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卷土重来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决战之绑架(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卷土重来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决战之绑架(1)

所属目录:卷土重来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这个大阴谋的发现,还源于一个奇怪的现象。一开始,众高层并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以为这只不过是当地警察的一场作秀。。

为的是给当地民众的一个交代和捞上一大笔钱。等钱送到,人就放出来了。

如此一举两得事,警察那边没少做,所以大家不表示奇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当文东会的几个兄弟带着支票,前去警察厅赎人的时候,对方反常的表现却让几人非常吃惊。

对方非但不收钱放人,反而放出话来,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出现,非得以授贿罪将他们全部抓起来。。

为了不吃亏,几人只能灰头土脸的回到堂口。

要说这件事在我们看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这无非是说明当地的警察,廉贞为公,勤政爱民。

只不过在精明的文东会高层眼里,这里面一定另有猫腻。以前他们也给当地的警察局长,副局长送去东西,对方不但收了,还非常乐意的帮助大家做了不少的事情。

这次一反常态,怎么能不让人起疑,更何况暗组的情报并没有显示警察局长换成了别人。。

知道有事发生,三眼和东心雷商议暂停对青帮的进攻,先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表面文东会,洪门停止了对青帮的打压,但这并不代表两个社团没有半点动作,无所事事。

刘波和灵敏两人派出情报人员在暗中打探这方面的情报,一开始,他们只是得到一些关于上峰指令的情报。。

随着调查的深入,两人吃惊的发现,警察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动作,全都是因为青帮在背后搞鬼。

而且,随着时间的一点点过去,青帮的胆子越来越大。

青帮的战局,彻底发生改变,改供为守,改战为和。当然,他们也不是傻子,知道谢文东肯定不会答应。。

为了逼迫谢文东答应,他们计划绑架十五个人,以此来要挟,压迫谢文东和他的手下一众。

谢文东等人的家人皆在吉乐岛,韩非鞭长莫及,但他有其他的法子。

现在在TW还有可能和谢文东一方抗衡的只有警察了,为了阻止谢文东对青帮赶尽杀绝。他们只能向警察借力,当然,这次借力不单单是花钱买通那么简单。

他们不惜站在警察的对立面,计划绑架警察高管的家属,而数量,正是十五人。

韩非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全然是因为他已经没有办法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警察断不敢为自己出头,去找谢文东的麻烦。

钱已经不能让警察向以前那么听话了。自己可以花钱,文东会那边也可以花钱,而且,谢文东的钱比自己这边多的多。。

想到这里,他只有铤而走险。一边花出大笔的钱安抚被绑架家人的警察高官,一边用他们的家人胁迫警察高官们为自己办事。

自古绑架都是问别人要钱,而韩非这样绑架人,还给别人钱的人,几乎没有。

当然,这并不说明韩非是傻子,相反,韩非这么做非常睿智。

他就是要和谢文东耗,文东会,洪门在TW的地盘少,数万人在这里要吃要喝的,日子久了谁也受不了。。

等到谢文东熬不下去的时候,他们没有办法,肯定会撤军。到时候,他再放掉警察高官的家属,给他们赔个礼,道个歉,砸点钱。

当然,他也会告诫那些警察高官们,别对青帮下黑手。要是到了最后,弄得个鱼死网破,谁也逃不了好。

无奈的警察高官们面对这样穷凶极恶的黑帮,恐怕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韩非将一切都计算到了,也将一些意外都计算到了。整个计划构思严谨,几乎是滴水不漏。计划虽然大胆,但却不失为一条好计。

“这些是被绑架的人的资料,加起来一共都有十二人,全都是警察高官的家属。这其中,有TW警政署副署长赵国山的夫人,有高雄市警察局局长张一一的女儿,有警政署主任曹洪的女儿,有警政署钱小平八十岁的父亲......”刘波将资料背的滚瓜烂熟的一一说道,说完这些,又发表了自己的观点:“难怪警察集体发疯,这么多警察高官的家人被绑架,韩非是不是疯了,这不是给自己找死吗?”

刘波说完后,一旁的灵敏也接上了话:“据我们的情报显示,韩非的这次计划一共是绑架十五人,也就是说,还有两个警察高官的家属即将被绑架。要是我们想放开手和青帮展开决战的话,只有首先打掉青帮的这些王牌。没有了那些人质,我们就可以放开手的和青帮来最后的一场决战。到时候,警察也会毫无条件的站在我们这一边,全力清剿青帮。”两人把调查到的情报结合自己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三眼,东心雷皆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他们是此次统战的元帅,每一个字的说出,每一个命令的下达,都得经过深思熟虑。东哥把这么多人交到他们的手里,他们就必须为这些兄弟的性命做好考虑。

他二人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有些兄弟到没他们两个的思考。这其中,以李爽最为突出。

