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刀疤的来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霍东峻的确是不想插手社团的事,不然也不会带着一个蓝洁英出来堵陈东的嘴,可是看到陈东这张脸,和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霍东峻反应过来,陈东是那种如果自己不主动去问,他可能死都不会主动跟自己提起他遇到的事,陈东此时已经是一位拥有自己堂口的江湖大佬,不再是一个小小揸数,开口求人这种事,对一些在意自己江湖名望的大佬来说,比被斩一刀还要更让他们感觉到冇面子。

“人求我易,我求人难!”盯着陈东脸上的伤疤,霍东峻突然想到了这句话。

这是黎剑青曾经对霍东峻说过的话,黑星,豹头甚至刀仔豪也都在霍东峻当初开堂口时说过类似的话给他听,这个求字,不是借字,从你开口求的那一声开始,你在江湖上的朵就已经变的不如未开口时值钱。

哪怕是同门兄弟,更多也是借,而不是求,借不过是付出人情,求却是失掉脸面。

“暂时冇问题,已经搞掂,何况伤口都已经愈合,算啦。”陈东笑着说道:“知道你最近是大慈善家,大老板来的,不过慈善家和老板也可以睇打拳的嘛,今晚阿鬼第一次登拳台,所以才通知你,让你过来给他捧场,不然不会打给你的。”

“就算暂时搞掂,难道也不能告我知?你脸上这一刀是不是想等出殡时才通知我准备白包呀!你不讲,我问大鼻和蛋仔,他们也不敢不讲。”霍东峻沉着脸对陈东说道。

“揾饭食而已,你想听,就告你知喽。”陈东帮霍东峻倒了一杯茶,将茶杯推到霍东峻面前,这才开口说出这条刀疤的来历。

陈东在油尖旺开堂口,长乐大开山门的当日就有过千的烂仔拜入陈东门下,而之后的徒子徒孙加在一起,更是破了两千的数目,短短时间长乐单单一个油尖旺堂口,打着长乐招牌揾饭食的古惑仔就将近三千人,比之前长乐整个字头的人数相差无几,这还不算左手在旺角的四百名北角学生仔。

大佬之所以够格被人称为大佬,除了你在江湖上有名望,最重要的,就是要让你门下兄弟有工开,有饭食,有钱落袋,而油尖旺听起来地盘很多,旺角,油麻地,佐敦,尖沙咀,太子,红勘这些油水地都归属这一区,可是听起来多,但是各个在这一区揾水的字头也够多,地盘被几十个字头瓜分,分给每个字头的地盘自然有多有少,就好似新记在尖东清一色,油水丰厚,但是也有小字头在大角咀只有一两个场,也算是在油尖旺有地盘,两相对比,一目了然。

陈东身为两千多人的大佬,自然要开出财路给手下兄弟,黄赌毒三样做足,毒就是耀阳供货,陈东堂口的粉佬在汤米的带领下散货,赌就是各种赌档,配合耀辉在中环的财务公司放数出来给赌客,借高利贷给他们,黄,就是各色夜场供客人寻欢。

只是黄赌毒三样做足,也不过一千多名兄弟有工开,仲有一千多名小弟要自己去见工,陈东手下有一千多名元朗仔,这些元朗仔跟拳王东就是想来油尖旺,若是油尖旺冇工开给他们,这些人自然会过档跟其他人,陈东堂口新开,如果此时传出有小弟过档跟其他人,那他这个新上位的大佬名头马上就会被人笑,心高气傲的陈东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于是陈东开始和每一个大佬都会做的那样,开始四处拉交情,找财路,他名头够响,人又正年轻,为人又豪爽,所以很多人都愿意捧他,尤其是一些年纪大的其他字头大佬,大多都会同陈东搞好关系,而财路,在有了人脉之后,自然就会被趟出来。

陈东选中的财路是黄赌毒中的黄,不是赌和毒不想做,而是做赌,香港做不过澳门,毒又只有那么几条线,已经被大毒枭把持,现在日本很多帮派拿货都要从香港这里提,泰国,缅甸等地的亚洲产地,几乎已经被香港人独吞,陈东就算想插手都不够格。

让出一条路给陈东发财的是和安乐一名大佬火山,火山已经年近五十岁,他做的生意是人口贩卖,东南亚和南亚的一些国家,像是柬埔寨,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巴基斯坦等这些不发达的地区,会有人口贩卖集团把女人卖到香港,台湾,日本,新加坡,再远一点甚至是英美等地牟取暴利,火山就专做香港这条线,每年香港夜场多出那么多新货,很多都是从那些国家贩卖过来的。

