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噬魂黑帖 > 第二十九章 战浪被偷袭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噬魂黑帖 - 第二十九章 战浪被偷袭

所属目录:噬魂黑帖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说来也巧,两名青龙堂的弟兄把受过家法,脊杖一百的黄成送回家,在返回堂口时,看见两辆车开往黄成的住所,两名小弟感到很疑惑。

黄成住的地方不是很偏僻,但是这时应该没人去看他吧。

玄武堂在洛杉矶分堂口的堂主就是他,而他的那些弟兄大多都受到的家法,要是是其他堂口的堂主啊什么的倒是有可能,可是一想有不对,那辆车绝对不是帮会里的车。

在两车擦肩而过的时候,一名小弟看了看对方车的司机,那个司机的样子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也许是好奇心驱使吧,那名小弟也不知怎的,就想跟上去看看。另外一名小弟笑他太敏感了,“这又不是什么老鼠拉铁棒,大头在后头。你还真以为里面坐着美国总统啊。”

那名小弟还是很奇怪,就和另一名小弟打赌,在车跟上去后,那辆果然是在黄成的门口停下了,车上下来的就是原玄武堂堂主战浪,而那名司机就是他的保镖。

难怪那名小弟觉得司机很面熟。的得到这个情况,两人丝毫不敢马虎。

留下一人,另外一人前去报告黄研儿。

黄研儿听到这个消息,拉上了高强带着一帮人员找上门去。“东哥,黄研儿也知道战浪的消息,说是要清理门户。”姜森道。“恩,就她?”谢文东问道。

“不是,还有强子,强子去找黄研儿,刚好碰到有小弟来报告说发现了战浪的踪迹,就被她拉去帮忙了。”

“是这样啊,那好咱们也过去。”谢文东听到高强在黄研儿的身边,那颗提起的心又回到了原处,他还真怕黄研儿为了报前次的绑架之仇,意气用事。

有高强在就不用担心了,高强不但身手厉害,头脑也相当不简单,遇事沉着,办事果断。

谢文东相信有他在,不会出多大问题。可是,谢文东这下可意料错了,高强没能劝住黄研儿,反而因为她而身受重伤,差点死掉。谢文东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世界上最难琢磨的是爱情”。

谢文东和李小芸匆匆打了下招呼,就离开了。

谢文东没有直接去黄成的住所,而是先去了美洪门总部,一是为了把这个消息告诉黄坤,现在黄坤回来了,大事让他抉择,这样别人也不会说三道四的。

二,也是最重要的,谢文东感觉黄研儿对高强的眼神有些异样,让出点空间让他们单独相处。

这帮弟兄,也老大不小了,谢文东觉得是时候想想弟兄们的终身大事了。

再说另一边,黄研儿和高强带着四十几位弟兄,去到了黄成的住宿。

黄成家离总部并不远,开车只要三十来分钟,黄研儿到达那时,里面的战浪正在苦苦劝黄成,和他一起走,美洪门在美国很多地方都有分堂,这些堂口就是那四个堂口的分堂,玄武堂在各地的分堂当然也不少。

那些堂主也是战浪一手提起来的,只要战浪到那,在振臂一呼,又有力量和谢文东一较长短。可是黄成已经没有了那种气力,他感到和谢文东对抗已经没有必要,己方是注定会输的。

在者他也是在是不愿和谢文东作战,他打心底敬佩这个年轻人,喜欢和他并肩而战的感觉,可是事实很残酷,战浪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也没选择。

“阿成,你真的不愿和我一起去纽约?”战浪皱着眉头,不悦问道。

“战大哥,不是阿成不愿,你看现在我这个样子,又怎么和你去打天下,战大哥,收手吧,我们斗不过谢文东。”黄成小泣道。

“我是不会收手的,谢文东他抢走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把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战浪恶狠狠的说道。

这时,一名保镖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战大哥,有人来了,是帮会的车,有可能是谢文东。”

“他-妈-的,谢文东,你欺人太甚,想斩草除根,今天我就和你们拼了。”说完,就拿起手枪,冲了出去。

“战大哥。。。。”

黄成匆匆披起一件大衣,忍着后背的剧痛,追了出去。

此时的黄研儿高强等人,正在停在黄成家门的不远处,按黄研儿的意思,就是马上冲进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但是高强坚决反对,这个时候就这样进去太冒险了,至少得等到刘波灵敏或邹加强他们兄弟的手下情报。

黄研儿瘪瘪嘴,道:“早知道就不带你来,这个该死的战浪,既然敢派人绑架我,我今天一定要他跪在地上求饶。”

黄研儿是堂堂美洪门大哥黄坤的宝贝孙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什么时候有这待遇,要是不知道战浪跑到那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他就在眼前,要是就这样等着,那真是太难受了。

