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永夜城的暗杀者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股钻心的疼痛让子龙的额头上面流淌下来一滴豆大的汗水。

十字镰刀这种武器,按道理来说应该在时代中已经绝迹了,也没有听说过谁使用过,想不到这样也阴毒的武器依然有传人,这种武器最特殊的地方就是打造的十分歹毒,前端是一个尖锐十字架形态的刀刃,每一根刀刃都是弯曲带着弧度的形态,后方连接着一根黑色的铁链,用于远程进攻,当然还有……

“这滋味很难受吧”,伴随着一声怪笑从黑暗中响起,一道迅捷的身影呼的一声飞舞了出来,从子龙的瞳孔反射能够看到无数的血色风刃在风中乱舞,接着一名少年手中握着两把十字镰刀狠狠的冲击了过来,子龙咬牙承受住疼痛,面对前方的刀锋闭上眼睛,感知系域气“刷”的一下扩散开来,接着少年疯狂的舞动着镰刀,“当当当当……”与放逐的撞击声不断的响起,刺眼的火花闪耀中,少年看着占不到便宜之后一个空翻,双脚踩过子龙的肩膀,优雅的降落。

子龙看着微微颤抖的放逐,淡淡的转过身。

“嘿嘿嘿……”少年将十字镰刀舞动出一圈的刀花,随后在一大片火花的闪烁中插入了地面,接着指着后方的墙壁说道“你大腿上面的那一根十字镰刀,跟墙壁紧紧结合在一起的,想要挣脱嘛那很痛的哟。”

子龙晃了晃右腿,果然铁链当当当的作响,另外一段刺入了墙壁之中,这种武器放血能力很强,子龙的右腿上面已经流淌满了一道道的血丝,他使用过钩镰刀这样的武器,知道这种可怕之处,一时之间也不敢挣脱,要不然这条右腿非得在这场战斗中废了不可。

“我是木字营将军,血潮-韦猎。”

少年韦猎将镰刀拔出来,在手中飞速的转动着,对着旁边说道“他现在一条腿被我牵制住了,这样的大好时机,就这样干脆点解决掉这个家伙如何嘿嘿嘿……”,说话间,魔僧将转动的善恶佛面全部都吸收进入了双臂之中,他的两条手臂变得一条金色一条黑色,冷峻的点点头,魔僧顷刻间变成了草原上面捕食的狂狮般朝着子龙凶悍的冲锋了过来。

“魔僧……善恶魔拳。”

“杀血方舟!”,韦猎同样是一声疯狂的怒吼,举起十字镰刀朝着子龙狠狠的扔了过去,“嗖嗖嗖……”在风中旋转的镰刀就如同夺命的血滴子一样旋转飞舞过来,子龙的脸上突然变得镇定,随后嘴角猛然的浮现出一丝邪笑,所以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敢忍受疼痛的懦夫呢

在魔僧的双拳冲刺过来的,子龙狂傲的一声呐喊,通灵舍利的力量顷刻间爆发出来,从子龙的丹田处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光芒迅速的染指了他的半个身躯,而后,只看到魔僧随着出拳,身后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型的大佛,那大佛身体一半黑色一半金色,相当的诡异,双拳冲击在子龙的身躯上,滚滚的爆炸混合着尘烟顷刻间冲腾到天空中,随后两道十字镰刀在子龙的肩膀手臂上面各自割裂出两道伤口,以回旋镖的姿态飞舞出去的瞬间……

韦猎冲刺过来,双手伸出去刚刚想要接住十字镰刀。

“放逐……刀灵之碎。”

从断裂的放逐战刀之中一道道冤魂般的刀魂密密麻麻的冲刺了出来,顷刻间竟然冲刺出来上千道,这些刀魂以极快的速度进入了十字镰刀之中,在韦猎双手抓住的瞬间,十字镰刀“啪”的一声破裂成碎片!

韦猎的瞳孔中出现强悍的震动的瞬间,子龙的右腿一阵狠狠的抽取……镜头拉扯上前只看到一股股的血肉混合着血水以及断裂的神经,凭借着这样的代价子龙挣脱了右腿十字镰刀的束缚,随后放逐之刃朝着韦猎的心脏狠狠的冲刺了过去,魔僧的眼珠子一转,看到韦猎的性命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惊出一身冷汗。

放逐战刀几乎就要得手的时候,子龙全身的金光完全的劈裂。

舍利的力量支撑到极限的时候,子龙转变了攻击的方向,一刀在韦猎的胸前狠狠一划。

紧接着一大股爆炸的气浪从魔僧的双拳上面轰炸了出去,子龙狠狠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被轰飞出去在地上不断的滚动着,和前方的两名将军迅速的拉开着距离。

魔僧一声怒吼“你怎么这样轻敌大意你刚刚差点被子龙干掉你知道嘛”