听完两人的话后,李爽当即一拍桌子:“妈的,我们管那么多干什么。青帮能绑架,我们也能绑架。他们绑架十五人,我们就绑架一百五十人。看谁威胁谁,我看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是不知道我们的厉害。”

李爽话既一出,得到了超过二十个兄弟的同意,他们的立场很明显,绝对不能对青帮和洪门示弱。

有同意的人,当然就有反对的。智囊张研江,孟旬听完皆齐齐站立,摇头表示不行。

张研江首先开了口:“小爽,你的计划虽然可行,但并不是明智之举。韩非孤注一掷,那是因为他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我们不能像他们一样,连自己的后路都给切断了。都说狗急跳墙,难道我们也要学他们跳墙吗?”

张研江后面一句话说得有点意思,他的意思是说青帮现在就像一只走投无路的狗一样。不少人听完后,哄哄一笑。。

当然,孟旬没有笑,他更深层的指出了李爽话里的不妥之处:“先不说沿江考虑的情况,就是我们计划绑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经过这些天的绑架事件,TW警察高层必定人人自危,绑架之事也变得不是那么容易的。到时候,打不着狐狸还惹了一身的骚,我们可就划不来了。”

众位兄弟讨论的时候,三眼和东心雷也在耳鬓厮磨的说着话。

看到两人还没有讲出计划,李爽急的直跺脚。。

他没有反驳张研江和孟旬的话,要说张研江只一个人说计划不行,他或许会说上几句。

但现在孟旬也说那计划不行,他的话也就都咽下去了。他知道,东哥对两人都极为器重,有时候,都会和两人讨论,征求他们的意见。

他们说不行,那就一定行不通。。

和他一样,先前那些表示支持李爽计划的兄弟也变得有些犹豫不绝。他们的考虑和李爽都差不多,两人的话不能不说没有理。

“三眼哥,老雷,你们到底商量好了没有啊?”李爽急急的问道。

两人的交谈停了一下,三眼冲李爽翻了翻白眼:“我说老肥,你那毛躁的性格到底能不能改改,这么多年了,还是那死脾气。”。

“我怎么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该死的三只眼,讨论个问题都这么慢,要是东哥在这里就好了。”说罢,李爽想起了谢文东。要是有东哥在这,他肯定能想到解决的方法。

不但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想东哥,可谢文东不是现在在韩国回不来嘛。

三眼应答道,语气中故意摆出生气:“废话,我也想东哥在这里啊。要是东哥在这里,我才不操心这么多呢。”

看到两人对话的样子,在场的兄弟们不由得感到好笑。堂堂的龙堂堂主,虎堂堂主竟然像两个小孩子一样。

袁天仲,任长风等人忙出来打圆场:“小爽,这件事也不能急三眼哥。他和老雷必须把计划的前前后后都想到了,和青帮决战是要死人的,这可万万马虎不得.....是啊,天仲说的没错.....”

听完话后,李爽气鼓鼓的回到了座位上。他倒不是真的生气,就是这么久没和青帮交手,心里急的憋着一口气。这口气,不吐不快,这才催促三眼快点下令。

短暂的小插曲很快过去,三眼和东心雷两人再一次的讨论起来。说实话,两人不是谢文东,就算把他们加在一起,也不抵不上一个谢文东。

面对如此阴谋,他们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所以没有谢文东的从容也是正常的。

台下众人又讨论开来,二人虽然在相互交谈着,但也在听询着兄弟们的意见和建议。

将这些融会贯通,剔除掉糟粕之后,已经是在大约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三眼和东心雷两人终于停止了交谈,知道两人有话要说,众位高层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两人相互看看,一番推脱,终于决定由东心雷下达命令:“我和三眼哥讨论了一会儿,也听了大家的意见。小敏和老刘说的没错,青帮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这个时候的我们,必须小心谨慎的走好每一步,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损失。经过我和三眼哥的仔细商量和考虑,我们决定采用小敏的办法,先救出那些人质,并且派遣重兵保护那些主要警察高官的家属,防止青帮的二次绑架,因为绑架这些人才能达到警察为青帮办事的目的。既然青帮有这样的计划,我们就要破坏他们。”。

听完东心雷的话,在场的兄弟起码有一般傻了。黑社会去保护警察?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虽然大家都不敢说出这句话,但那些心怀疑问的兄弟,都是这样想的。

知道兄弟们肯定有所疑问,东心雷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说出了他们的考虑:“我们保护警察高官的家属们不但是为了破坏青帮以计划再施的机会,更是为了东哥的一个大计谋。”。

“什么计谋啊?”李爽好奇的问道。

非但李爽,就连其他的兄弟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人,不知道呢他们所指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东西。

