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佣兵的狂徒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喝……喝……”

喘息的声不断的响起着,穿着破旧衣服的凯撒在街道上面用力的奔跑着,他的脖子上面挂着一块纸板,上面写着“自己”,仅一千元,他一边奔跑着一边对着周围吆喝,但是旁边街道上面的路人,全部都穿着他和差不多的衣服,穷苦让他们的腰部佝偻,就好像是没有钱,自己变成了世界上面的蝼蚁一样。

我们能够从这些过往的路人的瞳孔里面看到深深的自卑,他们的脑袋散发着可怜的臭味,身体散发着屈辱的寒冷,面对凯撒,他们避之不及,一个个带着丑恶的眼神不断的摇头摆手。

那可能是你不曾看到的另外一个世界。

有人在鲜花遍地的富足家庭出生,一辈子顺风顺水,当然也有人在鼠虫成灾的破旧砖瓦房里面降临,一辈子历经坎坷,这两个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的交集,就算只是擦肩而过,右边的也只会捂住鼻子,像是遇到了从茅坑里面走出来的苍蝇一样不断的拧眉嫌弃,而另外一个则是深深的低着头,可能卑微的连尘埃都不如。

面包是香的,对于你而言。

馊水桶也是香的,对于他而言。

寒风凛冽,冷风如刀,站在路边玻璃旁边的凯撒透过玻璃看着里面一个大腹便便的人,他先是将烧鸡的鸡腿塞进嘴巴里面,狠狠的咬下一口肉,然后举起鸡腿,鸡皮拉着老长,紧接着送上来一直烧鸭,男人将脑袋低下头凑在烧鸭上面闻了闻,随后扯下来一块娇嫩的鸭皮塞进嘴巴里面,咀嚼的清脆作响。

外面的凯撒不断的吞咽着口水的时候,一只烤乳猪送了上来。

男人夹起一块四四方方的猪肉,满脸享受的咀嚼着。

左边鲜花满地,右边苍蝇成群,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两种颜色。

只不过有人在努力的不让你去右边的世界。

只不过你在很努力的想要进入左边的世界。

凯撒进入了落难儿童的人堆里面,这里跪着一排贩自己的儿童,瘦的凯撒遭到了排斥和拥挤,吸着鼻涕双腿不断的移动着,前方,一抹刺眼的车前灯的光芒照耀了进来,一辆豪车缓缓的行驶过来,在一群儿童面前慢慢的停下,所有贩自己的儿童门忍不住的昂首挺胸。

他们仿佛有着最壮实的胸大肌,尽力的挤压出一根根的排骨。

他们仿佛是战场上面威风八面的将军,努力的装出一副健康良好的样子。

人只有在有求于人的时候,才会最卑微,不管是平时多么高贵的黑天鹅,也会为了名牌包包变成精盆;不管是平时多么盛气凌人的梅花,求职的时候依然只是一个点头哈腰的狗奴才;这些贩的儿童,在面对齐麟的时候,每一个都是褪去做人最起码的尊严,披着大衣的齐麟轻轻的咳嗽着,脸庞虽然稚嫩,但是眼神时不时的闪过一抹抹的锋锐。

“为什么他们都是五千块钱起步,你只有一千块?”

凯撒低着头,满脸通红。

“我想过人命轻贱,但是没想到居然轻贱到这样的地步。”

齐麟叹息了一声,身后的玄霄摇摇头也是叹息着道“只是一个哑巴。”

“不是的!”,凯撒将双拳放在双腿上面,用力的紧握着“我之所以回掉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这里实在是太穷了,而且……而且……”凯撒一边着,两汉眼泪不断的从双眼中滴落了出来“把我一点点带大的奶奶,前天已经死亡了,尽管不是亲生父母,但是胜似亲生父母,我不能够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尸体腐烂掉,忍受着虫咬,看着她慢慢的变成一具森森白骨,我想让他入土为安。”

听到这句话,齐麟原本有些匆忙的脚步停止了下来。

他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凯撒问道“这么,你掉自己,完全是因为想让奶奶下葬?”

