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卡奇诺斯每踏出一步,白宫的屋顶都上下颤抖,幅度还随着它的靠近不断增强。那双黄色的眼睛一直死死锁在我身上。这事儿有些难以置信,因为和它相比,我是那么渺小。你在碾死蟑螂以前,也不会去注意它什么眼神的,对吧。

“你已经赢了,”我对戈登说,“没必要这么做。”

“没想到你会认怂,乔。”戈登说道。他居然还用了昵称,好像跟我很熟似的。我可是从来只把那家伙视为怪物的。“我本来以为你会更坚强些。”

“我没说自己的性命。”在卡奇诺斯越发接近的脚步声间隙中,我解释道,“我说的是这个世界。你已经有属于自己的涅墨西斯,没人会再来烦扰你。你只要离开,别再和其他人有什么瓜葛就行。”

“我已经见识到你的能耐,”戈登用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还有远藤想对我做的。你真觉得政府,或者操他妈的赞穆伯,会让一头百米高的怪兽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再说了,这个世界需要审判。我能感觉到它的渴求。”

“涅墨西斯就选择了仁慈以待,你就不——”

“涅墨西斯选择了软弱,”他把那只手放在胸前,“我不怪她。我移植了她的心脏,所以本该驱动她的力量之源安到我身上,这就是说,审判世界的任务也降到了我身上。”

“所以卡奇诺斯要变成第二个涅墨西斯了?”

“卡奇诺斯……”戈登咀嚼着那怪兽的名字,咧嘴一笑,“我喜欢这叫法。但卡奇诺斯不是涅墨西斯,它只是个工具。”戈登的笑容扭曲起来,“我才是涅墨西斯。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需要审判,而我,会从你开始。”

卡奇诺斯最后的跺脚声简直让整个地球晃了两晃。它停在这栋美国国宝级建筑的一角,距离我们大概一百五十米。就算隔这么远的距离,它也遮蔽了好大一块天空。真不公平,我刚刚还跟它一个大小来着。

“约翰·哈德逊,”戈登说道,“还有这座罪恶的城市,将被烈火焚毁。这就是我的宣判。”

卡奇诺斯抬起利爪,伸向胸口的覆膜。

它要自爆了!

我想问问戈登有没有在开玩笑,但马上想起他能够承受这样的烈焰。很快,方圆数公里都将化作焦土,而他会是劫后余生的唯一一人。

那巨大的爪子刺入覆膜。卡奇诺斯——我绝对没看错——露出了邪笑。这可能是戈登的意志所致,不过我可没兴趣研究缘由。我只是对着那狗日的家伙高举双手,竖起中指。

那怪兽抽回爪子。

两道橙色的液体从它胸口挂下,就像尼亚加拉大瀑布。爆炸版的。

从刺穿到爆炸,我的生命还剩下最后几秒钟。

我的思绪飘到柯林斯那里。如果她正处在卡奇诺斯背后的某处,一定能设法活下来。我默默地道了一声我爱你,然后闭上双眼。

死亡的隆隆爆炸声传来,然而这有些……不对劲。说真的,我不认为自己在被蒸发以前,能先听到声音。

我睁开眼睛。

戈登发出愤怒的咆哮。

一堵白色的巨墙覆盖我的视野。闪闪发光的晶体羽毛左右展开,跨度可能不止百米。

涅墨西斯!

迷子……

这种露出白色体表的状态就是说她——

轰!!

猛烈的爆炸震得戈登跌倒在地。我从他手中飞出,摔在数米外的屋顶上。

我抬起头,望向涅墨西斯。

她的双翼在冲击中不断颤动,却始终未曾崩坏,没让另一侧的地狱将我吞没。高达数百米的橙光冲天而起,我感觉到那份热量,不过它不比炎热的夏日更为难熬。光芒还从翅膀左右两侧朝外冒出,然而考虑到涅墨西斯和卡奇诺斯之间的距离只有那么一点,她一定吸收了绝大多数的光和热。换言之,她拯救了这座城市剩下的部分。

还有我。

又一次。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在承受这样的伤害后,她不可能继续活下去。

爆炸的火光渐熄。

那对翅膀的颤动也随之减缓。接着,几乎在一瞬之间,那些人们叫作“羽毛”的折光晶状体从双翼上脱落,纷纷坠地,像一阵钻石雨。只是那些“钻石”有一面烤得焦黑。

涅墨西斯单膝跪倒,身上烟雾蒸腾。那个方向上飘来的恶臭让人反胃。不是因为臭味本身,而是因为它的来源。涅墨西斯被烤焦了。

她慢慢伏低身。

但仍在呼吸。

随着她缓缓倒下,卡奇诺斯重回视野。那怪兽依然屹立,胸口本是覆膜的地方飘荡着几缕烟,脸上还凝固着怒容。

完全凝固。

接着,我注意到它身上有一道黑色的线,从头延伸到脚。

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后,我兴奋地跳起来,差点喝彩出声。只见卡奇诺斯从中裂成两半,往左右歪倒。裂口处的黏稠体液被拉扯成千丝万缕,又纷纷断裂。终于,两个巨大的尸块先后倒地,它们震得我牙齿打战,却不能阻止我大声地欢呼。

涅墨西斯不止拯救了我,或者华盛顿。她拯救了人类。

可我不认为人类会就此放过这头巨兽。就本质而言,她依然是头渴望把人类从地球上抹掉的怪兽;虽然她另一半的血肉就是那个小女孩,改变了她、赋予了她新生。

听到戈登的嘶声尖叫,我才意识到我把他完全忘到了脑后。这家伙亲眼看见卡奇诺斯被分尸,开始疯狂地捶打起胸膛。接着,他突然想起还能朝不远处的某个人发泄怒火。

他一跃而起,朝我直冲过来。

以他的步伐大小来算,七步之后就能要我的小命。不过,他一共只跑出了四步。

“嘿!”

