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卷土重来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完二)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卷土重来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完二)

所属目录:卷土重来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且说战事。光猴子率先发力,脚踏流星步直取谢文东的脑袋。

谢文东大喝一声“来的好”镇定的举刀格挡。两刀双碰,一连串的火星子溅了出来。感觉手里一团乱麻的两人站立不住,各自退了几步。

眼见眼前之人清秀好像并无多大的力气,能硬生生的接下自己这一刀,实在是不可思议。他站定身形,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谢文东。看罢几秒之后,光猴子突然眼前一亮:“嘿嘿,我认得你。你是谢文东,对吧?”

“死人是不需要记住我的名字的,更何况是你这个无名小辈。”谢文东并无多言,冷冷挥刀杀到。

光猴子自诩自己还是个角色,见谢文东居然说自己是无名小辈,不由得怒火中烧。他两眼喷火,在谢文东的身上狠狠的扫了几下:“哼,这是你找死,可就别怪我。”

寒光闪动,长刀倏地刺出,指向在谢文东的左肩。谢文东腕抖刀斜,刀锋削光猴子的右颈。谢文东身穿防弹衣,别说是刀剑了,就是子弹也挡得住。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并无格挡,只是肆无忌惮的反击过去。面对谢文东这样“不要命”的打法,光猴子心中大骇,来不及多想。他迅速的收回攻势,引道抗诀。

铮的一声响,双刀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双刀刀光霍霍霍霍,光猴子刀法精湛,而谢文东战场经验丰富。前者一招一式,而后者见招拆招。.交手数招,实力在谢文东之上的光猴子,除了在谢文东的衣服上划了一道口子,几乎半点便宜也没占到。

反观光猴子,被谢文东一脚点在肚皮上。这一脚谢文东用了五成力,可还是把对手肚子上的肌肉踢得痉挛抽筋。

眼见谢文东的刀法越逼越近,兀自未分胜败,光猴子自觉不发飙不行了。他迅速扭动身法,全力相搏。右手刀身一引,疾刺谢文东大腿。光猴子的速度太快,快到谢文东根本无法抵挡。就在开山刀将要挑开谢文东的大腿时,不知道何处飞来的一颗人头卸去了光猴子开山刀的攻势。

只听见咔嚓一声,光猴子的一刀将那颗断头分成两瓣。因为用力太猛,刀锋牵动了里面的液体。咔嚓声之下,光猴子感到面上和头上突然淋了雨水一般。这个时候,怎么会下雨呢?雷公嘴光头一抹脸和脑袋,后瞧向掌心。掌心里哪是什么雨啊,分明是脑浆夹杂着血液混成一团的液体嘛。

心头突然涌上一阵恶心,光猴子连连甩手,好像要把掌心的液体甩的一滴不剩似的。“东哥,我来了。”说话之人刀法出众的后起之秀熊章庆。没等谢文东同意,他几个踏步和光猴子交上了手。

熊章庆出身望月阁,也算是出自名门,身法可见一斑。和他交手,光猴子没有一点胜算,只能先仓储应付着。

空下手来到谢文东摇了摇头,又转向去帮助其他的兄弟。这个时候,五行.袁天仲深怕东哥有事,再一次的围了过来。六人合成一个圈,将谢文东团团围住,以保护他的安全。疯狂的屠戮还在继续,一开始青帮确实是依仗突然袭击和地理优势占了一些优势。可随着战斗的进行,青帮和战斧兵多将少的弊端就暴露出来。反观谢文东这边,“天啸超一流出团的成员数百人”,这数百人皆是以一敌十,敌百的高手。再者本次参与作战的兄弟,皆是经过了TW战役洗礼过的文东会.大陆洪门兄弟,他们的单兵作战实力,远在青帮和战斧帮众之上。胜利的天平正在朝着谢文东这边倾斜,就在这种变化发生不久后。青帮就近的两处援军到了。他们分别是南路的禄存和北路的左辅。因为文曲的是在西路,和东路相隔甚远,他们还没有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和其他两路的兄弟赶到这里。

远远的,五行等人便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看到射过来的车灯光。

“东哥,青帮的援军过来了。”五行金眼大声喊道。

谢文东听完后,心里一喜:“终于来了。”

这个时候,他正在和青帮的一位大汉展开对攻。听到这话时,他令人疑惑的放弃了抵抗,任凭大汉的开山刀刺向自己的胸膛。

防弹衣可以抵住开山刀的锋芒,却卸不掉它的力道。大汉双手握刀,使出全身的全力向前顶谢文东。

谢文东连连退步,最后扑通一下栽倒在地上。这一摔并不是很重,对于在血泊里摸爬滚打的人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大汉本没有注意太多,却不巧谢文东倒在地上起不来了。他怔了怔,仔细看了看地上的谢文东,好像一动不动了。

这个时候,早就准备好的东心雷迅速跑了过来,抱起地上的谢文东就是一阵小跑。

一边跑,还一边喊道:“撤..撤...撤....东哥受伤了,我们快撤......”

