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我孟女的话不算话么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大罗山虚空中,一个巨大的鬼脸俯视苍穹,鬼脸周围,恐怖的道则弥漫而出,压塌虚空,有黑色冥花绽放,摇曳生辉。

所有人皆脸色大变,尤其是大罗山之上,三位皇境的动作慢了下来,任水流脸色狂变。

他差点吓尿,女帝这么快就来吗?

此时此刻,任水流缓缓压下的手掌竟然不能动了,被一股恐怖的威能压迫。

“我孟女的话,不算话么?”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回荡天地间。

阳间三千州巨震,无数强者面露骇然,纷纷出世,望向大罗山方向。

当看清大罗山上的景象之后,所有强者皆心惊。

竟然真的有皇境对那小鬼出手了,那是孟女要保的阴灵,这大罗山任水流不是寻找刺激吗?

等等!

那位是……

此时,众人的目光落在神秘人身上,皆脸色微惊。

“是他,当年那个主谋!”

“他怎么还敢现身?”

众多强者叹息,此时孟女现身,那大罗山冷水流危矣。

此时此刻,大罗山之上处于静止状态,顾流芳与神秘人静立虚空之巅,一动不动。

任水流手掌高高抬起,但却始终无法落下。

虚空中,那巨大的鬼脸威能滔天,冷漠无比,一双眸子漠视苍生。

此时,一条洁白的手臂自虚空中探出,那手臂净白如玉,光滑如脂,芊芊细手却蕴含着毁天灭的力量。

“我孟女要保的人,你也敢动,你这一脉,从此灰飞烟灭。”声音清冷动听,但其内却隐含着森森杀意。

说着,那条莲臂动了,五指合并,挥手成掌,向着大罗山拍了下去。

“孟女息怒!”就在此时,一只苍老的手掌自虚空中探了出来,迎上了那条洁白如玉的手臂。

虚空尽头,一道苍老的身影屹立天地之巅,微微叹息。

恐怖的力量在虚空中席卷而出,有嗡嗡道音袅袅,似大道伦音,自虚空深处传出。

整个大罗山四周沸腾,大道之花绽放,每一朵大道之花之上,都有一个小人盘坐,湛湛发光。

“你要拦我?”孟女开口,声音冰冷。

面对那天地尽头的身影,孟女一脚踏出,便跨越阴阳两间,自阴间进入阳间。

那是一道惊才绝艳的身影,她的出现,暗淡了天地间的一切。

她躯体玲珑,凸凹有致,一袭白纱,静立虚空中,宛如谪仙临尘,俯览世间。

她容颜绝美,秋水为眸玉为骨,只是脸色略显苍白,增添了一丝凄凉。

阳间三千州震动,望着虚空中阴间女帝的绝美身姿,皆震撼不已。

世间竟有如此女子,古往今来,绝艳世间。

哪怕是阳间一些公认的神女圣女,此刻看到虚空之巅的那道身影,也感觉自惭形秽,不敢与其对视。

此时,孟女屹立虚空之巅,她双眸冰冷,凝望虚空尽头的那道身影。

“孟女,小辈无知,略微惩罚便可,何必要灭人家一脉。”那身影开口,“宛如上次三位人皇一般,削了修为即可。”

孟女望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如何行事,与你何干?”

“这阳间人皇不知廉耻,我是杀是削,又遇你有关系吗?”

“这……孟女,何必赶尽杀绝?”

“老匹夫,不好好缩着,竟敢露头,难道不怕他回来找你算账吗?”孟女开口,他向下望了一眼,清冷道:“大罗山之主,既然敢做,便自敢当!”

说着,孟女玉手轻轻抬起,向下拍去。

“阴间鬼女,你太猖狂了!”那身影发怒,整个天地都一阵晃动,他隔着遥远距离,向着猛女拍出一掌。

这一掌拍来,直接与孟女对了一掌,虚空澎湃,苍穹直接裂开,浩瀚的力量涌向虚空深处,在深处爆裂开来。

轰隆隆!

虚空深处传出剧烈波动,有虚空大爆炸产生,混沌乱流肆虐,天地轰鸣。

虚空尽头那身影脚步一颤,一声闷哼,张口咳血,满脸骇然之色。

这一掌他吃了亏,但却瓦解了孟女对大罗山的禁封。

任水流目光一闪,面色一喜,他手中出现一尊破界符。

此时此刻,斩杀洛天已无希望,他手中发力,直接捏碎了破界符,一股空间之力在他周身蔓延,虚空破碎,他的身影没入虚空中。

“想逃么?”孟女贝齿轻开,随后一手探出,探进虚空中。

“孟女,有我浮罗在,你休想在我阳间行凶。”天地尽头的身影低沉道。

说着,再次出手,一道星光自天外飞来,化为一柄星剑,自无尽距离外斩了过来。

“浮罗,你想死么?”孟女清冷,玉手轻抬,一道流光斩出,周身冥花绽放,万千花瓣冲霄,演化大千世间,向着天地尽头的罗浮镇压而去。

罗浮脸色微变,面露惊色,他没想到孟女竟然这么强,她的道太强大了。

当!

