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西楼送情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此人脚步沉重,身体周围带着滚滚的雾气,整个人都仿佛幽灵一般。

你是从什么时候,爱上一个人的?

是那天天空晴朗,阳光洒在她身上,她转过头对你莞尔一笑的时候;还是天空暴雨,你们互相依偎在一把伞上面的时候?年少时候我们的爱情总是那么美,躲在被窝里面摁动着一个个冰冷生硬的手机键,只想要将我们内心的想法一点点的传输过去,是那个炎炎夏日蝉鸣之中的相见,还是那寒风凛冽中吐着雾气的等待。

我们或许早就忘了。

男人的承诺总是美丽的如同天空中的烟花,刚刚出口的时候,就是一场烂漫的烟花炸裂在天空中,五彩缤纷,照耀全城,但是烟火总是转瞬即逝,留予世间的美丽,也不过只是短短的刹那间,那些烟花纷纷落地,到最后消散在风中,留下的只有分手时刺鼻的火药味。

可能连烟火都是假的。

城市街道上面的雾气仿佛更大了,抱着拐杖剑的乱神看着身影越来越近,他很遗憾的低下头,包括连一向冰冷无情的灭魄,脸上都是露出了惋惜的表情。

从天熙月身体里面滚出来的程倾城眉头微微一动,脸上出现了一丝痛苦的表情之后,才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叮叮叮…叮叮叮…”他听到了有铁链的声音响起,从右边释放出来,程倾城转过头,慢慢的看到那个从浓雾中走出来的人影后,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温暖的笑容。

衣衫褴褛,头发凌乱的凯撒张开嘴,胡须密布,他不断喘息着,看着前方的程倾城。

“凯撒……”,程倾城张开嘴,虚弱的喊道“你……你来接我回家了吗?”

“呃吼…”,凯撒的喉咙里面发出了极其的刺骨的声音。

凯撒,他不是死了吗?苏逊可是全部都确认过狱神庙里面的棺材的啊。

“刷…”的一声,镜头的画面回放到第一幕:

那是齐麟面无表情的看着凯撒道“从今天开始,罢免凯撒水之都八大统领中第三统领的职位,并押送到海底大监狱之中,没有我的同意的话,凯撒将完全失去自由,任何人都不能够探监。”

被押送的凯撒不断的喊着主君,为什么,我对水之都忠心耿耿啊,绝无二心啊,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看着凯撒被押解离开,齐麟转过头对着玄霄道“当年我跟凯撒认识的时候,我就知道此人必成大器,他是绝对的统帅之才,但是我不要因为他的拳头只是为爱而战,我想要保他。”

“既然夏天在狱神庙里面已经准备好了给水之都的棺材,而我们又是有求天门,理应给狱神庙交代才是,凯撒既然废除了八大统领,他就没资格躺进去,把水之都军队的未来托付在凯撒的手上,他靠得住吗?”,玄霄道。

“废除凯撒统领资格的文件等我死了之后自然会给夏天。”,齐麟叹息一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预测到黑暗能力会转移到水之都来,我想让雷克萨斯博士将黑暗能力交给凯撒,知识这种东西,也需要日积月累,让他在深海大监狱里面苦读书吧,但是我最担心的一点,就是以后的凯撒,会被一些东西所羁绊。”

“你的是爱或者,家庭吗?”,玄霄惭愧的道。

“因为以后是水之都战斗力的主要掌舵人,我不希望看到一个畏首畏脚的凯撒。”,齐麟道。

玄霄思忖了一番道“可是这样对程倾城和凯撒,都不公平。”

他继续补充道“你可以杀害一百个奸臣,但是你不能够杀掉一个忠臣,水之都未来的大局观,我或许能懂,但是凯特琳娜,凯撒,他们未必能懂你的良苦用心,不是你的每一个思维别人都能够理解。”

抬起头望着碧海蓝天,齐麟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总有人赢,总有人输,这才是世界的平衡。”

镜头的画面再次一转,第二幕中…

海风狂吹,务必阴沉的的天空之下,灭魄在关闭箱子的最后一瞬间将钥匙扔给了凯撒,箱子的锁在内部,一脚将箱子踢翻沉落进入海洋里面后,灭魄转过身看着一名身材和凯撒差不多的魁梧壮汉,扣动了手中的扳机,在那具尸体烧焦之后,旁边的乱神动了动眼色,几名弟走上来,将凯撒DN的注射器扎进了这具尸体里面。

随后一点汽油浇在这具尸体上面。

“我们这招偷天换日能行吗?”,乱神问着灭魄“天门军师可是一个相当谨慎的人。”

“只要不细腻到连牙齿都验证的话,没问题的。”,灭魄将手中的打火机扔了上去,火焰和汽油刚刚一个接触,滚滚的大火旺盛的燃烧起来,尸臭的味道开始随着海风在空气中弥漫。

乱神的眼睛看着这具不断燃烧的尸体,突然倒抽了一口凉气道

“灭魄啊,你我们做了这么的恶事,下了地狱以后阎王爷该怎么惩罚我们?”