直到这个时候,那位大汉才回过神来。听着东心雷的话,他高兴的手舞足蹈:“我伤了谢文东了,我伤了谢文东了....”

有句话说的好“乐极生悲”,就在他欢呼雀跃宣导着自己的功绩时。不知道从何处飞来数把飞刀,将他捅成了马蜂窝。

大汉的欢呼声戛然而止,肉体最后晃了晃挂在了后面的一棵树上。

东心雷的号令,很快便得到了响应。两大社团的兄弟放弃进攻,转头撤退。他们跑向车子,想要摆脱青帮和战斧的纠缠。

被打的抱头鼠窜的战斧和青帮帮众这下终于找到了机会,死死的咬了上去。

汽笛声,叫喊声,杀戮声连成一片。谢文东旗下的两大社团兄弟在听到东哥受伤的消息后,一时间不知所措,慌乱起来。

慌乱中,两大社团被拉下车砍死的兄弟,比比皆是。有数千的兄弟因为没来得及上车,而被迫逃进黑暗的树林之中。谢文东“三万人”就这样被打垮了。

血腥,暴力,仇恨...一切的一切,充斥着整条公路及附近的丛林。

这个时候,断浪已经从潮水般的文东会阵营里解脱出来。见敌人要跑,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当即下令所有人压上去。

一辆汽车撞开了被炸毁的车子,谢文东和旗下众位兄弟趁着这个时机,逃似的狼狈逃窜。

谢文东众人的交通工具是照着三万人开来的,此番逃窜,留下了太多的交通工具。青帮和战斧两大社团就是不开动丛林里的自家的车子,也完全装的下。

他没有客气,让手下帮众纷纷坐上谢文东的车子,全力追击上去。

“穷寇莫追。”远远的,禄存张磊便大声喊叫道。

让司机暂时停了一下的断浪将头伸出车窗外,心疑禄存这家伙这么这么快就知道消息的。

“老张,你怎么来了?”断浪将手搭在车窗上,朝车后大声喊道。

禄存张磊喘着粗气,碰的一下把车门打开。

三布并作两步走,两步合作一步行,他快步来到断浪的面前:“先不提这个了,我们不能追谢文东?”

断浪有些奇怪,昂起脖子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追?”

禄存开口说道:“谢文东是什么人,他有‘三万人’在手,能这么轻易让我们追过去吗?”

“你的意思是.....”

“嗯,谢文东肯定是有埋伏等着我们。要是我们真的去了,很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禄存张磊言之有理道。

这话听起来确实言之凿凿,但断浪不这么看。他不以为然道:“这你就不明白了,谢文东被我手下的一个兄弟打成了重伤。而文东会和洪门的逃跑,也非常慌乱,根本不像是假的。”

此时的断浪已经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谢文东是受了伤,可通过层层传递,传到他的耳中便成了受了重伤了。

禄存才不管谢文东受没受伤呢,多次的教训告诉他。谢文东诡计多端,万不可轻举妄动。

他眉毛一举,一点,客气也不讲道:“老断,别怪我张磊不讲情面。如果你再一意孤行,我就打电话禀报韩大哥,要他当场撤掉你的职务。”

说话间,他还故意拿出手机,好像真的要去打电话似的。

“唉....”断浪一记重拳砸在车门上,回头望了望谢文东的逃跑之路,十分无奈:“好吧,我不去就是了。”“嗯,这才是我们的破军星君嘛。”禄存满意的笑了笑。

听到“破军”这两个字的时候,断浪心里像是被扎了一根刺一样。

想着到手的猎物逃走,到嘴的鸭子飞了,断浪心里别提那个难受和气氛了。

他摇晃着脑袋,打开了车门:“那我们回去吧,坐你的车,我有点事还要和你说。”“什么事啊?”

“车上再说,这里人多嘴杂的。”

张磊不疑有他,伸出右手挽住断浪的肩膀:“嗯,好的。对了,老哥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谢文东的第一轮进攻就被你这么轻易打退了。”

“呵呵....”断浪干笑了几下,继而表情僵然。

两人上了禄存的车子,车门关紧。

张磊侧过脸,好奇的问道:“老断,到底你想和我说什么事啊?”

