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夜色渐红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样的比喻非常有意思,吸引起来了子龙的兴趣。

其实子龙现在有些掉以轻心,因为知道了韦猎他们对夏天俯首称臣之后,他之前心中的那些紧张感全部都消散的荡然无存,有这样的珠玉在前,还有龙神这样祸患被御殿龙一解决在后,这让子龙觉得屠荒萨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即便是现在他所谓的左膀右臂来抓子龙,这都是一些困兽之斗,是无计可施下面的下策办法。

只要等到猩猩和丧尸强那边打响总攻的号角,黑斧,就真正的寿终正寝了。

带着舞动的锋冷声,放逐在子龙的手中舞动出阵阵的刀光,他在原地,带着恶狼般的眼睛看着前方的阿哲,之前两人已经交锋了一次,放逐捅进了他的阿哲的肚子里面,但是他的拳头也打在自己的身体上面,虽然身体里面还隐隐约约有些疼痛,但是并不妨碍子龙干掉他的野心,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对手,子龙这样想着,双腿的力量瞬间爆发,果真如同一头锁定了目标的金钱豹,迅猛的朝着阿哲冲腾了过去。

阿哲嘴角翘起,气势顿开,洁白的六只羽翼猛然绽放。

随着阿哲朝着子龙冲刺过去,幻翼消散。

一个照面,冷刀放逐滑过。

二次撞击,阿哲顿时被子龙压制,双拳带着响动,压制着子龙刀锋的轨道和舞动的双手。

三打之后,阿哲抓住了子龙的双手猛然的交叉,子龙反映奇快,双脚踏地身体腾空而起。

四脚狂踢,全部都命中在阿哲的胸膛上面,将他踢得后退中挣脱双手。

五刀合一,一秒之内子龙连续的挥舞出五刀,三刀被躲避过去,另外两刀在阿哲的肩膀、手臂留下伤口。

说来繁琐,但是两人刚刚过招只不过是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随着两股鲜血飙射出去,阿哲看着身体上面的伤口赞叹道“不愧是哭泣的刀,厉害。”

子龙淡淡一笑没有说话,一个猛然的转身一刀横扫。

刀刃上面闪耀起璀璨刺眼的锋冷光芒,随后一个个狰狞的刀魂“砰砰砰”的喷射而出,阿哲的身后幻翼再闪,飞速拉扯、身体大幅度的后跳,刀魂接连不断的击打在虚空中,染指出道道破碎的裂痕,在阿哲落地的瞬间,子龙踩踏着旁边的墙壁飞速的前进,凌空强有力的一个坠落轰踢。

阿哲双手交叉抵挡住子龙的膝盖,下一刻刀锋闪耀,又是两股鲜血喷洒,阿哲的双臂上面再次爆发出两道血口,阿哲摇摇头感觉有些棘手,双臂推开了前方的子龙,身后幻翼一闪,猛然的朝着前方的街道奔腾了过去,看着他居然离开,子龙刚刚想要追踪上去,瞬间又退后了一步。

冷静的头脑告诉子龙前方可能会有诈。

但是想想现在永夜城到处都是天门的战士们,就算是阿哲在前方设伏,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黑斧的军队根本进不来,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他想要带自己到他熟悉的战争场所,‘右臂’可能也在哪里。

这倒是没关系,子龙自信一笑追踪了过去。

如果右臂在的话就更好了,刚好一箭双雕。

只是转折过两三条街道,子龙的脚步戛然而止,阿哲就静静的站在前方,身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夜色中弥漫而起的滚滚浓雾,浓密到让子龙根本看不清楚前方的建筑、阿哲的身后究竟是什么,只是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放逐,似乎在这样的场合中,只有手中的刀可以给予充分的信任感。

阿哲挺酷的,饶是手臂上面到处鲜血,他也没有吃痛。

“好奇心害死猫,难道你不知道吗?”,他问道。

“人们都是有探索精神的,你把我勾引到这里有什么目的吗?难道你在这里能够得到很好的发挥?”,子龙看了看周边,有些不理解的继续说道“这看起来跟之前的战场没什么区别嘛,有何居心呢?”

“我的武器没拿,所以赤手空拳根本不是你的对手。”,阿哲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俄罗斯这里的人都是野蛮的壮狗,你只需要看看他们那彪悍的体型就差不多能够明白了,驯服这里的一个人,比驯服一头狂躁的巨熊都困难,萨隆大哥既然能够征服这里,做这里的地下皇帝,控制着政府,其实你不应该小看萨隆大哥,更不应该小看我们打下的这座江山。”

阿哲低下头点燃了嘴巴里面的香烟,帽檐下面隐藏着一张英俊的脸庞。

他吐着烟雾说道“在黑斧里面有个人是被称之为右臂的存在,但是他常年在外面执行一些隐秘的任务,我知道这对于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天门来说,我们都是无名之辈和小角色。”

