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史上最大胆劫持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门基地里面,枪声四起。

阿哲带的这几个人全部都是好手,虽然谈不上是以一敌百,但是抢夺一把冲锋枪还是没有问题的,在拿到了枪械之后,这些家伙们一个个全部都像是摘掉了面具的野兽一样,只要看到有人的地方就是一梭子的子弹飞过去,枪声响起的时候也伴随着战士们凄厉的呐喊,血花溅洒到天空中,煞是美丽。

台风重重的一拳头砸在桌子上面。

与他一起出去的还有丧尸强等天门大将;这是何等耻辱的事情?虽然是临时的基地,但是也是重兵把守,那样一层一层的障碍,他们是怎样渗透进来的?也许稍微思考一下非常的简单,台风拿着对讲机突然停止了脚步,转过头用血红的眼睛看着典褚,后者上前走了两步,并且说道“风总,这都是有原因的,天哥您听我解释…天哥…”

两名手持电棍的保镖从外面杀气腾腾的走进来。

“跪下。”,就在这个时候,皇甫龙斗迅速的移动到典褚的身后,右手掐住他的后脖颈,一脚踢在典褚的双腿上面,并且小声说道“这个时候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我知道你有难言之隐,一切等平息之后再说,现在乖乖配合。”,接着皇甫龙斗抬起头对着各位说道“不要这样剑拔弩张,事出必有因果,我做担保,今天饶典褚一死,如果到时候典褚的解释与实际的不符合,再杀典褚,同时把我降级,我们不能够这样随便处置一位老将和忠士,不是吗各位?”

随后龙斗看着夏天,后者轻轻的点点头。

台风深呼吸了一下道“暂且将典褚收押起来,事情完毕之后在做询问。”

被押下去的典褚看着龙斗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感激,并且不断的点头事宜他的好意,后者只是很平静的看着他,与台风等人一起走了出去,台风缓和了一下情绪之后冷静的开始处理,对讲机里面频频的传出他的声音“狙击手就位”“三个人是吗?杀掉两个人,其中一个将双腿打断,制服之后立刻控制嘴部,防止咬舌自尽。”

一声声贯穿了风浪的枪响声响起。

两名持枪疯狂扫射的黑斧死士立刻成为了黄泉野鬼,其中一个被掰开着嘴看着一群天门大哥朝着自己靠近,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台风的嘴巴动了动然后一伸手,一把小铁锤放在他的手中,看着前方的黑斧死士,没有任何话语就是一锤子狠狠的敲下去,剧烈的疼痛让黑斧死士如同沸水中的青蛙疯狂的蠕动,也像是困兽一般不断的挑衅着台风,用脑袋撞击台风的胸腔,风总扔掉铁锤,手指伸进他的嘴巴,挖出一大把被打烂的牙齿。

“是不是黑斧的人?”,风总冷淡的问道。

黑斧死士抿着嘴吧骂道“我操你妈的。”

“找死呀?”,丧尸强准备来点重刑,被台风拦住“这种死士的精神信仰非常的强大,无惧疼痛,当一个人的信念超越了生死的时候,身体对于他来说只不过就是一些骨头和皮肉。”

看着前方的黑斧死士慢慢镇定并且有些得意,那种感觉仿佛在挑衅“你奈我何?”台风慢慢的站起身。

苏逊走上前,背着手看着黑斧死士的脸。

“屠荒叫你来的?”黑斧死士的眼神朝着左边倾斜。

“看来不是,黑斧将军?其他祭祀?”黑斧死士的眼神出现一丝怒气。

“黑斧将军!”苏逊肯定的说道“几个人?十个?”

死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苏逊继续道“五个?五个?三个?四个?”

死士下意识浑身一抖,苏逊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在哪里?是黑斧将军?东南西北…东北…西南…西…西…”

死士下意识的朝着南边一看,有些担心阿哲被抓住,苏逊挥挥手,一大群战士朝着南边冲锋了过去。

丧尸强站在死士的身后,双手拧断了他的脖子。

这个时候两拨战士迅速的奔袭过来汇报“报告军师各位大哥,南边小树林发现两名天门人员尸体,全部都是一拳致命,根据调查,是跟着典褚大哥一起出去的战士们。”

“应该是背叛者,被人声东击西扔在那里的。”,台风分析着说道。

“大事不好了…宁夕干部居住的房间里面失火了,整栋房屋都燃烧起来了。”

第二批战士们的汇报着实把所有人吓了一跳,宁夕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的话子龙还不得跟大家伙拼命?就在一群人一咕噜的朝着那里飞快过去的时候,苏逊语速飞快的说道“这个黑斧将军智商极高,这次用的显然是调虎离山的计谋,他控制了典褚和神武,让宁夕遭遇险境,制造了这么多的事故却没有让任何人丧命,他的用意是什么?这些都是烟雾弹,因为他知道即使是杀掉了这些人也无济于事,他的目标,是主君。”

台风用力的点点头,紧急的开始调派人手。

顷刻间夏天所在的建筑外面被里三层外三层拥堵的水泄不通。

“轰轰轰…”熊熊的烈火在疯狂的燃烧着,宁夕倒在地上双眼朦胧的轻轻眨眼。

她的嘴巴被打湿的布条缠绕着,致使浓稠的烟雾无法伤害到她,看来阿哲并没有想要取她性命,但是阿哲在离开前的一番话让宁夕记忆深刻“好好的等待着你的老公回来,你们两风风雨雨经历这么久的时间,这样让人羡慕的感情我舍不得破坏,我答应会把子龙送到你身边,祝你幸福,皇家骑士。”

至少他不是那种十恶不赦之徒,宁夕这样想着。

房屋门被撞击开,大群大群的战士们冲撞了进来,越过火海,直奔宁夕。

十分钟之后,大火被扑灭,只有一缕缕的烟雾冲天而起,台风抽着香烟,看着宁夕像是小猫一样,端着杯子用舌头一点点的舔着里面的热水喝,无奈的拍了拍脑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应该怎么跟子龙交代?还不如就地自刎算了,幸好你没有出事,而且你刚刚说子龙被这个家伙抓住了,怎么可能?子龙武功天底下谁人不知?”