“要是今天战浪跑了,我一定恨死你了。”黄研儿把拿出的子母枪又收回到腰间,这时,黄成的大门开了,出来的就是战浪和他的一干保镖。

战浪拿着枪,一指着黄研儿他们的车,道:“谢文东,既然来了,就别掖着藏着了,出来吧。”黄研儿这时也不管什么了,就要打开车门下车。高强一把拉着她的衣服,说道:“不要去,他这是诱兵之计。”

黄研儿一转身,瞪着杏眼道:”他都要冲过来了,还不下车,等死啊。“

“放心,他们不敢出来,他们现在的优势就是那栋房子,要是一出来,就会当成活靶子,战浪不会那么傻。”

高强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抓住黄研儿的衣服,他猛地一松手,放开了她的衣服。

黄研儿拍了拍褶皱的衣服,又看到高强红彤彤的脸,突然扑哧笑道:”哈哈,我喜欢你这个表情,这么大的人了还会脸红。“听了黄研儿的话,高强本来就很红的脸变得更红了。

这时,战浪看到那些车辆没动静,就组织兄弟轮番开骂,好在这个地方是城市的边缘,离市中心较远。要不然绝对得把人吓坏不可。

战浪的保镖们越骂越带劲,什么娘啊,爹啊,越骂越难听。黄研儿忍了十来分钟,实在是听不下去,她打开了车门,怒气冲冲下了车。

高强想把她拉回来,可是一想到刚才的事,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他狐疑了一会儿,道:“黄小姐,快回来。”

黄研儿听到了他的声音,停下了脚步,说道:“胆小鬼,你要是害怕就别出来了。”说完,就下令弟兄们全部下车。高强听到这句话,再看到这种架势,摇了摇头,也不再阻拦,从肋下取出开山刀。

“战浪,你好猖狂,枉我爷爷那么信任你,你居然绑架我?”黄研儿怒道。

“哦,原来是黄堂主,我道是谁。你的话,错了。要说我绑的你,不如说是谢文东,是谢文东逼我这么做的。”战浪回到。

“逼你?你堂堂洪门堂主,谁能逼你。我看是你自己的野心逼你吧。”黄研儿与之针锋相对。

“我的野心?哼,这帮主之位本来就是我的,谢文东一来,就什么都没了。他算什么,不过是一个外人。而我加入洪门三十几年了,身上的伤疤有多少条不是为了社团留下的,你说我就为什么比不过一个小小的谢文东?”战浪情绪激动的道。

“我不管谢文东是不是会做帮主,也不管为什么爷爷有意把帮主之位传给他,但是你绑架我就不行。说吧,你是想自己去和爷爷请罪,还是我带你去。”说完,向前一步,拿出两把小巧的子母枪。

战浪的保镖们看见黄研儿拿出了枪,也拿出手很枪指着她。

黄研儿手下那些弟兄看到这,不干了。

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这时只要有一个火星,那两方就会爆发枪战。黄研儿看到保镖们手中的枪,挑起绣眉,笑道:“就凭你们,在我的面前舞刀弄枪?”

战浪和他的保镖们听到这句话,心里同时咯噔一下,是啊,在黄研儿这位枪神的面前,想和她比枪,那和厕所里打灯——找死,没区别。

战浪道:“黄研儿,收起你那一套,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想和我同归于尽,那就来吧。”

黄研儿看了看战浪,有反过头看向高强,问道:“胆小鬼,你要不要先和他玩玩?”

高强冷漠的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淡淡的回到:“很乐意。”

“哈哈,我很欣赏你。”黄研儿拍了拍高强的肩膀,接着说道:“战浪,我现在给你一条路,要是你的人和我身后的这位弟兄单挑赢了,我就放你走,敢不敢。”

战浪看了看高强,脑中没有任何影响,应该不是什么大人物,殊不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飞鹰堂堂主高强,只不过高强和李爽刚从中国来,战浪没看过罢了。

战浪笑道:”既然黄堂主有这种兴趣,那我就和你玩玩。“战浪现在想拖延时间,他已经给神咒逃走的那几人核心干部打去电话,要他们派人过来,实际上战浪和几名神咒高层一直都有联系,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谢文东。

“战大哥,我来。”

一名剑眉大汉,把手中的枪往腰中一别,还没等战浪允许,就抄起一把军刺就杀了过去。高强不慌不忙走上前去。

那名剑眉大汉一看起来就是练过正宗武术的人,身段轻便,空翻踢腿刺拳都相当好看,就在剑眉大汉一个空翻之际,本来慢走的高强一个加速,刀锋横空。

“扑哧”一道血剑喷了出来,大汉的肋骨被斩断四段,还没交手就挂掉了。

高强把沾满血的刀望后一甩,表情仍然冷酷道:“假动作太多了。”

高强的这一击直把两方的大哥看傻了。这哪是人啊,这根本就像疯子一样啊。那位剑眉大汉一看就不是简单的角色,可是还没过上一招,就舍下了这些劳苦大众,连黄研儿都替他感到不值。

