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井底之蛙

天才三秒记住 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天魄知道红月的实力不差,可没想到女人竟然还会这等诡异的身法?!更要命的是,女人爆发力之强更是不在他之下,这种突然性的攻击,其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咋舌。

短暂的惊叹之后,天魄没敢再耽搁,他反应极快地当即作出了反应。他是身体一歪,微微向右侧偏移,先是避开了女人的第一剑!而随之而来的第二剑,已然切向他的面门。天魄不闪不避,竟然使出一记千斤坠,身子急速地坠落,直接朝着摔向了地面。。

他这种躲避的方式,红月同样也没有算到!人们只见唰唰唰三道寒芒闪过,几乎都是贴着天魄的身体穿穿,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便能伤到他。。

“可惜。。”一时间,不少人都为红月感到遗憾和惋惜,因为就连他们这些外行人,在女人出手后的那一刻,都认为天魄必输无疑了,却没想到结果却是居然被他躲过去了!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只怕没有人会信!

而红月也颇为意外,就连她自己也认为自己会赢!刚才的三剑究竟有多么快,她自然会清楚。如果是唐寅和千面躲过了,女人可能不会太吃惊,可是天魄却做到了,确实让她有些惊讶和难以接受。

但不得不说的是,天魄躲闪的方式却极为狼狈,甚至可以说是滑稽。对于像他这样的高手来说,自然有失颜面的一件事!

“小女娃,你很厉害!这一场比试,就算我们平手吧!”天魄此刻已经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方才说道。

“平手?”红月诧异地望着天魄,有些不解的样子,明明是她输了啊!

天魄一脸严谨地道:“虽然,你没有伤到我。可是,却能够将我逼到这么狼狈,确实让我很意外!而且,你我两人都清楚,若非我让你的只有五招,如果再多让你一招,在当时我已经倒地的情况下,一旦你再次对我发起刚才那种程度的攻击,恐怕我难以有机会能够再次躲过去。所以,我觉得我赢的并不光彩,而你输得应该也很不心甘,对吗?”

的确,天魄说的话并没有错!如果红月还有出手的机会的话,哪怕只是一招,天魄都将处于险境之中。就算他勉强可以避开,可是形势上红月已经占据了非常巨大的优势,只要继续打斗下去,天魄受伤是在所难免的事情。所以,天魄也没有猜错,红月心里也确实有点不甘心。

可是,这个时候红月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后者的话。女人忽然释然一笑,毅然说道:“话虽如此,但我本来就是进攻的一方,而且还使用了武器。而前辈在没用武器的情况下,却能够让我在全力出招的情况下,无功而返,已经让我无地自容了!所以我觉得,前辈只让我五招很合情合理,我没有能够侥幸击伤前辈,是我技不如人。和后面的形势如何,并无关联!这一场比试,我输的并不冤枉。。”

没想到女人会这么说,天魄愣了愣神,有些意外地盯着女人,一时间也忘了要说什么。

红月凝视着天魄一会,缓了口气,又接着道:“前辈的实力确实令我自叹不如,并且远在我之上。不过,我现在能够更加确信,前辈您在遇到战神唐寅的时候,只怕。。。。。。。。”后面的话,女人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就这么直接中断了,并且红月似乎也没有要说出来的意思,一脸随意地望着天魄。

天魄回过神来,立刻就明白女人的意思,他脸色暗自一惊,禁不住地问:“你的意思是,战神榜第一的唐寅实力要在我之上?!”

“是!”红月笑的很轻松,倒也没有太拖沓,直接承认了。

“呵!”可天魄却不太相信,他身手虽然是五人之中最弱的一个,但却是枪法第二厉害的人,绝对是真正的高手中的绝顶高手。枪法上取得的成就,是天魄身手排在最弱的主要原因,因为后者更多的时候会选择练枪,而不是练武。但也正因为此,让天魄的性格有些自负,自然不会轻易地屈服于人。

没过多久,天魄心里虽怒,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得多么明显。他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露出一抹短暂的笑容,幽幽说道:“小女娃,我相信那位战神阁下实力如你所说,应该有着常人难以到的身手。可你如果说,他的实力要比我强,恕我不能苟同。。”

在红月只要此刻唐寅的身体处在正常状态,等他面对天魄时,就算无法击败后者,但后者要在他身上占到便宜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一想在杀手大赛时,唐寅对自己的羞辱,红月心里就异常不舒服。反正,自己也打不过后者。而想要报复唐寅的话,就只好给他添麻烦,让别人来“教训”后者了!

想罢,红月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煽风点火地说道:“反正,我知道战神,他现在就在这艘邮轮上。前辈如果怀疑我说的话,为何不去找他切磋一番?!”红月非常聪明,或者说是狡猾,女人说的是“切磋”,好像两人只是单纯比武而已。可是,她却知道,唐寅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主。当初,在杀手大赛之时,褚博被人暗算而吃亏,唐寅就是毫不留情地为褚博出口,将路西法屠夫等人打得为求自保,乖乖地投降。。

这还是只是唐寅的朋友,就已经这样了!如果招惹了他,女人即便只是想一想,都有些不寒而栗!因此,天魄如果不识好歹,非要去找唐寅的麻烦!会发生什么?天魄的结果又会如何?红月心里唯有呵呵一笑,谁去谁知道?!

如果此时的天魄知道,红月其实是故意将他往火坑里推。。恐怕,现在对女人的好感将会变得荡然无存,甚至气得吐血,也说不定!但红月如此的狡猾阴险,最主要的原因,又是和唐寅当众侮辱过女人分不开!这其中的种种因果关系,归根到底,还是在唐寅的身上。。

此时,天魄听完红月的话之后,几乎没有多想,便点头,说道:“你年纪尚浅,有时候未必准,倒可以理解!不过,我不想仗着年纪大就倚老卖老,说教与你!你大可以等等,只要唐寅他在这条艘船上,并且和我相遇,我定然会找他比试比试。。”

红月大点其头,面露期待之色地说道:“那晚辈到时候就只有等着不过,前辈我劝您,千万不要小,他真的。。。。。。。”

“你不用多说,我心中有数!”天魄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话?此时,他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恨不得唐寅此时就在这里,然后当面将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好让眼前的红月没有见识的女娃好好地长长眼。

只的表情,红月便知后者心里在想些什么!女人心里一阵暗笑,这个老匹夫还说她目光短浅,究竟谁才是井底之蛙?到时候,自然会揭晓!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谁爱下地狱谁下,反正她不下就是了!此刻,内心幸灾乐祸的红月仿佛是个孩子一般,就像吃了糖似的开心。。

当然,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有人高兴,自然就有人忧愁。

见天魄真打算找唐寅比武,褚博和金蜜雅脸色都有些不自然。因为褚博被人围着,不方便离开,而且他也想问问红月,为何要故意挑起天魄和唐寅交手?至于金蜜雅,女人则极为低调,在没有引起旁人注意的情况下,她悄悄到饶到后方,打算回到房间里,去和谢文东等人会面。。

就在女人正在走廊里行走,快要拐角进去的时候,迎面正好眼走出来。两人迎面撞了个正着,后者见来人正是金蜜雅,心里不禁暗自松了口气,语气微微有些担心地说道:“金小姐,你没事吧?!东哥见你们这么久还没回来,放心不下,刚刚派我出来,让我去找你和小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