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噩梦永远不会有停止的一天。当谢文东与魂组之间的最后激战马上将要爆发时,别墅外大乱,枪声四起,想成一片。魂组的第一反应是,谢文东的援军到了。那冷面中年人心底一颤,自己用了多少人力去阻止对方的援军他很清楚,没想到还是来得这样快,来得这样迅猛。他心中苦叹一声,强做坚定,大声喊道:"先杀死谢文东,其他人不堪一击!(日)"

在他想来,外面还有十数名枪法精湛,百步穿杨的聚集手,谈不上指望他们消灭对方,至少可将谢文东的援军阻挡一阻。

可惜他错了,外面大混乱刚刚开始未超过十秒钟,别墅的一楼大厅内也紧跟着传来杂乱的叫嚷和撕杀惨叫之声。当他的话还没等喊完,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冷笑,笑声虽冰冷蔑视,但其中还流露出无法言表的豪放。"恐怕未必吧!"

中年人大惊失色,急忙转头,只见身后的楼梯处走来一行人,各个白衣白裤白皮鞋,一尘不染的白让身上的点点血迹异常醒目。为首一人身过一米八十开外,眉分八彩,目若朗星,一张俊面仿佛刀刻般,棱角分明,举手投足间阳刚霸气自然流露。等中年人看清来人之后,提到嗓子眼的心'吧嗒'落了下来,碎个粉碎。即使他对中国、对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再不熟悉,面前这个青年他也绝不会陌生。如果谁能对南洪门的老大向问天视而不见,那他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向问天!"中年人眼神阴森狠毒的象是一把刀子,刺在向问天的脸上。

向问天耸耸肩,看都没看他一眼,目光一飘,看向正个魂组对峙而站,摇摇欲坠的谢文东,笑道:"看来,我来得不算晚。"

谢文东身子有些打晃,小风想扶他,却被推到一旁,他无力苦笑:"如果你再来晚一会,你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可能就会永远的消失掉了。不知道这是你的不幸还是你的幸运。"

"哈哈!"向问天仰面大笑,说道:"可惜,我来得正是时候。"

"你来干什么?"谢文东轻轻靠墙,问道。

向问天直截了当,道:"来杀人。""杀谁?""杀该死的人!"说着,向问天大步向谢文东直行而来。

谢文东和向问天之间各站二楼走廊的两端,中间还夹杂着百余名魂组人员,他们早将谢文东视为囊中之物,即使向问天和他有着深仇大恨,也容不得他靠前一步。"妈的!(日)"两名魂组人员见向问天闲满脸轻松,庭信步的走过自己的身边,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两把长刀,一左一右,分取他前心与咽喉。向问天好象没看见,步伐依然,眼睛都没眨一下,他知道,不用他动手,自然会有人帮他将眼前碍眼的东西清理干净。

果然,一道阴森的寒光凌空而起,瞬间消失,太快了,快到好象没有发生过。

两名魂组人员缓缓倒地,两人的心脏在眨眼之间被刀锋刺穿。刀是陆寇的刀,名称狼牙,曾服役于国外特种部队的专用军刺,锋利异常。走廊内站满了人,却静悄悄的,鸦雀无声,只有向问天的脚步声和人们的吸气声时有起来。

血,从刀尖滴落。任长风本来黯然的目光又燃烧起来,他回手将身上遍是刀口的零碎衣服撕下来,甩到一旁,赤膊的身上布满大小不一的血痕,只是长过三寸的伤口就不下有十数条,他站到谢文东身前,刀尖一指陆寇,傲然道:"我在等你。"

任长风仿如血人,仍有心与南洪门八大天王之首的陆寇一战,可见起性格之高傲与刚烈,连前行中的向问天都为之动容。

陆寇看了看他,又瞧瞧中的狼牙,摇头认真道:"可是,我却不想和你再战。"

"为什么?"任长风上前一步,咬牙道。陆寇笑道:"你是个汉子,我不想乘人之危。""我呸!"任长风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别人说这话都有情可原,惟独他不行,前不久就是陆寇趁谢文东遭到魂组的偷袭而半路追杀的。现在还有脸在这大言不惭,脸皮之厚,刀剑刺不透,枪炮打不穿。任长风直哼哼,唐刀一挥,招手道:"来来来,我先让你三招。"

魂组那位冷面中年人可没时间听任长风向陆寇叫嚣,见向问天已走到自己阵营腹地,离谢文东越来越近,大感不安,高声叫道:"你们还等什么,给我杀!不管是谁,一律杀无赦!(日)"

魂组众人听到他的叫喊才如梦方醒,纷纷举刀大喝一声,准备撕杀。只是他们的刀刚刚举起,打楼下涌上来无数的白衣壮汉,各个手持利器,与魂组的人混战在一处。

"唰唰唰。"向问天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刀,轻轻一个动作,将面前围攻上来的魂组人杀伤于地,本来缓慢的步伐瞬间启动,一个窜跃到了谢文东近前。任长风横刀拦住他的去路,冷然道:"要破东哥,阁下先过我这一关。"

没等向问天说话,谢文东先开口了,苦笑道:"长风让开,向兄有话要说,谁都阻止不了。"说着,他抬目,对上向问天灼热如火的目光,道:"我们见面的场合好象每一次都充满了戏剧性。"

"没错。"向问天也笑了,倒提着战刀,说道:"本来我是不应该来的,可有些事情,该解决的还是要去解决。"

谢文东静静听着,然后拿出烟,在喊杀连天,布满血腥的走廊里竟然悠悠然的抽了起来,说道:"今天,你杀不了我。"

"哦?"向问天挑起眉毛,问道:"为什么?我好象没有任何理由放弃今天这个大好的机会。你虽然还能站着,但是你已没有了力气。你虽然还有一干忠心的兄弟,但他们已是强弩之末。没有了牙的狼,猎人会放过它吗?"