“好。。。”黄研儿的那些弟兄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地喝彩,简直太完美了。

出刀,收刀一气呵成,动作简单但是相当实用,不愧为雄踞东三省的文东会堂堂飞鹰堂堂主。

黄研儿这时才重新打量起高强来,虽然她看到的只是高强的背影,高强不但长的可以,他的身上还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有点像谢文东,但是又不像。黄研儿这几天都对高强很感兴趣,因为他不太说话,但是身上散发出的神秘感,让人不能忽略他的存在。

黄研儿这时感觉那种神秘感更加明显了。在打量高强的还有战浪,他知道剑眉大汉虽然不是身手最好的一位,但是也算是个中高手,怎么在敌人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战大哥,我去。”一名身材小巧的保镖说道。

战浪看了看他,说道:“千万小心。敌人不简单。”

“战大哥,我知道了。”说完,只身前往,他的手上没戴任何兵器。

离高强还有五步,小巧保镖停住脚。道:“请。”高强没有回答。小巧保镖也不在意,他慢慢弯下腰,好像拘礼似的。

黄研儿笑了笑,“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来这套。”还没等黄研儿笑完,就感觉眼前一亮,原来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软剑,太快了,快的无法比拟。

“小心。”黄研儿的一名小弟大声喊道。高强不是简单的角色,一直都不是。

虽然他对对手的出招有些意外,但是并不惧怕,甚至感到有些熟悉,只见他向侧一偏,躲过了对手的快剑。

袁天仲说过,软剑在于快稳狠,要是和他打斗,想要获胜,就是要比他还快,还狠。

但是这是一般人很难做到的。高强虽然身手不错,但是他的刀还是不能达到袁天仲那种速度。一般的人要想获胜的,要克制对手那只有一招。

就是“防”就是说在避敌人眼花缭乱的招式时,不要想着如何打败对手,而是想着如何防着对手。

这一点对于脾气暴躁的人你简直是要了命了,被打挨打是不能容忍的。在防的同时,那就是等。等到对手换招式,等他暴露出弱点。

矮小保镖一招接一招的使出,高强倒是应对自如,不忙不慌的。

高强见招拆招,和保镖打了有百十来招,两人的身上都有很多口子,但是都伤的不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洛杉矶的天气太冷,两人穿的衣物都不少。矮小保镖知道要是这样打下去,吃亏的绝对是自己,因为这样的打法是很耗体力。

袁天仲用的也是软剑,但他的身手要比他可不知强多少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那个人的手法杂而精,变法快。

面对面前的这个黑衣汉子,矮小保镖知道很难靠手上的兵器得赢。因为对手不是一般的尖锐。矮小保镖突然一个后退,把手上的软剑收回到腰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下左肋下的两把匕首。

虽然矮小保镖的速度相当的快,但是还是被高强找到了机会,刀柄一挥,矮小保镖的手上的衣物被划开,衣服下面多出了一条十多公分的大血口子,那名保镖可以说也是相当的强悍,忍着剧痛,把匕首舞开,高强躲闪不及,被锋利的刀口割开了衣服,幸运的是没有伤到皮肉。

没过多久,两人就气喘吁吁的,两人都被重重的衣服累的够呛,但是矮小保镖明显累得多,他作为进攻的一方,体力丧失的要比高强大的多。

厮杀还在继续,血口子也在增多,到后来,俩人都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在坚持。可是,胜利的天平已经在向高强倾斜。这时,战浪看到快要被战死的手下,朝一名保镖一挥手,说道:“你去帮帮他。解决掉对方。”“是,战大哥。”那名保镖提溜的加入了战阵。看到战浪玩阴的,黄研儿不干了,亲自上去帮高强。生怕堂主有什么闪失,黄研儿的弟兄都一起冲了过去。这下由两人的单挑变成了双方的群殴。

刀剑无眼,作为青龙堂堂主的黄研儿枪法无人可比,但是身手就不怎么样了,加入战团,敌人没杀死几个,倒是后背被人划开了几道口子,幸运的是黄研儿穿着一件黄坤送给她的防弹衣,要不然她非得痛的哭不可。高强看到黄研儿被几个人追着砍,提着刀来到她的身边,和她并肩作战。

也许那句老话应证了吧“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高强越战越勇,最后把黄研儿都晾在一边了。

黄研儿把一把漂亮的蒙古刀刺在地上,好奇地看着高强拼杀敌人的样子,这时,战浪看到渐渐处于劣势的自己,又看到在一旁看着打斗的黄研儿,咬了咬牙,默不作声地摸到了她的身后。

这时,在一边战斗的高强看到了处于危险的黄研儿,惊恐的喊道:“小心后面。”说完就看到了举起刀的战浪,他想都没想,一跃到了黄研儿的身边,把她撞开。

就在这时,战浪的刀锋深深砍进了高强的肩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三十章 逃跑

标题:第二十九章 战浪被偷袭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huaidan3/1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