地面上不断的踩踏着,司马远洋在身后语气恶狠狠的道“曾经我可是屠杀了一个村庄的**,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你知不知道,这都算是轻的,当年我杀死一个**的时候,我可是活生生把她的皮囊全部都直接的剥下来了,你们不是喜欢用这样肮脏的皮囊来身吗?那就毁了,毁了,全部都毁了。”

女学生的眼白不断的翻滚着,身体无力的倒塌在了地面上,显然已经死亡。

“我是一个嫖客,但是你不能够否认的是我也是一个相当敏锐的雇佣兵。”,太监慢慢的站起身“五万块钱买你们的狗命,也算是一种报复性的精神消费了,而且**死亡的话,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会关心呢?马路上面的狗死亡了还能够散发出恶臭,让人们纷纷的捂住鼻子,给予世间最后一丁点厌恶的价值,可是**死亡的话,那就是真的死了。”

拿着雪白的拂尘,太监道“当一个人被人遗忘的时候,那就算是真正的死亡了。”

“**呀。”,其余两个女人转过身就想要夺门而逃,但是司马远洋直接扔出了手中的拂尘,那软绵绵的拂尘就像是一把锋冷的一样出朝着前方冲刺了过去,大波浪刚刚移动到门口,拂尘从她的胸膛里面穿透了过去,顿时染的通红,大波浪浑身一震,拂尘穿透了门,他的身体就像是钉子一样钉在门上,直接死亡。

太监暗爽,他喜欢享受这种杀戮缚鸡之力女人的感觉,那会很让他感觉到有快感。

最后一个女人不断的后退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的窗户已经打开,外面的海浪“哗啦啦”不断的翻滚涌动着,海风吹拂进入房间里面,职业装女人看着太监身后的那个男人,牙齿在不断的颤抖着,司马远洋显然还没有发现身后的存在,他搓着手,带着淫笑声道“现在知道恐惧了吗?今天算是阎王爷开饭早,阳间这碗饭你们已经吃不下去了,赶紧去引荐好好的…”

“轰…”一股恐怖的妖风从太监的头顶上面刮动了过去。

那女人的双腿开始变成了石头,石化染指全身,定格在脸上依然惊慌的表情。

石化?妖风?卧槽…司马远洋这才从猎杀的快感中苏醒了过来,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嘴唇不断的颤抖着,紧接着仿佛是感受到了强烈的颤抖,他狠狠的摁住了自己的双腿,同时不断的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在他的身后的窗台上面,闭着眼睛的白渊慢慢的放下手。

“呼呼呼…”,狂猛的海风将白渊身后的妖衣披风吹的不断的卷动飘舞,双腿上面还沾染着没有风干的海水的白渊冷冷的笑道“夺神雇佣兵团八大凶徒之一的太监司马远洋,以残杀**为闻名,死亡在你手上的**有多少?可能你自己都没有细细的数过吧?”

真的是妖皇白渊,自己能够打赢白渊的几率有多少?

司马远洋是真心的不想要计算,因为太***打击人了。

自己也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居然会在这里看到妖皇白渊。

“这些时日以来,你们夺神一共进行了六次骚扰性的进攻,而且专门挑那些富饶的岛屿进攻,你们是不是看齐麟主君已经在杀八大统领了,没有心思去整顿海上的纪律,所以这样的放肆和这样的肆无忌惮?”,白渊摇摇头冷酷的道“你不用回答我,我只是再告诉你们,做的一切全部都是纯属找死而已,竟然敢在圣辉岛这样附近的岛屿上面休息,你们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情,就在今天晚上。”

彩虹市里面的血天心已经彻底的死亡了。

“而且你也不用想着外面就是安全,水之都的大军已经开始从四面八方将这座岛屿彻底的包围起来,外面现在已经形成了一层天罗地网,你无法逃跑,只有死路一条,不单单是你,夺神雇佣兵团的所有人,都将感受到来自主君齐麟的恐怖。”,白渊完披风一甩,他猛然的移动过来。

只有一战了!司马远洋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猛然的转过身,催升起来了自己全身的力量,面对前方白渊的手掌,司马远洋的拳头“砰砰砰…砰砰砰砰…”不断的撞击在白渊的手掌上面,但是战斗才刚刚开始,太监便感觉到一股有心无力的力量,白渊的气势简直太过于恐怖了。

掌影纷飞中,司马远洋一边战斗一边后退,白渊的两只手掌在穿越的飞影中“砰砰砰”的打在了司马远洋的胸膛上面,一口口的鲜血不断的喷射出去的时候,白渊抬起右脚,一脚重重的踢在了司马远洋的席的胸膛上面。

太监后退,背后撞破开了浴室的门,身体径直的掉入了充满了玫瑰花瓣的浴缸里面。

白渊背着手,一步步慢慢的朝着他移动着。

太监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如同一颗冲天雷一样“咚”的一声从水中升腾起来,随后在天空中不断旋转着朝着白渊进攻过去,后者的身形微微的一个后退,一脚踢在司马远洋的脖颈上面,太监的身体狗啃泥的摔出去,滑翔出去的几米远的他猛然的站起身,抓住拂尘,一把将拂尘从**的身体里面抽取出来。

武器在手,太监气势骤变,猛然的一甩拂尘,上面的鲜血全部都如同一样“刷刷刷”的朝着白渊移动了过去,白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股股无形的妖气已经弥漫了出去,那些鲜血距离白渊只剩下不到一两米的时候,全部都定格在了虚空中,随后石化着不断的从地上降落下来。

“呀呀呀!!”,太监尖叫着,将手中的拂尘不断的甩动旋转,拂尘硬如铁中,太监冲锋出去。

拂尘冲刺,白渊一步后退偏偏头,轻松躲过中,司马远洋一甩拂尘,“嗖嗖嗖嗖!”,拂尘顿时不断的拉长,像是一圈圈的勒绳一样,从白渊的肩膀处开始,一圈圈的将白渊的身体缠绕住,太监哈哈大笑起来“居然这么轻敌大意,这可不像是妖皇白渊的作风啊?怎么,看到我吓破胆了吗?”