东心雷没有说话,倒是三眼站起身解释道:“在场的兄弟中,有些知道的,有些不知道的,我在这里就简单的说下。东哥为了摆脱ZG政府的控制,决定将文东会.洪门总部迁来TW。大家也都知道,TW政府官黑勾结严重。在这里,有我们生存的土壤,也有我们生存的条件。我敢打包票,只要帮助那些警察高层救出他们的家人,以后我们的日子会非常好过,以至于参与政治,直接影响TW当局的权力构成。”

听完三眼的话,现场一片哗然。。

很明显,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后面那句话上。

直接参与政治,影响TW当局的权力构成,这岂不是说,东哥的目标就是全面控制TW政府,纵横天下傲视群雄吗。

“这....这也太牛了吧...把持朝政,难道东哥想当皇帝?”李爽的大嘴咧着,笑的好像捡了个媳妇似的。

三眼看到李爽的那个样子,不由得脸色一沉,故意道:“老肥,把你的哈喇子给我擦掉。就这幅样子,让叶落看到,她还敢要你?”

“哈哈...”众位兄弟齐齐笑道。。

李爽自觉自己的话说的太那个了,不由得嘿嘿一笑。

“东哥真的有这样的考虑?”张一问话道。他长年在RB,所以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东心雷恩了一声,确定道:“东哥的确有迁总部于TW的打算,至于把持TW朝政,应该也是确定的。”

听着东心雷的话,众人血脉里的鲜血再一次的沸腾,如果那样的话,感觉可就太好了。

大家说着话,一边的孟旬却也徐徐点点头:“这也是发展的必然,如果东哥解决了青帮,势力便牢牢扎根TW。黑道已经不能满足胸怀天下的东哥,所以东哥势必向政坛进军。到时候,有美国议员,中国政治部上校的身份协助,文东会,洪门一定能在TW政坛如鱼得水。有了权力的帮助,文东会,洪门以后的发展会更加好。”

见大家热情高涨,三眼伸出双手,向下压了压,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会场刹那间静止一片。。

东心雷继续说道:“因为我们不知道青帮接下去会向谁下手,所以只能挑选一些可疑对象,进行保护。接下来,我来安排兄弟们的事情。长风,强子,你们带二百兄弟,去高雄市。木槿,巾帼,水晶,你们带两百兄弟去彰化......具体保护谁,我会单独和你们说。好了,我说的话就是这些。”

“我说些其他我们需要注意的事情,”三眼接过话,继续说道:“等到我们正式开始营救的时候,那些被分配到任务的兄弟还不能回撤回来,必须待到那里,保护到整个营救行动的结束。这个,我也说了,是为了防止青帮的二次绑架。虽然这么做,比较耗时耗力,但确实最为妥当的方法。”。

这么一来,原先近两百号高层,头目,就要分出一百五十号出去保护那些警察,真正参与营救的,只有不到五十人了。

虽然在战力上,明显被削减了很多,但是这么做,却为接下来的青帮大毁灭,打好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一行人离开会议室去做准备去了,孟旬却被东心雷拉到一边:“小旬,我有件事需要去拜托你一下。”

孟旬停住了脚步,好奇的问道:“雷哥有什么事就说吧,兄弟之间没什么拜托不拜托的。”东心雷呵呵不自然一笑:“你带上一些兄弟,去警察局长家里走一趟。一是说明今天我们会议的决定,看能不能得到他的信任,探听到一些青帮的条件;二是问问他到底怎样才能放了那些被捉走的兄弟。”

“雷哥认为那个警察局长知道青帮与那些被绑架的高层之间的交易?”孟旬多聪明,一点就透。。

东心雷笑着打了个响指:“聪明,就算绑架事件与他没有关系,他也应该从他的上峰那里,听到一些情报。知道这些,我们就可以尽量的少走弯路。”

东心雷把事情考虑的非常透彻,这点让孟旬十分钦佩。突然,他也是一阵好奇。扭脸笑容灿烂的问道:“雷哥,你为什么想到要我去的,社团比我办事得力的人,多的是。”

“呵呵,因为他们大多冲动,打打杀杀可以,但要是去论谈判,还得你去。”东心雷笑的很真诚,如一个扮着鬼脸的孩子。

“谢谢雷哥厚爱,我这就去。”孟旬一拱手,微笑道。

东心雷宽大的手掌拍了拍孟旬的衣裳,开口道:“多带点兄弟去,现在这世道不太平。”“我知道了,我叫上小褚和我一起吧。”孟旬道。

“小褚办事的确很妥当,而且他身手高强,保护你没问题,好了,就他了。要我去叫他吗?”。

“不用,雷哥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啊,我自己去叫他好了。”孟旬道。

东心雷点点头:“好,那你们注意安全。”。

孟旬点头,拱手告辞。

褚博也是个乐于助人的人,听到自己兄弟要自己陪他走一趟警察局长的家,当即满口答应,义不容辞。

傍晚七点钟,孟旬褚博一行四辆黑漆漆的奥迪轿车,不显山不漏水的往天元小区开去。

天元小区是当地非常出名的一个小区,住在里面的非富即贵。

基隆市警察局长能住在这么高档的小区,当然仅凭那几个工资是不够的,光看他们家的房子,就知道这个局长平时肯定捞了不少油水。

望着一排排建的非常漂亮的小白楼,褚博一边与身边的孟旬交谈,一边啧啧赞叹:“看来这个警察局局长也不是什么好鸟啊,能住在这地方,手头上没有个三四百万是不可能的。”

