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紧张时刻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洛天神色平静,但毕竟是面对人皇,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他还是很紧张的,对方是皇境,浑身上下弥漫着恐怖的波动,摄人心神。

任水流目光慑人,他立于山洞内,浑身力量流转,演化道则,丝丝波动蔓延,周围虚空避退,有道花绽放,绽放光芒。

他很好奇,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位阴灵,竟然让那位大人不惜大费周折,也要将他诱到阳间,进行抹杀。

一位鬼王境界的小鬼,若想杀之,直接进入阴间抹杀便是,为何还要如此麻烦。

此时,面对洛天的疑问,任水流咧了咧嘴,微笑道:“为什么抓这两个小鬼,说实话,我也很好奇。”

闻言,不只是洛天一愣,就连李相玉与曹猛夫妇也愣了愣神。

“你什么意思?”洛天目光微缩,低沉道。

虽然有孟女保证,但面对人皇,他依然感觉心惊肉跳,若不是对孟女有信心,洛天岂敢如此与一位人皇对话。

“意思很明了,我对这两位阴灵不感兴趣,我的目标是招魂幡。”任水流说道。

“既然如此,还请放我等离去,招魂幡我们不要了。”洛天说道。

“不不!”任水流摇头,“我对他两位没兴趣,但对你二位却很有兴趣。”

任水流并没有立即动手,身为皇境强者,心思缜密,他总感觉此事不寻常。

一位比他强大很多的神秘人,为了两位小鬼,竟然费了这么大周折,只为将他们引渡阳间斩杀之,这本身就很让人寻味。

此时见到洛天,任水流越发觉得不简单,这阴灵身怀大气运,绝对不是凡俗,况且他手中长鞭竟然能瞬间抽散他的道身。

虽然道身是随便凝聚的,与真正的道身相差甚远,但那也是人皇道身。

对方能以一星鬼王的实力一鞭抽散,令他惊讶不已。

此时,洛天与李相玉心中不解,听人皇此话,仿佛掳走曹猛夫妇,为的便是引他们前来。

李相玉自知,他还没有这等待遇,这一切都是为了洛天。

果然是一场阴谋。

两人心惊,同时又内心不解,对方怎么会如此笃定,洛天就一定会来阳间?

“你到底要干什么?”洛天低沉道,若此人是为了自己,现在自己已经在他面前,他却又为何迟迟不动手?

洛天不知道,任水流也不是莽撞之辈,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他不想盲目动手。

虽然洛天不过是一位一星鬼王,但直觉告诉他,洛天绝不简单。

要不然那神秘的大人不会费如此大的周折,让他来抹杀对方。

“呵呵!”闻听洛天此话,任水流笑了。

“有人想要你的鬼命,但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鬼?”任水流开口道。

闻听此言,洛天四人皆脸色一变,洛天低沉道:“是渡神教的意思吗?”

“渡神教?”任水流明显一惊,随即笑了,“渡神教虽然为阳间第一大教,但他还命令不了本皇。”

“那是谁?”

“是谁不重要,我现在只想问一句,你是谁?”任水流双目中寒芒闪烁。

两人闻言,不由心惊,按此人之言,似乎掳回曹猛夫妇,并不是他的意思,他身后之人到底是谁?

洛天刚想说话,李相玉却一步上前,他望向任水流,低沉道:“人皇阁下,这位乃阴府洛阎王,你若敢对他不利,小心阴间女帝愤怒。”

当日孟女曾震慑阳间,若老一辈敢对洛天出手,她将抹杀对方一脉。

此时,感觉到任水流的杀机,李相玉直接亮出了洛天的身份。

这位是孟女要保的人,要不要动手,你自己掂量。

果然,此话一出,任水流目光一闪,脸色微变。

你是那个小鬼?

任水流明显一惊,联想到那位神秘大人所做的一切,他心中越发相信,对方很可能就是那个小鬼。

要不然,区区鬼王,一那位大人的实力,挥手间便能另其魂飞魄散,又何必如此周折。

任水流越想,心中越发冰寒,本以为那神秘大人给了自己一个大造化,让自己得到了一尊皇道法兵。

但这哪是造化啊,这是要阴了自己的命啊。

自己若出手抹杀对方,势必会引起阴间女帝的不满,倒时候女帝出手,自己这大罗山都要跟着自己陪葬。

以帝境那恐怖的实力,对方挥手间,大罗山恐怕就要夷为平地了。

你二大爷的,你自己不敢杀,你他娘的让老子杀?

