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噬魂黑帖 > 第二十三章 火车劫案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噬魂黑帖 - 第二十三章 火车劫案

所属目录:噬魂黑帖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挂断了刘波的电话不久,朴亮就给谢文东打来了电话,还没说话,谢文东就听到了厌恶的笑声:“哈哈,谢老大果然有魄力,真的敢一个人来,我很佩服。”

谢文东道:“几只招人恶心的苍蝇,还值得我带很多的兄弟来吗?”

电话那头的朴亮听完了谢文东的话,顿时火冒三丈,说道:“你-他-妈-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好意和你说,你还给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谢文东悠然一笑,说道:“这个世界真疯狂,随便几只臭虫就敢蹦出来和你说三道四。”

朴亮大怒道。“谢文东,你别得意,要是把老-子逼急了,老子给那个黄研儿来个先Jian后杀。”

“呵呵,谢文东笑道,”要是你还有点头脑,就不要去动你们的护身符,她有些什么意外,你们只会死得更快。

听完谢文东的话,朴亮气的差点把手机给扔了,谢文东说的没错,现在自己最大的王牌就是黄研儿,这也就是他对黄研儿礼遇有加的原因。

朴亮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自己的心火,慢慢说道:“谢文东老子不和你废话,我这么做就是为了钱,要是我们好好合作,我保证黄研儿不少一点汗毛。”

谢文东说道:”钱我带来了,人呢?“朴亮说道:”你把箱子交给车站的站长,这样我们的合作就算成功了,这样我自然会马上放了她。“”╰_╯

谢文东哼道:“你以为我是傻子?”

“你没的选择,对于美洪门来说,区区的十亿美金根本不算什么,不是吗?”

谢文东未作回答,手机被他的咯咯作响,他的目光幽深,眼神冷得可以冻死一头大象。

这时,一位穿着工作服的人朝谢文东走了过来。

看他的年龄大概有二十岁,相貌很普通,不像是道上混的人。

“你好,请问你是谢文东,谢先生吗?

“你是?”谢文东问道。

“我叫史密斯,是洛杉矶站的站长的秘书,我们站长史密斯-安道生想找你谈谈,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谢文东笑了笑,说道。他想看看这个朴亮到底想搞什么鬼。

两人转身前往车站的会议室,不远处的几名身着黑衣的男子起身跟了上去。谢文东表面看起来是只身一人,但是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的人在保护他的安全”谢文东和那名站长秘书走进会议室,那个叫安道生的站长给谢文东倒了一杯水,他接过水,把它放在桌上,谢文东很谨慎,一向都是。

“是这样的,安道生说道:“现在有一伙恐怖分子劫持了一辆由圣弗朗西斯科(旧金山)开往圣迭戈(M国和墨西哥交界的一个边界城市)的列车,绑匪要求二十亿的美金,否则就引爆Zha弹,杀死全部的乘客。”

谢文东因为听刘波说了这些,感到也不是很惊奇,但是他搞不懂为什么和他说这些。

“我很遗憾听到这个消息,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应该去找警察而不是找我。“谢文东问道。

“恐怖分子还要求一件事,那就是他说要我把谢先生带来的东西交给他。”安道生补充道:“不知谢先生能不能告诉我恐怖分子要你交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谢文东听完后,也明白了个大概。

不管朴亮派谁过来都相当危险,美洪门完全可以通过来拿钱的小弟找到他们。

这点谢文东非常明白,所以他才有底气和朴亮交涉,但是现在朴亮好像比谢文东要想想的要聪明的多,至少现在不知道这个计划是不是他想出来的。

朴亮劫持火车,一方面可以要求美国政府赎金,另一方面使得得到安全地得到谢文东手上那些个债券,在接近站台时火车放慢速度,然后要求站长把装满债券的箱子从窗户口扔进去,恐怕勒索赎金用的这个方法。

也是列车加速,走的干干净净,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谢文东只听完那个站长的几句话,就把整件事情想透了。

想到这,叹道好高明的计策啊,看来这个朴亮不简单啊,至少他身边有一个相当厉害的智囊。和以往那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越南人相比,这个对手更有意思。

想到这,谢文东嘴角上扬,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遇强则强,要是碰到一个能让他心动的对手,他绝对是会亲自上场的。这就是他事必躬亲的一个重要原因。

看到谢文东出神,安道生以为他是被吓傻了,安慰道:”谢先生请放心,恐怖分子是逃不过法律的制裁的。“谢文东听了他的话,差点笑出声,放心?要是法律那么有用,那世界上就没那么多的黑暗了。他一直以为法律是为少数人而设的,而他的目标就是建立属于他的黑道法令。

