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节 关于后悔与幸福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半个多小时以后,那小弟打完了电话,老六倒也守承诺,三万块钱就丢给了小弟。

没有多余的言语,老六把小弟打发走了,从此天涯海角,这小弟到底会咋样,老六是管不到了。

一时间,屋子里就只剩下老六和那个冷漠的人了。

“你觉得会有多少人来?”那人先开口了。

“全部都会来,他们全是比较忠心的兄弟,就算有二心,至少现在还不知道我这边出事了。”老六此时非常的冷静。

“你是打算豁出去了?"那人问到。

老六淡淡的一笑,说到:“那又咋样?我这辈子算精彩了,要钱有钱,前呼后拥,也算风光,如果死了还能报仇,那又有啥大不了的?”

“就没不放心的事儿?”

老六沉默了一下子,从地上的口袋里抓出一把手枪,专注的拿在手里玩着,半晌,才瓮声瓮气的说到:“我挂心的人和事,偏偏用不着我操心。”

那人听见老六如此说,轻叹了一声,然后说到:“我在这窝了二十几年,很多事情算是看透了,选择这条道走到黑的人,谁有善果?比如我,躲躲闪闪那么多年...”

老六望着那人,目光有些说不出的意思,望了半天,才很轻的说了句:“那又有啥意思?”

那人一楞,又是一声轻叹,说到:“是啊,我没你这魄力。说后悔又有些晚了。”

“后悔?”老六反问了一声,却又像是在问自己,两人又是一阵沉默。

反复的嚼着后悔二字,老六从喉咙里都感到苦涩。

就这样,冷坐了有5分钟,那人拍拍手站了起来。

整了整衣服他说到:“这些年,你和海子往我这里陆陆续续放了些钱,放了些家伙,我替你们守着,海子横尸街头那一天,我以为会用上,但是没有。后来的事我没想过问,因为我觉得那样的事都没用上,以后怕是没用上的机会了,可没想到,今天....”

“你是怪我当年没给海子..?”老六目光有些躲闪。

“不,不不..”那人接连着否认,他要表达的真不是那意思,“我只是很怀念我们三个读书时候的日子...”

“.....”老六一阵默然,忽然就觉得眼眶有些发红。

“我要走了,守了二十几年,该走了,这次我就不陪你去了,你知道我们三个里面我最胆小,否则也不会一躲就是20几年,既然躲了20几年,我更不想送命了。”

“你要去哪儿?”老六喉咙有些发干,他是想哭,仿佛这人一走,他的一段回忆就走了,那段回忆里有他,有赵海,有这个人。

“云南吧。”

“说话算话,这些钱是我和海子愿意给你的,当年也是那么说的,毕竟你背了我们三个人的罪,才躲了那么久,而且这钱我用不上了,海子..海子他更用不上。”

“那我不客气了,如果你没命了,我混出来了,我会记得今天的事儿,说说仇人的名字吧。”

“陈卫国。”

那人不再言语,拿出个包,收拾了几件衣服,提着地上那袋子钱,就准备走了。

临出门前,他回头问到:“钱不然留下一半?嫂子还有...”

“不用了,这些年,留给他们的钱比这多,而且海子没用的,我凭啥用。”

“那我走了。”

“恩。”老六点点头,那人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当那人走出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老六忽然就趴桌子上哭了。

多少年了,他都没这样哭过了,那一瞬间,关于他的,赵海的,那人的,还有另外的一些往事,纷乱的塞满了他的脑子,他头疼欲裂。

如果有一个后悔可以说,如果时间可以倒转..那今夜说不定,他们三个,正带着老婆孩子,坐在一起吃火锅,喝小酒,快快乐乐的讲当年也不一定。

有什么仇杀?有什么江湖?

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平淡才是最真最幸福的生活。刚才那句他这一辈子值了,到现在根本像是讽刺和放屁。可惜,有些领悟,已经太晚。

擦干了眼泪,老六低低的叫了一声:“海子啊...”然后静静的点了一支烟。

十几分钟过后,老六的人来了....

———————————————————————————————————————————————————————————

这一顿给斗子的接风酒,大家都喝得很尽兴。

陈卫国拉这每个人都在问一句话:“XX,你说,现在的日子算不算好日子?”

陈卫国是喝高了。就是因为喝高了,他才会把压在心底最深最沉重的一个问题反复的问出来。

多好,每个人都在,老三啊,阿兵啊,胖子,大汉,猴儿啊,斗子也回来了,还有长林他们2兄弟,还有老鼠。

现在这些恍然就是陈卫国的全部了。

对了,张静也快生了,酒醉中的陈卫国在想,这代表什么?代表一个新的生命和希望。

他是一个难得抒情的人,这时却有些莫名的感动。

是为了孩子,他在想啊,等他们都有了孩子,就一定不让孩子重复这些了,他可以让他们的孩子过最幸福的生活,恩,以后当医生,当警察,当官...当什么都好。

院子里闪烁的灯光下,所有的一切在陈卫国眼里仿佛都成为了慢镜头,老三正摸着张静的肚子,笑着给胖子说着啥,胖子豪爽的灌酒,打湿了领口。

猴儿啃着一块排骨,用另外一只手挡着大汉非要让他干的酒。

长森在院里里又笑又闹的缠着斗子,斗子搭着阿兵的肩膀大笑着,阿兵还是那熟悉的微笑挂脸上,只是红红的脸证明这小子也喝的不少。

长林训着长森让他少喝点儿,而老鼠眯着2只小眼,猥亵的笑着,一杯一杯,哧溜哧溜的喝着,仿佛要过足酒瘾。

陈卫国忽然觉得很满足,他很幸福。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长林站起来说到:“我去开门。”

“那么晚了,哪个龟儿子那么不落教哦..”吴胖子骂骂咧咧了一句,又往嘴里倒了一杯酒。

李老三扬了下眉毛,转过头瞄了一眼,然后继续摸着张静的肚子,笑着在说些什么。

所有人都没啥反应,包括醉醺醺的陈卫国在内。

是啊,需要啥反应呢?老六那狗日的,今天晚上玩完了,林逸死了,他们再也不怕有人会找上门来了。

“臭小子,少喝点哈。”说完一声我去开门以后,长林还拍了一下长森的脑袋,这小子就是让人不放心。

长森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哥,今天晚上高兴嘛,你就让我喝嘛....

