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七情之爱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把血剑带着一声“嗡”的破空之声冲射了出去,只看到一道血色般的虹影“嗖”的一下切割开无数的雨滴,随后飞速的朝着前方移动了过去,血姐刚刚移动了一两步后,血剑的剑柄“砰”的一声狠狠的撞击在血姐的肚子上面,雷鸣疯狂爆裂响动之下,只看到血姐猛然的昂起头,一大口的鲜血“噗”的一声冲天而起。

随即,她的身体弓成了一只龙虾,在天空中一阵滑过后,紧接着狠狠的倒在了地面上。

“嗖嗖嗖…嗖嗖嗖”,柔软的血剑如同一根灵蛇般的天空中游动着,带着一道道血色的雾气,随后“桑”的一声进入了剑鞘之中,血姐落地,怀抱中的杰也随之翻滚。

“轰隆隆。”,天空中的雷鸣不断的响动着,将黑沉沉的天空映照成了纯白色。

杰倒在地上,冰凉的雨水在他的脸蛋儿上面不断的拍打着,他依然紧紧的皱着自己的眉头,那种想要苏醒却无法苏醒的感觉,让杰感觉到自己宛若陷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梦魇之中,那梦魇中有无数的恶魔,在他的身边狰狞的狂吼在着,有无数只黑黝黝的爪子,散发着滚滚的雾气,在他的身体上面抚摸着。

他感觉到一股深不可测的恐惧感萦绕在自己的心头。

低下头一看,骇然吃惊,脚下的一颗颗的白骨头,竟然已经堆积如山。

每一个骷髅头里面都冒着一缕缕的雾气,看起来诡异之际,充满了令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恐惧。

“杰。”,血姐一声呐喊,刚刚想要站起来的时候,猛然的看到杰的脖颈上面,一个绿色的骷髅头,闪耀着诡异的光芒,她禁不住的怔在原地,那东西她简直太熟悉了,她曾经无数次的看到暗无界释放出“魂婴骷髅咒。”,这是一种极其诡异和强大的咒术,能够让心智不全的儿童门,永永远远的沉睡进入暗爷的梦魇之中,除非暗爷自己想要唤醒,否则这个人便永远可能都醒不来,永远在那无尽的骷髅山之中挣扎和反抗着,掉入那深不可测的绝境。

前方带着斗笠的男人轻轻的道“认命吧。”

“我恨你们。”,血天心转过身面对着他,因为愤怒所以导致全身都在高度的颤抖着,她猛然的咬紧了自己的牙齿,一股股的鲜血不断的从双脚下面流淌出来,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型的鲜血血泊。

“呀!!”,血姐一脚踏地,“轰隆隆。”身后的鲜血宛若瀑布般的升腾而起,紧接着如同深海漩涡一样,在血姐身体的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旋转舞动着,滚滚的鲜血在血天心的双臂上面飞速的卷动缠绕游移着,变成了两只恐怖的巨型血爪,“嚎…”如同看到自己的孩子被伤害的母狮一样,血姐冲腾到天空中,漫天飞舞的血天心的血色幻影在她的身后一连串的拉扯开来,而血姐的头发更是达到了恐怖的两米长度,血雾弥漫,滚滚的血气傲天狂舞。

前方那男人面对动怒的血姐丝毫不显得有任何的错乱。

“鲜血·奥义·血发乱舞。”

“轰轰轰轰轰。”在一股股劲猛的喷射声中,无数的血天心在天空中飞速的卷动游移着,同时整条长街全部都变成了血色,下一刻披头散发的血天心疯狂的挥舞着自己的双爪,“刷刷刷…刷刷刷…”顷刻间,成千上万的爪影布满了整条街道,两边无数的建筑全部都被撕裂的留下了道道的爪痕之后,竟然开始飞速的崩坏塌陷。

地面更是被撕扯的“噗噗噗”不断的撕扯乱舞,一道道爪印的痕迹充满了四面八方。

高楼大厦应声而倒中,红色的世界中,距离最近的织梦千歌身体上面充满了被撕扯开来的伤口,痛喊一声被硬生生的逼迫开来,无数的昙花杀手门也在疯狂的后退。

血发乱舞的血天心瞪大眼睛爆吼着“来呀,来呀,我们都一起同归于尽吧,全部都死吧。”

“咚咚咚咚。”,无数的摩天大厦接连不断的倒塌中,血天心分裂出去的幻影不断的分裂爆炸着。

那名剑客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原地,站在血色的世界中,无论周围的爪影有多么的疯狂,无论周围的爪影撕裂的多么恐怖,他站在原地岿然不动,身体周围一道道的黑色气流“轰隆隆”形成一道风暴屏障,在剑客的身边不断的乱舞着,将一道道的爪影不断的逼迫开来。

“无名·夜留。”

“轰隆隆…”在剑客身边的一道道黑色的气浪,就如同狂龙一样朝着前方冲射了过去,将无数的爪影全部都冲撞的断裂中,将无数幻影撞碎,黑色气浪“咚咚咚咚咚”宛若狂拳乱打般狠狠的撞击在血天心的胸膛上面,随后剑锋再次一闪,一根根的黑色气流如同尖锥,将血姐胸腔直接贯穿。