“当然,我相信。”谢文东说道,随后又在心里加了俩个字“才怪”。

“那我可以知道你这箱子了装的是什么吗?”安道生问道。

谢文东想了想,被他们知道也无所谓,就是相瞒也瞒不住。“当然,这里面是十亿美金的不记名债券。”

“什么?十亿?”安道生惊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谢文东看到他那副样子,好气又好笑,他拉开了拉链,箱子里面装满了白花花的文件,在常人看来没什么,只是一堆废纸,但是在专业人士的眼里,这就是一小座金山。

震惊之余,安道生回过神来,有些颤抖地问道:“谢先生,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谢文东说道:“有人绑架了我的一个朋友,绑匪要求十亿做赎金。”

安道生这下真的被吓傻了,他那里听说有人绑架要求十亿美金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甚至比恐怖分子劫持火车还不可思议。

“谢先生,你等等。”

说完,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给他的上司打去电话。

安道生忙的够呛,谢文东也没闲着。

他在思索到底哪里不对,总感觉对手在这件事情上,除了胆大,手段高明之外,总有一丝不对。有恐怖分子劫持火车。这还了得,事情很快就被美国总统知道了,总统亲自下令,要求各方尽快解救人质,逮捕劫匪。

总统下令,谁敢怠慢,很快,会议室就来了不少人一打听,全是美国高层高官,有洛杉矶市长,警察局长,中铁局长还有大大小小的随行人员。

本来谢文东是没有资格参加解救计划的,但考虑到这件事多多少少和他也有些关系,何况有警察局长的说清,也就同意了。一群人来到车站总调度室,画面上出现了火车站台各个出入口的视频画面。

离火车到站还有二十分钟,视频内外都是死一般的沉寂,场面颇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就在大家都死死盯着荧屏时,电话突然响了。

市长顿了一下,接通了电话。按下了免提。说话的是个很有磁Xing的声音的男Xing,但这个时候众人可没兴趣考虑对方的声音是不是好听。

“你们好,感谢你们的帮忙,帮我把东西带过来了。”众人都看向谢文东,他们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那名市长倒是很沉得住气,等着对方说完,电话那头接着传来声音,”我想你们把钱都准备好了吧,列车到站后,记住只能是站长一个人过来,带好我要的东西等到列车旁边。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们怎么做。当然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为了表示诚意,我会在到达洛杉矶站前,把其他车厢的人放走。

就这样。“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在接电话的时候,FBI探员通过GPS全球定位系统得到了一些信息。

“恐怖分子使用的是一个叫书虎的中国人的电话,对方现在所在的位置是TS-列车的第一车厢。”一名FBI道。

洛杉矶的市长听完了他的话,点点头,说道:“查出那个叫书虎的情况。”那名FBI探员在电脑上噼里啪啦的敲了几下,电脑就显示了书虎的消息。“书虎,男,岁,中国H省人。目前尚无任何犯罪前科。不属于任何恐怖组织党派。”

“中国人?”洛杉矶市长敲了敲脑袋,念道。

坐在一旁的谢文东听到书虎这个名字,感到很熟悉。

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不过,他隐隐感到危险将近,那种感觉极度不舒服,但是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这时,电话声又响了起来,不过打电话的不是恐怖分子,而是列车上的一名乘务员。“市长先生,我是TS-列火车上的乘务员,恐怖分子把竟然我们释放了,就在离洛杉矶站不到五公里的地方。”

“真的?你说什么,他们把你们全部都放了?你把情况说明白些。”洛杉矶市长急声问道。

可能被洛杉矶市长的语气吓呆了,那名小乘务员结结巴巴说道:“不。。。是,他们绑架了。。。两列车厢的乘客。把剩下的这些车厢和车头脱离了。”“废话,我当然知道绑架了两列,我是问你现在情况怎样?”洛杉矶市长气急败坏道。“应该。。朝洛杉矶车站去了。”

“笨蛋。”洛杉矶市长狠下挂断了电话。

他现在是火烧眉毛了,也不注意什么绅士风度了,真要没处理好这件事,他绝对得引咎辞职。他刚坐上这个位置没多久,要是就这样完了,那可就太冤了。

“滴滴滴。。电话又响了起来,洛杉矶市长平了平心中的不忿,拿起了电话。

“喂,我是洛杉矶市长。”

“哦?是市长先生啊,你好啊,怎么样对于我的诚意你还满意吗?”洛杉矶市长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要是现在对方站在自己面前,他绝对会把对方那副自以为是的嘴脸打碎。不得已回到:“你到底想干嘛?”“对方笑了笑,说道:“市长先生真是健忘,但是我也不怕麻烦再和你们说一次,我要二十亿不连号的不记名债券,否则我保证这个蔚蓝的天空会添上几炮烟花。”

