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3667章 险象环生激战的据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3667章 险象环生激战的据点

所属目录: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第3667章险象环生激战的据点【五合一】

袁天仲所在据点。

这不,在遭到埋伏之后,袁天仲其部下的损失也很大。不过,袁天仲这个人战斗力别高强,连着挑了许多位寒冰高层。

而最牛逼的那个寒冰大干部,此时正在给会长诸葛打电话,汇报这边的情况呢,一时间倒也没跟袁天仲交手。

这时,有人提议,如果单挑,恐怕四周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不如就群殴吧。

这个提议,得到许多人的认可,这不,他们不再停顿,一拥而上,齐齐向袁天仲扑去。同时,还招呼下面的兄弟,一起对付袁天仲。

论单打独斗,袁天仲谁都不怕,他怕的就是这种群殴,见寒冰人员一起杀来,他暗皱眉头,下意识地倒退两步,然后回头观望,看到手下的兄弟,像被人砍瓜切菜一样,砍翻在地。

他吸了口气,大声说道:“你们往外面退,我来掩护。”

众天帝成员听完,拼命往外面挤。因为这个据点的门都是那种钢化玻璃门,所以,倒还真让他们突围出去了,来到了院子里面。

看到他们出去了,寒冰这边,就更加不能放袁天仲走了。

袁天仲再能打,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而且他练的招数又是走轻灵一脉,在乱战之中发挥不出威力。

眨眼功夫,袁天仲便被淹没在寒冰的人海中,只听场内人声鼎沸,喊杀连天,却以看不到袁天仲的身影,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寒冰的人。

不过,袁天仲这人倒是挺机敏,见这样走很难出去,他索性直接踩着几个人的肩膀头,直接把身体挂在大厅的吊灯上,然后,随着吊灯的晃动,直接从一众寒冰手下的头顶上,越过去了。

几个轱辘之后,他也来到了据点的院子当中。

一众寒冰,当然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他,赶紧追了出来。

袁天仲遭到伏击之后,伤亡也是很大。不过,姜怡帆等援军,因为靠得比较接近,所以,营救还算及时。

除此之外,姜怡帆所带领的,是清一色天候的兄弟,这些人,半数都是久经考验的兄弟,有的甚至是直接接受过天帝战力第一的巩聪的点化和训练,战斗力可谓异常骁勇。

所以,他们这边,并不像任长风、格桑那么被动。

这些人到场之后,第一步便是清理外围的寒冰敌人。随着领头的姜怡帆一声令下,所率领的数百兄弟,如同下山的猛虎一样,对着敌人疯狂屠戮。

此时,外围的寒冰成员,正按照计划,对着据点里的袁天仲一众,展开前后夹击之策,殊不知,自己反倒成了“饺子馅”,遭遇到了前后夹击。

只见现场都是刀光剑影,喊杀连天,飞溅而出的鲜血染红、染湿了地面。随处可见的残肢断臂,使战场成为了人间的地狱,扭曲、折断的尸体然人看的心寒。

“是我们的兄弟,是我们的援军到了。”“兄弟们,拿起你们的刀,给我杀。”“杀死这帮狗娘养的。”...

诸位中了寒冰埋伏,死伤惨重的天帝兄弟们,眼瞧着援军赶到,顿时重新燃烧起了战斗的希望。他们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不断地壮大声势,给己方壮胆。

在得到姜怡帆一行人的援救之后,袁天仲也觉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大声说道:“老弟,你怎么过来了?”

姜怡帆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管刀,一边震声说道:“哥,你没事吧,东哥派我来接应你,让你们赶紧撤离。”

袁天仲抖动着软剑,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撤离?我收到的命令,是拿下这座据点。”

姜怡帆:“撤离是东哥的命令,东哥说,这里有埋伏,不适合再继续打下去了,叫我你们赶紧撤。”

袁天仲:“有埋伏,我看出来了。不过,也就这样而已。说实话,让我就这样走了,我实在是不甘心。”

姜怡帆:“那天仲大哥的意思是什么?”