“他妈的。”,韦猎的双眼顿时完全的通红,他看着翻滚的子龙怒吼道“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够泰然自若,我今天要将你千刀万剐,方解我心头之恨。”,但是前方的子龙再次超乎了他和魔僧的想像,只看到他借助着翻滚的力量猛然的蹦跳而起,虽然在蹦跳的瞬间趔趄了一下,但是身体还是如同箭矢一样的冲向了前方。

韦猎和魔僧对视了一眼,两人纷纷的朝着前方追赶了过去。

站在楼顶上面的狩月静静的将背后的屠神弓握在了手中,眼神中寒星一闪,弓弦一动,子龙抬起头看向天空的时候,只看到一朵巨大的红色玫瑰凭空爆裂,每一片的花瓣都在优雅的绽放,紧接着从空中玫瑰里面,无数猩红色的箭矢就像是一场骤雨恐怖的冲射了下来。

“屠神弓……夜空玫瑰。”

“咚咚咚!”看着身后和四面八方一根根的箭矢纷纷的坠落狠狠的轰鸣,子龙有些咂舌,居然还有这样的招式,天涯海角的人果然都不是泛泛之辈呀,自己必须要找到一个藏身之所,看着前方一个巨大的十字路口,子龙猛然的闪避到了右边,随后整个身形就这样凭空在这条街道上面消失。

追踪到这条街道上面的韦猎和魔僧静静看着狩月轻轻的降落在地上。

“看我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狩月冷冰冰的回答道。

“我们拖延的时间越久,就越来不及支援战场。”,魔僧抱着手沉着的说道“现在去找永夜大祭司的话太耽误时间了,去掉我们之前行动过的这条路,眼前还有三条路可以选择,一个人负责一条,子龙现在身受重伤。”,说话间,看了一眼韦猎胸前被放逐割裂开的伤口,继续说道“而且子龙不是血统者,伤势没有那样迅速的治愈,如果找到了子龙的话,按照之前的命令,格杀勿论。”,说完主动朝着前方的街道冲刺了过去。

韦猎和狩月对视了一眼,一个朝左,一个朝右,纷纷追踪。

而此时此刻在右边主干道的一条废弃的楼房里,子龙看着伤痕累累的右腿,有些尴尬,刚刚挣脱的时时候斩断了几根神经,现在整条腿都在麻木,而且血流不止,敌方的三个人对于鲜血的味道肯定都会很敏感,找到自己不需要多少的时候,现在摆在子龙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就是现在立刻回到士兵当中治疗,第二条就是继续跟他们斡旋。

把他们的时间拖延的越长,天门的战士或许就能够少死几个。

子龙用牙齿将衣服咬下来一块布条,一圈圈紧紧的缠绕在右腿上。

“龙神大人,他现在隐藏起来了,我们正在寻找当中,耽误不了太多的时间。”

魔僧给龙神打电话汇报着情报,同时问道“战场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不乐观。龙神皱着眉头看着前方烽火连天的战场,山丘的手段实在是强硬与铁腕,高科技武器毫不吝啬的朝着永夜城里面投掷着,没有永夜大祭司的辅助加成的话,这些白色守夜军的战斗力非常的一般,完全靠着数量苦苦的支撑,龙神交代了一声之后让魔僧他们尽快,正要挂电话的时候突然喊了一声等等,随后倒抽了一口凉气。

“砰砰砰……”宽阔的永夜城的主街道上面,身后黑色鸟羽大氅飞舞的皇甫龙斗悬浮在空中,朝着前方飞速的冲刺着,他进入白色守夜军地带的时候,身后的空间“咔”的一声恐怖的炸裂开,龙神只看到一股空间裂缝爆发在白色守夜军的人群中,估计有上千人被这一下轰炸的破碎,随后皇甫龙斗的身体变成了一只飞舞的白色幻鸟……

雪白的翅膀在身后一阵闪耀,魔僧猛然回头的瞬间,皇甫龙斗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他的的脖颈上面,魔僧的身体趔趔趄趄的朝着旁边移动,龙斗一把将他手中的手机夺取了过来,随后对着电话那头的龙神说道“不用喊什么等等了,你们这次肯定完蛋了,我敢保证。”

说完将手机狠狠的扔在地上致使破碎,双手插在裤兜里面的龙斗懒洋洋的看着魔僧站定。

“我子龙哥呢”,龙斗问道。

“在黑暗中躲避着我们的追踪。”,魔僧冷静的回答道。

正当龙斗要说话的时候,从身后的黑暗阴影中,一把黑色的十字镰刀带着锁链猛然的飞舞了出来,龙神一个闪避随后一把抓住铁链,抬起头鄙夷的说道“有毛病偷袭别人是天涯海角的什么风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