“二十亿,”市长说道:“一时恐怕凑不出这么多的钱,能不能先放了人质,我们保证在最短的时间里凑齐二十亿交给你们。”“呵呵,市长先生真会开玩笑,中铁每年的盈利额有几千亿,区区的二十亿算些什么?还有,我不是白痴,市长先生的话让我感到很幼稚?待会我要见到二十亿。”

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电话中传出嘟嘟的声音。洛杉矶市长挂断了电话,背倒在椅子上。离火车到站还有十分钟,这十分钟对大家来说相当漫长,也是相当的痛苦。五分钟的时候,大屏幕上出现了洛杉矶站站长的身影,一个五十多岁,衣着西装,手上拿着价值三十亿的债券的两个大箱子。

五分钟后,列车模糊的样子渐渐清晰起来,汽笛声还是那么青脆,可是不知道,在这些汽笛后面接下来的将是谁的末日。大屏幕上只有两节白色的车厢被一节子弹头带动,在铁轨上慢慢挪动。

车厢的窗帘全部被拉下,让人看不到车厢内的虚实。在众人都屏住呼吸时,一条窗帘被挑起一角,接着窗户被打开,从窗户内伸出了一把冲锋枪,那把枪摆了摆,示意那名站长把东西拿给他。

那名站长没有动,耳朵上的耳麦正在等市长的指令。

另一地方,总调度室。

市长安排的FBI已经做好了准备,画面上显示的是各位探员做好准备的画面。

洛杉矶市长也在等,他在等手下把对方的情况告诉给他。“市长先生,红外探测器显示车上有大剂量的TNT,威力足够炸毁整辆火车。对方的人员大概有七人,不包括混在人群中没出现的。”“该死的,”那名市长骂了一声,”把钱给他们。“车站站长按照市长的指示,把箱子给了他们。

在接箱子的那一瞬间,谢文东通过屏幕,看到了一眼对方的脸,虽然对方戴着大大的墨镜,但还是看出了对方的身份。就是李爽新收的那个小弟——书虎。

谢文东的记忆能力很好,看过就会有些影响,虽然他没有和书虎说过话,但是他还是听李爽说起过,而且前天下午,他也到接自己。书虎出现在这,很明显不会是李爽的命令,那么出现这种事的原因就可能是——嫁祸,把这件事嫁祸到文东会的身上。

书虎的文东会小弟的身份不难查,要是美国政府把恐怖分子一员锁定为书虎,那势必会联系到文东会,联系到谢文东。想到这,谢文东的冷汗都快流出来了。

好歹毒的一石多鸟之计,自己就要走进敌人设定的圈套里了,既然对手想玩,那就奉陪到底。谢文东拿出手机,给姜森发去短信。

短信只有八个字:“追上火车,找到书虎。”

谢文东很谨慎,在没有证据之前,他完全相信自家的弟兄,所以在短信中他没说要抓住书虎,而是说找到书虎。古人说细节决定成败,谢文东的成功和这也有很大的关系。

两个箱子都交到了对方的手中,列车上的窗户,窗帘也拉下了。

这时,那名站长抹了抹脸上豆粒大的汗珠,感到刚才自己到鬼门关走了一圈,被别人用冲锋枪指着,要是不害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还真怕市长不给他下令,把对方惹急了,给他几十粒花生米。

看着火车又重新启动,火车站站长长出了一口气,突然感到后背凉丝丝的,再用手一摸,原来不知何时,汗水已经把内衣都湿透了。

长出了一口气的不单单只有火车站站长,还有在总调度室的市长,警察局长们。不管怎么说,还是没有人伤亡,至于钱被拿走了,他们也不算太心痛,毕竟拿走的不是自己的钱。

洛杉矶警察局局长走到谢文东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谢先生,钱失去了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人平安。”听到他的话,谢文东差点没笑出声来,没错,十亿美金的确是很多,但对于谢文东来说不过是小意思,他还不是太放在眼里。

谢文东见警察局长过来搭讪,暗道这是个好机会,以后一定会和他打上交道,虽然他对美国人不感冒,但是对美国这个市场还是相当有兴趣的,所以即使不乐意,但交道还是要打,这点也蛮无奈的,谢文东回到:“多谢局长吉言,要是我的朋友没事,到时一定登门道谢。”

“哈哈。”那名警察局长大笑道,他实际上还是比较感激谢文东的,要没有他谢文东,他登上局长这个宝座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还有他不像他的前任,有自己的企业,要是谢文东在金钱方面给予他帮助,他有信心让自己在政坛上爬的更高,两人可以说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列车上恐怖分子又打来电话,一开口是:“文东黑帖,血杀无边。号令群雄,谁敢不从。(中文),第一次合作愉快,我会放走二十个人,在下一站,我们还要一亿不连号的美钞,如果得到钱,再放二十人,依此类推,每到一站,用五亿换二十个人,还有五站。”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标题:第二十三章 火车劫案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huaidan3/1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