孟旬听完点点头:“要是世界上都是清官的话,就没有我们的什么事了。正因为世界上这种人多,我们才会有今天的地位。换句话说,我们应该感谢这一类人。”

“恩,说得对。我讨厌贪官们的贪得无厌,但也喜欢他们的贪欲。这本就是非常矛盾的事情。”褚博扰扰头,笑笑道。

说着说着,汽车便已经行驶到了天元小区的南边入口。。

汽车在入口的栏杆处停下,因为车里的人没有刷卡,有两位保安从岗亭里走了出来。

“请问,你们找谁?”一位年越二十岁的保安俯身在车窗处问道。

孟旬,褚博没有说话,倒是开车的文东会小弟嚣张道:“我们找谁,你管的着吗,识相的,快点把栏杆打开。要不然,你在这就别干了。”

年轻保安明显是年轻气盛,听到司机这么多自己说话,当然不肯善罢甘休。

他腮帮子一鼓,眼珠一蹬:“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今天还就不信了,我不开你能咋的?”

还没等车里的人说话,他立即按下了对讲机的接通键:“这里是岗亭,这里是岗亭,有情况,这里有情况。”

“小子,我劝你别找麻烦。”那位司机小弟看到这种情况,非但没有半点妥协,语气反而更加霸道道。

这时,另外一名保安也开了口:“这位先生,希望你能理解我们,这也是我们的工作,还请配合。。

你们找的人是谁,在几栋几单元?”

另外一名保安大约四十岁,虽然他不知道来人是什么人,但知道来这个小区的,绝对不是一般的角色。

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不让自己的队友吃亏,他还是礼貌的打着圆场。

那位文东会小弟本不想理会保安,直接发动油门闯进去,但被孟旬拦住了。

他们来这不是打架的,是来办事的。要是耽搁了事情,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孟旬摇下车窗,笑眯眯的说道:“我是找来送礼的,不方便说名字。”

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一般保安都会很识趣的放行,毕竟他们也不想得罪住在里面权重贵族。。

可今天,那位年轻保安不知道撞了什么邪,宁要那位开车的文东会小弟说清楚去哪栋哪单元,而且必须因为他的无礼道歉。

孟旬愕然一下,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个时候,那位开车的文东会小弟

黑道人脾气多暴躁,听到那位“毛还没长齐”保安这么说话,当即受不了。

他一弯腰从副驾驶位的下面抽出一把雪亮的开山刀。开山刀顺着车窗的位置掉下来。

“当啷”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当看清楚那把明晃晃的开山刀,站在一边的两位保安是彻底傻眼了。。

对方随身带着刀,这不是黑社会是什么。

“这下可糟糕了,”保安心中大惊,“惹上谁不好,竟然惹上了黑社会,这不是找死吗?”。

想到这里,两位保安的汗都要下来了。要说那位年岁稍大的保安也算是见识过世面的人,当看到开山刀的时候,他马上转变了一个表情。

速度快的让人感觉不自然:“嘿嘿,嘿嘿,这位大哥,误会,误会,一定是误会。大哥别动气,这一定是个误会。”说完话,他便哆哆嗦嗦的拿出烟盒,打开烟盒,从中抽出了几支。

看到眼前这场面,孟旬无奈的摇摇头,有时候威吓倒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

小弟没有去接保安手里的烟,只是脸色一沉,重声道:“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可以,没问题。”拿着香烟的那位保安忙冲岗亭里的人挥了挥手,示意把栏杆拉上来。。

“嘎嘎”栏杆缓缓升起,小弟缓缓启动着汽车,等汽车慢慢移动至那位年轻的保安时,他突然冷冽的看了那位小保安一眼:“别让我下次看见你,要不然,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保安已经被吓呆了,对于小弟的话,只是怔怔的点点头。

这个时候,接到对讲机命令的巡逻保安从小区里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一行十二人,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出什么事了?小马,有什么事?”为首的保安队长快声问道。

“哦,哦,没事,没事。”那位叫做小马的小保安忙说道。。

看着四辆漆黑奥迪车从自己的眼前擦过,保镖队长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标题: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决战之绑架(1)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huaidan3/2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