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时光飞逝,转眼便是两个月之后。华盛顿大战中,包括涅墨西斯在内的所有怪兽都灭绝了,这让世界又恢复了正常。然而正常不代表全是好事。全球犯罪率稳步回升,几处充满纷争的地区战事重起。少了被审判的恐惧,人类迅速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

不过总的来说,这事利大于弊。P部门恢复运转之后,我们在缅因州的树林里建起了占地几百亩的“培训设施”。这里不但用栅栏和外界隔离,还装满了摄像头以防有人擅闯。霍金斯、乔利埃特和莉莉就住在林地中央的小木屋里,当然,他们不是囚犯。

实际上,他们也成了P部门的雇员。只不过领取薪水的只有霍金斯一人,还用的化名。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莉莉被DARPA的人发现。关于莉莉的事,我们才刚刚展开调查,尚未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这怨不得我们,P部门无权过问DARPA事宜,我们只能私底下偷偷搜集资料,而且和他们拥有的资金相比,国土安全部P部门那栋宅子只能算作穷酸。好在我们还有秘密武器:莉莉。她跟着我和柯林斯外出执行了两次任务,每次都让我们觉得自己毫无存在感。但怎么说呢,这个天然呆插在我和柯林斯之间,多少起到些电灯泡的作用。

这一回就我和柯林斯两人出动,我想也有这个原因在里面。可惜我们去的不是什么能让人开心的地方;正相反,脚下的土地只能勾起苦涩的回忆。瑟雷尼岛位于波托马克河中央,四十公里外的上游就是华盛顿,那座城市一片狼藉,就算总统坚持要在残破的白宫里主持日常事务,想真正得到恢复,只怕也得等上些时日。说到贝克,性格里多了勇敢和正义之后,这家伙总算脱胎换骨,成了安定这个国家惶惶人心的中流砥柱。

大战结束那会儿,我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想恢复他先前的人格。后来他给我打电话咨询意见,我就乐呵着打消了那个念头。我跟远藤说过,我只往他脑子里塞进两个念头:“要勇敢”和“做正确的事”,但实际上,我让他记住了三件事。除了“要勇敢”“做正确的事”之外,还有一条是“信任约翰·哈德逊”。

他的确很信任我。P部门不但地位恢复,预算增加,我还获得私自动用一部分灰色资金、无须向上级报告的权限——你不会以为给猫女造小屋和调查DARPA的经费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吧。除此之外,贝克把我当成他的私人顾问,各种问题都会来找我咨询意见,就是范围也忒广了点:从外交政策到他的领带该用什么颜色,无所不包。谢天谢地,库珀帮我过滤掉了他的大多数问题。那姑娘的肚子已经鼓了起来,现在是个人都能看出她怀有身孕了。她的夫君,沃森,为此差点儿没辞职走人。不用说,他这么做是想保护库珀。他做得很对,我一点儿都不会责怪他。但库珀坚持继续为P部门工作,所以他最后也选择留下。库珀知道P部门少不了她。少不了他们俩。对了,既然说到P部门,那我就再提一句:自打戈登——以及涅墨西斯——死了以后,我们的工作重新变得低调起来。

瑟雷尼岛大概只有六十米长,除了乱石,就只剩一些茂密的灌木。没人会来这儿。完全没有理由嘛。但P部门收到报告,说这里的乱石中间卡着什么难以辨认的玩意儿。鉴于涅墨西斯死于波托马克河上游,我和柯林斯觉得有来这里调查一番的必要。因为在任何人提出申请之前,军方就已经运走了所有怪兽的尸体。我想,如果我们能在这儿发现一些涅墨西斯的碎片,就可以展开一些独立研究。毕竟没人能保证我们不会再次面对怪兽,而且原始涅墨西斯的创造者没准儿哪天会突然回来,想检视一番它造物的表现。

“找到什么没?”柯林斯问道。这时我正在乱石里艰难行进。

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都从半死不活恢复到生龙活虎。就连伍德斯托克也离开病床,哀叹起贝蒂最后毁坏的命运。但他的抱怨没持续多久,因为他很快就喜欢上了贝蒂2.0,那是架黑鹰,外表一样刷成了红色。

我和柯林斯分别沿着小岛的两侧搜寻,这会儿她站在小岛的另一边,距我不过六米之遥,“我不确定我们是不是——等等。”

一大块卡在棕色卵石之间的灰色光滑物体映入我的眼帘。靠近细看,我觉得它就像某种特别大的蛹。发现这种奇葩玩意儿让P部门来处理准没错,可它怎么看也不像涅墨西斯的一部分。“这儿!”

柯林斯赶到我身边,歪起嘴角,“这是什么鬼?”

我摇了摇头,“看起来是某种生物的,可是……”

“太大了,船上放不下。”她说的是我们租来渡河的小艇。但就算船够大,我们也没法把这东西抬起来。

“我们干脆来看看里面有些什么吧。”我掏出随身携带的折刀。

“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她说。

“我戴着手套呢。”我挥挥手打断她。

戴上一副橡胶手套后,我把折刀插进那巨蛹的表面,慢慢拉出一道口子。见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双手探入切口,朝着柯林斯半心半意地一笑,然后用力一拉。里头的东西应该会很恶心,我猜。

蛹的半边壳被掀起,一大坨黏糊糊的液体飞进河中,为了避开它,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他妈恶心。

不过我马上就忘记了反胃的感觉。就像腐烂桃子的果核,蛹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凑近了点儿。“天呐!”我跳进蛹内的积液里,“艾希莉!帮个忙!”

她摘下手指上的婚戒,塞进口袋,爬进巨蛹,与我一道开始撕开蛹内那东西的层层覆膜。随着这些硬邦邦的恶心东西被一点点剥落,模糊的人形物体终于露出原型。

是个女孩。肤色淡褐、长发及肩。

我愣了一会儿,突然明白真相,差点没昏厥过去。等到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我又继续先前的工作。终于解救出那姑娘之后,我抱着她爬出了那摊恶心的积液。风吹在我们身上,冷得要死,然而那姑娘很温暖,还冒着一阵阵的热气。不用说,她肯定活着。我把她放平在地上,准备来一套心肺复苏术。

没等我动手,她就呛了起来。

我让她伏在我腿上,咳出喉咙和肺里的积液,然后翻过她的身子。只见她的眼皮跳了几下,随即睁开。她先看了看柯林斯,接着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那双深棕色的眼睛如此熟悉。我见过它们无数次。在梦中,在照片里,还有那怪兽的脸上。

“迷子。”我说。

她嘴角往上微微一弯,同时抬起一只手,碰了下我的面颊。转瞬即逝的幻象中,我们又回到了记忆中的圣诞树前,只是这次既没有痛苦,也没有恐惧。重担终于卸下。

我看到迷子露出了微笑,“她给我们俩都留下了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