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 追神者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听到这番话后,子龙的双眼就如同地震般的狠狠一个颤抖。

怎么又跟隐藏在天门的王将有关系?那个恐怖的家伙,就如同豺狼一样隐藏在天门里面,而且据传言,在天门之中又有不俗的地位,这个问题子龙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存在,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他这样的蛰伏究竟又有什么意义呢?仅凭一人之力就能够扳倒整个天门,这听起来似乎就是无稽之谈。

“呵呵。”,子龙不屑的笑了笑“即便现在天门之中有这样的存在,你觉得他能够力挽狂澜?现在天门的疆土…”

还没等天门夸夸其谈现在天门有多么的强悍,诸葛桐神很肯定的点点头“能。”

说完还补刀一句般的说道“就算天门得到了全世界,他都能。”

这样高标准的称赞?而诸葛桐神道“我现在也不能够确定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相比起对天门没有丝毫威胁的我,他才是你们应该更加专注,更加精准攻击的目标。”,伴随着剑刃几道旋转舞动的声音,小诸葛握着诛神朝着前方的武幽飞舞了过去“子龙将军,此时此刻永夜城已经城门打开,赶紧让你们的将士们如同潮水般的奔涌进来,尽情的驰骋,尽情的策马奔腾吧,君子,要懂得审时度势,什么是重,什么是轻,心中要有一杆成熟的天秤,去衡量喔。”

带着一股霸道的气势,诸葛桐神猛然的降临在武幽的前方。

我的弟弟在哪里?武幽双眼血红,如同被激怒的猛兽。

“武烈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面了,他的血统,也被暂时的封印在崆峒印之中。”,诸葛桐神嚣张傲慢的看着他“崆峒印有能够让人长生不老的本事,更有着能够将血统封印和转移的恐怖效果,武烈那样杂种一样的躯体,承载着这样宝贵的血统,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而你,武幽,你也同样如此。”

紧握手中的金刚九天断,武幽的喉咙中发出了野兽般进击的低吼声接着转变成了疯狂的怒吼。

“暴风冲刺。”

身后带着一道道迅疾的残影,武幽霸气的朝着前方的诸葛桐神冲刺了过来。

“就是这样…就带着这样的满腔愤怒,跟你的弟弟共上黄泉之路。”

话音刚落,小诸葛举剑冲击了上去,枪舞剑刺,锋冷的罡气一股股的朝着四面八方溅洒着,枪刺剑舞,闪耀的火光爆裂在整片战场之中。

两人的身体都是悬浮在天空中,不断的你来我往。

随着武幽的腾空而起,身后翅膀狠狠的一个拍打,全身带着金色光影冲刺,手中的九天断释放出恐怖的力量,一道道撕裂的枪锋锥形般的从天空中冲刺,“当当当…当当当…”诸葛桐神一边轻松的抵挡一边笑道“弱,弱,简直是弱的可怜。”,手中的邪剑诛神荡漾出一股股的剑圈,宛若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

下一刻双目一转,全身在风中一个旋转,剑气如同狂风暴雨般密密麻麻的冲腾了起来。

幻影飞舞的剑浪宛若潮水,一瞬间冲天而起和天空中的枪锋密密麻麻的撞击在一起,虚空破碎、强悍震动的冲撞声之中,诸葛桐神一剑斩断气浪圈,随后整个身体的周围都涌动出一股股的风流,他悬浮在天空中,双掌重重的拍打在一起,邪剑诛神围绕在他的身边,以超高速的移动飞速的转动着,小诸葛的嘴巴里面念念叨叨,一个个的剑诀不断的带着光芒从他的口中飞舞出来,在运功的过程中,小诸葛的全身上下都滚动着超强的风暴。

“金翅大鹏鸟·两仪·神目之光。”

“啪啪啪…”,霹雳闪电般的金色光芒从武幽的双目中爆射出来,狠狠的冲击在诸葛桐神的身体上面,衣服完全的破裂中,露出了诸葛桐神璞玉般洁白无瑕的身体,这是何等优美的身体?简直就像是上帝手中最为完美的一件工艺品,全身上下的肌肤雪白,连一根毛发都看不到,肌肤上面那些神圣的光芒,无形之中给诸葛桐神增添了一股圣洁的感觉。

居然没用?

看着自己的光芒劈到诸葛桐神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反应和效果,武幽刚想要加强。

但是为时晚矣。

“邪剑诛神一式·一阳·灭日。”

“桑桑桑…桑桑桑…”原本飞舞在诸葛桐神身边的邪剑诛神带着旋转舞动的声音,如同一朵圣洁的莲花一般,在诸葛桐神的背后霸气璀璨的的绽放开来,就好像是一个闪耀着浓厚剑光的太阳,随着诸葛桐神猛然的睁开眼睛,几缕杀戮的金色光芒在他的眼皮上面一阵闪耀跳跃后,诸葛桐神的双掌猛然的朝着前方推动了过去,顷刻间,虚空一阵颤抖,下一刻,海潮般的剑芒气势汹汹、游移飞速、全部都带着狠辣的破空之声朝着前方飙射了过去。

整片天空金剑漫舞!