“.....老张,我还是想去追谢文东....还希望你兄弟支持。”断浪搓着双手,面带笑容请求道。

张磊脸色一变,坚决的拒绝道:“这个不行,不是说了吗,这绝对是谢文东的阴谋。”“那就不要怪兄弟了...”断浪突然变了脸,立掌为刀朝着张磊的脖后根砸了下去。

准确的角度,合适的力道,张磊翻了几下白眼,身体一软晕倒在靠椅上。

“大哥,张大哥...”车内的司机感到有些不对,忙回头看。

还没等他彻底回过脖子去,一把雪白锋利的匕首便架在司机的脖子上。

“星君.....”司机声音哆嗦,深怕断浪对自己下毒手。

“别废话,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断浪厉声说道。

司机小弟瞄了一眼断浪手里的匕首,识趣的点点头。

“很好。”断浪收起了匕首,摇下了半截窗户玻璃:“所有兄弟,听我命令,全力追击谢文东。”

“轰隆隆”断浪带的手下得令后,发动了汽车。

禄存带来的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们只是看到大哥和断浪坐进了一辆车子,万万想不到这个断浪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敢“假传圣旨”。断浪喝斥几句后,南路的人不知情的也加入了追军的行列。

最为讽刺的是,北路的左辅在接到断浪带有欺骗性的话语后,也加入了追军之中。断浪并没有告诉相关具体的事情,只是很有诱惑力.很神秘的说,他有信心将谢文东的人一网打尽。

疯了,断浪这个时候是真的疯狂了。他打定注意,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灭掉谢文东及其一干手下。

那么多的高层摆在断浪的面前,就好像一块到嘴的大蛋糕一样。不吃上一口,断浪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心甘的。

虽然他的心里也不是很有底,但他告诉自己。谢文东的人是彻底乱了,乱的不堪样子了。现在正是棒打落水狗的时候,失去这个机会,可就真的要后悔莫及了。虽然说谢文东那边有“三万”人,但是自己手里现在也有一万多人了。一万多人对阵三万多人,在平时是不太可能的。但现在不一样,敌人乱了。军心乱了,就算他们有十万,也不顶事。谢文东和他的百位高层组成的“天啸超一流军团”的诱惑力,足以让大多数的人失去理智。

谢文东和众位兄弟佯装撤退,可跑了一段时间,并没有见敌人追上来。

所有车子停了下来,谢文东和身边众位兄弟站在路边,抽着香烟等待着援军。

“东哥,青帮的人怎么还没追上来啊?”李爽擦了擦脸上的血汗,担心道。

谢文东心里虽然也急,但脸上还是装作非常从容的。不为其他,就因为他是社团的大哥。其他兄弟心里防线都可以崩溃,都可以慌,但是他不可以。他必须非常有信心,非常的坚定。抽出怀中被浸染血迹的手帕,他胡乱的擦了擦脸:“小爽,稍安勿躁,再等等吧。如果青帮的人还没有追上来,恐怕我们还得去引诱他们一次。只不过,这次引诱的效果可比刚才那次要小多了。毕竟我‘受了伤’嘛。”

李爽和兄弟们倒想笑,可怎么着也笑不出来。

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制造的慌乱假象,要是没起到一点作用,可真的令人伤心了。

三眼靠在一辆汽车上,开山刀插在一边的泥地里:“青帮还真的沉得住气,面对这么大的诱惑,竟然无动于衷。”“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这对于青帮来说,是生死存亡的一战。他们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一边的高强独挂空臂,同样杀的全身是血。

“叫兄弟们准备,我们过十分钟再反杀过去。我就不相信,青帮就真沉得住气。”谢文东一掷烟头,决断道。

见东哥有些为难,李爽大刀一挥:“东哥,我看就别等青帮了。索性叫上另外两万兄弟,我们兵合一处直接杀过去得了。”

此话却有一些道理,计划得到了包括任长风等很多兄弟的支持。

“等!”谢文东微微闭目,干脆的吐出了一个字。

李爽被这个字噎的没话说,他一把甩掉开山刀蹲到路边连声摇头叹息。其他兄弟也沉默无言。一分钟.....两分钟.....

有心人天不负,手表的指针刚刚指过八分半钟的时候,一位小弟突然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东哥.东哥....青帮的兔崽子追过来了...”