子龙大哥,教育一下我们这些时代的后辈,这个时代的一些规矩吧。

阿哲留下了一句高深莫测的话语后退后进入了浓雾之中,身形变得越来越淡,子龙想要上前追踪的时候,猛然间,一股恐怖突袭的风暴从浓雾里面涌动了出来,雾随风散,顷刻间弥漫了整条街道。

子龙在雾中紧紧的贴着身后的墙壁。

前方响起了一声声的冷笑,不阴不阳,格外的神秘,定睛一看只看到一名身穿红袍的身影侧着身站在离自己十多米远的地方,上半身、手臂之间还带着一些红色的丝绸在风中奇妙的飘动曼舞,她给人的感觉相当的诡异,让子龙打起一万分的精神,就在这时,前方那一身红之人缓缓的转过身。

一张脸旁隐藏在雾气之中只能够看到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但是一头飘舞在风中的黑发足矣证明她的性别。

“子龙将军?”,她自我介绍道“你叫我红儿就行了。”

动了?话音刚落,只看到红儿缓缓的朝着子龙走了过来,只是在一刹那的时间,铺天盖地的杀气就朝着子龙这边冲袭了过来,只看到红儿双脚微微的一个转动,顷刻间加快了速度,再朝着前方几步,红儿迅疾的移动了过来,身后一把朱红色的长剑跟随着红儿的身体飞速的旋转,气势如虹,杀气腾腾。

放逐战刃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雪白的风痕之后,子龙冲刺上去。

眼前两人即将撞击在一起,子龙一刀冲刺,红儿张开双手,如同折返的仙鹤般,左脚缠绕在右脚上,右脚的脚尖在地上滑动,身体飞速的朝着后方拉扯,旋转的宝剑移动到红儿的前方,正好抵挡住子龙的刀之冲腾。

我靠…一招高下立判,子龙立刻瞪大眼睛,这人我可能打不过。

一片片粉色的花瓣从空中降落下来,随风吹拂进入这条雾气充沛的街道之中。

红儿的左手握住了充满了花纹的剑柄,随着剑柄吊挂的两根红色布带一个撞击。

下一刻猩红、笔直、竖斩、横切、乱舞的剑气,随着红儿拔剑铺天盖地的朝着四面八方舞动了过去,“咚咚咚…砰砰砰…”墙壁和地面上顿时被剑气打碎开一道道的破痕,子龙更是在瞬间召唤出上百个兵魂,在剑气狠狠的撕裂兵魂的过程中子龙的身体飞速的朝着身后移动着。

红儿左手握剑,右手则是拿着剑鞘,剑鞘上面的花纹复杂、腈纶堪称百花争艳。

“朱红之剑-罗夏?”,子龙问道“你就是那个人?”

红儿淡淡一笑什么都不说,握着剑、低空滑翔、丹舞红绸在风中飘舞飞速的进攻了过去,子龙一声怒吼,同样冲锋,放逐与罗夏刚刚一个碰撞,红儿立刻避其锋芒,一个后退,罗夏剑脱手而出,立刻在风中一圈圈的转动,剑刃像是毒蛇一般在子龙的胸膛上面滑过一道道的伤口,当子龙吃痛的瞬间,红儿猛然的握住了罗夏,微微一笑。

不能够让他近身,他修炼的剑锋听罗琦雪说过,异常的恐怖。

不奇怪,萨隆坐拥俄罗斯这样庞大的江山,手下有两个强将也不是什么坏事。

“一剑断神!”

红儿闭上眼睛将罗夏剑插入了剑鞘。

“月步。”

当子龙想要召唤神魔偶赵云出来并肩作战的时候,只看到前方的红儿朝着前方他出来了一步。

“轰…”她的身体顿时变成了一股红烟消散在空中。

下一刻红儿凭空出现,再次朝着前方踏步,身体再次消散。

一步一烟化,一步一进攻,一剑带惊鸿,一剑亦断神。

踩着月步过来的红儿虚虚实实。

脚步沉重、诡异的猛然到了自己的面前,子龙反映的瞬间,罗夏剑已经放在了自己的喉咙上面,一片从天而降的花瓣轻轻的掉落在剑刃上面,随即,被锋利的剑刃无情的割断。

“你输了,我的剑法克制你的刀法。”

红儿说完剑锋陡然转动,以剑的侧面“嘭”的一下拍打在子龙的胸膛上面,恐怖的重击让子龙顿时撞击在墙壁上面,只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筋脉都在隐隐作痛,身体仿佛在下一刻不属于自己。

红儿背对着自己站在雾气之中,猛然的抬起手。

“轰隆隆…”在风中猎猎作响宽大红袍袖口中飞舞出来一根丹舞红绸,笔直的飘舞过来,缠绕在子龙的脸庞上。

丹舞红绸一圈圈转动将子龙锁住后,红儿微微的低下头说道“阿哲,其余的事情你搞定吧,我要去拿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