罗浮出剑,自虚空深处抵挡那些镇压而来的冥花。

噗!

他大口咳血,纵使全力以赴,但依然不敌,口吐鲜血。

但此刻望着归于平静的虚空,罗浮松了口气。

任水流手中的破界符很可能连通着大阳界,只要让他过去,对他阳间日后并入大阳界绝对有好处。

因此,他才不惜代价护送他破界。

“呵呵,孟女,纵使你再强大,他依然破界而去,你言出没必行,让其逃脱,从此道心将有缺,哈哈,再无寸进!”罗浮大笑。

闻言,洛天等人脸色大变,没想到任水流的逃离,竟然会影响她的道心。

“是吗?”孟女轻声开口,“逃了,抓回来便是。”

“孟女,狂妄自大,他已经进入大阳界,难道你还敢去大阳界不成?”

孟女冷若冰霜,没再开口,一手探出,向着虚空深处抓去。

此时此刻,无名区域,任水流自虚空中飞出。

“难道这就是大阳界?”任水流面露疑惑,“怎么感觉与阳间气息差不多啊?”

他望向四方,心中古怪,为了逃命,他放弃了大罗山,自己施展破界符,希望进入大阳界。

此刻,终于如愿以偿,进入大阳界,他心中激动万分。

虽然这大阳界与他所在的阳间气息环境差不多,但这终究是大阳界。

“快点,据说大罗山有帝境层次的强者大战,我们修为低,离得远看不到,抓紧时间找个地方观看。”

就在此时,一道急促的声音传入任水流耳中。

他目光一闪,望向下方,只见两位修者正在向着前方奔去,这是两位真武境修者。

“大罗山,帝战?”任水流懵了,难道这大阳界也有大罗山?又恰好有帝境战斗?

这……怎么可能这么巧?

不对!

任水流脸色一变,他施展神通,加持双眼,望向四周,不禁恼羞成怒。

唰!

他大手一挥,下方奔跑的两位真武境修者一声惊呼,直接被他抓了过来。

两人脸色大变,感受到任水流身上浓郁的皇道法则之后,差点吓尿。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两人快吓蒙了,跑着跑着怎么就跑到人家的手中了?

“我问你,此地是何地?”任水流双目冰冷,低沉道。

“这……大人,此地是琼州,西鸾山!”一位真武境颤抖道。

“琼州,西鸾山?”任水流傻眼了。

“哈哈……哈哈……琼州西鸾山,这他娘的还是阳间啊!”

任水流嘶吼,长发乱舞,怒喝道:“大阳界人,我日恁大爷!”

任水流快疯了,为了得到破界符,他不惜与阴间女帝为敌,为了进入大阳界,他不惜放弃了自己的大罗山。

此时此刻,催发破界符,达到的地方竟然是阳间,这让他恨欲狂。

“你他娘的拿一个破虚空的符箓忽悠我?我日恁先人。”

任水流破口大骂,直接将他面前的两位真武境骂傻了。

“大人,我们没忽悠你啊!”

“滚!”

任水流直接将两人扔了出去,两人的身体在虚空中急速翻滚,一股恐怖的力量在他们体内爆开,两人直接化为血雾。

“哈哈……哈哈……破虚空,破界符,任水流啊任水流,你枉活一生!”任水流嘶吼。

就在此时,虚空中突然裂开一道口子,丝丝阴气自虚空中弥漫而出,一条洁白如玉的手臂探了出来。

任水流脸色大变,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不……女帝大人,饶命,我不是故意的。”任水流惊呼。

虚空中没有任何反应,那条手臂一挥,任水流直接飞了过去,被一只玉手攥在手中,拉进虚空中。

此时此刻,大罗山之巅,孟女屹立虚空,她手臂自虚空深处抽了回来,在她手中,还攥着一位修者,正是任水流。

“怎么可能……”天地尽头,浮罗帝惊呼,满脸不可置信。

“没什么不可能!”孟女脸色平静,脸上挂着一丝冷意。

“我说过,任何老辈胆敢不知廉耻,对他出手,我必定灭他一脉。”

噗!

随着孟女此话说出,任水流直接化为一团血雾,那怕是灵魂也没有逃脱,被彻底堙灭。

现场寂静一片,孟女太霸道了,说杀便杀,哪怕是阳间帝境也无力阻挡。

做完这一切,孟女望向大罗山,玉手轻抬,按了下去。

“孟女,你真当我阳间无人了吗?”此时,又一道浩瀚的声音传来,一股恐怖的波动自天之尽头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