而火山肯让出财路给陈东,自然不会是真正的发善心,做女人生意,最容易得罪人,各大字头如果有自己的夜场,都会来火山这里好似去菜市场买菜一样挑选女人,长相够靓,身材够好的从来都是抢手货,而这时如果两个字头同时看中一批女人,就很容易有冲突发生,火山选陈东进场,就是为了让陈东帮他镇场面,而且火山保证,自己过了五十大寿,就金盆洗手,这条路彻底交给陈东。

就算不交给陈东,现在只是合伙,每个月陈东从这条路都赚过超两百万,比全港大富豪夜总会那种顶级夜场睇场一月揾的仲要多,多出一月赚两百万的财路,小弟有钱赚,陈东当然开心,不过开心冇两日,火山的一批新血送到,就有人跳出来搞事,这批新血是不是之前的宾妹或者马骝女(印尼女人),而是印度和柬埔寨过来的一批,印度的看起来有独特风味,而柬埔寨这批据说是为筹钱买军火,精心选出来的,一个个年轻够靓,这种货色放出来一定打破头。

而这次跳出来的,则是三大字头,新记斧头俊,和联胜本叔,号码帮花姑。

斧头俊尖东二十多家夜总会,一副欢场新星的模样,和联胜本叔这几年崛起上海道,已经同花姑平分秋色,而花姑就更不用讲,钵兰街就是他的聚宝盆,香港欢场教父当之无愧。

而这三位,全部都在油尖旺这一区揾水,火山和陈东搞来的这批高质量新货,三人都对火山开口要高价独吞,火山对三人中的任何一个都得罪不起,可是这一批到香港的女人才四十一个,虽然素zhì高,但是比以前的数目要少很多,之前几人还可以因为女人多而瓜分,这一次只有四十一个,又各个都够水准,自然都不愿意松开,尤其本叔和斧头俊,两人最近生意被花姑抢了太多,花姑同飞仔峻搞出一本《豪情夜生活》,上面登的场几乎都是钵兰街夜场,咸湿佬整日排队去钵兰街,钵兰街生意比之前火爆太多,两人都需要新血来拉拢新客人,而花姑也当然希望自己的夜场能继续更换新脸孔,保持新鲜感。

被逼无奈的火山,最后只能讲先来后到的规矩,四十一个女人用七百万的高价卖给了最先出声的本叔,当然,这七百万听起很多,实际上火山支付给国外的人口贩卖集团也要三百万,尤其印度这条线,路上费用就已经不菲,听到按照先来后到的规矩,花姑当然无所谓,既然先来后到,自己吃不下只能算是运气低,但是斧头俊却大为光火,得知火山把女人卖给本叔,居然带人去火山的货仓雷士大厦抢人!

这种场面,本叔是不会关心的,钱已经准备好,如果火山和陈东交不出人,那是他们的事,甚至本叔准备睇戏,如果火山和陈东搞不掂这件事,他不介意趁机渔翁得利。

火山是扛不住斧头俊的,就算这件事是斧头俊自己做事,不是新记十哥的意思,新记其他堂口不会撑斧头俊,可是斧头俊一个堂口的实力就已经让火山吃不消。

这时,就是陈东的手尾,火山肯让陈东入局,就是应付这种不按规矩来的人。

陈东既然同火山合伙揾钱,自然也不能让斧头俊坏了规矩和财路,雷士大厦外,陈东,大鼻林,蛋仔,飞鹰带了七百人将斧头俊的五百多人堵住,本来斧头俊只是吓一吓火山和陈东,并不是真的要抢这批新血,可是陈东带人挡住他路,让两班人顿时僵在了当场。

而老狐狸本叔眼光毒辣,就趁两班人对峙在雷士大厦的时候,叫手下去雷士大厦提货!

等看到四十一个靓女被本叔的人装上车,而自己只能站在外面看着大笔钞票飞走,斧头俊本来想忍下的这口气都再也压不住,当场发作!带手下同陈东一班长乐油尖旺堂口的兄弟打在一起。

斧头俊被陈东一拳打飞牙齿,陈东被斧头俊一刀劈在脸上差点整个头被劈开,之后本来已经准备两大堂口开战,是火山请出了本叔,黑星,冯顺,苏龙等江湖大佬或者前辈出来将这件事压下,算是暂时摆平,大家各退一步,没有继续开战。

捧着手里已经慢慢凉下来的茶杯,听陈东轻描淡写的说完事情经过,霍东峻呼出一口气,虽然陈东语气平淡,可是霍东峻能想象出当时的局势,沉默片刻,霍东峻对陈东说道:“各退一步?我新学了一句话,叫做事要做绝,既然已经搞到场面难看,那就不要留路给自己,也不要留路给他斧头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