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龙巡天下 > 第二十一章 破阵(中)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龙巡天下 - 第二十一章 破阵(中)

所属目录:龙巡天下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见敌人来了,文东会的兄弟抄起家伙,严阵以待。

由于和文东会交战两次,人员减少了许多。这次的“竹魂阵”比先前两次的的规模要小的多。但是威力仍然不可小觑。

文东会兄弟的压力并没有因为“竹魂阵”的规模不大而减少什么,反而还有些许的增加。因为这次的敌人不但有木槿带来的精锐,还有韩洪门首尔堂口为数众多的小弟。

黑夜中,黑压压的一片,看不到头。只有在月光下,霍霍发亮的刀片。

乍眼一看,数量是谢文东这处落脚点能容纳的好几倍。

看到眼前的文东会弟子不多,眼镜男傲气非凡,看到如此多的精锐手下都归自己号令,虚荣心也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有什么东西能比这更刺激呢。

“谢文东,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眼镜男拿着刀,一指谢文东的阵营道。

人群中慢慢走出一个人。

在夜光下,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样子。青年身着黑夜相映衬的白色中山装,袖口和领口的扣子没有系上。

棱角分明的脸庞,不似明星般的俊俏,确似魔鬼般的阴绕。在本该阴冷的月光下,却有着无比灿烂的微笑。只是嘴角微翘,却有万丈的光芒。让人感觉只要迈出一步,就会在他的笑容里泯化,形神俱灭。两种极端反差的感觉,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不由得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本来很嚣张的眼镜男,看到这时的谢文东,和先前根本不一样的敌人,心里也没有了底。

眼镜男收了收有些发憷的心,抖了抖战栗的手,说道:“谢文东,今天只要你投降,我保证,你和你的兄弟毫发无损。但是要是你顽固不化,死扛到底,就别怪我不客气。”眼镜男的话虽然阴测,但是语气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嚣张,反是妥协更多。

青年冷哼道:“文东会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投降这个字。

和我们作对的人,下场只有一个——死。”

青年说这话的时候,本来微笑着的脸庞,突然变得异常阴冷。

“好好,”眼镜男大声说好,道:“好的很,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谢文东没有回答,回答他的,只有文东会兄弟手中挥动的片刀。

“上。抓住谢文东,连升三级,赏美金一百万。”眼睛男也知道,此时要想引谢文东和文东会的人出来,进到阵里,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吃过两次亏,就是傻子也不会再上当了。何况谢文东不是个傻子。

虽然情况是这样,但是眼镜男有他自己的打算。你不是不出来吗,那我就逼你出来。等到“设阵”的兄弟安全进到酒店的院子里,那谢文东一众就成了瓮中捉鳖了。

但是想要安全进到院里,又在设好阵之前,不出现任何意外。就要有人抵住谢文东的人,让摆阵的人没有顾虑。而做好这一切的,只能是自己带来的那些兄弟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得到了大哥的命令。韩洪门的小弟们举起砍刀,怒吼着冲了上去。

为了金钱和地位,在场的人都豁出了命。

“开战。”谢文东说道。“啊。。。。”只是瞬间,两拨人就交织在一起。

暴力、血腥充斥着这块土地。

韩洪门的小弟们实力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在久经沙场,死亡洗礼的文东会兄弟的面前。变得犹如草芥。

有着魔鬼一样的霸道的文东会兄弟,只是和对手一交手,便露出了它无与伦比的实力。前面的人员冲了上去,只有两种情况,被逼退或者被杀。

酒店不大的院落,这时成了谢文东等人最好的屏障。虽然在酒店里,文东会的人不多。但是韩洪门方面根本发挥不了人员多的优势,反而是一个个往院内挤,又一个个被打了出来。看到面前的这个情况,眼镜男也是一阵的皱眉。该死的文东会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和他们正面交手,自己根本没有赢得希望。虽然他对那些普通的兄弟杀掉谢文东,信心不大。但看到这种情况,额头还是一个劲的冒汗。

眼镜男擦了擦汗,对手下一个兄弟说道:“你去,把院墙撞开。”

“可是,大哥,我们没带推土机啊。”那名小弟如是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惶恐。

“妈的,你不会用汽车啊,这种小事还要我教你?”眼镜男怒目道,眼神像要杀人般的看着那名小弟。

小弟吓得一激灵,赶忙点点头。一阵烟的跑开了。

眼镜男站在车顶,看着指挥若定的谢文东。

突然心生一计。转了转眼珠,大声说道:“谢文东,你和你们的中国人一样,都很自以为是,自大和无知是你们的代名词。落后与贫穷是你们的名片,还想和我们发达的韩国比。区区的一个文东会想动我们,简直是笑话。我们韩国最高的建筑有三十八层,你们中国没有吧。你们总以你们的四大发明为豪,可是你们这群笨蛋却不知道,“活体印刷术”却是我们韩国人发明的,有”印刷术博物馆“为证、、、、”像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眼镜男一条一条大声说道。