袁天仲:“当然不能这么走了,就算打不下这座据点,寒冰也别想要,我要烧了它,给跟着我一起战斗而牺牲的兄弟们报仇。”

姜怡帆迟疑了一阵:“可是...可是这样是违反命令的啊。”

袁天仲:“出了什么事,我担着。怎么,天候的兄弟不敢打?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就先撤吧,不用管我。”

这姜怡帆,也是个有血性的汉子,听袁天仲这么一激,他的牛脾气顿时就上来了。

只见他瓮声瓮气地说道:“天仲大哥这么说,可就太小瞧我姜怡帆,太小瞧我们天候了。好,就听天仲大哥的,把这破据点给烧了。咱们得不到,他们也别想要。”

袁天仲听完大喜:“好,果然不亏是巩聪的手下,有一股子血性。好,你安排一部分兄弟,去搞点汽油来,咱们领着人往里面冲。”

姜怡帆大点其头:“没问题,天仲大哥。”

然后,他亲自叫过来几个人,让他们去准备汽油去了。

反观袁天仲和姜怡帆,则各自领着自己的人马,在清理掉据点外围的敌人之后,反冲向据点之内。

有了这两位领头的带头,手下兄弟也是异常骁勇,一个比一个敢豁出命去。

本来,他们都可以撤走了,没想到,居然反杀回了回来了,这倒是让寒冰这边的干部,有些奇怪,心说这帮人是不是疯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不走,这倒是好办,不走,那就永远别走了。

尤其是寒冰这个据点,最大的一个干部,更是喜出望外,他这个时候已经打完了电话,完全有空和他们好好玩玩。

他可是认识袁天仲和姜怡帆的,这两个人,都是谢文东手底下的悍将。如果能将这两个人的脑袋给砍下来,那可是奇功一件。

“乖乖,活该我今天立功啊。”这位最大的干部,直接喝开一条道路,走到阵营之前。

之后,又越过正在战争中心激战的双方人马,直接找上了袁天仲。

当这人出现的时候,袁天仲立马就感到身后一阵强大的气场。

他迅速抢过旁边一人的钢刀,以炮弹出膛一般的速度,射向此人。

没想到,当这把钢刀距离这人的眉心不到五厘米的时候,他突然用手背轻轻一拍,便打落了:“袁天仲?!”(英)

袁天仲剑眉一挑:“正是,你是什么人?”(英)

来人:“这个,你不需要那么清楚,我是来要你脑袋的。”(英)

袁天仲:“以前很多人这么说过,可惜,他们都死了。”(英)

来人:“这是你人生最后一次,听到这句话了。”(英)

袁天仲:“哼,真TM的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随便一直臭虫,都敢来威胁我了。”(中)

来人:“你说什么?”(英)

袁天仲:“F.U.c.k!YOU!Mather!”(英)

来人:“找死!”(英)

说完,面沉似水,直接动手。

此时,袁天仲已经战斗了很长的时间,战斗力削弱了不少。

而此人,跟袁天仲是一个级别,也是中级白金级。不过,人家在中级白金干部这个序列,已经呆了有十多年了。

不管是武功路数,还是套路的成熟度,都比袁天仲要强上许多。加上他刚刚没参战,体力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所以,一动手,就将袁天仲给压制住了。

此人因为皮肤比较黑,面部轮廓比较立体,所以得了个“黑猩猩”的代号。

且说,中级白金干部“黑猩猩”率先出击。只见他双脚狂踏大地,动如绷弓,发若炸雷,刚猛暴烈,崩撼突击!

整个人犹如下山猛虎,暴冲而至,舞动铁拳裹挟排山倒海般的刚劲力量。

手中拿着一把短刀,以雷霆万钧之势直轰袁天仲的脑袋

行家一出手,便知道有没有。袁天仲见“黑猩猩”招式虽然简单,但简单中却又蕴含玄妙。

袁天仲不敢大意,软剑迎上了对方的短刀。

双方当即,陷入激烈的战斗当中。这两个人的武功,都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所以,打起来非常好看。

“黑猩猩”手提短刀,圈起地上的杂草沙砾呼啸着朝袁天仲而去。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别看“黑猩猩”个头比较大,可是,他的短刀运用的却极为灵巧,如同铁水激荡,万花盛开的样子一样,招招都是杀招,被它粘上要害,轻者重伤,重者死亡。