“啊...”听到这句话,谢文东双眼猛地一睁开:“真的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众位兄弟得到这个消息后,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果见远处的密林之中,突然射出数道灯光。渐渐的,灯光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车身现出,青帮兵合一处的伏军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汽车长龙,壮阔恢弘。

“断大哥,他们在那....好像在休整..”有青帮小弟大声呼喊,高兴的半死。“太好了,”断浪一拍手:“通知手下的弟兄,全速开进,杀了他们。”

“是....”

在断浪的车队离谢文东等人还有不到五十米的时候,谢文东和手下的兄弟又踏上了逃亡之路。有的兄弟甚至连掉在地上的家伙都没拿,便着急忙慌的上了车。

就这样,两方在博尔贾郊外的马路上展开了你追我跑的追逐战。

车轮滚滚,人声喧嚷,尘土飞扬。

不知道追了多久,也不知道追出多远,马路两旁的树林渐渐少了起来,车队驶入了一块还算空阔的地方。寒风萧呼,一丝不好的感觉涌上断浪的心头。他隐隐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行,我不能再追了。再追恐怕就真的中了埋伏了...”终于,理智战胜了愤怒,断浪思量片刻下定了注意。

他掏出电话,给前面的心腹打去电话,准备下令撤军。

可还没等他说出“让兄弟们撤退”这几个字的时候,前方心腹抢先开口:“断大哥,谢文东的车子突然停下来了。”“什么?停下来了?”断浪疑惑大起。

“对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不对,他们在逃跑。”前方心腹的声调突然提高,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断浪急忙问道。

心腹被这一喝声,才断断续续的开了口。原来,谢文东的车队并不是真的停了下来。百辆车子相互穿插,构成了一个庞大的铁阵,挡住了青帮众人的去路。

等完成了这些,谢文东带着手下兄弟往车后跑去。

“下车,统统下车给我追...”断浪本来还打算放弃追杀,可被谢文东使得这一出,又来了兴致。

他和韩非的贴身保镖洋子带着手下众人,翻越车顶,或徒步绕过车阵,追了上去。一路上,喊杀声连连,青帮众人像一群饿狼一样,追逐着“待宰”的羔羊。他们的斗志很高,大有不一次灭掉谢文东不罢休的架势。

青帮的人不知道,战斧的人更不知道,他们正慢慢陷入一场早就谋划好的惊天大屠杀之中。

约莫跑了二十分钟的样子,青帮战斧帮众一个个满头大汗,累得气喘吁吁。就在断浪众位手下骂骂咧咧,气的半死的时候。一身摩托车的怒吼,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只见夜幕之中,突然闯来数不清的摩托车战阵。这些摩托车上分坐两人,一人骑车,一人挥刀,纷至沓来抽刀绝杀。

“有埋伏,有埋伏....”断浪慌乱忙下令抵抗。不用他说,青帮.战斧帮众不是傻子。见摩托战阵袭来,纷纷抽刀而上。

一时间,刀光剑影,罪恶滔天。

“咻咻咻咻”开山刀从摩托车上挥下,刀借风势,就算是轻轻一用力,都能削掉半个脑袋。

战斧.青帮两大社团的人本就累得半死,如今见了此等架势,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只是轻而易举间,断浪的手下便被砍死砍伤上百人。

轰隆轰隆,断浪突然瞧见一道亮光朝自己射来。

“不好,这是来找我的。”断浪暗道一声,忙招呼手下兄弟:“给我挡住他们,别让他过来。”

断浪的命令还是被手下兄弟接受到了,数百人不遗余力冲摩托战阵撞向去。可血肉之躯,那是钢铁的对手。只听见几声惨叫过后,几人被高速旋转的车轮撞飞。青帮大众接受了教训,放弃正面的交锋,该向侧面。可神秘的摩托战阵层层推动,杀机无限。

一声轰鸣掠过,摩托车并不是冲断浪来的。他们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围住断浪的这数万人。

几分钟的时间,本来还算齐整的阵营被冲击的支离破碎。庞大的摩托车军团将断浪等人的后路切断。

后路被切断了,断浪当然是招呼手下兄弟往左右两边撤退了。可当他们想要借这个办法逃走时,四支部队的出现,让他们是吓破了胆子。

左翼,树林里冲出两股敌人。

一则;全身上下披着白衣,眼带黑色夜视镜。在他们的后背上,都背着两把摘了外壳的唐刀。战魂矗立,文东会王牌部队之一——白衣血杀出列。

二则,四个中队的罗威那犬列阵,席间牧羊犬,黑背站立。他们身披四类盔甲,与寒风中驻足,每一条犬都露出雪白的尖牙,眼睛里冒出让人直哆嗦的绿光。这是一支血腥的部队,一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部队——行风幽灵部队报到。

