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卷土重来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大决战之绑架(14)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卷土重来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大决战之绑架(14)

所属目录:卷土重来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李松达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望天,表现出很无辜的样子:“我是个枪手,杀死敌人肯定是会用枪的。”

“恩,没说你不让你用枪。只是‘枪’也分很多种嘛。”熊樟庆笑眯眯的说话道。

“哈哈,就按照你说的办。”李松达笑呵呵道。

两人四目而视,笑了。

这个时候,神情紧张的青帮残余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他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把己逼到这样的绝境。不但绑架张大凡不说,还连自己这几十号的性命,也搭了进来。

李松达.熊樟庆两人暂时没有任何动静,青帮残余几人都撤到了一起,想要借助张大凡这个“人质”,发起最后的一击。

一行人发虚的躲在汽车后面,风,更加大了。寒风挂进破败的衣服里,让人浑身感觉冰凉。

可剩余的打手并不会感到这种寒冷——因为他们的衣衫早就被汗水浸透了。

话无尽言,人有两分。就在所有人将注意力,都集中到聆听周围的风吹草动的时候。

黑暗中,突然印现出两道黑影。黑影不特殊,倒是现在出现的黑影很特殊。

到了现在,就连傻子也猜的出来,这两人肯定是自己要与之对抗的敌人。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和我作对....”也不知道是寒风还是紧张的缘故,青帮高高在上的堂主,竟然舌头也捋不直道。

前方的影子,因为在灯光的照耀下,变得逐渐清晰起来。

两人慢慢走过来,其中一位身材并不高大的男人低着声音道:“我们是谁,你们并不需要知道。你们需要知道的是,你们今天会死。”

声音比寒风更冷,青帮堂主包括手下几人在内,都不由的感到毛骨悚然。

堂主颤声道:“两位兄弟,我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井水不犯河水。我实话告诉你,我们是青帮的。要是哥们是雇来的,我们愿意出双倍的佣金。只要你们放我们走,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你们的朋友。”

“呵呵,朋友?!我们从不和死人做朋友,因为那样代表我们也是死人。”身材娇小的那人继续说话。

“哼,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刚才是你们玩手段,耍阴险。要是还是男人的话,就和我们面对面的干上一场。怎么,有种么?”一位青帮小弟开山刀胸前一横,不知死活道。

对方的话,恰中了李松达.熊樟庆的心意。

没有丝毫的犹豫,李松达徐声说道:“青帮的人一想吹嘘自己光明正大,现在我倒想看看你们是怎么光明正大的。好,既然你们想玩,我就和你们玩玩。”

他的语速很是缓慢,说完话,他们离对手只有十米余了。

两人站立,不再向前。

因为说话的只是青帮的一个普通小弟,在说出提议之后,他很自然的把头扭过一旁,去征求老大的意见。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现在的青帮堂主,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他已经给那离开的十几号小弟打去电话,让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折回来救援。

因为有这样一种考虑,青帮的那位堂主没有办法道:“好,我答应你们。只要你们感和我们面对面白刃战,我们就算是输也输得心服口服。我保证,在没有决出胜负之前,一定不动他半根毫毛。”

堂主口中的他,自然是官二代张大凡。他把张大凡搬出来,无非是给自己做筹码而已。他也怕,怕对方不讲道上规矩,还没见面就是一轮枪战。

他很清楚的明白,以对方的身手,就算自己不走出掩体。对方也可以在短短的五分钟就能将己方全部射杀,屠掉大草地上所有的人。

他必须要拖时间,能拖多久就是多久。

当然,青帮堂主的意图,早就被两人看的明明白白。别说是这几人了,就是加上另外的几十号人,他们也不放心。

和对方白刃战,只不过是不想在混战中,伤到张大凡。张大凡虽然讨厌,但是救下他,却是破掉敌人绑架计划中很重要的一步。

寒风淅沥,遥天万里,黯淡同云幂幂。

冷冽的寒风挂起枯枝断草,四处飞溅。嗖嗖风声如冬日里饥肠辘辘的恶鬼,鼓动着薄薄的耳膜。

在萧萧冰封的时段,每一根墨发都被拉直,决战未开,倒肃杀三分。

“我来。”黑暗中,那位开口说话的青帮小弟第一个走出掩体,提刀而上。

看到对方的走步,熊樟庆断定这不是一个高手。对待这样的人,根本就用不着‘小心’二字。

他背着一只手,嘴角抹过一丝冷笑:“杀你,只需一招。”

