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猖獗的恶意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句话貘羽觉得以前仿佛在哪里听到过,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说的了。

他带着一些寒意挂断了电话,只感觉到脖子哪里凉飕飕的,仿佛在暗地里面,有一个嗜血的屠夫在不断的摩擦着钢刀,然后只需要一个成熟的时机到来的瞬间,那边屠刀就会放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手起刀落,人头咕噜噜的滚在地上,一点也含糊,手段相当的干净与狠辣。

“您,证实过了吗?”,屠荒的眼神带着满眼的期待。

“屠荒先生,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貘羽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您是俄罗斯的地下皇帝,我嘛,我就是一个在外面过着闲云野鹤般生活的土匪,跟我做交易您不嫌弃降低自己的身份和档次吗?你需要什么呢?”

这样的问题问的屠荒火辣辣的。

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烟盒,看着里面已经没有烟了。

暴君将一包香烟扔了过来,屠荒点燃,尼古丁麻痹和安抚着内心不安的情绪和躁动,随后才缓缓的说道“貘羽主君,实不相瞒,现在的黑斧已经到了上穷水尽的地步了,唐夜麟拿走了我所有的经济,也许你看着外面莫斯科外面黑斧战士还威风凛凛,但是到明天的时候,我就已经身无分文了,战士们没有钱自然会人心涣散,其实现在已经是流言蜚语让军心不稳了,永夜城失守,我的三大好手全部都死于非命,还有孤秋城、暴冬城全部都沦陷,我可能是史上最窝囊的老大了,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屠荒将香烟扔在地上,稳定了一下情绪,单膝跪地

“倘若貘羽主君不嫌弃或爱才的话,屠荒愿带黑斧现在所有的战士们投奔到貘羽主君麾下,不单是这一点…”,屠荒带着一点骄傲的笑容说道“俄罗斯黑斧所剩余的领地,也尽归您接手。”

此言一出,穆予在黑暗中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笑意。

暴君、吞吞等人则是面面相觑,这是唱的哪一出?苦肉计呀?

在看貘羽,他只是不断的玩弄着手中的手机,并没有表态。

屠荒一看到气氛不对劲,连忙继续说道“貘羽主君,您还在考虑什么?只要您点头,我以及黑斧三十多万的将士你唾手可得,黑斧的领地更是您的囊中之物。”

“你把我们的主君当作是接盘侠吗?”,穆予的眼神中闪耀着锐利的光芒说道“现在谁不知道俄罗斯是烫手山芋,就连世界政府的支援都迟迟未到,你以为是世界政府不想要管辖和帮忙吗?是因为这次是夏天亲自带兵,来势汹汹,而是风头正盛,一时间铺天盖地网络和报纸全部都是天门攻城拔寨的小弟,这样的天门就如同一把杀刀,谁愿意阻拦呀?你现在这个时候让主君接管,不是诚心的希望天劫和天门早点碰撞上来吗?不是触我们主君的霉头吗?”

这……屠荒眼神闪烁,内心的一点小算盘被穆予打的稀巴烂。

连穆予都知道的道理,貘羽又怎么能够看不出来呢?

就在屠荒有些愣神的时候,刚刚还坐在位置上面安静的像是一个聆听者的貘羽突然一声怒吼,紧接着他用力的甩掉了手机,指着屠荒的鼻子怒吼道“我操你妈,你竟然敢耍我?我刚刚已经和鬼丑老板证实了,这个世界上面根本从来没有出现过腥风剑神,所谓的黄金神猿只是传说根本没有真实存在的东西,包括什么夏末的师傅也都是无中生有,你竟然敢骗我?该当何罪?还想要利用我对付天门?”

一看到主君生气,暴君等人缓缓的站起身,一个个全部都是摩拳擦掌。

没有??屠荒一脸的懵逼和无辜的看着貘羽“不可能…不可能的事情。”

“这他妈是鬼丑老板亲自告诉我的事实,你以为你有鬼丑老板权威吗?”,随着貘羽的一声怒吼,暴君猛然的走过来,伸出右手一把将屠荒的衣领抓起来,紧接着狠狠的一个巴掌轰了上去,打的屠荒七荤八素的,眼冒金星,“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说,这些冰棺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不然我让你没有好日子过。”

暴君的怒吼如同雷霆般炸裂在屠荒的耳边。

他都有些想要哭的喊道“千真万确的,冰棺里面的确就这三样东西,欺骗你我天打雷劈。”

貘羽瞪着血红的眼睛吼道“没想到现在你居然还这样冥顽不灵,啊…真是气啊,居然被人这样当猴子一样戏耍,屠荒先生,我可是带着一颗赤诚之心来跟你合作的,你现在这样拿赝品充当硬货是什么意思?来人啊!”,一大群的天劫战士们走了进来,纷纷的站在冰棺的旁边。

“把屠荒这些垃圾全部都给我扔掉。”,貘羽下令道。

战士们一个个顿时开始热火朝天的忙起来,冰棺被抬起来,就要扔掉。

“不能扔啊…”,屠荒被暴君抓着悬浮在天空中挥舞着双手呐喊道“这三座冰棺里面的东西当今罕见,要是人掉了可真的是暴殄天物啊,不要扔啊,貘羽主君,我打开给你看,我给你证明,我…”

屠荒说着说着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看着貘羽那佯怒的脸庞,他突然明白了过来。

他妈卖批的,这群人在这里唱戏呢?

