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乾坤顿变 > 第十一章 黄氏家族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乾坤顿变 - 第十一章 黄氏家族

所属目录:乾坤顿变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谢文东凝神而坐,眼神冷得可以冻死一头大象。曾卓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老龘江湖,可是在他的面前还是矮了半截。

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曾卓艺索性做起好汉来了。他甩了几下被两位大汉强压的手臂,高声道:“谢文东,落在你的手里,我认栽了。格桑是我活埋的又怎么样,要杀要剐来吧。”

谢文东站起来,近前一步冷道:“世界上有两种人,聪明人和白痴。聪明人和白痴之间的区别在于,白痴总以为别人是白痴。金成泽自认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可是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听完谢文东的话,曾卓艺茫然了。

他吃惊的说道:“你、、你都知道了?”

谢文东对曾卓艺的问话置之不理,只是表情冷然道:“格桑是我最好的兄弟,你竟然拿他的命,去换一场白痴的表演。这样的人留在世界上有什么用?”

曾卓艺还想接着拿出他那份江湖大哥的气概,可是他的舌头却在不受控制的打着结,心里想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谢文东对身边的一位兄弟勾了勾手指,那位兄弟受意,拿出一把开山刀递到他的手中。

谢文东道:“我要拿回本来属于你,但现在属于我的东西。”“什、、么东西?”曾卓艺结巴道。

谢文东嘴角一翘,阴笑道:“--------你的命。”还没等曾卓艺回过神来,谢文东的大刀便挥向了他的胸腔。

直把他的五根肋骨齐齐削断,面前的这个人连哼都没哼一下,便倒地而亡。

实际上活埋格桑,整件事本来就是‘七星派’的大哥金成泽搞出来的。为了让文东会和韩洪门仇恨加深,他买通曾卓艺,把罪名嫁祸到金燕婷的身上。这样一来,他好坐山观虎斗。等时机一到,再用自己儿子的事,大肆造势。为图谋地盘寻找借口。这一切,做的滴水不漏,一般的人确实会上当。可正如谢文东所说的,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金成泽这招看似隐秘,却还是让谢文东知道了。

一旁的姜森问道:“东哥,是不是给这个金成泽一个教训?”

“杀掉金成泽固然可以泄愤,但没多大的意义。格桑这件事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借口,等解决掉韩洪门,立刻对“七星派”动手。”谢文东柔柔说道。

姜森应允道:“好的,东哥。我要兄弟们先把那些个参与的小弟软禁起来。”谢文东摇摇头,又点头:“留下一个就行了,其他的人全部干掉。”

“恩!”

“滴滴滴……”谢文东的手机传来了信息声。

打开电话,竟然有十二个未接电话。

在信号屏蔽这段时间里,远在美国的刘波给谢文东打过来两次电话,政治部的东方易给他打过一次,还有就是黄氏集团总裁,富川市副市长黄成泽给他打的。

刘波打电话是报喜,第一件事是谢文东已经得到美国绿卡。并且是在不取消中国国籍的前提下。第二件事是谢文东现在已经是美国国会的一员了。职位不大,只是个小议员。但这样的待遇,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已经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了。还有一件更大的喜事,刘波已经成功得手,抢到印钞机。

在说这件事的时候,他的语气明显轻快。两千万美金摆在他的面前,就算明知道这是JIA钞也够他触动的了。那是一种和数字无法比拟的感觉,两千万现金纸币,别说别人了,就连谢文东都没有见过。听到这个好消息,谢文东心中稍稍有些安慰。这可是这两天听到为数不多的一个好消息了。

话毕,刘波很特意的提到一个人,他说这个人可以帮己方找到销售的渠道。听到刘波这么说,谢文东着实感到好奇,他问道:“什么人?”刘波有些神秘道:“东哥还记不记得,你上次去那间酒吧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十七八岁,但出手很阔绰的小女孩?”谢文东仔细一想,还真的有这么回事。

那个小女孩一出手便是一千万的假龘钞,这点让谢文东也是震惊了好一会儿。“怎么了?她说她有销售渠道?”