“大言不惭。”青帮小弟高高举起开山刀,迅猛的冲了过来。

苗刀锋利无比,只听当啷一声,钢铁锻制的开山刀应声而断。半截刀尖还插在草地里,刚才叫着“大言不惭”的青帮小弟却已经身首异处。断头扑通一下掉了下来,飚起的血足有一米多高。

滴滴血溅,断头双目相瞪,他到死也没有明白,也没有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出刀的。

只是觉得眼前寒光一闪,自己便没了自觉。接着身体僵直,轰然倒下。

“我说过,杀你只需要一刀。”熊樟庆甩了甩刀上的鲜血,呵呵而道。

“杀了他。”看到自己的同伴横死于敌人刀下,其他几位青帮小弟再也忍受不了心里压迫,一起冲了过来。

面对于数倍于己的敌人,熊樟庆脸上丝毫没有显露出担心的表情:“呵呵,一起来啊。更好,省的我停下来浪费时间。”

时间不长,只见刀光血影断肢横飞。可怕的骨头断裂声响起,如箭的人血突刺而出。

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几位青帮小弟便断手的断手,断脚的断脚,掉脑袋的掉脑袋,纷纷兵器具落,残躯轰然。

饱饮鲜血的苗刀在车灯的照耀下,变得更加阴魅。锋刃于游走间,吞噬掉七魂六魄。

一如往常坦然的笑容,熊樟庆刀尖一指,道:“出来个厉害点的,这样的货色,只能是送死。”

“好狂妄的口气。”青帮堂主将张大凡交予那个女杀手,拎出一把片刀走了出来:“我是青帮新北市堂主,阁下报个腕吧。我的刀下不死无名鬼。”

“文东会,熊樟庆。”熊樟庆冷然而道,心中的高兴之情予以言表。想不到,这群绑匪中竟然有一个堂主,这正是老天送给自己的一个大大的礼物啊。

没有注意到对手脸上的动作,青帮堂主听完对方的自我介绍之后,心里猛然一惊。

他听说过这个在道上人称“剃头罗刹”的人物,知道他的刀法非常霸道。还没交战,他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两军交战,当先下手为强。没有丝毫的犹豫,青帮这边抢先出手。一把片刀在他的左右突围下,舞的虎虎生风。

快,准。

迅猛非常的速度加上精准的角度计算,构建出一套令人啧啧称奇的刀法。

虽然在整体实力上,青帮堂主处于熊樟庆之下。但他好歹也算是一个堂主,能爬上堂主这个位置,很大一部分是也是靠他自己的实力。

光从对方的速度推断,此人绝非一般的小弟那样,可以简单的应付。和对手一样,熊樟庆也拿出了刚才保留的手段。

刀锋在黑暗中急速婉转,清脆的兵器碰撞声响起。

熊樟庆暴吼一声,挥出苗刀自下而上猛力切向敌人小腹。

“当啷”苗刀在对方裆下被挡住,因为熊樟庆的力道太大,青帮堂主只能是以全力,使出一个后空翻,接着踉跄而退。

一击不中,熊樟庆将双腿弯曲,接着以弹簧之力,满弓飞射杀向青帮堂主。

整个动作凌厉霸气,一气呵成。面对导弹般的双腿,青帮帮主只是拼身体的自身反应去接。他双手握刀,撑出刀身想要抵挡住对方的进攻。

果见,刀身在最为准确的角度,与熊樟庆的足底,来了个大满贯碰撞。双脚完完全全的被刀身挡住,也倒是有点不可思议。

就在青帮堂主快要狂喜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考虑了这两脚的方向,却没有意识到双脚的力道。