不过,袁天仲也不是白给的。软剑这种武器只适合防御,如果想用它来杀人,非得练上个几十年不可。

一旦练成了,那便尽可防守,远可进攻,飞旋的软剑可以发挥常人数倍的能量,攻击力也可以瞬间爆发好几倍。而袁天仲就是这样厉害的人。

但见“黑猩猩”行如鬼魅,杀气万千,姜怡帆面色一凛,知道碰到了强悍对手。

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身形一展,管刀轰然而出:“天仲大哥,我来帮你。”

说着,赶紧过来帮忙。

身为天候的二把手,姜怡帆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并且,在这三个月之内,颇受巩聪的亲自教导,战斗力更是突飞猛进,绝对可以帮得上袁天仲大忙。

本来,袁天仲是不喜欢别人插手自己和敌人的战斗的。

不过,人家姜怡帆的及时赶到,可是帮了他的大忙,否则,他和一干兄弟,早就被人追得满大街跑了。另外,经过刚才的一阵较量,这个人应该只要拥有中级白金干部的实力,也确实在段时间内无法打败。

现在,他们的任务目标是烧掉这座据点,所以,这个人必须得赶紧解决。

是以,袁天仲倒也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

二人联手,齐齐攻击这个中级白金干部“黑猩猩”。

其实,袁天仲和姜怡帆身上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他们都是那种孤傲的人,一般的人很难入他们的法眼。

不过,假如真的有能入他们法眼的,那肯定是掏心掏肺相交,甚至豁出命去也不在乎。

而他们的招数和身法,更是非常相似。

袁天仲师承望月阁,是曲青庭的得意大弟子,更是蝉联谢文东旗下第一战力多年,身法如青云流水,飘忽灵秀,有时候看着简简单单的一招,却千变万化,奥妙无穷。

而姜怡帆,是武术教练出身。他的武术打得非常漂亮,云卷云舒,天高地远,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视觉享受。可是,他又能兼顾着强大的杀伤力。

这很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很不得了的事。试想一下,能够做到这样两全其美的,倒真不多。

严格意义来说,这应该是姜怡帆和袁天仲的第一次亲密合作。

不过,两个人却好像一个很多年的组合一样,彼此之间配合的十分默契。

姜怡帆的出现,恰到好处地弥补了,袁天仲在刚刚大战中,所损耗的精力。亦或者说,袁天仲得到了一个精兵强将,一个强有力的助手。

闲话不多说,且看三人激战。

袁天仲没有多说什么,不过,“黑猩猩”倒是大喝一声来得好:“同时宰了你们这两条大鱼,那可是相当不错的。”(英)

姜怡帆:“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英)

三人战团十米范围内杀气纵横,管刀、软剑和短刀的碰撞声不绝于耳,半空中两道身影拳脚相击发出呼呼的风啸之声。

三个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一秒钟之内就能打出多少招。

加上袁天仲、姜怡帆这都是招数特别好看又兼顾杀伤力的人,所以,他们之间的战斗,既无比精彩刺激,又美轮美奂,把四周观战的众人看得心始终揪紧,却又不乏刺激和酣畅淋漓的感觉。

这“黑猩猩”力战两人,依然不落下风。这不,趁着姜怡帆不注意,一脚踢在姜怡帆的肚子上。不过,因为姜怡帆连续两个后空翻,卸掉掉大部分力道,所以,倒也没有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不过,这一脚,却让姜怡帆脸上挂不住。

“M的,看我的。”姜怡帆挨了“黑猩猩”一脚,盛怒之下,再次冲上前去,管刀夹杂着寒光自下而上往上一劈。

锋利的刀剑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长约一尺半,深约半尺的沟痕。刀锋势道不减,带着杀气怒冲其大腿。

“黑猩猩”的右腿刚刚被袁天仲软剑刺中,行动略有不便。

姜怡帆正是看到了这点,这才攻击其薄弱部分,区区的一点剑上,根本就不影响他的发挥。

哪知道,“黑猩猩”的变态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只见“黑猩猩”凌空几个翻身,踩过姜怡帆的肩膀,从他的头上垮了过去。

这一重击,差点把姜怡帆踩跪到地上。姜怡帆甚至有这样的错觉,踩在他肩膀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