“尸首已经放了好几天了,不然我怎么会如此的贱价。”

凯撒深深的低下头“求求您,别用那种眼光看我。”

齐麟抬起头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用力的点点头“嗯,我不用那种眼神看你,但是事情先好,我选择你并不是选择一个仆人,你要去做的事情,可能超乎你的想像,也许有时候就算是不愿意,但是也要去做那些事与愿违的事情,这个世界非常的公平,它不会平白无故的去袒护某个人,当然也不会去刻意的去折磨某个人。”

“幸福虽然会晚到,但是从来不会缺席。”

凯撒抬起头,双眼中虽然依然带着紧张,但是更多的是浓浓的感动,他激动的嘴唇不断的颤抖的问着齐麟“那么……那么你是打算买我了?”

“不是买。”,齐麟伸出手看着他道“这个世界上面任何一件东西虽然都有自己的价值,但是如果一件东西存在的价值,已经超过了你要费尽心思所去保养的价值,那么这件东西就算只是丢弃,也没有任何的遗憾,你不是商场里面,在琳琅盲目的商品中最显眼的那一个,我也不是在万千形形色色的顾客人群中,阳光最挑剔的那一个,我帮助你,是因为你需要我。”

而我有天也会很清楚的知道。

总有那么一天,你也会像今天这般被我需要。

凯撒抓住了齐麟的手,猛然的站起身。

从那一刻两人的对视开始,往后的一切全部都跟以前的人生截然不同。

齐麟给了凯撒奶奶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那个时候凯撒便知道,自己的尊严、人生以及种种因素,都是眼前这个男人给予自己的,从那个时候凯撒便默默的发誓,这辈子无论齐麟的任何命令,他都会去完成,那时候的凯撒,已经跟水之都紧紧的到了一起。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契机在,即便是杀掉自己最心爱之人,凯撒也只是犹豫。

就像是那一句一模一样,你别把我当成一个家,你把我当作一棵树吧。

看着凯撒将高高的举起来,突然停顿在天空中,程倾城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惊讶,她反而是释然的露出了笑容,凯撒咬紧牙齿,一行行的眼泪顺着脸颊不断的滑落着,他噗通一声跪在了程倾城的面前,不断的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三个字,程倾城温柔的摇摇头,伸出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凯撒消瘦的脸庞

“从前我很恐惧死亡,我认为当我真正死亡的时候,我一定是害怕的浑身颤抖,但是我没想到,当真正的死亡降临的时候,我反而释然了,我不希望因为自己,而羁绊你未来发展的道路,在水之都未来兴衰的面前,我的一条命,又算得了什么呢?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要告诉你,那就是我已经准备好了要嫁给你的准备。”

凯撒的鼻腔不断的鼓动收缩着,眼泪鼻涕流满了自己的面颊。

“还有一句话,我想要现在告诉你。”

“什……什么话……”,凯撒哽咽的道。

“忘了我。”,程倾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的抢过了凯撒手中的,随后笑中带泪的看着凯撒,下一刻将狠狠的插进了自己的心脏里面,当那冰冷的匕刃刺进了自己的心脏之后,程倾城浑身一震,下一刻全身散发出一抹金色的刺眼光芒,只看到一条仙女龙的龙魂猛然的从她的身体之内冲刺出来,在天空中带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啸吼声不断的旋转了几圈后,直接一声爆吼,龙魂破裂在天地之间,变成了点点荧光从天空中降落下来。

凯撒死命的抓着自己的心脏,跪在程倾城身边疯狂痛哭。

心脏,是前所未有的剧痛,感觉就像是上千把的刀剑在疯狂的插入一样,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让凯撒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仿佛在承受着地狱油锅般的洗礼,那种痛不欲生的冲动,让他在瞬间竟然有种和程倾城一起赴死的冲动,乱神和灭魄听着凯撒那凄惨的呐喊,忍不住的转过头。

凄厉的嚎啕声,一阵高过一阵,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呕……呕……呕……”凯撒一声声不断的狠狠的呕吐着,一口口的脓血不断的从他的口中喷射出来。

他紧紧的抓着程倾城的手,感受着她炙热的手掌,一点点的变得格外冰冷!