这是个小女生的声音,然而声音的主人一点也不小女生。我看到莉莉像一道虚影那样飞踹在戈登身侧。她比戈登要小得多,力气却大得惊人。非常惊人。戈登歪向一旁,撞烂了一台真正的空调机箱。

他整个陷进那台机箱里,看样子想脱身而出,至少还要挣扎上数秒时间。我等着莉莉借机发动进攻,甚至拧下戈登的脑袋。可她居然没有进一步动作,就那么等在一旁。

这时候霍金斯走到她身边,和我一样,他遍体鳞伤,但好歹还有口气。

“咱们还没完呢。”他举起一个小装置对戈登说道。我认出那是远藤给他的信号发射器。

用来控制那些箭矢头部附着的爆炸物。

看到戈登身上外露的那些箭杆,我猛地睁大眼睛。

我操……

霍金斯摁下按钮。

随着那些箭头在体内爆裂,戈登鼓胀起来。他厚实有力的肌肉像密闭的容器,让爆炸的威力成倍增加。只见那些箭杆倒飞出去,它们留下的孔洞里,鲜血和碎肉喷洒而出。戈登挨着那空调机箱滑落倒地,扭曲的身体不断抽搐。血液从他的伤口、鼻子、嘴巴还有眼睛里往外涌,满是爆炸体液的腔体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我警告过霍金斯那玩意儿有多危险,看来他记得很牢。

在莉莉的搀扶下,我一瘸一拐地走到戈登身边。我没去测这家伙的脉搏,因为没必要。任何人看上一眼都知道,他已经彻底停止呼吸,死翘翘了。要我说,他现在根本就是一坨黑色的臭肉。

“谢了。”我对莉莉说,然后转向霍金斯,“还有你。”

他们点了点头,明白自己总算完成任务。这俩家伙有意思,虽然都算不上一个物种,可我从莉莉的举止里看到不少霍金斯的影子,他们果然情同父女。我和涅墨西斯之间也曾有过类似的微弱感觉,可惜如今怕是要彻底断了。

莉莉把我扶到白宫屋顶边缘。涅墨西斯斯依然伏在地上,远藤倒是不见了。我对此毫不奇怪。我们的确暂时化敌为友了几周,不过他依然是个罪犯,我却始终站在法律这边。就像蝙蝠侠和猫女,我们的友谊注定没法长存。不过现在就随他去吧。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关心呢。

“迷子。”我说道。见没有任何反应,我又大喊了一声:“迷子!”

那巨兽颤了一下,抖落翅膀上残存的晶状羽毛,接着慢慢起身,转向我们。她的面孔焦黑一片,让人想到烤煳的鸡肉。我想我甚至看见了骨头。她血肉的两个来源——原始涅墨西斯和泰利迷子——生前都已经遭受了够多的磨难,如果她们的新生命就这么结束,那真是太悲哀了。

但她们还有一丝活下去的机会。

“快走!”我吼道,“快他妈离开!”

涅墨西斯望着我,有些站立不稳。她烤焦的皮肤上满是裂痕,鲜血从中不断渗出。她呻吟一声,终于迈开腿。

她蹒跚着穿过南草坪和椭圆广场,朝南边的华盛顿纪念碑走去。感觉得出,她每踏出一步,都费尽力气。

拜托……快走!

她在华盛顿纪念碑旁停下来,扶着那坚固的建筑大口喘息。

这时候,战机群回来了。它们仿佛忘记了眼前的巨兽刚才保护了这个国家许多最珍贵的遗产,开始对着她投下数不清的炸弹。此时涅墨西斯的翅膀尚未彻底合拢,背部裂开的甲壳之间,脆弱的肌肤清晰可见。那些高爆物轰在她背上,溅起一团团血肉。

她痛苦地咆哮起来。

“住手!”我听见自己在尖叫,“住手!”

又一轮轰炸。涅墨西斯终于倒下去。纪念碑被她的爪子抓出几道深槽。

她已经站不起来了,却依旧尽力朝前爬行。与此同时,武装直升机群聚而来,它们的机枪和火箭弹全部指向涅墨西斯的背部。横飞的弹幕之中,她发出让人心碎的嘶吼,滑进国家广场西南边的潮汐湖里。

她没有游动,就这么漂在上边。

池水渐渐转红。

接着,涅墨西斯抽搐了两下,好像在水里咳嗽,一股泛红的泡沫随之浮上水面。

她再也没能动弹。

迷子死了。

世上再无怪兽。

就在我心如死灰的时候,口袋里铃声响起。我麻木地掏出手机,纯粹出于习惯扫了眼屏幕。柯林斯正在上面冲着我笑。这张照片是三个月前寻找卓柏卡布拉时我给她拍的。我微笑着摁下接听键,“艾希莉?”

“我很遗憾,宝贝儿,”她说,“我知道她在你心中的分量。”

“谁的分量也没你重。”我感到一丝释然,终于按捺住悲伤,“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