那灭日般的太阳更是闪耀出一抹抹锋冷的剑光…在天空中、在苍穹上、在地面上不断的滑动着,子龙身后无数的小弟们全部都捂住了眼睛,有几个因为看到了剑光眼眶里面的瞳孔被割裂,血流不止的死亡;密密麻麻的剑锋,让前方的金翅大鹏鸟震撼了一下,刚刚想要飞走的时候,邪剑诛神的剑芒“刷”的一下子他的脑袋上面闪烁过去。

一股鲜血从金翅大鹏鸟的眼睛中爆溅了出来。

“啊…”下一刻听到武幽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双掌捂住了眼睛。

诸葛桐神身轻如燕,踩着海浪般的剑芒冲刺过来,双掌上面带着滚滚的剧毒,一掌又一掌,双掌上面带着一抹抹的残影,接连不断的轰炸在武幽的胸腔上面,“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就没必要逞强了,要不然到时候难堪的,还是自己呀。”,诸葛桐神十八掌全部都打完后猛人的一个回身。

“万毒心经·邪祟之鬼。”

右手成爪狠狠的挥舞冲击二而出,青色的毒液凝聚成一只恐怖的邪恶鬼魅,带着凄厉的叫声冲刺上前,后又如同鱼入大海那样直接钻进了武幽的胸腔之中;随即,后方那些密密麻麻闪耀的剑芒频频的冲击过来,全部都带着狠辣的攻势纷纷的轰炸、穿透、插入、爆裂在武幽的身体上面,武幽的身躯顷刻间被剑芒所淹没,只看到剑影飞舞、切割、轰鸣之声不绝于耳中,武幽的全身伤痕累累,手中的金刚九天断更是脱手掉落,无力的插入了大地当中。

“今天总算是体验到了复仇的快感。”

诸葛桐神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满意的神色,右手轻轻的一个舞动前方的剑芒都消散,背后如同太阳一般的邪剑诛神也飞舞回到了他的手中;前方悬浮在天空中的武幽闷哼一声,从天掉落,刚刚落地滚滚的鲜血就从后背流淌出来,流淌在撕裂的大地上面,随后进入了缝隙之中。

他已经是伤痕累累,剑伤加上…毒伤!

随着诸葛桐神意念控毒,武幽的胸膛猛然的一挺,随后从七窍之中流淌出来恐怖的鲜血,他的双目失明,乃是邪剑诛神所致,身体内的毒液感染,要不是金翅大鹏鸟的血统,武幽早就已经是一命呜呼。

也许是毒液让他有些癫狂,他竟一个鲤鱼打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全身摇摆,双手疯狂的乱抓着,大喊“诸葛桐神,诸葛桐神,你在哪里?我要宰了你!!我他妈要杀了你!”

从哪优雅高贵的金翅大鹏鸟变成一个毒液入脑有些癫狂的疯子,这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摆渡。

想那样强悍的金翅大鹏鸟,也不是天下无敌毒剑仙的对手,无数人不禁唏嘘不已。

武幽竟抓住了小诸葛的衣领,不断喃喃的喊道“把我弟弟还给我…把我弟弟还给我。”

“哼哼哼…”,后者毫不客气的将武幽猛然的推翻在地上,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畅快,真他妈的畅快,诸葛桐神张开手对着天地之间疯狂大笑“武狂,你看到了吗?你不是经常在我的面前夸赞你的儿子是如何如何的天资聪慧吗?你瞧瞧,你引以为傲的儿子,此时此刻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趴在我的面前,只要我乐意,我能够随时杀掉他,就像是将人间的垃圾送葬一样。”

他的笑声萦绕在整个永夜城。

那是一种释然,那是一种报仇成功的快乐,更是一种扭曲的惬意。

如法炮制,诸葛桐神猛然的将崆峒印再次取出来,凶猛的生命水龙再一次呼啸而出,朝前冲锋不断的缠绕在武幽的身体上面,再将他的血统快速剥夺的时候,亦是将武幽的身躯卷成了一具不留一丁点血液的白骨。

取回崆峒印,化成了白骨的武幽在风中慢慢的凋零散落,一根根的骨头随风滚动,而诸葛桐神则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满脸落寞的低着头,复仇之后的感觉是寂寞的,那一刻,身边的风变得非常的平常,那一刻,日后也没有什么期待,那一刻,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呢?我活着…又能够做些什么呢?这个世界上面的那些山川大海,就算没有我们去看他们也是一如往常;这个世界上面的那些鸟语花香,我又能够看到多少次鸟儿展翅飞向朝阳呢?这个世界上面的那些形形色色的美人,这个年纪是不是已经太累了?那一刻诸葛桐神非常的迷茫,就像是悬崖上面的一块石头,似滚非滚,想要彻底堕落的进入那无尽深渊之中,却一直在悬崖的边缘徘徊,依然想要阳光的照耀。

