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荒原上的森林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卷龙狂旋,释放出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剑影和宛若长枪般的红绸。

阿罪临危不惧,头脑异常冷静,在红儿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中,恶毒上帝已握在手中,进攻的思路相当的清晰,以短暂无敌的形态越过剑影、红绸冲杀进入卷龙红月中,紧接着恶毒上帝上面闪耀出一抹绝对刺眼的光芒,刀光寒寒,究极奥义,强制刺杀已经狠辣的冲击了出去。

那里知道红儿岂是等闲之辈,刀光逼近之时俨然早有防备。

卷龙红月疯狂移动,旋转而起的风暴中刀光频频闪耀。

阿罪在无敌的时间消散的最后一秒从卷龙红月中冲刺而出,弯腰落地,身后的龙卷顿时缩小,红儿双腿游移踩在地面身体旋转,面无表情的将朱红剑插入了剑鞘之中;慢慢站起身,阿罪看着恶毒上帝上面的一抹血液,吃惊不小,这家伙的判断能力好强,刚刚明明直刺她的心脏,她居然能够在转瞬之间将身体拉扯开,以不致命的身体部位强行承受这份伤痛,这样的躲避方式大大的出乎了阿罪的意料之外,要知道这招强制刺杀,出招必然见血。

“看来你略占上风。”,红儿看着肚子上面被恶毒上帝割裂开的地方。

“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我能够将这份优势,逐步的扩大。”阿罪还有再战的意思。

但是红儿却是淡淡一笑,语气之中带着一丝钦佩说道“能够领略一下天门招牌阿罪的风采,也算是不虚此行,之前提过,我还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留,你与我之间的生死一战,终究会有那样一天到来的时候。”,淡笑转变成为了妩媚一笑,红儿转过身双脚轻盈的上了屋顶,握着朱红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阿罪之后,飘然离去。

面对只是试探试探、彼此都了解和捉襟见肘的对手,阿罪并没有继续追击。

她伸出手抚摸着刚刚被朱红剑所斩断的秀发处,默默的将这份约战,记在了心中。

XXXX

天放晴光,世界沸腾。

一夜之间,天门攻克掉永夜城的消息如同羽翼丰满的飞鸟般传遍世界各地,给予各主君、枭首、大佬们各种不同的感受,网络头条、媒体、各大报纸上面均是刊登首页,但是更加让人关注,是天门与黑斧的终极一战,因为天门的金戈铁马仍旧在俄罗斯活跃当中,铁蹄之下的黑斧不被粉碎,这场战斗也就没有停歇的意思。

再加上,黑道小报里面频频传出俄罗斯无数的负面消息。

——孤秋城失守,主君坤沙如狼似虎的进攻,打响王座第一战。

——暴冬城失守,屠荒萨龙竟被唐夜麟骗取万贯家财?这其中隐藏着怎样的交易?

——是潜伏在泥潭里面的鳄鱼还是陆地上面食肉的秃鹫,国臣唐夜麟性格大分析。

——华夏的猛虎出山,主君夏天饥肠辘辘,疯狂吞并领地。

夏天看着这些头条的标题真的是笑的打嗝,他翻了翻后指着另外一个标题说道“鲜血铸就,打造天门帝国万里长城。”,随后无奈的看着前方的苏逊“你这些标题是不是太过于夸张了啊?什么华夏的猛虎,什么泥潭的鳄鱼,你咋不说我是愤怒的小鸟呢?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面对夏天的无奈,苏逊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说道“这叫做舆论,甭管是否真假,你必须要有话题性,不被人议论的人注定只能够永远的消沉下去,先不管内容如何,有一个像样和吸引的标题才是正事,你知道就这些言论占据了多少信息吗?在这样一个信息化的时代,只要能够有大量的流量,钱财根本不是问题,就这样短短几篇报道,公司的银行卡上面就多了几个零,何乐而不为呢?”,苏逊说完后继续道“下一个标题我打算叫做——俄罗斯震惊,夏天和坤沙你不得不知道的故事。”

“得得得!”,夏天不停的挥手示意他止住。

“不过那个红儿倒是真的让我挺震惊的,居然能够跟阿罪旗鼓相当。”,夏天说着将眼神朝着走过来的阿罪投射了过去,阿罪在旁边坐下,伸出右手想要拿起桌上的咖啡,突然问了一声有没有加糖,夏天点点头,阿罪摇摇头说了一声我喜欢喝苦咖啡,一边安排人重新做一份,夏天一边好奇的问道“哪路的大神?要不我让夜宴去摸摸他的底细?”

换上了一件新的黑斗篷,阿罪摇摇头眼神带着思索说道“不清楚。”

“功法什么的也没有一个考究?”,苏逊追问道。

想起红儿的那些月步、卷龙等招式,阿罪以前看到过类似的,但是很少有这般纯粹。

“很是神秘嘛。”,夏天叮咚叮咚朝着咖啡里面扔了两颗冰糖,端起来吹着热气说道“不过也能够理解,以前在华夏国里面,不管是杨龙杨虎还是萧齐他们,以宏大的世界观来说,其实都算是小打小闹,现在世界的大舞台,出现怎样的人我都不奇怪,毕竟现在的起点和终点,都跟以前截然不同,也许十万个人里面才出现一个红儿呢?”