“貘羽,你他妈这个监狱里面出生的野种,你知道冰棺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是好货,你假意诬陷我其实就是想要不费吹灰之力贪图冰棺,你这样子做你良心过得去吗?你还佩当主君吗?同样是主君你看看人家齐麟看看人家夏天,貘羽,我屠荒他妈的瞧不起你,我瞧不起你。”,屠荒被暴君扔在地上,捶胸顿足的呐喊道。

貘羽面无表情的说道“鬼丑说是假的,那就是假的,有问题你找鬼丑说道理去。”

我…跟你…拼了…趴在地上的屠荒两只瞳孔瞬间变成了纯白色,因为愤怒他有些没有忍住,但是下一刻屠荒立刻又恢复了过来,他抬起头,脸部的肥肉全部都在颤抖,气愤的声音颤抖的说道“你强你有理,我弱我忍气吞声,我只是悔恨怎么找你来合作,早知现在,我就应该将俄罗斯拱手送给夏天,我至少还能够保命。”

貘羽抬起右手,两根手指在空中弹了弹。

什么意思?当屠荒转过脑袋朝着后面看去的时候,神洛猛然的将窗帘打开,窗户外面的景象让屠荒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此时此刻窗外的空地上面被天劫的战士们挖出了一个大坑,此时此刻,屠荒的三个老婆和他所有的孩子全部都被捆绑的跪在大坑的旁边,看到爸爸的样子,孩子们纷纷的呐喊起来,最大的二十多岁,最小的才几岁,喊爸爸救我的时候还有些奶声奶气。

刹那间,屠荒的脑袋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妻儿不是应该在暴冬城吗?萨虎不是应该在照顾他们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天劫的手上,但是现在显然问题不是这个,看着那个大坑,看着被捆绑的妻儿,屠荒忽然间明白了什么。

“貘羽!!!!貘羽!!!!”屠荒转过身发狂般的喊道。

“在您跟我合作之前,唐夜麟找到了我。”,貘羽拿着修甲刀不断的摩擦着指甲,随后吹了吹,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就说我知道一些东西,但是需要借屠荒的老婆孩子一用,你呢,也少给我说那些祸不及家人之内的大道理,我不想听也懒得听,你自己是一个什么东西你自己清楚。”

虽然依旧在磨自己的指甲,但是貘羽还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打量着屠荒萨龍。

他站在原地,血红的眼珠不断的转动着,腮帮子来来回回的游动。

这么能忍?毒士穆予淡淡一笑,对着外面下达了一个手势命令,伴随着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呐喊,屠荒转过头只看到最小的女儿被天劫战士一脚踢进了大坑里面,“倩倩,小倩倩。”,屠荒隔着窗户不断的拍打着呐喊着,大坑里面的小女孩儿肆无忌惮的哭泣着,还夹杂着一些爸爸救我之内的呐喊。

貘羽挖着耳朵冷漠的看着屠荒,他想要看看屠荒还能够忍多久。

“嘿嘿嘿…”,血狩提着一瓶汽油带着狰狞的笑容走了过去,打开汽油盖,他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屠荒,随后汽油从天而降,“哗啦啦”不断的浇在小倩倩的身上,血狩还配音喜乐般的喊道“呜噜噜,呜噜噜,乖宝宝洗澡喽,乖宝宝洗澡喽。”,一罐汽油浇完毕后,小倩倩睁开天真无暇的眼睛看着血狩,她还不知道这个叔叔要对她做什么。

血狩大拇指摩擦点燃打火机

笑道“嘿嘿嘿,小姑娘,别怕昂,很快的,就那么一瞬间的事儿。”

“咚!!!!”伴随着屠荒一拳头打在玻璃上面蔓延出无数的裂痕和随着心脏强有力的一跳。

他的双眼顷刻间变成了纯白色,一片片的白色的龙鳞霸气的生长出来撕裂衣服。

身体也在疯狂变大的屠荒萨隆一声怒吼,身后一对纯白色的龙翅破体而出。

“呼。”,貘羽吹着挖耳勺上面的耳屎,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貘羽……你欺我太甚。”,龙翅一展,带着爆炸力量的屠荒冲着貘羽冲刺了过来。

吞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了貘羽的面前,右手伸出去。

左手拿着巨大的火鸡腿,狠狠的撕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