任水流脸色阴沉,差点破口大骂。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抹杀一个小鬼要废如此大的周折了。

“竟敢如此害我?”任水流低沉道。

他抬头望向洛天等人,双目中爆发恐怖的杀意,不过并不是因为洛天几人,而是那位神秘大人。

任水流也是皇境强者,心智极坚,但此时此刻,他也有点压抑不住暴脾气了。

身为皇境强者,差一点就要被人算计,铸成大错。

那可是帝境大能,挥手间整个大罗山都要灰飞烟灭的。

任水流浑身道则流转,满头黑发浓密,被浑身蒸腾的气焰催的根根竖立。

他双目慑人,浑身上下爆发慑人气息,魄人心神。

洛天四人心惊胆战,这股气势太惊人,压迫的他四人喘不过气来。

“该死!”任水流低喝,怒到了极致。

在此之前,他心中对那位神秘的大人很感激,但此时此刻,得知洛天的身份之后,他恨欲狂。

这是在拿他当枪使啊,还是那种万劫不复的差事。

他此时庆幸无比,幸好自己没有焦急动手,要不然很可能会酿成大错。

抹杀阴间洛阎王是小,但是那阴间女帝太吓人了,而且霸道无比。

他犹记得,前段时间有三位阳间皇境曾对那洛阎王出手,直接被女帝一道法身斩了两星修为,硬生生从三星人皇跌落至一星人皇的层次。

任水流此时憋屈无比,出道至今,他还从来没被谁如此耍过。

这是将他忘火坑里推啊。

“如此利用本皇,欲害本皇一脉,既然如此,你也不会好过。”任水流低沉道。

突然,他抬头,望向洛天几人,道:“实话告诉你们,想要你们鬼命之人……”

说得此刻,任水流突然停了下来。

他眉头微蹙,双目散发异芒,仿佛在聆听着什么。

随着他的聆听,浑身波动越来越强烈,丝丝杀意弥漫而出,汹涌澎湃。

洛天几人脸色凝重,感受到任水流浑身散发的杀意之后,四人心中颤抖。

洛天双目微缩,此时的任水流很可怕,宛如一座随时都要爆发的火山,一股强烈的威压弥漫开来,四人皆感觉魂体颤抖,几欲龟裂。

“城隍爷,这人皇似乎动了杀意?”李相玉低沉道。

洛天脸色凝重,刚才那一刻,在李相玉说出洛天的身份之后,他们皆感觉到了面前人皇的震惊。

很显然,他知道洛天,更知道孟女当初说过的话,心中已生忌惮。

但是此刻,任水流的表情,似乎在被什么人传音,随着这道传音的进行,任水流身上竟然流露出浓郁的杀意。

洛天双目闪烁,他握了握手中打魂鞭,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敢妄动。

一旦他有动作,如此近的距离,以人皇敏锐的洞察力,还没等他挥出长鞭,下一刻很可能就神魂寂灭了。

因此,打魂鞭是最后拼命之物,而且,成功的几率还不到半成。

洛天此事之所以依然没有拼命,是因为他一直坚信这一句话。

那是出自孟女口中的一句话。

“阳间人皇不会出手,他们若敢出手,我自会解决。”

“孟女,希望你别忽悠我啊。”洛天喃喃道。

他脸色凝重,心中波澜不定,此时九死一生,被人皇堵在山洞内,几乎不可能生还。

此时,任水流身上散发的杀意越来越浓,几乎实质化,洛天几人魂体生疼,被一股恐怖的威严笼罩,根本动弹不了。

任水流之所以会产生如此转变,是因为有人在对他传音。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那位神秘人。

“你听说过大阳界吗?”这是任水流心中响起的第一句话。

他心神一颤,身为人皇,他是知道一些隐秘的,至少知道,在阴阳两间之外,还有五大界。

而那神秘人口中所说的大阳间,便是五大界之一。

他也知道,他所处的阳间,不过是伪阳间,是当年依附大阳界而不得的遗落之界。

伪阳间虽然是自大阴阳界分离出的阳,但他们自认自己便是活人,不是大阴间那片破败之地的阴灵,他们高贵,不是死物。

因此,自称阳间!

整个伪阳间的生灵,无不以活人自居,那些不懂上古历史的生灵暂且不论。

但那些了解古代事件的阳间强者也不愿提起往事,他们一直坚信,他们便是人,是活人,与阴间死物不同。

因此,对于他们来说,并入大阳界,乃是毕生努力的方向。

只不过事与愿违,当年一战,他们的愿望没有实现,更是被五界当做后手留在了这片空间。

具体为了什么,除了当年参与之人,没有人知道。

此时,那神秘人提到大阳间,任水流心中大惊,他心中低沉道:“知道又如何?”

“知道便好,现在只想问你一句,想不想做个真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