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向问天走出病房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没有人知道他和谢文东谈了些什么,出来后,他的心情似乎很好,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先是向守在外面,全神戒备的北洪门弟子点点头,然后冲着周挺一摆手,说道:"我们走吧。"

着出没两步,向问天站住,象是想起什么,回头问道:"小寇呢?"

周挺为难的一皱眉,想了半晌,才指指头顶,苦笑道:"他在上面晒……月亮。"

向问天多聪明,见他面带难色,左右一瞧,北洪门人群里恰恰缺少了三眼,心中明白个大概,"唉,真是个好动的人。"他叹了口气,转身上了楼梯。周挺与田方常对视一眼,暗暗摇头,看来老陆要倒霉了。

天台上,三眼和陆寇上窜下跳,你来我望打得不亦乐呼,二人身上都挂了彩,三眼眼眶青了,嘴角也破了,衣服在打斗时撕开了好几条大口子,陆寇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头发凌乱,常年带在脸上的墨镜也不知道被打哪去了,鼻下两行血流,远远看去和'二条'差不多,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几条被三眼挠出的抓痕。一开始,两人还能边打边有喊有叫的振作声势,到后来,身上没有多余的力气,嗓子也叫哑了,只能发出嘶哑的呜呜声,原本一板一眼的招势也变成了你拉我拽的缠斗。

当向问天上到天台时,这两人正纠缠在一起。只见三眼抓着陆寇的头发,死命的往下扯,嘴里还不时叫喊道:"你服不服?!"后者也不甘落后,大手掐住三眼脸上的肉,一个劲的拧,咆哮道:"你认不认输?!"

跟着向问天上来的南北洪门弟子一见他二人的惨相,忍不住都笑了,这哪里还有高手拼杀的风采,完全是街头无赖在胡搅蛮缠嘛。向问天翻了翻白眼,轻咳一声,说道:"小寇,够了。"

或许他的声音太小了,或许打斗中的两个人太投入,三眼和陆寇非但未分开,反而接触得更加紧密。

一人勒住另一人的脖子,另一人扣着那人的眼睛,满地翻滚。向问天刚要上前将他二人分开,只听陆寇"啊!"的一声惨叫,把周围众人吓了一跳。周挺反应极快,随手拔出战刀,定睛一看,原来三眼趁陆寇不注意在他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直痛得他原地蹦起多高,一脚将三眼踢开,抱着手掌,怒气冲天道:"你他妈的是狗啊!"

三眼从地上轱辘起来,拍拍身上的浮灰,老神在在的笑道:"如果你觉得自己吃亏了,你也可以咬我一口啊。"

"你妈的……"陆寇晃身刚想准备再次冲上去和三眼斗个你死我活,肩膀却偏偏被人按住,他使劲震了震肩,但那支手臂好象长在他身上一样,未动分毫,他早打红了眼,正在气头上,头上没回,反手就是一巴掌,嘴里大叫道:"给我滚开!"

"往哪里滚?"他身后那人随意的一挥手,轻易之间将陆寇挥来的巴掌弹开,沉声说道:"如果你想在这里继续打下去,我并不反对。"说完,一甩袖子,转身往回走。陆寇一听声音不对,扭头一瞧,吓得一吐舌头,咧嘴暗暗叫苦,狠狠瞪了三眼一眼,然后快步忙跑上前去解释道:"天哥,我只是热热身,和文东会的……高手切磋一下。"

向问天站住身,没理他,双手抱拳,冲着三眼一拱手,正色道:"兄弟,向某告辞了。"

三眼对江湖礼节并不大懂,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学着向问天的样子装模做样回了一礼,站在原地没动,只是笑道:"不送了,下次再见。"向问天呵呵一笑,没再说什么,转身领着众人下了天台。等南洪门的人走没影了,三眼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无力的叫道:"快,快,快叫医生,我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谢文东的伤是很重,但没重到危及生命的程度,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的。没过几天,他已能坐起身,自己拿着水果刀削苹果,连医生都对他痊愈能力表示难以置信。李爽等人的伤势比他轻一些,都是皮外之伤,没伤及内腹和筋骨,人无大碍,只是需要时间调养。现在北洪门和文东会全靠三眼和东心雷二人支撑,由于向问天领导的南洪门一直没发动进攻,这段时间倒也风平浪静。南北洪门之间出现相对缓和的局面,有人欢喜有人犹。

谢文东投在赤军身上的钱不算多,但也绝对不少,而且他和无名私交甚好,所以当他想见无名的时候,后者很快就到了。

无名还是老样子,冷冰冰的,不太爱说话,一身藏蓝色的西装让整个人成熟了不少,刻意留着胡子,脸上增添一份风霜。

他来得如此之快,连谢文东都吓了一跳,开口第一句话就问道:"无名,你从哪里来?"

无名上下打量病床上的谢文东,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眼角的余光中还是透漏出一丝关切,说道:"我从日本来的。你的伤重吗?""好快啊!我以为至少得等你半个月。"无名露出难得的笑容,说道:"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有一种发达的交通工具,叫做飞机吗!""哈哈。"谢文东大笑,笑了没两声,剧烈咳了起来,眉头紧锁。无名上前,关心道:"魂组把你伤得很重。"

"呵呵。"谢文东苦笑道:"难得有能要我命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手下留情呢。怎么,你连是这个也知道了?"

