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祈祷星空永耀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叶汐珏尴尬出天际。

为什么这么说呢?身为暗榜的成员,其实他们的确是有难言之隐的,因为当时夜昌东跟冯姑娘两人大肆的发展血榜,暗榜本身就作为辅助般的存在而成立,所以暗榜人员学习的超能力、秘术、特异功能、御兽等这些,其实是服务血榜而存在的。

就拿之前的暗榜十号——雷禅来说,他的武器叫做支配面具,虽然这个面具出现的时间很短很短,但是戴上这个面具后,你能够拥有狮、虎、牛、猴等的力量和速度,算是一种特别好辅助的存在。

因为那个时候血榜前十号,每个人几乎都有自己的独立队伍,血榜十号的风霊就是雷霆华尔兹剑客队,如果他们的实力再加上支配面具,可想而知,这就是一支非常强力的队伍。

虽然说雷霆华尔兹剑客队被张家十八骑干掉了,但是也不难看得出来,无论是九号的冥蛇、二号的沈青眉,还有死神红骷髅他们,都是偏向于辅助技能的,当然了,这里还有一个特例,那就是金骑士,这家伙的野心隐藏的太深了,直到现在才露出真面目。

由于现在天门还没有开始跟铸甲城打交道,所以对这个家伙的情报了解的少之又少,但是夏天很敏锐的看出来了他的野心,命令无心找个机会干掉他。

深渊之下,是藏匿的潜龙,隐藏在深处,笑看漫天风雨,伺机而动。

这种人是最为危险的,毕竟他今天能够背叛血榜,明天同样能够背叛天门。

所以叶汐珏的难处现在已经可想而知了,她的实力大部分是偏向于辅助血榜一号的,想要跟金骑士这样的家伙交手,根本不是对手。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绞尽脑汁的搞一些小动作,如果真的有本事的话早就像王遮那样离开了,而金骑士也是知道这一点,才自信满满的跟无心说:我给你那个投名状过来,两人合作很多年,金骑士对叶汐珏太了解了,他有十足的把握。

赶到的无心说道“金骑士,不会心慈手软吧?”

“您放心好了。”,金骑士举起胳膊用力的握住拳头

“会像是一拳头打西瓜那样,给她的脑袋,一个痛快的爆裂的。”

无心脸上满意的笑了笑,内心属实震撼,这么多年的交情,居然都能够如此的残暴,自己也算是一个比较冷漠无情的人了,但是你让无心对替天动手,哪怕只是不入流的新人,无心都很难像金骑士这样,手段毒辣,天哥看的没错,这样的家伙,要么当成天门的工具人,要么不能留。

叶汐珏拿出了手机说道“相识一场,打个电话不过分吧?”

金骑士看了看四周,确认叶汐珏在自己的杀戮范围后点点头“可以答应。”

她的电话是打给现在在圣辉岛上面的辉星的,第一遍并没有接通,因为此时此刻辉星正在包房里面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第二遍的时候辉星才接通然后说道“小叶?你现在怎么样啦?逃出来了吗?”

叶汐珏面如死灰的说道“你那边很热闹呀?”

“唉,没办法,陪黑暗世界的几个客户。”,辉星说着再次问道“你那边怎么样了?”

“敌人就在眼前,挂断电话后就会杀了我。”,叶汐珏多么期待辉星的下一句话就是把电话给他,我要让他知道,敢动我的女人一根寒毛,会是怎样的下场,他若敢碰你一根翅膀,我辉星,必然毁灭他整个天堂。

身后有人再催,辉星说道“那行,那你注意安全哈。”

这句话给叶汐珏说笑了。

“真的是翻脸不认人的狗崽子,我说了敌人就在我面前,你就算要这样的敷衍,哪怕你认真一点,你装个样子,不行吗?我们两之间到底算什么呀?我对你而言又算的了什么呀?”,叶汐珏的这些刁蛮任性以前辉星很喜欢,现在他只感觉到了无尽的厌恶

“那你想要怎么样呀?我现在到不了你身边,你想让我怎么样呀?”