遭遇如此奇耻大辱,姜怡帆怪叫一声,大叫道:“再来。”

而这时候,袁天仲也接着说道:“你攻他下路,我攻他上路。”

姜怡帆:“好。”

软剑,管刀的进攻更加疯狂了,三人的拼杀像跑马灯一样,刹是好看。

这种好看只不过是对旁人来说,但对交战的三方来说,却是致命的。

他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用错一招没准就要丢掉性命。

袁天仲在退让几步之后,右臂挽动十几朵剑花,直冲“黑猩猩”面门而去。

太快了,快的连“黑猩猩”都为之一震。

后者内心咯噔一下,只能选择放弃进攻姜怡帆,抽身而退。

“黑猩猩”的武功确实高强,这个没得说,中级白金干部放倒哪里,都不是白给的。

不过,他唯一的缺点就是,速度跟袁天仲和姜怡帆比起来略有些慢。

短时间内还好,可是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亏。尤其是同时应付这两位行踪飘忽的高手,对体力更是一大考验。

不一会儿,“黑猩猩”的额头上就见了汗,一个不留神就被姜怡帆的管刀刺穿了手臂。

可“黑猩猩”也算是个汉子,连吭都没吭一声,硬生生地握住了管刀,把它从血肉里拔出来了。

姜怡帆将管刀一转,管刀变成了钢刀和钢管两部分,将刀留给了他,而前者自己拿着钢管,狠狠地猛捶向“黑猩猩”的脑袋。

“黑猩猩”没想到,这玩意儿,还能分成两部分,有些猝不及防,只是下意识往旁边一闪。

姜怡帆手中的钢管,没有砸中他的脑袋,倒是直接把他的肩上锁骨给打碎了。他半边身子往下一坠,差点栽在地上。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不,

被打断肩胛骨的“黑猩猩”,闷哼一声,没有大声叫出来。

并且,非但没有变得颓废,而且越发疯狂。

这不,他眸中凶光毕露,眼神凶狠得好像要吃人。

变招开始变得全无踪迹、套路可循,完全是随心所欲。

袁天仲和姜怡帆两个人,用了吃奶的力气来对付他。

可是,这个“黑猩猩”的动作实在太过鬼魅,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再快的招式都能被他轻松躲过或挡开。

这下,他们在速度上,好像都不占什么优势了。

为此,袁天仲和姜怡帆,身上都受了不少的伤。

滴答滴答!

感受到身体里正在往外流淌着的滚烫的鲜血,袁天仲和姜怡帆都忍不住微微皱眉,不过很快,他们便灵机一动,计上心来。。

二人对视了一下,用眼神将彼此的想法相互交流了一下,得到的是高度的肯定。

袁天仲首先发难,不过,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些,被人一脚踢中,重重摔倒在地上,嘴里一张,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天仲哥,你先好好休息一下,这人的脑袋,是我的了。”

随后,武术教练姜怡帆抢先发难,将手中的半截钢管,狠狠砸向“黑猩猩”。

这钢管的劲力极大,在空中发出尖锐的嘶鸣,听着就叫人害怕。

“黑猩猩”眼眉一动,横起管的另外一截,也就是那把短刀进行招架。

“当啷啷!”火星四射,金属的强烈撞击声让人耳鼓欲裂。

左右大汉无不遮耳后退。姜怡帆连退五步,半个身子都在发麻,握钢管的手掌微微颤动,血从他的虎口一直滑落至钢管上面,再从管身滴落在地。

他双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这位中级白金干部的面前。

这并不奇怪,以姜怡帆一个人的实力,还是很难和堂堂一个中级白金干部交手的。

“黑猩猩”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哼笑着挥舞着手中的两把刀,直奔姜怡帆而去,嘴里得意道:“你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英)

“呵呵,杀了我吧。”(英)姜怡帆索性直接一闭眼,直接作出要投降的样子。

“黑猩猩”喜出望外:“我会的。”(英)然后,一门心思地想要先将姜怡帆置于死地。

袁天仲和姜怡帆的故意示弱,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麻痹“黑猩猩”的作用。

一旁的袁天仲抓住这个难得的时机,一个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身形闪动飘到“黑猩猩”的身侧,之后提剑一撩“黑猩猩”的腋下。