点燃一根香烟,夏天抬起头有些刺眼的看着俄罗斯高空的万里无云。

白夜可能就是这样吧,碧空如洗,让人心情大好,三个人坐在天台上面喝杯咖啡抽一根香烟,简单一些东西却能够让他人感觉到格外的惬意,也许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看到一盆植物在阳光下面茁壮成长,也能够从里面感觉到来自世界的善意吧,不如意的事情二三,都被十之八九的聊天所一笔带过,畅快。

尤其是看着阿罪双手捧着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

或许是自己在这里的原因,阿罪才不会那样的抗拒阳光吧。

“子龙有消息了吗?”,夏天看着苏逊问道。

“人间蒸发。”,苏逊回答的相当干脆。

掸了掸烟灰,夏天悠悠的吐着烟雾说道“按照子龙的战斗力,不是绝世高手来了根本伤害不了他,我之前还在纳闷,难道黑斧里面还有额外隐藏的高手?现在听到阿罪说起这个红儿,我大概明白了一些,假设,红儿是屠荒萨龍的人,她秘密的抓捕了子龙,以此来要挟我们,达到一定的目的,以红儿跟阿罪势均力敌的身手,这就不奇怪了。”

苏逊轻轻的点点头,分析着说道“但是树倒猢狲散,眼看着黑斧气数将尽,红儿也不想要久留此地,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将忠心耿耿这几个发挥到最大意义的,但是从主观的角度去说,萨龍他并没有那样强悍的斗志…所以…”

“在萨龍的麾下,还有一定的强将,想要力挽狂澜,拯救黑斧。”,夏天总结道。

苏逊深表赞同。

随即问道“你觉得可笑吗?”

夏天一边笑着捻灭烟头一边自嘲道“当年我乳臭未干就敢让替天去截货,可能从别人的嘴里听起来我也是一个可笑的举动,但是恰恰相反,我倒是对这名强将异常好奇,而且我不觉得有丝毫的可笑,奇迹会降临在每一个人身上。”,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夏天的眼睛朝着前方那片被冰雪覆盖的森林看去“我们…也没有资格去看不起任何一个人。”

停下雪地摩托车。

这里的每一棵树木的高度都是在上百米左右,即便是在如此酷寒的环境中亦是能够茁壮成长,树干上面带着一层冻冰,朝这上面看,所有的树枝上面都布满了积雪,树叶被白雪染指成树花,煞是好看。

“他妈的,在永夜城前面真的是丢尽脸面,这次的探测行动,我要完美的完成。”

说话的是典褚,他猴急猴急的在裤裆里面掏了半天之后将小弟弟拿出来。

一泡热尿还没有将地上及膝的积雪融化,顺着空气还在半空中,就能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到整条尿液线全部都被冻结成了冰块,这是何等的气候?典褚一边用手指敲掉冰一边继续尿,随后身体猛然的抖动了几下后将黑金刚藏进裤裆里面,转过身,络腮胡上面全部都是冰渣子,他对着前方大声的吼道“都他娘的给我快点,路线小组,路线小组的人给我过来。”

如同虎啸山林般,典褚的怒吼震的树上的积雪唰唰直掉。

“我们以前在这片森林里面行驶了大概百分之20的区域,这是规划好的,安全的行军路线。”

他娘的…一个上午的时间居然才走了百分之二十。

典褚摸得络腮胡上面的冰渣子不断的溅洒,再次一声怒吼“生火,吃点东西。”

冰天雪地白雾茫茫的森林之中,先锋军开始做短暂的休息。

神武端着一锅雪走过来坐在典褚身边,递给他一根香烟。

“这没个两天两夜搞不完呀。”,典褚吐着烟雾看着前方幽静的森林。

神武抖了抖羽绒服帽子里面的积雪白了他一眼

“还以为是肥差是吧?自告奋勇不说还拉着我一起。”

典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神武指着天空说道“你别看这天空晴朗的很,白夜环境,气候瞬息万变,待会儿要是再来一场暴雪,我们的路线啊、规划都要受到阻碍,两天两夜?嘿嘿…不在这里呆个四五天你能回去?这关系到整个大军的行军线路,你敢马虎?”