呵呵……叶汐珏苦笑了。

“你不是很聪明的吗?很聪明的话,你就自己想个办法离开雪雁岛呀,不要什么事情,都想着我在后面给你收拾残局行吗?我很忙的,拜托…”,辉星说着气急败坏的挂断了电话,叶汐珏第三通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已经被拉到黑名单了。

看着她脸上失望的模样,金骑士笑出来“意料之中的结果。”

“混蛋。”,叶汐珏将手机狠狠的仍在地上,眼眶竟然有些鲜红,她对辉星是动了一些感情的,但是现在这种感觉是什么?不被重视?委屈?不甘心?不过对于金骑士而言,这些并不重要,在天空中的金骑士全身大字形的张开,身后金光闪耀。

圣铠-黄金十字线。

纵横交错的两道光线直接在他身后拉开,而后无数的金色光球“刷刷刷”的从黄金线中喷发而出,朝着叶汐珏轰炸过去,而这个时候叶汐珏终于展示出来了自己的能力,她的手掌放在身边的一栋建筑上面。

超能力-复制-楼房复刻。

“嗡…”一抹灰色的光芒从叶汐珏的掌心中爆发而出,紧接着将整栋房屋全部都笼罩住,下一刻叶汐珏的右手快速的移动,一个灰色线条的轮廓出现在他的前方,光芒闪烁了几下,一栋一模一样的建筑挡在她的前面。

无心瞪大眼睛“这么厉害的能力啊?”

“咚咚咚咚…”金色光球不断的冲击在楼房上面,将其轰炸的玻璃粉碎、碎块飘扬中,叶汐珏转过身依然不断的逃跑,无心大概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金骑士追赶出去他并没有,而是拨通了张命寒的电话。

“复制能力?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吗?”,张命寒也是匪夷所思。

“我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能力简直就是辅助神技好吗?我觉得你有必要考虑一下,把这个家伙留下来,如果复制能力能够被天门所用的话,对于我们而言,那将是如虎添翼般的存在,而且…”

无心说出了自己的推断“根据我的推测,叶汐珏本人已经逃跑了。”

那栋建筑很快就被金色光球轰炸成了稀巴烂,金骑士在天空中追捕着下方的叶汐珏,一个冲刺下去,一拳头轰裂在地面上,“滋滋滋…”裂缝在叶汐珏的四周蔓延,而后随着光束“刷刷刷”的喷涌,致使地面疯狂的开始塌陷,形成了一个十几米巨大的深渊。

叶汐珏如同孤岛上面的孤舟般,站在一根石柱上面,前后左右无处可逃。

“无心…看好了,像是打西瓜一样。”

金骑士履行诺言般的握紧拳头,一个冲刺朝着叶汐珏爆发过去,一拳头横扫她的脑袋后,不出无心所料,一团灰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嗯?”,金骑士眼神中流露出了震撼。

“她自己复制了自己。”,无心颇有兴趣的点点头“有点意思。”

大意了,金骑士一脸的愤怒,而后眼神中涌现出来的智慧将他的愤怒平衡,在他意念的催动下,黄金圣衣铠整套铠甲从身体上面离开,悬浮在天空中,金骑士单膝跪地的说道“无心先生,这套铠甲如此的威猛,我想要送给夏天龙头,我现在立刻就可以解除,我跟铠甲灵的联系,但是我是真心的想要加入天门的。”

他说的如此的言之凿凿,让无心对他更加的刮目相看了。

他可能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奉献。

他给夏天,夏天也不好意思要,显得夏天多么贪图这些东西似的,而金骑士也明白,黄金圣衣铠的威力太过于巨大,在自己身上,始终都是一个威胁,在他的忠诚,还没有被夏天他们认可的时候,他不能够这样锋芒毕露。

“你给出了你的武器,那你在替天怎么生存?”,无心问道。

“我从最底层做起,都没问题的,哪怕只是打打杂,平时你们战斗的时候我在后面为你们呐喊喝彩,都没问题的。”,金骑士说着,双膝跪地在无心的面前,虽然说得如此卑微的话,做着如此低贱的动作,但是他的眼神,非常的坚定与决绝。

无心也算是识人无数了,这样能够放低身段的人,还是比较恐怖的。

他好奇心起来了问道“你真名叫做什么?”