右翼,同样出来两股敌人。

一支,黑衣黑裤,袖标为“暗”。面罩手套,匕首短枪。一系列精装的武器,皆是采用美国海豹特种部队的装束。一枚黑帖飘出,王牌部队黑衣暗组龙出江湖,苍天大地为之倾覆。一支,携苍鹰出洞。尖喙利爪,傲据天空。有着先天独特的飞翔优势,杀人与无形,出没于鬼踪。此乃文东会第四把尖刀——行鹰恶灵部队。

一见这些部队队员,青帮帮众都吓得是腿肚子抽筋。想要从这些人手上突围,真不知道要死伤多少。竟然左后后面的退路都被掐断,青帮大众没有选择,只能挺身向前。而由金燕庭摆下的“奇门八卦阵”已经在那个时候,构建了。

奇门八卦阵分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每一门前皆旗帜飘扬,招魂滚滚。表面看,出入口众多华而不实,实则杀机四伏。整个大阵直径约为两公里,叱咤风云,霸气非凡。

见青帮和战斧帮众犹豫不敢上前,阵中突然鼓声雷动。且见奇门八卦阵向前压阵而来,黑云压城城欲摧般,让众敌人闻风丧胆。众兵摇旗呐喊,神威凛凛,响彻山岳。

青帮和战斧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

“他妈的谢文东,搞什么鬼东西。我看你们能不能斗得过子弹。”有青帮头目自知这阵法的厉害,拔出枪壮胆道。

他刚想下令众人用枪破掉这个阵法,却被身边的一位小弟压下枪:“大哥,不要啊。”

“什么?”那位青帮头目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兄弟要阻拦自己。

小弟没有说明原因,只是用手指了指前方的洪门大众。

顺着他的手指,那位青帮头目赫然瞧见,构建阵法第二层的是一圈的黑衣人。所有的黑衣人无一例外,手里都端着一把m16冲锋枪。

要是小头目见识挺广的话,他应该可以看得出,组成阵法的盾牌皆可以防弹,他们手里的手枪对阵法的破坏性非常之小。

“谢文东这是想干嘛?”青帮头目大骇,如果敌人想开枪射杀己方的话,那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小弟仔细一想,这才喃喃而语:“或许谢文东就是想和我们正面对正面的来一场决斗。”

青帮头目哑然。

其实,那位青帮小弟说的话不全对。谢文东的确是打算和青帮来一场真正的较量,但他此举最重要的目的是威慑。无论哪一方,只要是有一方先动枪,则另外一方必定动枪还击。数万人展开激烈的枪战,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这种惨重的代价,谢文东付不起,韩非同样也付不起。

没有了枪的威胁,奇门八卦阵得以步步压进。事到如今,战斧和青帮帮众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一个个皆扬起刀片,拖着疲惫的身子冲进阵中。

三米多长的狼酰,让人胆颤的开山刀,往前韩洪门的一幕又在这上演。断浪带着手下首先由休门杀入,在转生门杀出。本想借着人数的优势,强行撕开一个口子。可当青帮大众杀入阵中,却见阵如连城,冲突不出。慌乱之下,断浪有带人转道死门。镇守死门的是袁天仲,他的“袁”字大旗很明白的告诉敌人这一点。在困住百人之后,袁天仲引剑亲自出马,绞杀匪众。

在仓皇留下百具尸体后,断浪又带着身边的人闯到了“景”门。镇守“景”门的是任长风,长风一向看青帮.韩非极为不顺眼。断浪跑到了他的地盘上,他当然不会轻易饶过他们了....阵中重重叠叠,门户好像都差不多。断浪等人也只是凭借着各门门前的旗帜判断同异。一开始,青帮.战斧大众还能认识的东西南北,可到了后来他们别说东西南北,就是白天黑夜恐怕也是他们犹豫的问题了。

青帮众人很多人都见识过文曲阵法的威力,他们较战斧而言,稍微谨慎些。而战斧帮众,因为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玩意儿,而在阵法中乱撞。但见愁云密布,心慌意乱,战斧众人四处乱窜间,被分秒砍杀。有性子急的战斧打手,不管不顾掏出手枪想要以热兵器来对抗冷兵器。他的想法倒是不错,可真正实施起来,还是非常有难度的。经过谢文东改造的诸葛亮“奇门八卦阵”,不但保留了原先的杀伤力,还新增了火器项目。只要瞧见有人按捺不住,要想动枪的。阵内的黑衣枪手便不会留有一点情面的,将来犯者一一射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标题: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完二)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huaidan3/2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