年少的时候,我们总是向往那些深情的诗句,总是习惯性的对号入座,将自己渲染成一个历经刀光剑影,或饱受沧桑的人,那些东西,光是看一眼也会让人内心有所触动,我们甚至还效仿着那些句子里面的一些话,去套我们自己的现实生活,等到情深之时,对酒当歌明月几何,等到清淡之时,破口大骂世界负我,辱我,欺我,践踏我。

可你往往不知道,真正的深情,是无法表达,也无法写出来的。

让你感同身受的东西,只是你的阅历,和这些句子的共鸣。

真正的辜负,就在你嘴角的……

一笑而过。

两个时之后,南吴城狱神庙里面,程倾城的尸体被水之都的人送过来,凯撒伪装成为了一名送葬的弟,他亲手将程倾城的尸体轻轻的放进了棺材里面,看着程倾城那张格外白皙的脸庞,裹着厚厚长袍的凯撒眼中再次涌动出来许许多多的泪水,他突然伸出手,将双手放在插在程倾城心脏上面。

旁边的人猛然的伸出手阻止道“你在做什么?”

“人都已经死亡了,这样恐怖的凶器,难道还要在她的身体上面吗?”,凯撒哽咽的问道。

“这把是特制的封龙,如果拔掉的话,仙女龙的血统将又会延续下去,让这些东西永永远远的消失吧,世界上面能够少一头这样伤害力量很强的龙族,可能站在外界人的眼中,也是一件好事情吧,凯撒,算了吧。”,旁边的人劝阻的道,凯撒颤抖着双手用力的吐出一口气,将双手慢慢的松开。

离开的时候,凯撒只听到身后的用力敲击镇魂钉的声音。

“叮…叮”,闪耀着冰冷寒芒的铁锤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敲打在镇魂钉上面,钉子也在一点点的没入那黑色的棺材里面,镜头的画面上闪过很多过去的虚影,程倾城在战场上面的英姿飒爽,无常哭漫天飞舞的绷带,最终定格在她粉发飞舞站在山丘上面眺望远方夕阳的画面,身边是那把锋利的无常哭,剑柄上面的白色绷带随风飘舞。

一只毛笔沾满了红色的墨水,在棺材头上面程倾城的名字上面打了一个√。

至此,八大统领的尸体全部都躺进了南吴城狱神庙的八口棺材里面,每一个棺材上面都用镇魂钉狠狠的插了进去,将他们的灵魂和转世,全部都彻彻底底的封锁里面。

XXXXXX

“哗啦啦…哗啦啦”,在月光下面不断翻滚涌动的海水闪耀着诡异的光芒,海风轻吹,远方椰林里面所有的海鸥全部都低着脑袋,在黑夜中静静的沉睡着,齐麟独自一个人坐在沙滩上面,抬起头,眺望着天空中的满天繁星,漫天的繁星仿佛都在告诉一些事情,而且少了玄霄在齐麟的身边,独自一个人的他显得有些孤独。

头发已经完全花白,齐麟的瞳孔深邃的就跟天空的星辰一模一样。

远方的椰林上面猛然的一阵狂风吹拂而过,只看到所有椰树的树枝都朝着同一个方向飞速的一个移动,月光的照耀下,白渊的身影猛然的出现,白色的光芒在空中骤然的一阵闪耀之后,白渊已经出现在了齐麟的身边,他闭着眼睛面朝大海,悠悠的道“八大统领的事情已经了结了,根据军情十一处的观察,夏天在知道了连程倾城都进入了棺材之后,沉默了很久很久,看得出来夏天的心中也非常的痛苦,他可能也没有想到,你会用这样的手段。”

“夏天是一个非常多疑的人,对付这种人的话,只有真正的死亡,才能够让他相信,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面亘古不变的一个道理,那就是死人是永远不会话的,也是永远都没有威胁力的。”