“千枭。”,金骑士说道。

“一千的千,枭雄的枭?”,无心有些被吓到。

“当然不是,有钱的钱,潇洒的潇。”,金骑士故意带偏的说道。

而此时此刻南吴城中,夏天跟唐袭他们在主城区散步着,冯姑娘戴着眼镜一边走一边画,还问着“南吴城的一些建筑还是比较有风格的,我想要记录下来,将一些比较有个性的建筑带回到蛮荒之地去,虽然说拍照会更加简单,但是画笔之下的感觉,更加的与众不同。”

“老姐是真的厉害。”,夏天由衷的称赞道,正想要恭维几句的时候,那边的拉斐尔推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拉斐尔说着不敢相信讲“天哥,你猜她是谁?她是那个叶汐珏,好家伙,一直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呢,她不是在雪雁岛上面吗?”

小叶子跟冯姑娘的眼神对视了一样,立刻闪开。

冯姑娘的眼睛很犀利的看着他,而后在夏天耳语“复制能力的使用者,这个是真身。”

“你挺厉害的呀,你怎么跑出来的?”,唐袭好奇的看着她。

“坐潜水艇一个人跑出来的。”,叶汐珏很真实的回答道

“我把其他队友全部都卖了,我本来是可以开着潜水艇直接回圣辉岛的,但是我用分身拖延时间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渣男的背叛,夏天先生,我想要跟你签署一个合同,就这次你跟天劫的作战,能帮忙的我都会帮,该知道的,我也会知无不言,总之我会死心塌地的帮助你,我只有一个条件,我要手刃辉星这个狗男人。”

叶汐珏说的很明明白白“合同结束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有点昌东女儿的那个范儿。”,台风说道。

丧尸强回复了哼哼的信息后点点退“是个刚强的丫头。”

夏天不装,点头承认“有点意思,单次协议,你是世界上第一个跟我提出单次协议的人,但是我对你不是很了解,你的本事如何?”

叶汐珏有些要强的昂起头“我能够见到你,跟你说这些话,这不算本事吗?”

哈哈哈哈,台风他们几个全部都纷纷的笑起来,夏天也是点头承认“我答应你,小苏,拟定一份协议出来。”

叶汐珏被带走交给张命寒那边安排,夏天突然好奇的问道“夜麟,怎么样了?”

一说到火狐狸,唐老大和冯姑娘的脸色全部都变了。

“以后找个时间,好好说吧。”,唐袭岔开话题,夏天也点头,表示理解,他没有直言相告,那必然有难言之隐。

另外一边,富贵墓园中,哼哼带着一群人将沉戟的坟墓挖开,对着身边的人纷纷的点点头,示意他们准备后,一脚将棺盖踢开,“不许…”哼哼握着枪对着里面喊道,却发现里面早已经空空如也,别说君麒麟了,啥也没有。

“又来晚了一步。”,哼哼一声叹息,同时告诉丧尸强。

“你管这毫无把握的事情,叫做又来晚一步?我们是根本没胜算好吧?”,路星明在旁边听的笑出声“君麒麟很难抓的,如果真的能够逮到他的话,我估计咱两就可以直接闻名世界了,行了,哼爷,不要这么不高兴。”

哼哼很丧气“你觉得无所谓,我觉得很有所谓,这是失败,和被打击的感觉。”