只听啊的一声,青帮堂主重心发生倾移,然后猛然飞了出去。身体向后飞转了大约三四米,这才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一撞,把青帮堂主撞得是七荤八素的。揉着胸口,嘴角渗出鲜血,青帮堂主的瞳孔紧而瞬间放大。他看到,像瘟神一样的敌人,又扑了过来。

没有办法,他只能再次迎战。忍着身体的众多不适,他大手猛的一拍地面,几个扭身就站了起来。

两人在草地上打得不可开交,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树林里好像出现了厚重的灯光。从灯光的颜色可以判断,这些光可定是从警车上发出的。因为那种有着红绿的彩光,只有警车和救护车才有。

不用说,是**过来了。

“我舅舅来了,我舅舅来了。”张大凡高兴的大声叫唤。

“闭嘴。”女杀手将开山刀往张大凡的脖子上一架,威胁道。

也许是感觉到了身后之人的杀意,他停止了喊叫。

只是侧过脸,对身后的女杀手道:“你放了我,我叫我的舅舅放你走。你带着我,是逃不掉的,还不如让我走呢。你看吧,你的那个堂主根本不是对手,他撑不了多久了......”

张大凡一遍一遍的说着话,想要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把犯罪分子说服。

可他哪里知道,青帮的女杀手怎么会被他几句话就弃械投降呢。

在青帮杀手的眼里,只要是自己活着,还有一线希望,就有可能完成任务。

她扭头看了看身后荒芜的大草地,心想无论如何都要博上一搏。

只不过,张大凡的嘴必须堵上,要不然他只要一喊,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了。

想着去找一些破布之类的东西,女杀手将视线放在了身前用来做掩体的车子上。

几番巡视下来,她失望了。车上除了几个棉绒的靠垫,根本没有布一类的东西。

而不远处的地下倒是有一些敌人的尸体,他们身上的衣服也的确能用。可是,她根本不敢放下张大凡去取破布。她不敢把自己手上的这张王牌放下。

想了想,她做出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女杀手左手握着刀,挟持着张大凡。一边将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将自己的胸罩解下。

约莫几秒钟的时间,一个红色的胸罩便出现在了她的掌心里。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将胸罩塞进张大凡的嘴里。

隔着玻璃仔细看了看前方的李松达和熊樟庆两人,一人在拼杀,一人像是观战一样。

她不动声色的将张大凡挟持着慢慢朝后面的大草地上走去。

早就被吓得半死的张大凡在大刀的威逼下,自然不敢放肆,老老实实的跟着她走。

虽然在这之前,也有几下挣扎。可当刀锋切入皮肤的时候,再强烈的逃生欲望也将幻化成泡影。

叮叮当当声的厮杀声还在继续,而那个女杀手借着车子的遮挡,慢慢的印入黑幕之中。

大约走了五十米的样子,氖气灯的灯光已经射不到这里了。当宁静与黑暗落在女杀手的身上时,她终于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太险了,真的太险了。要不是自己选择趁着这个空当偷偷的离开,那么到手的张大凡,就真的有可能被对方救走。

想到这里,她殷红的嘴唇动了动,嘴角也微微翘起。

“给我老实点,要是你再乱动,有你好果子吃的。”女杀手冲着张大凡小声说话道。

“呜呜呜呜...”被胸罩塞得不能说话的张大凡突然挣扎起来。奇怪,现在叫有什么用,他不知道现在叫没人能听到吗?

带着疑问,女杀手将头转过来,扫了一眼。

当一团小火苗急速涌动,印入她的眼帘时。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两个字:“鬼火!”

鬼火一般存在于坟墓之间,尸体内的白磷挥发与空气着火所致,一般发生在温度较高的夏天。可是,现在这天气,根本不可能有那个条件。

难道,真的,有鬼?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标题:第二百二十八章 大决战之绑架(14)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huaidan3/2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