“他-妈-的,气死我了。我要你们的命。”一名大汉抄起开山刀,怒吼把前面两个韩洪门小敌的头削下。

别说文东会的兄弟听到这些受不了。就是在场的为数不少的,来自中国的韩洪门弟子,听到这些话也是相当的不痛快。

他的话,简直和打大家的脸没有区别。

文东会的兄弟,听到这句话也尤为恼怒,虽然自己是黑道的身份,但是骨子里的那份中国情,却始终没有改变。

谢文东听到这些话,也是一阵的怄气。

不过,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知道对方用的是激将法,他不能为了出口恶气,而把兄弟们的生死抛之脑后。

谢文东大声喊道:“不要在意他的话,他用的是激将法。我们的任务就是解决掉眼前的敌人。”可是,在场的兄弟还有为数不少的人,不防守,反而杀进敌人的中心。

“鸿。”一声清脆的声响,从围墙上传了出来,只见一辆汽车冲破围墙,飞驰进来。风驰电掣的汽车失去了控制,一转头,撞上了院内的一根电线杆。强大的力道导致车身严重变形,里面开车的那么小弟被生生挤在钢板中,当场死亡。

看到谢文东在酒店的防御打开了缺口,那些挤不进院内的小弟像疯了一样,从缺口处潮水般的涌向酒店内。

一时,文东会的地形三面受敌。拼杀也进行到了白热化。双方的死亡的人数开始急剧增加。

不过,相对于文东会来说。韩洪门的死亡受伤的人数更加的多,甚至可以说是数倍。

一方面是因为韩洪门处于进攻的一方,一方面是因为韩洪门弟子的实力本身就没有谢文东手下的兄弟们强。

“快,你们上。”眼镜男对那些“竹魂阵”的精锐道。

那些精锐没有说话,只是默契的往院内移动。

每移动一步,对于谢文东和他的兄弟们来说,都是一次死亡的威胁。

又拼杀了几十分钟,谢文东看看现场的情况,鲜血流成了小河,院子里看到得到是遍布的尸体。

暗暗道:“差不多了。”“撤。”谢文东大声喊道。

文东会的兄弟到底是训练有素,尽管和敌人打得难解难分,但还是退了进了酒店。

只是转瞬间,院子里的谢文东弟子就退的干干净净。酒店的大门也被砰然关上了。看到这种情况,韩洪门小弟也懵了。这个谢文东到底搞什么鬼。

不过,这可是一棒子把敌人打死的好机会,虽然大家都很疑惑,但还是抄起刀,准备杀进去。

“撤退。”人群最后,眼镜男发令道。在场的小弟没有动,一个个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大哥搞什么鬼。

眼镜男高兴的从车顶上下来,慢悠悠的走进院内,“谢文东吃不消了。”眼镜男自言自语道。

他摆摆手,示意其他的人退下。

韩洪门的小弟虽然不懂堂主的意思,但还是退了下来。

“上。”眼镜男闷声对那些组阵的精锐道。看到这里,大家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要这些人来对付谢文东。谢文东此时被逼到了酒店里,酒店四周全是坚硬的墙壁,而作为唯一一个出口的门口又有“竹魂阵”。

“哈哈,谢文东。你跑不掉了吧,我说过,只要你死扛到底,我绝对不客气。”眼镜男得意道。

就在眼镜男说话之极,“竹魂阵”已经重新布置好,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杀机顿现,胜利的喜悦出现在众位小弟的脸上。

为了防止昨日的情况重现,战斗时间拖长。眼镜男已经和警方打过了招呼,要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插手此事。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警方没少收过韩洪门的好处,对于这点小要求,也爽快的答应。

“堂主,谢文东死守不了三天了。我打听了,酒店里的食物只够维持一天的,而谢文东还有那么多的伤员。这一战我们赢定了。”首尔的二把手,金燕婷手下的一个副堂主笑着对眼镜男道。

“哈哈,”眼镜男也是大喜,他现在正在幻想,何如和木槿鱼水之欢了。

好色的男人,永远成不了大事。

酒店内。

谢文东此时正眯眼擦拭着金刀上的血迹,这一战,死在他手里的人不下十人,他不希望韩国人肮脏的血,污染老爷子送给他的礼物。“东哥,我们的肉来了。”刘波慢慢走了过来,高兴道。

刘波指的肉,就是门口的那个“竹魂阵”。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标题:第二十一章 破阵(中)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huaidan3/1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