“黑猩猩”感受到了剑气带来的凉意,可他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了。软剑虽柔,但如果用力得当,依然可以削金断银。

袁天仲以其霸道的力量硬生生砍掉“黑猩猩”另一只手臂。

“啊~”“黑猩猩”发出凄惨的叫声。

袁天仲没有停止,又一撩剑,又把“黑猩猩”的另外一只手臂给削了下来。

“黑猩猩”就是个打不死的蟑螂,虽然双臂都没有了,但仍然不能保证他不会跳起来反咬你一口。

姜怡帆深深体会到了这种可怕,他想都没想,赶紧从地上起来,抡圆了手臂,一记钢管狠狠地砸在他的天灵盖上。

这一钢管的轰击,势如流星,当场把“黑猩猩”的天灵盖砸碎。“黑猩猩”被砸处当即头破血流,他本人更是觉得以前一阵漆黑,脑袋一阵天旋地转的,顿了有两三秒之后,往上一翻,身体轰然倒下。

这时,袁天仲又走回“黑猩猩”身边,低头豪气道:“刚才不是很嚣张么?我看你还怎么嚣张。记住,我叫袁天仲,我这位兄弟叫姜怡帆,到阎王那儿,就说是我们送你过来的。”

接着,便是锋利的一剑,“黑猩猩”的头被一剑砍掉。

在场正在混战的寒冰和天帝一众,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片刻的安静之后,现场才再次跟炸了锅一样,喊叫报仇声四起。

“老大被杀了,老大被杀了。”(英)“杀了他们,杀了他们...”(英)

几名寒冰干部最先反应过来,怒喊着冲向袁天仲和姜怡帆。

不过,他们怎么可能是袁天仲和姜怡帆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他们两个给打发了。

之后,袁天仲眼睛寒光四射,向人群扫视一圈,如壮士出山,剑气如虹,浓浓的杀气渐渐在脸部聚集,透出锋刃办的峻厉,裹挟着一股强大霸气,令众人不寒而栗。

他震喝一声说道:“迅速清空一楼,把他们全部赶到楼上去。”

“是。”众人齐齐答应一声,然后继续往前冲击。

寒冰一众因为“黑猩猩”的死,而军心大乱,群龙无首之下,下面的小头目各自违章,七个人八个注意,有的主张进攻,有的主张后退,有效的防御阵营更是无从谈起。

反观天帝一众,众志成城,齐心协力,将寒冰阵营冲击的大乱,攻击远不如刚刚犀利。

在天帝一众强大的攻势下,寒冰等人节节后退,直到把整个据点的一楼大厅完全占领,剩下的寒冰一众(保守估计有好几百人)全部被逼到了楼上,这才算结束。

袁天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大喝一声:“汽油呢。”

姜怡帆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也大喝一声:“汽油呢,汽油呢?”

“帆哥,汽油来了,汽油来了。”有两个兄弟,各自提着满满当当的两桶五十斤的汽油,献宝似的,来到姜怡帆的面前。

姜怡帆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转向袁天仲。

袁天仲只有简单的一个字“烧!”

姜怡帆:“烧!”

然后,主动把一桶汽油抢了过来,对着大厅里面的一些桌子啊,椅子、木质楼梯啊,就是一阵倾倒汽油。

其他的兄弟们,也都赶紧过来帮忙,倒汽油的倒汽油,抢救伤员的抢救伤员。

爹死娘嫁人,个人顾各人,他们只会救己方受伤的兄弟,甚至己方兄弟的遗体都背走。至于地上那些寒冰的死者和爬不动的伤者,他们才不会管呢。

闻到这刺鼻的汽油味,就是傻子都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这不,地上的寒冰伤者们,赶紧哭喊着央求说道:“救命啊,救命啊。”(英)

