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姜森咧咧嘴,没有马上答话,见他神色有些不太正常,谢文东淡然一笑,轻描带写地说道:“有什么就说,我想知道她以前和现在过的怎么样?”

姜森深深看了一眼谢文东,再不耽搁,一五一十地说道:“东哥,据我的调查,在她哥哥死后,李英男曾经在东北呆过一年多的时间。起初,她在一家饭店里打工,后来饭店的老板贪图她的美色,强行将她占为己有,李英男就成了对方的二奶。”说着话,姜森忍不住瞥了一眼谢文东,见他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这才接着说道:“听说,老板甩掉李英男的时候,曾给了一大笔钱她。李英男拿着这笔钱离开了中国,来到台湾,做起了生意,才有了现在的这家餐厅。”

说完,姜森接着又道:“除了那件事之外,李英男这几年过的还算不错。特别是现在,她的生意一直挺火的,还有很多人追求她。”

听完他的话,谢文东仰面而叹,幽幽说道:“是我害了她。”

“东哥。。。。”姜森刚准备接话,谢文东急忙摆了摆手,打断他下面的话,抢先问道:“她住几楼?”

姜森略微想了想,说道:“五楼,左边第二间就是她的家。”

谢文东点点头,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他边走边说道:“你们就在下面等我。”说完,不等姜森等人接话,谢文东已朝楼梯口走去。

看着消失在走道处的谢文东,姜森摇了摇头。刚转过身去,突然他双手一拍。见状,一旁的金眼忍不住问道:“老森,怎么了?”

姜森苦笑一声,说道:“我刚才忘记告诉东哥,上面出了李小姐之外还有其他人。”

“谁?”金眼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追问道。

姜森不确定地答道:“应该是她的朋友,不过我觉得是她男朋友的可能性比较大。”听闻这话,金眼等人相互看了看,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看来这次东哥去的可不是时候啊。。

这一路上,谢文东走的很慢。对于李英男的遭遇,谢文东多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虽然如此,但他内心依旧有一份愧疚感。如果他的哥哥没有因为自己而死,也许现在李英男还过着平静而又温暖的生活,她也不会失去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谢文东虽然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但那仅仅是对他的敌人而言,对待朋友,谢文东就像对待家人一样,更别提对他有恩,甚至是救过他性命的人。

例如秋凝水一样,谢文东对她并没有真正的爱,而他自己也不清楚心里到底爱的女人是谁。但他愿意将秋凝水留在身边,照顾她一辈子,因为在谢文东看来,只是他的一种责任。只不过,与后者不同的是,李英男与谢文东之间不可能有这种关系,他只是想当面向李英男道歉。如果她能够接受自己的帮助,甚至是能够把自己当作朋友,那是再好不过了。如果不行,谢文东也不会勉强她,毕竟该做的他已经做了,他也不会有任何的牵挂。谢文东一边想着,一边上楼,不知不觉他就来到了李英男家的门外。

李英男所居住的桃园小区,无论是环境、还是基础设施都可称得上是一流,很多白领、金领阶级的人都居住在这里。谢文东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这才敲门。时间不长,房门打开,一名青年出现在了谢文东面前。

青年二十五岁左右的样子,身材中等,往脸上看,白面如玉,浓眉虎目,相貌堂堂,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乍看之下,倒有几分像奶油小生的味道。没想到开门的居然是个男的,谢文东微微一愣,向左右看了看,确定自己并没有走错,他暗中觉得奇怪,怎么李英男家里还有别人,老森怎么不提醒自己?没有多想,谢文东开口问道:“请问,李小姐在家吗?”

青年打量谢文东几眼,见他身材消瘦,身上毫无出奇之处,冷笑一声,不答反问道:“你是谁?找她有什么事?”

对他的态度,谢文东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沉思片刻,回答道:“我是她的老乡。”

老乡?我怎么没听说英男在这里还有个老乡?青年又看了一眼谢文东,见他的确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更为重要的是,谢文东穿着中山装,而且说话的口音确实不像台湾本地人,他倒也有几分相信了谢文东的话。不过,即便如此青年似乎仍不打算让谢文东进去。他冲着谢文东挥了挥手,一脸严肃地说道:“不好意思,她现在不在家。你有什么事的话,改天再来吧!”说着话,他作势就准备将门关上。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谢文东可能还真以为李英男并不在家里。不过,既然姜森说李英男在家,就绝对不会有错,除非姜森故意欺骗谢文东,但是这有可能吗?对于姜森,谢文东太了解不过了。想着,他一伸手,硬着将房门又给推开了。

青年先是一惊,随即双手猛得一推,打算强行把房门关上。哪知门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的,一动也不动。青年脸色一变,惊讶地看着谢文东,质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她现在不在家,如果你再不走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对于青年的威胁,谢文东哪会放在眼里?他摇摇头,正色说道:“我只想和她说两句话,仅此而已。”

别看青年长得眉清目秀,可脾气却相当火爆。见谢文东把自己的话当作耳旁风,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的火气顿时涌上心头。“你他妈的,给我滚出去。。。”青年怒喝一声,抬起右手,迎面使出一拳,击向谢文东的面门。

他这一招很突然,而且速度极快,势大力沉,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这种身手,就连谢文东也是暗吃了一惊。但不管怎么样,谢文东毕竟混迹黑道多年的“老手”,打打杀杀他经历太多了。无论是反应、还是经验,都可以说一流的。只见他身形只是微微一闪,就轻松地让开了对方的攻击。

直到这个时候,青年才意识到谢文东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他的身手很可能还在自己之上。不过,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无论如何他都丢不起这个面子,而且还是在李英男的面前。想到这里,青年将牙关一咬,突然拉开房门,顺势撩起一脚踢向谢文东的要害,同时伸手摸向自己的后腰。

青年的动作虽然隐蔽,可哪里能瞒得过谢文东的眼睛?要知道他的六识皆有过人之处,其敏锐力和观察力远非平常人可比。看出青年此时已经起了杀心,而且从他的举动来看,十之**是准备掏枪。如此近的距离,如果青年抢先开枪的话,弄不好自己就得交代在这里。谢文东不敢大意,身子急退两步,避开对方这一脚的同时,手腕微微一抖,金刀瞬间落于他的掌中。

其实,谢文东这也是无奈之举,他并不想伤害对方,但是青年*着他这么做。关键时刻,谢文东当然不会手软。

“住手!”就在谢文东准备抢先一步出手的时候,只听房内传来一声叫喊。只听声音,就知道说话的人是李英男。青年准备拔枪的手也随之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形,看着面前的李英男,一句话也没有说。

后者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径自朝谢文东走了过去,到了近前,李英男说道:“我并不想看见你,请你离开。”

看着充满敌意,冷视自己的李英男,谢文东说不出心里是怎么滋味,他柔声说道:“看样子老天安排我们在这里遇见,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既然你知道,就赶快走吧!”说完,李英男看都没看谢文东一眼,转身便回到了房间里。望着前者消失的背影,谢文东苦涩地笑了笑,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如此绝情的拒绝,甚至连话都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要说心里不郁闷那是骗人的。又在房外站了一会儿,谢文东这才准备离开。

他刚走没两步,一直没有回到李英男家中的青年,突然对他说道:“喂,这笔账咱们还没算完呢!有种的话在下面等我,我们接着“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