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 声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主公,讨曹檄文已经写就,请您过目。”

文士将一卷竹简恭敬地递过去。在他两侧,河北的文武重臣站成两排,注视着高高在上的主公。袁绍左手端着酒杯,右手将竹简递给身旁的侍从,让他读出来,让大帐中的人都听见。

侍从领命,展卷开始大声诵读。等到念完以后,袁绍拍案赞道:“写得好!陈主簿文笔犀利,句句刺中要害!等曹孟德看了这檄文,只怕是要羞愤欲死,自来请降了。”他说完以后,麾下诸臣都“哈哈”笑了起来。文士听到这夸奖,倒没面露喜色,只是尴尬地搓了搓手,口中谦逊。

这时候,郭图突然出列,跪倒在地:“启禀主公,臣虽才不及,愿为陈主簿锦上添花。”

“哦?你有什么好主意?”袁绍啜了一口酒。

“陈主薄历数了曹贼诸多罪名,可谓精准犀利,但臣以为还不完全。曹贼以迎立天子为功,如果举发他在许都欺凌汉臣之事,则天下人皆知其虚伪,曹贼军心势必动摇。”

袁绍“嗯”了一声,上次董承之死,弄得他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一直希望能扳回一局。他瞥了沮授一眼,让后者非常尴尬。袁绍问道:“那么郭监军你有什么好计?”

“臣新近获得一条消息,再加上杨太尉之事,二事并举,添入檄文,足可以撼动许都。”

“哦?说来听听。”袁绍饶有兴趣地勾了勾手指,马上有人将笔墨取来,还铺开一片新的空白竹简。郭图得意洋洋地挥笔写了几句,呈给袁绍看,上面写的是:故太尉杨彪,典历二司,享国极位。操因缘眦睚,被以非罪;榜楚参并,五毒备至;触情任忒,不顾宪纲。又议郎赵彦,忠谏直言,义有可纳,是以圣朝含听,改容加饰。操欲迷夺时明,杜绝言路,擅收立杀,不俟报国。

袁绍用手指滑过墨痕:“这个赵彦被杀,果有其事?”

“正是!他是前几天……”郭图正要详细说明,袁绍却挥了挥手,兴味索然地打断他的话,“这件事记得加进去,然后传檄天下,细节你们自己把握就是。”

郭图和陈琳领命而去,其他人也都纷纷告退。袁绍独自跪坐在貂皮大毯上,把脸转投向南方沉思。他忽然用拇指按下唇边微微翘起的笑意,把手中的酒杯略一高抬,仿佛遥祝某位远方的友人,然后一饮而尽。

在他目光的终点,数百里外官渡的一座营帐里,另外一个人也同时举起酒杯。

“官渡见。”两个人在心中同时默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