可是,天帝一众根本就不管那么多,继续在大厅里倾倒汽油,没把汽油倒在那些伤者的身上,就算不错了。

然,就算他们只想烧掉这座据点,剩余的寒冰同样不会答应,赶紧冲下来,试图抢夺他们手中的汽油桶。

可是,他们还没凑近这里。就被天帝的兄弟们,直接捡起用现场乱七八糟的杂物,给砸了回去。

时间不长,四桶一共一百公斤的汽油,全都倾倒完毕,姜怡帆更是带头将倒空的汽油桶,扔进了据点的大厅当中。

而这时,天帝一众全部退到了院子当中。

“把你们全部烤成乳猪,嘿嘿。”姜怡帆满脸兴奋,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随手甩进据点内。

呼!汽油粘火就着,火蛇顺着大厅一直烧到楼梯口,时间不长,整座据点的一楼,陷入一片火海中。

这把火燃烧起来,可算是来势汹汹,一呼百应,火蛇乱窜,劈劈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袁天仲、姜怡帆等人站在据点看了一会便站不住了,火势太旺,扑面的热浪仿佛要把人烤成肉干,灼热的空气吸进肺子里,五脏六腑都象是烧起来。

他们赶紧又是院子里退了出来。

反观楼内寒冰众人,一个个全都逃到了楼上,大火虽然一时半会儿上不去,可是,大火产生的浓烟,却毫无阻挡地,往楼上跑去。

被大火呛得肺都要咳出来了,他们赶紧四散寻找水源,以掩住抠鼻,以防吸入过多的热空气。

(在这里需要多提一句,往往火灾现场,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往往不是直接被火烧死,而是被火燃烧的浓烟给直接呛死或者因为缺氧而死。所以,火灾发生的时候,一定要弯下腰,用手或者湿润的毛巾掩住口鼻)

有的人,则赶紧找来了灭火器,想要把火灭掉。只是现场火势太大,区区的几个灭火器,根本就浇灭不了现场的大火。

至于用消防枪喷水,这更是没用,因为汽油着火,光是用水是扑不灭的。

这不,就有几个想要灭火的家伙,反被大火给烧死。

虽然大家没有看到里面什么样子,可是,能够听到里面的惨叫声、呼喊声以及求救声,就基本能够想象的出来了。

不用说,那里现在肯定是乱成了一团,好像人间地狱一样。

“真他MD过瘾!”姜怡帆看到眼前的熊熊大火,但却满脸的激动。

袁天仲也跟着乐了,缓缓说道:“是啊,超级过瘾,兄弟们这次辛苦了,天仲欠你们一个人情。”

姜怡帆也跟着笑了:“天仲大哥说的这是哪里话,咱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袁天仲点点头,指着据点楼层,说道:“要不了十分钟,里面的这帮人,全都得从窗户里跳出来,到时候,让兄弟们准备好,一定不要放过一个。”

姜怡帆:“明白,我已经交代下去了。就等着这帮烤乳猪受不了,跳下来呢,到时候...”

然而,没想到,这话刚刚说到一半,就听到四周铃声大作,看样子是JC到了。没准,消防车也跟着到了。

姜怡帆听到这声音,脸色顿时一变:“什么鬼情况,早不来晚不来,天仲哥,这...这怎么办?”

袁天仲忍不住跺了跺脚,急声说道:“这地方的警察,咱们还没有搞定,要是这就被他们抓走,会比较被动。”

姜怡帆:“天仲哥的意思是,咱们撤?”

袁天仲:“只能撤了,咱们这也算出了一口恶气了,算里面的这帮人运气好。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姜怡帆听袁天仲的一番话,觉得言之有理。

他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好的,就听你的。”

然后,二人召集人马,带上伤员,迅速离开这里。

他们这边前脚刚走,后脚警察就来了。

看到现场一片狼藉,火光熊熊的样子,这迪拜的警察立马就知道,这里肯定发生了超级严重的动乱事件。

迪拜,一直给人一种富庶、繁华,和平,安全的印象。如果这里的事传扬出去,那对它们一直保持的良好名声,会是一个相当大的损害。

这不,警察到场之后,一边吩咐随行的消防员消防车进行救火,另外一边严格封锁消息。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偷渡进这里的难民违法接电,造成的失火事件。