刘波道:“其实这个小女孩的家族本身就是制售一条龙。不过因为很多原因,她才出来另找货源的。电话里说不清楚。要是可以的话,我认为可以让她来见见东哥。”既然刘波这么说,谢文东也感到一丝的好奇,他点点头道:“好吧,这段时间我会回中国一趟。到时候把她带到H市。”

得到了谢文东的允许,刘波忙道:“我这就去安排。”

自始至终,刘波都没有提及格桑的事。作为暗组的老大,谢文东一举一动他当然清楚。他知道东哥现在正处于悲痛之中,这个时候去揭他还没有愈合的伤疤,确实不是兄弟做的事。

东方易的电话被接通,除了提醒谢文东回国授勋外。他还有意无意的问谢文东是不是有什么好东西。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谢文东得到十二生肖猪兽首的事。旁敲侧击没有效果,东方易干脆直接了当的问到。他满脸堆笑,问谢文东是不是得到了这件传世的稀世珍宝?

得到了谢文东的确认,东方易差点蹦起来,他激动的对谢文东道:“好好,你把东西带回来。就这样,我还有事,再见!”

深怕谢文东多说什么,东方易连忙挂断了电话。他的这种反差举动是有原因的,十二生肖兽首不单单只是几件东西。它们代表着中华民族的自豪感,回流这些东西,对于一个国家形象,有很好的提升作用。当然,对于政治部来说,地步提升不少这是肯定的。政治部的那些人都是些老奸巨猾的人精,办事稳重。这点谢文东深有体会。

他摇头苦笑,东方易这种表现他倒是很少见,看来那玩意的分量真的很重。君子成人之美,谢文东本就不把那东西留到自己的身边,对他来说猪兽首和一个大铜块没有什么区别。

最后,电话接通的是黄成泽。

开始谢文东有点奇怪,听电话的不是黄成泽,而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还没等谢文东开口,对方便传来一连串的话。“是谢文东吗?你怎么才打电话来啊?我都打十多个电话了?------喂喂喂--你在听吗?”

等对方静下来,谢文东才说道:“我在听,你是?”“哦,我是黄金利。我老爸说明天中午请你吃饭,怎么样,你来不来?”

今天晚上的事多亏了黄成泽,即使黄金利不打电话给谢文东,谢文东也会去拜访他的。

谢文东回道:“你告诉你的父亲,就说我明天会在希尔顿设宴,中午十二点,恭候大驾。”“什么希尔顿不希尔顿的,明天-------”黄金利鼓起腮帮子,嘟嚷着嘴刚要说话,就看到黄成泽走了进来。预感到不好,她匆忙的挂断了电话。“先这样说,再见!”

当电话嘟嘟嘟声传来,谢文东有点好气又好笑的味道了。这个黄金利办起事来,有点像小玉,毛毛躁躁的。

时间不长,电话又被接通。不过这次是黄成泽打过来的。“谢先生,你好。我是黄成泽。”

一声苍老但相当穹劲的话音传来。虽然不是那种正宗的中国话,但也能让人听得清楚。已经是凌晨四五点钟了,但黄成泽还没有睡。文东会和韩洪门大混战,黄成泽的事情相当的多。虽然韩国政府对黑帮火拼殴斗打击力度不大,也没中龘国政-府反感。但是为了防止恐慌,消息还是得封锁的,相关的善后事宜也得做好。

谢文东道:“我是谢文东,刚才黄小姐是----?”。

“金利?”黄成泽回头望了望身边的宝贝女儿。只看到她在一个劲的做着鬼脸,眨巴着眼睛,那表情既无辜又调皮。

“准时金利惹谢先生生气了吧,我这个女儿,真的被我宠坏了。”黄成泽是个有恩必报的人,这点谢文东可以看得出,而且,在他的身上,谢文东还看到了金鹏,黄坤的影子。虽然他没有见过黄成泽,但是可以从他的做事方式上看出。这样的一个老者,谢文东倒是相当有兴趣和他见见面,同时还有建立根基的原因。

和韩洪门交战,谢文东感到最为头痛的是它的根基。只要金燕婷振臂一呼,就有无数的当地黑帮分子冒出来,这些人的实力并不强,但是纠缠起来很麻烦。还有就是他们躲起来,要在找到就难了。