白渊点燃了一根香烟,递给齐麟。

虽然这个时候非常想要抽一口香烟,将内心的烦闷全部都吐出来,但是齐麟还是淡淡一笑谢绝了“以前被人管着的时候,总是想要做那些那个人不愿意的事情,其实白了,就是想要内心得到一种被关切的感觉,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不可能永永远远都是那么的开心快乐,永远都是那么坚强,他肯定有苦恼的时候,有烦躁的时候,其实我非常讨厌抽烟,我只是想要抽烟的时候有人对我,少抽一根,我渴望得到不是香烟给自己的慰藉感,而是一种能被关心的感觉。”

“现在没有人管着我了,我反而,那种渴望的感觉没那么强烈了。”

“那么,最后的事情了?”,白渊试探性的问道。

满头白发的齐麟闭上眼睛,当他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神中的柔情已经全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睿智,他的声音充满了冰冷的道

可以开始了。

“先从夺神开始。”

“夺神雇佣兵团的人十五门徒现在还剩下八名战将活跃在大海上面,他们分别是暗无界,血天心,食人魔,太监,媒婆,宰相,大女巫苏烟,皇帝。”,白渊完后继续道“可以这次在海洋上面,夺神雇佣兵团的人是全员齐聚,他们在将全世界的徒弟或者党羽门全部现在全部都招募在一起,此时此刻这些人全部都聚集在战神岛上面,而且这些家伙作为先锋军,在有罗网情报辅助的情况下,他们知道我们那座岛屿有宝藏,那座岛屿的资源丰厚。”

齐麟点点头。

白渊继续道“这些家伙最近有些胡作非为了,主君你最近不是在料理水之都的家事吗?这些家伙趁着这个机会有些兴风作浪的感觉,在岛屿上面,也将主君您之前麾下的人全部都招募过去了,他们不仅仅为海洋联盟谋取了大量的钱财,现在已经显得有些在滥杀无辜的感觉了,您从他们开始动手的话,是正确的。”

“哼。”,齐麟露出了一丝不屑一顾的笑容道“夺神啊,从跟天门对战的时候屡战屡败就能够看到出来,这是一只不成什么气候的帮会,现在只能够背后有三大海贼团撑腰,所以才能够像这样的胡作非为,皇帝是夺神雇佣兵团的领导者,但是这些人的弱点,我全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弱点,只要被别人抓到你的弱点,和捏到你的把柄,那你就糟糕了,你做事情将变得更加的提心吊胆。

白渊也是露出了十分感兴趣的笑容问道“那么我们从谁先开始入手?”

“如果这次将着这八名战将全部都杀得干干净净的话,蓬莱仙山的夺神雇佣兵团,也就彻底的从世界上面消失了吧,也好,不过你这个问题挺有意思的,也可能你不知道,我在夺神里面,早就埋葬了一颗定时了,不,这不是定时,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的毒药,我相信随着药效的挥发,夺神雇佣兵团,一定会鸡飞狗跳的。”

白渊淡淡一笑,他知道齐麟的心中自然有想法,不然也不可能这么胸有成竹。

“但是如果是明面上的话,那就从血天心开始吧。”,齐麟淡淡一笑后道“毕竟是夺神雇佣兵团内实力的佼佼者,现在血天心的鲜血能力还没有练就到巅峰的地步,如果一旦到达了巅峰,到时候对付起来的话,那就太麻烦了,也太棘手了,听血天心是一个受过伤的女人?”

“哼哼哼”齐麟冷笑的时候,眼镜片上面不断的闪耀着屠龙海贼团,巨人海贼团,风暴海贼团,罗网,夺神一群群人的身影,随后他紧紧的拳头低吼道“也不撒泡尿照照都是一些什么狗东西和乌合之众,就这点势力还想要进攻我的水之都帝国,如果真的让你们得逞了,我们齐家世世代代好好经营的全世界的生意网那就都毁于一旦了,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杀掉八大统领,就是因为我压根儿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杀人,有时候根本不需要一把刀。”

一阵风,一根草,一段爱情,这些都可以成为杀人的利器。

“你们一个都走不掉,统统都得死。”,齐麟瞪大眼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