当然,引起这件事的幕后真凶,肯定是要一查到底的。

其实,今天晚上的动乱,又何止这一处。

这不,另外一处寒冰据点,几乎同时,也发生了激烈的火并。

**********

陈少河所在的据点。

与分部和上一个据点一样,陈少河这边,也遭到了埋伏,一开始却也遭到不小的损失。

不过,陈少河这个人,不单武功超绝,脑筋更是转得飞快,临场指挥更是一流。

这不,在遇到埋伏之后,他指挥手下沉稳的当,步步为营,派遣重要的干部压阵,居然,被他成功地逃出了这个据点,损失不到四分之一。

而据点里的寒冰一众,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只掩杀了一阵之后,便没有再追。

陈少河领着一干手下,见后面没有追兵,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陈少河不明所以,还以为只有自己这个据点遭到了埋伏呢,不禁扼腕叹息:“唉,这下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长风天仲他们,肯定会笑话死我的,小小的一个据点,居然没有打下来,真是背到姥姥家了。”

旁边的一位心腹干部听完,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可不敢这么说,陈大哥。你看刚刚那阵势,明摆着是早有准备,咱们能逃出来,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右边还有一位干部,也附和着说道:“是啊,全赖陈大哥指挥有方,咱们才能逃出来。这一次,咱们虽然没有拿下他们的据点,不过,就伤亡情况来看,也跟敌人差不多,即便是无功,但也算是无过吧。”

知道两位兄弟,是在安慰自己,陈少河倒也不会过于乐观。

他晃了晃脑袋,从湿哒哒的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现在给东哥打电话请罪。”

两位心腹干部:“陈大哥...请罪就先不必了吧,咱们把咱们这边的情况告诉给东哥,相信他会理解的。”

陈少河语气有些严厉:“打败仗就是打败仗,没有完成任务,就是没有完成任务,给自己找理由算怎么回事?”

一句话,把两位心腹干部,说的是哑口无言,不敢再有贰言。

而这时,陈少河也拨好了谢文东的电话。

只是,他打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打通。

“奇怪”,陈少河咕哝一声:“怎么打不通东哥的电话?莫非出了什么事?”

这时左边的那位干部说道:“陈大哥别着急,许是东哥没有听到,你打打勇哥他们的电话试试看。”

陈少河点了点头,正准备再去打余勇的电话。

这时,司机突然急声叫了起来:“不好,陈大哥,前面出现了不明的车队,看着像是敌人。”

“啊...”陈少河赶紧把电话收了起来:“真TM的是阴魂不散,赶紧准备迎战,准备迎战。”

嘎吱!!

司机赶紧一脚刹车,把车停住。

后面的汽车,见头车停了下来,也都纷纷把汽车刹住。

这时,陈少河赶紧下了车,拔出自己的武器,冲着后面汽车的众人连连挥手。

诸位兄弟一看到这个时候,立刻就明白过来,赶紧呼叫着拿起武器,利用汽车作为警戒。

在看对面的那个车队,见面前这边动了手,也都纷纷下车,拿出武器,做好了干仗的架势。

双方的战斗一触即发,只等各自的头领一声令下。

不过,就在双方即将进行大规模火并的时候,前方灯光刺眼的队伍当中,突然传来了一个Z国人的声音。

只听那人试探性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陈少河一听这声音,心说咋这么熟悉?

他狐疑一阵,随后凝声说道:“我是天帝旗下防卫部部.长陈少河,东哥的特别使者。”

“哎呀”,那边听完之后,突然传出一阵惊喜之声:“原来是陈大哥啊,我是小火人刘深磊啊,我奉东哥的命令,前来接应你们的,没想到,你们自己逃出来了。”

说完之后,赶紧挥了挥手:“都把武器放下,一个个眼珠子咋看得,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怎么不认识一家人了?”

前面的阵营之中,陆陆续续传来恍然之声,纷纷把手中的武器给放了下来。并且,一个个大跨步地,想要过来和陈少河汇合。

然而,陈少河却突然大喝道:“等一下,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对方自称刘深磊的男人愣了一下,问道:“陈大哥,怎么了,连我也不认识了吗?我是小火人刘深磊啊。”

陈少河谨慎道:“小心点总是好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1.com/huaidan4以便下次阅读。

本站新增加黑道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黑道类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小说。黑道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小说阅读。读者QQ群:193997850

标题:第3667章 险象环生激战的据点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huaidan4/54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