和黄成泽打好关系,应该可以勉强应付当前富川的事情。“黄老先生误会了,我只是认为黄小姐很天真。很可爱,没别的意思。”谢文东说道。

“哈哈,”黄成泽爽朗的笑道:“我这个人,在商场官场树敌不少,谁要是敢动金利,我非和他拼命不可。谢先生两次救下金利,为了表示感谢。明天中午十二点,我设好了家宴,到时候还请谢先生一定要赏光啊。”黄成泽直言直行,谢文东还真有点喜欢上这个老头了。“好,我一定准时到。”不再说什么婉拒的话,谢文东答应道。

谢文东答应明天十二点钟赴宴,黄成泽马上吩咐下去准备。对于他来说,这名年轻人同样有着神秘的好奇力。

休息了几个小时,谢文东便起床了。他有早上打坐,吐纳的习惯。杠铃举了五十下,又做了一百个俯卧撑,他的额头上已经见了汗了。

金眼把一条雪白的毛巾递给他,脸上挂着笑说道:“东哥,格桑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很多。连医生都说这真是个奇迹。”“是吗?”谢文东接过毛巾,擦了擦汗坦然道:“这可是为数不多的一条一条好消息了。走,我们看看他去。”擦完了汗,谢文东把毛巾丢还给金眼。

“可是,东哥你还没吃饭呢。”

谢文东边走便道:“回来的时候再吃吧,对了韩洪门的情况怎么样。他们是躲起来了还是逃到别的地方了。”金眼跟了过去,回道:“目前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不过,根据俘虏交代,他们很有可能是去了大田了。”“大田?”“什么地方?”谢文东拨弄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刘海,问道。

金眼若有所思,有些犹豫道:“我也没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不过,老刘好像提过,这个大田是韩洪门釜山总部的最后一块屏障。(釜山,韩国第二大城市,有最大的深水港)只要我们打下这里,进可以直捣黄龙,不在遮遮掩掩。退可以扼守他们的进攻。

听金眼说的条条世道,谢文东微微一笑:“嗯,孺子可教也。看不出来,你还懂得蛮多的嘛!”得到了谢文东的夸奖,金眼挠挠头,干笑道:“呆在东哥的身边,多少也学会了一点。呵呵”谢文东提醒道:“要暗组的兄弟密切注意这个地方,韩洪门最后一块屏障,对于他们很重要,对于我们更重要。”

“好的,东哥。”金眼回道。五行四人(土山受伤)跟着谢文东去了医院。在病房外,谢文东看到还在昏迷的格桑。虽然医生说格桑的情况有些好转,但是他是怎么也看不出好在哪里。静静看了漫无血色的兄弟,谢文东心里暮的一酸。有的时候,他真的怀疑,这样的坚持是不是真的是正确的。

可当这种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又是迅速否决。在征服的路上,已经有太多的兄弟倒下。

他不敢停下来,因为那样兄弟们就白死了。只有自己足够强大,别人才不敢来欺负你,兄弟们也就才能真正过上好日子。

这也许就是人民常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吧。在医院呆了半个小时,谢文东和五行共五人去了一家酒店吃饭。

吃过早饭一段时间后,谢文东又去看了富川的场子。自己刚刚接手韩洪门的地盘,一切都得重新,从头做起。等快到了十一点钟的时候,谢文东便让手下兄弟驱车前去黄成泽的家。黄成泽的家里确实很有钱,当谢文东和五行来到她家别墅的时候,更能感觉到这一点。别墅占地超过近千个平方,有独立的院子,花园洋房一样不少。

小型高尔夫球场,宽大的停车区,还有数十辆高级豪华跑车。楼后有游泳池,如此规模的别墅在韩国也实属罕见,豪华富贵尽显无遗。

通过门口处的远程监控,管家带着几十名黑衣保镖前来相迎。他们的耳朵上都挂着耳机,一派肃杀之气迎面而来。

这样的架势,谢文东也不是没有见过。他跨着悠闲的步子,好奇的望了望二十几米外的一栋白色房子,白色房子的楼层不高,只有三层,但还是有近十五米。

上面有一群年轻人在玩高空轮滑。一阵阵的喊叫声不绝于耳。管家走到谢文东的面前,礼貌道:“谢先生,请这边请。我们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谢文东颔首,礼貌回道。[完]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标题:第十一章 黄氏家族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huaidan3/2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