“抓住子龙的另有其人。”,宁夕解释道“据说非常厉害。”

还有别人?难道黑斧这些将领,整天无所事事都在想着怎样暗算天门吗?

台风刚想笑,突然想起来了跟阿罪交手的红儿,略微思索,子龙很有可能被败在红儿手下。

“抓住子龙的人非常厉害,这个家伙也非常的厉害。”,宁夕强调道。

“他再厉害也只能够像乌龟王八一样潜伏着,就算他的武装功夫再高,过不了过久依然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放心吧,而且天哥那边困难重重,到处都有战士们把守,更何况,拉斐尔、阿罪、皇甫龙斗他们还跟天哥在一起,他还能够穿过这样坚实的盾牌?我不相信。”,丧尸强一脸的不在乎。

这个时候月神突然倒抽一口凉气“我们知道,莫非他不知道?”

什么意思,强子和猩猩他们还在反映的时候,台风猛然的一抬头“不好,他的目标不是天哥。”

在天门,如果说夏天这颗龙头一旦出现什么事情的话,还有一个人能够稳定住整个天门的局面,这个人涉及的领域涵盖了天门的全部,涵盖了所有的领域,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都是一手抓,天门的每个人、任何事情他全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而此时此刻,白夜的天空之下,这个人正在天羽哲的手中。

“别过来!!!!!”

阿哲握着匕首对着空气挥斩,前方的战士们跃跃欲试,但是又不敢逾越雷池。

因为在阿哲手中的人,可是天门大军师苏逊啊。

在地上用匕首割裂开一条线,阿哲冷静的说道“今天谁敢越过这条线就是天门的罪人,要为刀子插进你们军师的身体里面承担责任的,退后,退后,全部退后。”,责任两个字让天门战士们都是浑身一抖,纷纷的开始后撤,阿哲朝着后方一看,黑压压的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接着战士们的人群让开一条路,夏天穿越在人群中面无表情,身后的黑色风衣被狂风吹拂的猎猎作响,他的身后是阿罪和皇甫龙斗,在往后就是一大群的世界名将。

阿哲高傲的抬起头,捧着苏逊的下巴让他的脑袋翘起来,刀子在苏逊的喉咙上面摩擦着。

“有话,好好说。”,夏天沉着冷静的看着阿哲“天羽哲,杀掉了军师你也走不了,我只会更快的灭掉黑斧。”

“居然知道我的名字,你了解的够多的呀。”,阿哲讥讽的夸赞道。

“一手情报向来是天门所擅长,尤其是在罗网不景气之后,这种擅长愈发的亮眼了。”

夏天冷漠的回过头看着身后,根据战士的汇报说台风他们灭火去的时候苏逊带着几个保镖想要去看看夏天是否安然无恙,但是那里知道天羽哲就藏匿在一颗雪树上面,等待苏逊路过的时候他突然一个饿虎扑羊,冲刺向了军师,那些保镖全部都是纸老虎,被阿哲瞬间解决,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现在的事情了。

苏逊倒是格外洒脱的说道“主君不必受到牵制,杀掉他。”

“开什么玩笑?他实力强劲。”,夏天摇摇头。

“没关系,用我的血肉和尸骨铺成天门践踏掉黑斧的通天大道,何等荣誉,身为天门之人,在天门开疆扩土的时候,就要做好为天门牺牲的准备,帝国之下埋葬着忠骨,永远保佑我大天门经久不衰。”,苏逊身为人质的时候还能够有如此亮洁和风骨,让在场无数人全部都肃然起敬。

阿哲当然不会杀掉苏逊,他要跟夏天谈条件“准备一辆雪地摩托车,我要回莫斯科。”

夏天打了一个响指,一辆雪地摩托车很快准备,阿哲确认了电量满格后说道“夏天,我要带军师回到黑斧,到时候我会跟你慢慢谈的,但是我想要肯定一件事情,如果用苏逊的命作为息战的筹码,能不能谈?”

“您先解决危险再说。”夏天不能够没有苏逊,他可以满足阿哲的任何要求。

一刀挥舞在风中划出一道雪亮的刀痕,阿哲怒吼“不要模棱两可,就问能不能谈?”

“能。”,夏天铿锵有力的说道“需要保镖护送吗?”

阿哲看着夏天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锋锐,随即他赞叹道“夏天你真不愧是枭雄,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想要顺水推舟,反将一军,哼,我说了,我平安到达莫斯科后会跟你好好谈谈的,苏逊就是我的筹码,如果各位想要挑战一下速度,想要从我的手上将军师救赎回来的话…”

话音刚落,阿哲一刀割开了苏逊的手腕,引起众将一大股的怒吼。

“如果你们不想要你们的军师是个残废人回家的话。”

阿哲握着匕首狂吼“就别他妈惹我!!”

夏天的嘴角扯动了一下,扯动了两下,大方的挥手“让他离开!”

台风连忙站在夏天的身后说道“天哥,天门重地,让人带走军师可是颜面近扫啊。”

“那只能说明,对手够劲,不是吗?”,夏天嘿嘿嘿的狂笑了几声,提高声音道“都让开,让他安然无恙的从天门基地里面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