原本以为拂尘将白渊的身体已经彻底的禁锢住,但是再下一刻,眼前的白渊浑身都变成了石头。

在司马远洋的身后,白渊再次出现,飞舞出右脚,一脚狠狠的踢在太监的脖颈上面,同时眼神一瞪,“嗖嗖嗖嗖。”一股股恐怖的妖风连续不断的从他白色的眼仁里面爆射出来,将拂尘全部都击破成了粉碎,太监的身体在弹跳中,背着手的白渊摇摇头笑道“就这样的实力真是不够看呀,怎么能够弱的如此的可怜呢?”

在面对顶级强者的时候,的确是显得有些过份的弱,太监看着手中炸裂开一团的拂尘,不断的喘息着,随后怒吼一声,再次从地上站起来,一甩粉尘,一根根白色的线条飞舞出来中,太监移动着靠近白渊,拂尘柔中带刚,在白渊的四面八方随着太监有节奏的进攻而不断的甩动着,同时白渊和司马远洋的拳脚也在不断的碰撞着。

一个扫堂腿,白渊的旋转腾空,太监猛然的抬起头,拂尘一甩,“嗖嗖嗖”卷住白渊的的瞬间,天空中的白渊腰间上面猛然的闪耀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无数尖锐的七彩锐利气息从天而降,“砰砰砰砰砰”如同一场彩虹雨一样降落在太监的四面八方,地面被打的碎裂穿透中,太监的身体上面也是连续不断的挂彩。

神鸟毕方的力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接的住的。

随后白渊双腿猛然的一个分开,拂尘再次破碎中,白渊的身体轻轻的一个旋转到了太监的肩膀上面,站在他肩膀上面的白渊轻轻的道“继血天心之后,你将是夺神第二个死亡的人,不要害怕孤单,在未来,会有更多的夺神的人步入后尘的,人要嚣张总是要付出点代价,不是吗?”

右腿弯曲膝盖狠狠的撞击在太监的头顶上面,狂烈的一个重击,让太监的脑颅上面顿时破裂开了一道道的血痕,随即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流淌出来。

轻轻的从太监的身体上面跳跃下来,白渊看着跪在的地上的司马远洋道“听到外面的炮火声了吗?那是水之都已经开始和你们夺神正面交锋的时候了,这座岛屿的名字,叫做樱花岛,以曾经的水之都的五座岛屿的名字命名,这是水之都滨海帝国的主要娱乐岛屿之一,任何敢在上面猖狂的人,将受到…最恐怖的袭击。”

“还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你知道这次水之都跟谁联手了吗?”

白渊抓住了司马远洋的下颚,将他从窗户外面猛然的丢了出去,原本无精打采的司马远洋突然瞪大眼睛,随后猛然的从地上爬起来,紧接着拼了命的朝着前方奔跑过去,他一边跑一边回过头不断的狂笑着,他转过头看着樱花岛上面已经升腾起来的一股股硝烟,看着在城镇周围移动的水之都战士们的身影,随后眺望着前方的大海,他的心中竟然出现了一股对自由的希望和希冀,看着大海,他产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追求感,此时此刻他多么想要直接跳跃进去。

现在的确没有比大海更好的庇护所了。

但是这次水之都真的没有开玩笑啊,司马远洋看着从岛屿周围不断涌动过来的军舰,这个时候才明白,齐麟已经处理完了所有的家事,现在已经开始要针对所谓的海洋联盟了。

居然出动了数量如此庞大的军舰队伍啊,看来除了自己,夺神其他全部都要死亡在里面,但是现在司马远洋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的东西了,现在自己的命才要紧。

他只顾着观看四面的局势,并没有察觉到前方的一名魁梧的男人。

“当”的一声,司马远洋的身体狠狠撞击在了蒙莽的身体上面。

这里怎么有墙?司马远洋疼的自咧嘴的看着前方,蒙莽正在用一中十分迷离和忧伤,但是又有点向往的眼神看着前方的海洋,司马远洋只是感觉到这个男人有些眼熟,但是就是在嘴巴边缘,叫不出来,但是在蒙莽身边的那个人,司马远洋简直是太熟悉了,那是天门七武士之一的血舞,此时此刻正在用一种杀意的眼神看着自己。

血舞?天门的人怎么在这里?

天门跟水之都联盟了?

司马远洋还在疑惑,蒙莽猛然的转过头,金光爆闪的双眼中,金箍棒的幻影从天而降,带着身上的金影光芒,带着旋转的锋锐,直接将太监的身体撕扯成了模糊血肉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