永夜城的确是攻击下来了,但是夏天的思路相当的明确,山丘那边带着大军直接攻击莫斯科的尾部,已经让福东来再带领十万精兵去支援,而且有春露城作为后方的大本营,山丘那边必然将是事半功倍,丧尸强和猩猩这边,越过前方这片森林直接进攻莫斯科的主都,而且是正面进攻,到时候一声令下,两股大军同时汇合,呈现首尾呼应之势,一鼓作气,将莫斯科直接打下来,到时候就算屠荒萨龍是八臂金刚,他也回天乏术,失去了主都就像是萧氏丢失凤凰城、天门失去了南吴城一样,孤秋城和暴冬城都是客观因素,但是莫斯科绝对不能丢,相信屠荒萨龍自己也明白。

但是这片森林极大,没有一个明确的路线是绝对行不通的。

而且这里有磁场影响,电子设备统统失灵,丧尸强放出去的上百架无人机全部都失去了信号。

“龙斗弟弟要不你飞一下?”,当时会议上面丧尸强惊喜的看着皇甫龙斗。

龙斗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悉听尊便啊,但是像这种地方既然是莫斯科的天然屏障,肯定是有端倪的,强哥要是放心把大军压倒我身上,到时候行军路线不准确你可千万不要怪罪于我,我也是一双眼睛诶。”

疯狂想要立功的典褚立刻就站起身“主君,各位大将们,我去,给大家一条完美的行军路线。”

夏天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倒抽一口凉气道“典将军是我大将,做这种事情,不太好吧?”

典褚义正言辞,就像是一个有着伟大抱负的爱国青年慷慨激昂的说道“现在大军止步不前也不是办法,既然那片森林有些诡异,这种事情我必须要第一个冲锋在最前面,有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会用我手中的黄金剑戟,将他们杀一个片甲不留,嗖嗖嗖,就像是切肉砍菜般简单,而且,我在一线呆惯了,这种身先士卒的事情,舍我其谁?”

众人纷纷鼓掌。

“好!”,神武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典褚大哥真是我们学习的模范。”

“我需要神武跟我一起。”,下一刻典褚就指着神武说道“以掎角之势,互相照顾。”

在寒冰森林全身抱在一起像是一个叫花子般的神武恶狠狠的看着典褚,后者再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刚端过来的一锅雪此时已经变成了水并且开始沸腾,锅中,羊排随着浓汤和温度上下翻滚,典褚洒了一些作料之后,一股股恐怖的浓香味翻涌而出,在这样冰天雪地的环境里面,喝一口滚烫的烈酒暖暖身体,然后狠狠的撕咬下来一口美味的羊排大快朵颐,放眼满是冰树银花,天地间全部都白茫的一片,何等美景?何等惬意?何等的享受呀。

战士们也纷纷的补充着体力,因为面积够大、国家够多、钱够他妈用,就连最基层的战士们都能够吃香喝辣,这样努力是为了什么?其实很多人没有那样远大的梦想,无非就是一口肉、一口小酒了。

“在这样寒冷的气候里面我们哥俩并肩作伴,你说这是不是另外一种美感呢?”

看着典褚坏坏的笑容,神武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稀里哗啦的将碗里面的羊汤全部都喝的干干净净,吧唧着嘴巴说道“美你妈,我他妈学习了一身武艺是要上证杀敌的,不是在这里跟你卿卿我我的,你说你,自己找了这样一个苦差事就算了,还要连带着我一起,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典褚一听这话就急了,瞪着眼睛道“神武同志,我代表天哥要批评你了,你这位同志思想很有问题呀…”

两个人在无聊斗嘴的时候,旁边的战士群体里面,一名青年美滋滋的擦了擦嘴巴,随后感觉到一阵尿急,跑到不远处的一棵冰树后面就开始不断的掏裤裆,他一边尿着一边不断的吹着口哨,心情甚好,但是却没有看到身后的这棵冰树的树干上面,一张狰狞而恐怖的人脸,慢慢的从树干上面凸显了出来。

当战士尿完转过身的时候,却是被狠狠的吓了一跳。

眼前站着一个男人,面如恶鬼,全身都在寒冰之中,像是穿着一层坚固的寒冰铠甲那般,只见他瘦骨嶙峋,却散发着一股怨恨的怒气,他的双眼中闪烁着黑色如同鬼火般的光芒,慢慢的飘舞着、燃烧着,他走上前一步,战士被吓得退后了一步,随后只听到他低吼着说道“为什么要破坏守望之森的安静?谁允许你们践踏进入我们的领地?”

“你…你是什么?”,战士慌张中就想要掏枪出来震慑此人。

“非我族内,擅闯此地者,只有一个下场。”,冰铠战士伸出左手抓住了战士的头发。

右手猛然的张开,一把寒冰凝固而成的长剑猛然的从雪地中冲腾出来。

伴随着一股滚烫的鲜血溅洒在旁边的雪地上面,一具无头的尸体站在原地,还保持着掏枪的动作,只有断颈处如同喷泉般的鲜血不断的冲天而起,冰铠战士慢慢的回过头,看着远处谈笑风生的典褚和神武两人,又带着一声声的低吼看着手中这颗沉重的人头。

扔掉手中的香烟,典褚拍拍屁股站起身“差不多了,该跟兄弟们出发了。”

“咚!!”,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一声重重的践踏声,随后践踏声一声一声不断的响起来,吸引着典褚这边的人抬起头朝着那里看去.

三头威风凛凛的冰原犀牛拉着三口巨型的冰棺,正在朝着典褚他们这边续续前进。

冰棺后面是一队人马,神武将一根香烟扔进嘴巴里面,若有所思的说道“来者不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