无名点点头,沉思一会,说道:"你找我来,是为了魂组吧。"谢文东道:"我希望你能帮我。"无名心里已将谢文东的意图猜出个大概,沉默不语,好一会,他才正色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会尽全力。"

要的就是他这句话。谢文东笑眯眯道:"我保证,我说的这个事,你一定能做得到。"无名茫然的看着他良久,才喃喃说道:"一定不是好做的事,不然,你怎么可能找我?""其实很简单。"谢文东沉沉地道:"你帮我向魂组的总部送一个礼物。"

日本,东京。魂组的总部位于市中心一座三十层高的大厦内,虽然有日本政府右翼分子的支持,但魂组的所作所为还是不益被公众知道的,一是怕有损政府的形象,二也是怕国际舆论的谴责,所以,魂组在刚刚成立的时候就已经筹备起了漂亮的外表,通过暗中支持魂组的日本几个极具实力的大财团共同组建一个公司,名为山口科技,而魂组所在的大厦正是山口科技大楼,魂组的成员也理所当然的成了山口科技公司的员工。有了这个正大光明的掩护,魂组才在日本国内乃至其它各国畅通无阻,高枕无忧,即使中国政府明知道魂组的人自己的国家里居心叵测,但找不出确凿的证据,也哪他们无可奈何。也因为此,谢文东才阴差阳错的被东方易接受,顺利的加入了政治部。

今天是星期一,繁华的东京街头随处可见身着西装,表情麻木,步履匆匆的上班族。日本的生活节奏比国内快很多,在都市的街道,很少能看见信游漫步的人,就连学生也是如此。

山口科技大楼。大堂内冷冷清清,少有过客,与当初魂组初建时车水马龙、财政要员不断的情形相差甚远。连大门口的守卫也提不起精神来,无精打采的堆立两侧。魂组的冷清与最近一阵子外联行动的失败脱离不了干系。魂组的主要活动范围在国外,而其中中国又是重中之重,但中国有一个魂组最大的劲敌谢文东,数此暗杀未果,自己一方反而损失惨重,特别是最近一次,魂组花重金培养加上雇佣的杀手共二百余人派往中国,结果没将谢文东杀死,二百多人除了少数几人幸存外,其余全部葬送,此事也让日本政府的右翼极端份子对魂组的表现失望到了极点,加上赤军对魂组的仇恨有增无减,不停骚扰他们在国外的分部,连带着支持他们的日本大财团也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几大财团的董事长已将撤消对魂组财力支助的决定提上议程。内忧外患之下,魂组高层一筹莫展,不得已,又使出老方法,更换会长。

今天魂组的高层全部到场,打算选出更有实力更有口才能说服政府和财团的新会长。"不知道新会长会是谁?"门口在保安私底下也在偷偷谈论。他们属于魂组成员,对魂组以后的走向也极为关注,万一魂组垮台了,那他们的饭碗也就保不住了。

"我想,渡边副会长应该最有希望吧。"一位饼子脸中等身材的保安猜测道。

几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表各自意见,从大门外进来一个人,二十多岁,留着短胡茬,身上穿着速递员的工装,手里提一大包裹。这人一进大堂就开始笑,见人就点头,及其客气。笑脸总是讨人喜欢的,也打消这几名保安的警惕心,其中一人上前问道:"你有事吗?"那年轻人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神川速递公司的,这里有你们一份包裹。"

"包裹?"保安回头看了看其他人,疑惑道:"不应该有人往这里寄东西啊,是谁托送的?"

年轻人耸耸肩,笑道:"这我就不知道,我只是负责送递,请你们签收,我好回去交差。"说着,他将包裹递上前。

"让谁签收?"保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年轻人道:"上面有写,你看看吧。"保安狐疑的接过包裹,上面贴着邮递资料,地址果然是山口科技大楼,但没有写清具体某人,而落款是'一位自来中国的老朋友'。

来自中国的老朋友?保安心里一动,对年轻人道:"你等一会,我去问一下。"说着,他拿起电话,向自己的主管报告。

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点头,时间不长,他走回来,拿起包裹,对年轻人说道:"你稍等,我马上回来。"那保安提着包裹,对其他的保安使个眼色,然后上了电梯。那几个保安明白他的意思,上前将年轻人围住,没话搭话,扯东谈西。年轻人一直在笑,不管看谁,都是笑呵呵的,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好一会,年轻人抬手看了看表,自语道:"时间差不多了。""什么差不多了?"几名保安不解问道。"我,只是想和你们说再见了。"年轻人手插进兜里。

保安笑道:"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等一会再走。""可惜,我还不想这么快和这个世界说拜拜。"谁都没想到,当年轻人的手从兜里拿出来时,手中竟然多出一把枪,乌黑发亮,二十一发子弹的白郎宁,毫无预兆,抬手对着离他最近的一名保安的脑袋就是一枪。"嘭!"枪响,血渐,距离太近了,黑洞洞的枪口保安看得真切,可是想躲根本来不及,脑袋从前至后,被打出两个血窟窿。"啊……?"其他的保安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个笑容满面的年轻人竟然会身藏武器,而且抬手杀人,毫无绷挂,显然是老手。这时他们想拔枪反击,可惜年轻人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半自动的白朗宁被扣住扳机,二十子弹连射,五秒的时间弹夹内再无剩余,大堂内也齐刷刷增添了六七具流血的尸体。年轻人脸上再无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冰冷,眼中更是寒气逼人,他跨过还有些抽搐的尸体,走到大堂角落里的摄像头前,昂起头,一把拉开身上速递工装的扣子,露出里面白色的背心,背心正中印有二个血红色的大字:赤军。用手指了指身上的红字,冷冷一笑,转身傲然走出大楼。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