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幕帘后的人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仿佛有海浪的声音响起,碧海蓝天之中一艘帆船在跌宕起伏的海浪上面摇摇晃晃,支撑不稳,帆船猛然的坠落进入了海洋之中,一分钟之后又从海洋里面缓缓的升腾了起来。

“哒哒哒…”帆船周围的船桨慢慢的延伸出来,似乎带着时间的声音。

镜头的画面从小到大,结束了风之帆船一分钟的时间画面之后,露出了大主君那高大威猛的身体。

“他们在找死?”,大主君的头部隐藏在黑暗中,只露出一个脸的轮廓,伴随着这样说话,奇香无比的古巴雪茄烟雾从他的口中缓缓的喷吐了出来,弹了弹那富有质感的烟灰,大主君冷哼了一声“也就是说,庄卿贤带着以前发动‘篡位之战’的那群老人,还有现在预谋着那些愚蠢阴谋诡计的人,全部都投奔了坤沙?”

神皇宫天不难听的出来言外之意。

一个狗屁坤沙哪里来的这么大的魅力?竟然能够让群雄折腰。

“很奇怪,我必须要去查。”,宫天低下头道“这方面,已经让金表组在准备了。”

不是很奇怪…是非常奇怪…帝君虹深沉的思考了一番之后说道“让落日公爵的神乐全权负责这件事情。”,说完目露凶光继续说道“帝燚是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失踪的,跟着父亲从南吴城回来了一趟之后就人间蒸发了,我一定要彻彻底底的搞清楚,这中间这么空白的一段时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嘛?帝燚难道不是你杀掉的吗?宫天笑而不语。

“谁让庄卿贤起死回生的?”,大主君非常的奇怪,在水之都的时候庄卿贤可是濒死的状态啊,除非陆时在现场,否则不可能起死回生,现在竟然又能够在时代中活蹦乱跳。

“巫医遥欢。”,神皇宫天很肯定的回答道“需要干掉他嘛?”

原来是他…大主君明白似的点点头,摇摇头示意不需要,紧接着吩咐道“暂时,推迟进攻亚马逊森林的计划。”

此言一出,倒是让神皇宫天始料未及,他有些急忙的说道“推迟?日期不是都已经拟定了嘛?战士、人员、路线、进攻的方针都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开始进行了,我们为此付出了多大的心血,大主君您最为清楚,而且,让动物系从这个世界上面消失,才是我们一直以来最为宏大的目标啊,大主君…这…”

之前阿罪抢夺了帝诺雨的龙之血瓶,加上御殿龙一找到了夏天,以此为媒介,夏天要求帝诺雨命令帝君虹取消亚马逊森林的计划,面对宫天的急切,大主君能够理解他内心里面那份不安的躁动,他只是示意道“计划仍旧进行,只是推迟,遇到了一些麻烦的阻力,在我驱除这些阻力的时候,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说完他继续将雪茄塞进了嘴巴里面说道

“百足大虫,死而不僵,先让坤沙逍遥快活一段日子。”

“另外…”,帝君虹命令道“通知幻影霸者团,黑斧结束之后,该是他们为非作歹到时候了。”

难道黑斧,就一定会被夏天所毁灭吗?宫天知道大主君的内心,无论是否毁灭,都该是幻影霸者团登场的时候了,他的绝策是不会改变的,但是有个策略神皇宫天一直不懂,所以他问道“大主君,为什么幻影霸者团的出现就是南吴城周围的屠城命令?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于血腥了?世界也太混乱了?”

“哈哈哈…”帝君虹猛然的将雪茄插进了烟灰缸里面

“宫天啊,如果这个世界一直和平,那么世界政府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XXXXXX

“哒哒哒…”听到屠荒·萨虎那边的消息,这名黑斧帮会的老大泪流满面。

那边的萨虎是这样说的“反正无所谓的大哥,我们就向蛮荒之地俯首称臣嘛,依然能够继续的享受荣华富贵,大哥知道唐夜麟的厉害吧?我们的反抗只有死路一条,识时务者为俊杰,大哥还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了,好了,不说了,唐夜麟大人来了,我要继续以忠犬的形态摇尾乞怜,然后继续锦衣玉食了,大哥,现在唐夜麟基本上已经掌控暴冬城的财政状况了,我们基本也全部都归顺了,我只想要继续的衣食无忧,怎么样大哥,我活的,是否比你通透呢?”

哈哈哈,面对这些话,萨隆只能够仰天大笑。

这么多年打下来的江山,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财富,竟然一夜散尽,自己竟成了丧家之犬?