二娃咧开嘴笑出声。

另外一方面,南吴城某处人来人往的中转站码头,那身打扮还是比较扎眼睛的,王遮穿着正常,脸上既然没有任何的特点也没有伤疤,就是一张普通男人的脸庞,略带点风霜罢了,他坐在码头上的长椅上,买了一瓶小麦酒和一个硬面包,一边掰着吃一边喝酒。

“喵喵。”,他拿着一块面包逗着一只流浪的小猫咪,一双腿映入眼帘。

“我觉得你在在南吴城呆下去,这里都快变成你的第二个家了,不会到时候产生什么特殊的情感,本该做好的任务和理解的规矩,因为对这座城市的喜爱,而统统的放弃吧。”,王遮说话间,君麒麟在他身边坐下来,手里面拿着吸油纸,里面包着牛肉。

“你消息挺灵通的嘛,我来南吴城干嘛的你都了如指掌。”

王遮用面包沾了沾酒说道“这个时代,没有秘密。”

也是,君麒麟点点头认可“你就吃这个呀?”

“舟车劳顿,风餐露宿,习惯了,比这个更难吃的我都吃过,这…算好的。”,王遮将面包扔进嘴巴,很随意的说道,看起来对吃住不太挑剔。

“这次在时代中露面,下次是什么时候?”,君麒麟问。

“不知道,出来卖命的人,没有资格抱怨和沮丧,老大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指哪儿,我们就去哪儿,不问原因,不查目的,不贪富贵,不享荣誉,时代变了,杀手的性质,也跟以前截然不同了,我们这帮子还固守己见的人,还保持着传统的人,已经不多了。”

君麒麟被他说的动容。

“但是有些东西它一定要有一些人去坚持下来的,我喂猫是因为我喜欢小动物,我杀人是因为这是我的本职,有些东西不能够混为一谈的,可偏偏这个时代的人,总是将很多东西混为一体,一概而论。”

小麦酒喝完,面包吃完,王遮说“船来了,走了。”

君麒麟将那包牛肉递给他“路上吃吧。”

“谢了。”,王遮爽快的接下来,走向了一点点朝着港湾靠近的船只,背对着他挥挥手,君麒麟也摇摇手,然后叹息一声,双眼中充满了一些淡淡的感伤,拿出手机想要找个人聊聊天,却在屏保上面愣住了。

屏保上面是一张照片,是那个雕刻成阿梨的木头人的照片。

他深呼吸一下站起身,随着人潮缓缓的走进了南吴城。

——

圣辉岛,齐麟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黑曜跟圆公子两人已经在等待着他了。

不同于貘羽那份傲气,觉得我们都是老大级别的人物地位平等,齐麟则是要卑微的很多,他一边给黑曜他们泡茶的时候一边说道“明天我们就要回到黑暗世界那边去了,我希望战斗能够尽快的打响,血榜现在没剩下几个人了吧?”

“就剩下一个沈青眉了。”,齐麟说道“其他人全死了。”

“是吗?你能够确定每个人都死了吗?”,黑曜意味深长的问着他,不等他回答便笑道“这一次的战斗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齐先生,我预祝你们马到功成。”

齐麟点头致谢,心中难免升腾起来了紧张感。

还没等他做些什么,黑曜便伸出手“交出来吧。”

恩?齐麟礼貌的笑道。

“四海神州的航海图。”,黑曜讲“呃,你也可以理解成,保命符。”

殿长完了,就是你吗?你们这些欺人太甚的狗东西,到底要把我折磨到什么时候?齐麟握紧拳头,一拳狠狠的打在黑曜的脸上,而后一个过肩摔将黑曜扔在地上,对着他的身体就是两脚、三脚,连续不停的狠狠的踩踏着。

随后抓住他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怒吼“别惹我!!!”

“齐先生?”,黑曜在他面前伸出手舞了舞,打断了齐麟的幻想。

恩?齐麟带着笑容看向他。

恩!而后眼神中充满了失落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