长林无奈却又有些宠溺的笑了一下,就站起身准备去开门了。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长林不知道为啥,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大家。

又笑又闹的多幸福啊,他忽然想起了那一年,那个普通的小馆子,他哭着要跟着陈卫国他们的那一幕。

多久的事了啊?却又恍然像在昨天。

这一个决定到今天,他都不后悔,长林他,觉得自己很快乐......

尤其今天这种时候,就让人感觉特别快乐。

呵,莫名其妙的想这些做啥?长林甩了甩头,嘴角含着一丝幸福的笑意,他觉得自己也喝高了。

也就是那么几秒钟的事,长林走到了大门,先打开了门上的小锁,然后打开了大锁.....

‘吱呀’一声,门开了....

“你是哪..”长林看见门口是张陌生的脸,不过,他们兄弟多,长林又不常常参与帮里的一些事,看着有人陌生也很正常。

其实,长林是想问,你是哪个堂口的兄弟。

可是后面的话他还没来得及说,忽然那人背后就窜出来一个人,那人脸上带着很阴沉的笑。

那张脸,长林是认识的!是老六....

长林的瞳孔一下子紧缩了,他转头想对着卫国喊一声。

这个他最信任的哥们,他的老大,此刻虽然醉醺醺的,可脸上还是那熟悉的,能让所有兄弟安心的笑容。

他就坐在那里,离他长林是那么近。

可是,却容不得他说什么,‘砰’的一声闷响,长林觉得自己心口一热,要说的话就像被强行的压在了喉咙里,再也喊不出什么。

老六手里拿着的是双管猎枪,枪的冲力,让长林倒退了一小步。

长林在那一瞬间,还是望着陈卫国的,此时的陈卫国忽然不笑了,忽然又皱起了眉头,忽然他就站了起来....

可长林觉得陈卫国却离他很远了,远到他再也不能拍着他的肩膀,喊一声,卫国啊....

接着,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长林觉得嗓子一热,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长林用力的转过头,他没往自己的胸口看,他能猜到,那里肯定流了一大滩的血,散开,就像胸前挂了朵大红花...

“滚开.."站在门口的老六大喝了一声,又抬起了双管猎枪,一张脸扭曲而又狰狞。

长林从来没觉得关门是那么费力的一件事,费力到他要使出吃奶的劲,恍惚中,十几个黑影在往这边跑,长林越来越涣散的眼神看见,好几个人拿着双管猎枪。

“啊!!”这是长林最费力的一声大喝,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哐啷’铁门关上了,‘砰’是枪打在铁门上闷闷的声音,子弹穿过铁门,有一半打在了长林靠在门上的身体。

长林身子随着子弹的冲击力,又震动一下。

可长林已经没啥感觉了,那声大喝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肺像破了一个洞,所以,大口大口的血从嘴里往外涌,其中好像还有些碎块。

“TM的,是内脏?”恍惚中,长林这样想着,身子软软的靠着门滑了下来,一下坐到了地上。

门外,老六他们不知道是在揣门,还是在用枪打门,总之长林的身体已经软到随着那节奏,一下一下的颤动。

声音弄到很大,可是长林已经听不清楚了。

他的听觉开始没有作用,看人也开始朦胧....

他看见了卫国,卫国在喊着什么向他跑来,看见了长森扔到了酒杯,冲过来,看见了老三猛得把张静推进了屋,然后向他跑来,看见了.....

他举起手来,想再搭着陈卫国的肩膀,仿佛那样,他就没事了,他就好了,卫国,卫国,那个他一直崇拜者,能让他安心的老大,虽然他感觉自己从来没走进他们的世界....

他举起手里,又想再拍拍长森的脑袋,这小子,酒喝好多,这小子,从来都没让人放心啊....

可是,他的手还没碰到他们,就软了下去,再没气力,长森想再使一次劲,抬起手来,可惜他努力,他做不到。

忽然,一双温暖的手紧紧的抓住了他那只手,长林努力张着眼睛,用涣散的眼神看了一眼,是卫国,卫国...

憋着一口气,长林嘶哑的说到:“老六,好多..多人..有..有枪..”

猛得咳出一口血,长林歪倒在了陈卫国了肩膀上,他,再没力气做任何一件事,说出任何一句话了。

快陷入黑暗里的时候,长林最后一个念头是,明天的早饭该谁去做?

至于还是不是幸福,这个问题,长林到最后也来不及想了,恍惚中,又回到了那天,那个坐在麻辣烫桌面前哭的小子,说要跟着陈卫国.....

后悔吗?长林瘫软的身子靠在陈卫国的肩上,他已经不能再去想这个问题了,最后的最后,他只听见了一句声嘶力竭的‘哥’!!

黑暗就如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长森看着长林的样子,就快要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