在事态朝着更加严重和危险和阶段发展之前,必须要彻底的遏制。

千万不能够将暴冬城丢失的消息公之于众,否则军心涣散,黑斧不攻自破。

“阿哲。”,萨隆朝着前方喊了一声。

“在。”,前方一个穿着短袖的男人静静的站在原地,他带着天蓝色的鸭舌帽。

“立刻秘密的联系水之都,我们在孤秋城还有两座金矿,能够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现在我的手中急需用钱,唐夜麟这个猪狗不如的家伙,我就算是将他千刀万剐,都难解心头之恨。”,萨隆恢复了一个老大的威风,接着眼中噙着眼泪说道“暴冬城已经失陷了,在俄罗斯将黑斧所有的战士们全部都着急到主都-莫斯科,这是我的核心区域,同时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事情到了不可逆转的时候…联系貘羽主君,如果我们兵败,他是否愿意收留我们。”

妥协,到最后,萨隆的声音都在颤抖,那是耻辱。

阿哲很冷静的说道“大哥,俄罗斯是我们黑斧的根,是我们的基业,如果一旦走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知道。”萨隆很清楚的点点头,但是不得不这样说道“可是…我不想要死。”

阿哲仿佛明白的点点头,随后笑了笑说道“大哥…你说…人是不是得到的越多,就会越胆小,拥有的越多,血性也就会慢慢的失去呢?这么多年身为大哥的左臂…大哥这样六神无主的样子,不多见呢。”,说完将鸭舌帽压低,转过身嘴角带着淡淡失望的笑容从容离去。

所有的一切,都跟当时计划好的背道而驰。

问题出现在哪里?是自己没有能够看透唐夜麟的狼子野心?还是自己小看了夏天的帝王之举?

不对,一道灵光突然闪烁而过,紧接着萨隆的眼神突然变得凶恶无比,他急步的朝着穆予的房间走了过去,越走近,就越觉得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穆予的主使,他就是最为恶心的罪魁祸首,自己的一切都是按照他的指引来的,为什么反而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是谁…他是黑道五谋之一啊,虽然现在的黑道五谋只剩下他和苏逊,但是事实摆在哪里,唯一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自己被穆予耍了,而且被戏弄的很厉害。

“穆予你这个王八蛋…”

转过弯到达穆予那个混蛋,眼前的画面更加让萨隆震撼。

穆予的房间里面依然点燃着一根蜡烛,释放出来的火光,在灰色的布帘上面轻轻的摇曳着,幕帘上面依然倒映着穆予的影子,就跟之前的一模一样,看到这里,萨隆顷刻间火冒三丈,他疾走了几步不断的怒吼“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把我整的这么惨?你要知道…如果我拿出秘密武器的话,我们全部都要完蛋。”

“是你自己愚蠢,怪谁呢?”,穆予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淡然。

他果然是故意的,之前,萨隆所有的猜测全部都证实。

“这个世界上面最完美的谎言,就是要让听者觉得,那是真实的,并不是谎言,要让一个人完全的相信并且彻底的驾驭他的精神世界,需要按部就班的来,我利用的,只不过是你的贪婪,这种东西在心理学上面来说,叫做暗示,一句话,一些字,一些场景,甚至一个声音就能够将人内心的魔鬼勾引了出来,屠荒萨龍啊,这个世界上面最赚钱的方法永远都在犯罪,这个世界上面所有的魔鬼全部都穿着天使的皮囊。”

尽管明白这个真理,但是已经晚了。

气急败坏的萨隆将墙壁上面的一把十字剑猛然的抽取了出来,指着幕帘说道“你这个狗东西,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为什么?”

“穆予…一个毒士…并不是一个忠士,你想想他做了多少人的奴隶了?穆予的第一任主人其实很少人知道,是红毛将军坤林,第二任是韩信,后来兜兜转转到了坤沙哪里,在蛮荒之地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毅然决然的离去,你觉得这样的人,会全心全意的辅助你吗?不可能的,他活的非常的明白,永远都在明哲保身,武者用实力而活着,而智者,当然用智慧来活着。”

萨隆满脸疑惑。

“到头来你还是不懂呀。”

一只洁白的手从幕帘哪里伸了出来,当幕帘彻底拉开的时候,萨隆的十字剑因为震撼直接摔落在地上。

苏逊优雅的坐在里面看着屠荒萨龍,儒雅一笑

“还想要从我这里,得到怎样的计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