"不会,"谢文东笑眯眯的说道:"可我不是狼,你也不是猎人。"

"你错了!"脸上笑容未干,向问天突然一转身,没看清他用的是什么样的步法,只是如同泥鳅一般从任长风身边滑过,一步到了谢文东近前,仰肩曲肘,借着窗外的月光照射,雪白的战刀放出剧烈的光芒,光芒一闪,化成一条流星。

流星是短暂的,一闪及逝,光芒在谢文东的肋下消失。两尺有余的刀身在谢文东身上只露出刀把,穿过他的身体,刀尖深深刺进了墙壁之中。"呀!东哥!"谁都没想到变化这样快,没想到向问天说杀就杀,更没想到他的刀如此毒辣。李爽、姜森、高强、任长风等人如同疯了一般扑将过来。

谢文东手中的香烟掉了,他痛苦的皱起眉毛,嘴角一阵抽搐,摆摆手,拦住众人,然后一把抓住向问天握刀的手掌,用说不清是何感情的语调说道:"你,为……为什么?"

向问天低声一叹,转过身,幽幽道:"我来,只是想将魂组的人赶回他们应该去的地方,并不是想救你,你也不用觉得欠了我什么。这一刀,是我给你的。救你一命,还你一刀,我们各不相欠!以后,我们依然是相互之间的最佳敌手。"

这时候,众人才看清,原来向问天那势大力沉的一刀根本没刺在谢文东的身上,而是在他胳膊肘与腰间的空隙处进入,深深钉在墙壁中,加上他刚才的这一翻话,李爽姜森等人无不垂首自感汗然,即使对方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最大对手、敌人,也不得不由衷的倾佩一句,向问天,英雄也!

谢文东背靠墙壁,仰面,长长叹了口气,自语道:"一刀之间,又如何能轻而易举的将发生的事抹杀掉。"

向问天展颜一笑,扭回头,笑呵呵道:"别介意,我在等着接谢兄弟下面的招式。没有知心朋友的日子,是黑白色的,没有可令自己热血的敌人,那日子也就失去了精彩的未知。"

他笑的很灿烂,虽然长空半月,黯淡无光,但走廊内却异常明亮,因为有向问天,他的笑容,好似明媚的骄阳。

向问天走了,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战刀,飞身加入与魂组的战团之中。刀光闪烁,血光崩射,敌人的惨叫拌着向问天豪迈的笑声,刺激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也刺进谢文东的心中。楞了好一会,他突然挠挠头发,笑了,垂首摇头道:"真是伤脑筋啊!"说着话,抓住向问天留下的那把刺进墙壁的中的战刀,咬牙运力,闷喝一声,将其拔了出来,转头对左右的众人问道:"谢文东是不会看着自己的敌人死在敌人的手里的,你们呢?还能再战吗?"

"能!"众人异口同声,李爽干脆将衣服脱下来,往身上一裹,算是包扎伤口了,抗起大片刀,嘿嘿傻笑道:"他向问天是条汉子,咱也不差哪!"

"那,我们还等什么呢?"谢文东一弹战刀的刀身,发出清脆的响声,遥遥直向冷面汉子的方向,眯起的眼睛闪动着流光异彩,道:"用魂组头目的人头来表达我们对敌人的尊重吧!"

李爽、任长风一干人等咆哮一声,本来消失的力气、消耗待尽的体力好象又重新回到了身体里,对着魂组,对着踏在中国土地上的日本人,显示出文东会、北洪门、中国人的宁折不曲,骁勇善战。

那冷面中年人看着眼前混乱的撕杀,怕了,从南洪门向问天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开始怕了,当死灰复燃的谢文东等人一各个身涂鲜血又重回战场的时候,他更怕了,他想跑,并且付之于行动,哪知一条鬼魅般的身影来到他身边,阴柔的声音寒气逼人,说道:"既然来了,又何必着急离开,此地景色宜人,长眠于地下也不算委屈你了。"

中年人一听说话声,三魂六魄都吓飞了大半,再不犹豫,飞身向窗户跃去。他快,说话之人的刀更快,向问天的刀,用刀的却是谢文东,对准他的脑袋,挥手抡了下去。中年人感觉脑后恶风不善,忙一偏刀,脑袋是躲过去了,可是耳朵没那么幸运,被谢文东一刀连根削掉。中年人哎呀一声,握着断耳处从窗户跳出。

向问天见状,连出数刀,将左右的魂组人员逼退,喝道:"小寇,别让他跑了,追!"

陆寇得令,答应一声,提刀跟着跳了下去。

中年人一跑,魂组人员哪还有再战之心,阵型已失,乱如散沙。没过多久,谢文东的援军也到了,血杀与北洪门的人早在半路上就已经跟前来抵挡的魂组人员杀红眼了,这时冲到别墅外围,如狂风卷落叶,从外面打着旋兜了进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四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