将身后在风中乱舞的头发扎起来,诸葛桐神重新恢复了那副逍遥浪子般的形象。

“子龙将军…”他在前方对着子龙昂昂头,随后指着身后的永夜城“看门狗我已经解决掉了,接下来,就是你开始表演的时候了,我可告诉你,永夜城非常的恐怖,里面更是有着龙神那样恐怖的家伙存在,天门的挑战,还需要不断的磨砺喔。”,说完,诸葛桐神深深的看了前方的武战英一眼。

之前,他的剑可是穿透了武战英的身躯直戳武烈。

如果真的是亲生父亲的话,为什么不相认?为什么如此狠毒?虎毒不食子啊!

武战英捂着胸膛怒吼道“告诉我一个答案,告诉我一个答案,告诉我…”,也许是因为愤怒的原因,让他胸膛前方的剑伤再次扩散开来,鲜血涌动出来,从武战英的指缝之中流淌出来,他摇摇欲坠的站着,但是双眼却充满了分外的坚定。

邪剑诛神飞舞而起,诸葛桐神随意的从地上捡起来一根野草叼在嘴巴里面。

背对着武战英小诸葛随意的挥挥手

“相遇既是偶然,又何必在意离别时候的突然?有些话与其诉说,不如沉默。”

在无数人惊讶的声音中,诸葛桐神轻轻的跳跃上了邪剑诛神,随后背着手飘逸的离开,几个眨眼间就消失在云端上面,这样绝世强者的出现,引起各界的一阵轰鸣,像这样强悍的敌人到底还有多少?谁也不知道,但是观看着这场战斗,各界的大佬们纷纷在黑暗中低下头沉思。

想当初解散和平阁这样的主意,是帝君虹去青玄斋里面找官小姐问到的,现在能够看的出来她这招确实毒辣,时代的走向到底又会怎么样?没有人知道,只能够一步步的去追逐。

“太遗憾了。”,子龙有些可惜的摇摇头。

众目睽睽之下,诸葛桐神的确展现出非凡的实力,但是让子龙更加好奇的是诸葛桐神炼制的那些药丸,那样强悍的药丸不是药王宝鼎是根本炼制不出来的,但是药王宝鼎是龙潮歌的神器,龙潮歌又被幻影霸者团的人带走。

幻影霸者团,曾经太平洋上面三大海贼团之一麾下最强的一股战斗力量,其人员的背景都像是黑暗的谜团,深不可测,就算是夜宴这样巅峰级别的情报机构,也只能够知道幻影霸者团的人在乌鸦镇游走;乌鸦镇,一个混乱不堪、蛇虫鼠蚁格外混杂的地方,它临近中华城和英雄城,但是这两座城镇都对哪里敬而远之,而当初九头刀锋神龙隐就在中华城哪里,在中华城中更是埋藏着一件惊天的秘密,如果将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联系起来的话,那就是诸葛桐神和幻影霸者团之间存在着某种关系,某种,非常隐蔽,无法见光的黑暗关系。

“进军!!!!!!!!!!!!!!!!!!!!!!”

随着子龙的一声烈吼,全体将士们全部都是精神一震,随后踩踏着整齐的脚步,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黑压压的天门军团朝着前方的永夜城徐徐的压制了过去,各家媒体们也将镜头的画面转移到主战场上面。

子龙路过金刚九天断的时候将它猛然的从地上拔起来。

“嗡…”一道锋冷的流光渡过整个枪身。

看来金翅大鹏鸟没有驯服这把神器,子龙的嘴角带着一抹桀骜不驯的笑容,否则以金刚九天断的能耐,是绝对不会被邪剑诛神压制着打的,跟关键的是在战斗最激烈的阶段,九天断里面的兵魂并没有出现救赎武幽,这把武器非常的倔强,但是子龙就是这种征服的感觉!

他猛然的朝着前方了几步,一吼,二投,九天断带着破空之声朝着前方杀气腾腾的冲刺了过去。

“咚!!!!”九天断狠狠的冲击在永夜城的牌匾上面,疯狂的颤抖。

紧接着城防的巨型大门被猛然的震裂开来,前方宽阔的城镇大道上面空无一人,只有萧瑟的风不断的吹拂着。

“嚎嚎嚎…嚎嚎嚎…”紧接着从城防大门之中一股股幽冥形态般的黑色烟雾就如同潮水般的涌动了出来,这些烟雾冲刺出永夜城之后冲锋到天空中,在天际上面久久的徘徊,形成了一股恐怖的黑色云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