血色世界瞬间退却而去,周围断桓残壁,多处地方被毁灭成了粉碎,一地废墟。

血姐站在原地,身体上面被黑色的物质贯穿,她面色苍白,鼻腔里面一滴滴的鲜血滴落了下来。

“顾官锭。”

血姐轻轻的喊着他的名字,前方的剑客慢慢的抬起头,脑袋上面带着的斗笠“啪”的一声破裂,一头黑色的长发迎风飞舞中,他那沧桑的脸庞上面充满了悲痛,低下头看着右手握着的血色长剑“当年离别的时候你就跟我过,如果有一天还能够再次再相见的话,你就用这把长剑杀掉你,现在,到了诺言该兑现的时候了吧?”

“放了我的孩子。”,血姐知道自己绝对不是顾官锭的对手。

“杀手不谈感情。”,顾官锭摇摇头。

“谈旧情。”,血姐坚持的道。

“杀手没有感情。”

顾官锭眼神猛然的一阵闪耀。

血姐的房间里面,端着晚饭的暗无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面,他用刀子切割着餐盘里面的热狗,咬了一口后咀嚼着不屑的道“哼,血天心,你竟然敢叛逆夺神,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厉害之处。”

血色长剑飞速的冲射出去。

剑刃打在血姐的腰间上面后,“嗡嗡”响动了两声,竟然宛若一根腰带一样缠绕在血姐的腰肢上面,那顾官锭的身影就如同鬼魅一样移动到了血姐的身边,随后将剑柄紧紧的握住,猛然的一个抽取。

“君主式·八荒·离合抽杀。”

“刷…”软绵绵的神血剑在雷鸣滚滚的天空下面不断的游动颤抖着。

血姐的身体,就从身体的腰部哪里开始,上半身慢慢的滑落了下来,下半身“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技术已的水花里面,上半身则是面如死灰的移动到了地面上,血姐的嘴巴不断的颤抖着,想要什么,但是又不出口,顾官锭面无表情的从血姐的身边移动过去,血姐的手想要伸出去,但是最终停止,电闪雷鸣的天空下面,瞪大眼睛的血天心不断的嘤咛着,最终声音慢慢的消失,顾官锭将杰从地上抱起来。

寒武来到了身后问道“你打算怎样处置顾人杰?”

“既然他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那就让他一辈子就不知道好了,当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就会知道自己是孤身一人,其实你一直是孤身一人,不是嘛?”

寒武动了动嘴唇“我之前杀掉了你的…”

“没关系。”顾官锭抱着杰一步步的消散在风雨中道“杀手不谈感情。”

XXXXXXX

“其实年轻的时候,血天心是一个特别放荡的女人,她告诉夺神的故事,其实全部都是假的,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他的老公,他的老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而她自己却到处和别人通奸,生下了杰之后,她已经受够了那种枯燥无味的生活,她回到了夺神,并且将故事里面的角色全部都调换。”

白渊站在齐麟的身边道“也许是良心发现,她的确给杰源源不断的寄钱,但是从未照顾过他一天,有意思的是,杰并不是血姐和他老公的亲生孩子,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因为血姐的姘头简直太多了,但是她的老公很爱她,从来不跟他计较,在故事里面对不起的,一直都是血姐,也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让血姐感觉到了自己当年的错误,而当她想要真正离开夺神的时候,她也是那个时候发现,原来自己的丈夫是一个比自己强大的杀手,但是他依然没有计较太多的东西,而且我很怀疑,杰,是血天心和暗无界的孩子。”

“也就是,顾官锭其实就是血天心的丈夫咯?”,齐麟道。

“是的。”,白渊点点头道。

“从而也就是,我每杀掉一个夺神的人,我就会听到一段骇人听闻的故事,听到一段三关扭曲的故事,很好,现在很多无关矫情的段子,都是给那些直女癌,公主病的女人们一碗暖鸡汤,现在这段纠缠的爱情,可能也就随着血姐的死亡而消散了吧。”,齐麟叹息了一声“爱情,这真是美妙的东西,顾官锭,这么多年是怎么忍受的?又是怎么默默照顾和隐藏的?”

白渊抬起头望着天空道“这个……就得问那个叫**情的东西了。”

“贪嗔痴恨爱恶欲,真是有意思,血姐死于爱啊。”,齐麟感慨的道。

XXXXXX

圣辉岛不远处的一座娱乐岛屿的会所里面,太监司马远洋翘着二郎腿吹着杯中的菊花茶,腾腾的热气在他的脸上不断的弥散开来,太监的眼神充满了得意,夺神的船只在这里暂作停留和休息,他也可以趁着机会好好的享受和休息。

一个脸上摸着厚厚粉底的老女人走进来道“请稍等一下,姑娘们马上就来。”

随后房门大肆的打开,像是士兵接受着领导检阅的女孩儿门背后全部都带着黑色或者白色的天使翅膀,娉娉婷婷的走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