“哈哈哈,你也知道天堂不会容纳你呀。”,灭魄轻笑两声突然轻松的回答道“这个世界上有人穿着笔挺的西装坐在办公室里面运筹帷幄,有人在太阳下面辛勤流泪,你选择怎么的生活,你就要做怎样的事情,我们是黑帮的人,做的事情当然是杀人放火咯,黑帮就是黑帮,救赎一千个人成不了英雄,但是杀一个人一定会成为恶魔,那还不如就杀了一千人,就当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阎王爷会怎么对待我们是它的事情,我活着,只做我想做的事情。”

深奥呀!!乱神带着思考和称赞和的眼神看着灭魄。

“天堂活的太过于拘束太复杂太累,哪里有地狱的油锅里面快活呢!”

灭魄完看着海洋上面“咕噜噜”不断翻滚的气泡。

带着一声贪婪吸收空气的声音,凯撒的脑袋从海洋里面冒出来。

他的眼神既负责,又充满了疑惑,灭魄伸出手指,一根根幻梦千丝“咚咚咚”的射入了海洋之中。

杂乱的头发飞舞中,灭魄冷淡的转过身道“主君要见你。”

镜头的画面再次变幻,终幕。

当开始走进这间自己从未见过的巨大房间的时候,所有的白色窗帘“哗哗哗…”的全部打开,窗外的光芒宛若瀑布般的涌进来,整个巨大的房间里面什么摆设都没有,只有地上铺着一块又厚又红的巨型地毯,地毯的中心绣着水之都海洋帝国的标志,凯撒看到那个标志,竟然有些泪目了。

前方的齐麟坐在轮椅上面,在窗户前方眼神平静的看着前方的海洋。

“主君。”,凯撒一步步的朝着他过去,在距离十米远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看着齐麟的满头白发,忍不住哽咽的道“您的头发…白了。”

高达三米的巨型窗户,海洋般的阳光照耀在齐麟的身体上面,他并没有回过头看身后的凯撒,只是自顾自的道“凯撒,你,我将八大统领门全部都统统杀掉,在你眼中看来,这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呢?”

结合之前齐麟种种莫名其妙的所作所为,凯撒虽然不知道他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听到齐麟这么问,他的身体还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当下是单膝跪地,全身颤抖,语气里面带着一点诚惶诚恐的道“只要是您做的决定,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虽然很多人都不会理解你,包括我也不理解,但是我……”

“但是我……”凯撒连续了两次,一滴滴的汗水从他的脑袋上面流淌了下来。

“当年巫死涵和孟星两个人的事情,成了我们水之都和天门的导火线,那时候的天门就像是刚刚进入了时代的牛犊一样,谁也不害怕,谁也不畏惧,那时候的水之都也是想要跟天门疯狂的抗衡的,但是谁也料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般田地,也会演变到今天这样的地步,狱神庙的事情,如果我给了夏天一个交代,那就是我给了夏天他一份他不能够推卸掉的情谊,因为这个世界上面还没有人能够做到,能把自己大将的性命交付给另外一个主君。”

“我对不起他们。”,齐麟着再次露出了一抹苦笑。

外面的阳光照耀进来,齐麟再次道“凯撒,未来的水之都军队,就全部都交给你了,你既是水之都的盾牌,也是水之都的利剑,我不知道,我还能够活多久,我还能够这样几次跟你话,这片帝国的明天,就全部都托付在你手上了,有些人活着,他一定要舍弃某些东西,我对不起你们,有一个统领,还没有死亡。”

凯撒闭上眼睛。

脖子因为内心的剧痛,不断的深陷着,鼓胀着。

男人为什么流泪呢?

“选一个。”,齐麟伸出右手,右手里面一把在阳光下面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凯撒的拳头用力的紧握着,手指深深的陷入了手心里面,能够看到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从手心里面流淌了出来,他是未来水之都的掌舵人,水之都的兴衰,从这一刻开始,都跟凯撒有千丝万缕的,他不能够在乎儿女情长,也不能够计较这些东西,因为在一个帝国面前。

你的情绪,太微不足道了。

凯撒猛然的站起身,双脚上面绑着铁链走向了齐麟。

镜头的画面回到了现在的时刻,程倾城看到凯撒之后,脸上露出了格外温暖的笑容,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她就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她知道他在才朝着自己走过来,她等待着他孔武有力的臂膀,等待着他带自己回去,好好的照顾自己,-尽管这个男人有些木讷,尽管这个男人有些羞涩,从来没有告诉自己关于爱的任何一切。

凯撒走到程倾城面前,抽出了。

寒芒闪耀,。

“倾城,你也不用把我当作家,把我当作一棵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