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时间好象静止,两具无头的尸体还没有倒下,脑袋却己经滚落地面。魂组面前出现两个人,具是满身的泥土,特别是其中一人,黑漆漆的脸上镶嵌了一双细长放光的眼睛,放出的是寒光。剩下的四人终于明白过来,刚要端枪射击,可惜晚了。两个,泥人,,一手拿的是刀,另一手握的却是枪,银黑漆面、装有二十发子弹的白朗宁。两人虽然都不是用枪的高手,甚至连中手都算不上,但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恐怕连瞎子都不会打偏。”啪啪啪……”当二人手中的枪再没剩下一颗子弹时,可怜四名魂组成员业己再无能喘气的了。两个泥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在土下将近憋了五分钟的气,二人的肺子都快炸了,一抹脸上的泥土,露出本来容貌,正是谢文东和任长风。后者摸摸面颊,手里豁糊糊的,是血,不知道是谁打出的子弹在他脸上划出一条两分长的血道。任长风搓搓手,心有余悸道:”真是好险啊!”

这时,姜森等人也从拐角处爬了过来,瞅瞅地上的尸体,笑声赞道:”东哥好计谋啊l”谢文东无奈道:”是险招l若是魂组的人在细心一些,我和长风就危险了。”李爽坐在地上,脚下尸体横布,空气中蔓延着刺鼻的血腥味,天新网络让他有呕吐的感觉,皱眉仰头问道:”不知道魂组还没有杀手了?”高强道:”当然还有,恐怕还不少呢。””你怎么知道?”李爽不服气的质疑。”这个简单l”高强随手抓起一具魂组人员的尸体,双臂用力一挥,将其直立起来,尸体的头部刚刚露出地沟,”扑扑扑”,闷声连响,高强连忙收手,尸体软软倒地,众人低头一瞧,无不心·凉胆寒,只见尸体的头部至少挨了五枪以上,半个脑袋都快被打没了,红的白的流了一地。”好狠的手法!”姜森本身就是作风狠毒的人,今天他算是碰到对手了。

李爽打个寒战,说道:”魂组有m击手,而且隐藏在暗中,我们根本拿他们没办法,不如,”他顿了一下,先看看谢文东的表情,再看看众人,接道:”不如我们顺着地沟爬走吧,以后再找机会与他们算帐。”姜森摇头,不以为然,只有在实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他才会选择逃跑,现在还不是时候,他道:”地沟是有尽头的,我们即使爬到尽头,出来之后有没有魂组的狙击手附近在埋伏还不知道,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哼哼”谢文东冷笑道:”等魂组再派人来或者等警察赶到。”

魂组没再派人,警察也没有谢文东所想那么早到,反而是一位他在这时最不想看到的人来了,向问天。

向问天本来先行在谢文东前面,刚刚要走出南路时,他的手下眼线回报,在南路发现不少形迹可疑的陌生人,具体数量不详,但其中有不少隐藏在暗中,好象身上都携带着枪械。向问天听后,首先想到的是谢文东,是北洪门和文东会,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若是谢文东派来的,自己一方没有理由如此平安太平的轻松出了南路,那会是谁呢?有何目的呢?他转头问身旁几位天王道:”你们怎么看?”周挺答道:”应该是谢文东派来的人,见我们援兵众多,他一时不敢动手罢了。”

陆寇眼珠转了转,微微摇首,呵呵一笑,并未说话。向问天疑道:”小寇,你笑什么?”陆寇道:”笑谢文东被别人打得抱头鼠窜时的模样。””什么意思?”周挺瞪眼问道。”那些人一定不是谢文东派出来的人;恰恰相反,他们是想要谢文东命的。”陆寇肯定道。”哦?”向问天问道:”说说你的根据。””很简单,”陆寇道:”谢文东是个想到就做到的人,他若是派出来杀手,那一定事前做了周详的准备,把我们打探得一清二楚,即使有援兵,他也早计算在内了,不会眼睁睁目送我们走出南路。那些人身上都有枪械,又隐藏在暗中,肯定是准备行刺的杀手,他们把我们放过去,显而易见是为了对付谢文东的。谢文东的仇家不少,可在国内,特别是在上海如此大胆公然用枪的,暂时还没有,包括我们在内,所以,杀手应该是国外的势力,文东会在国外只有两个仇家,一个是俄国的猛虎帮,二是日本的魂组,我想,后者的几率更大一些。”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把向问天等人说得一楞一楞的,特别是周挺,撇着嘴,嘟嚷道:”说得跟真事似的,你怎么知道文东的国外仇家只有猛虎帮和魂组两个?”陆寇笑道:”有联系的不少,但仇家确实只是这两个。我人虽然在国外,可不等于我对国内的情况不了解,我有我自己的消息来源渠道。”周挺不服气道:”那为什么不会是猛虎帮反而是魂组?”陆寇耸耸肩,道:”我也没有百分百肯定是魂组,我只是说后者的几率更大一些。首先他们和谢文东的仇恨可谓根深蒂固,其次,魂组的人更适合在中国进行刺杀活动。”

周挺还想说什么,向问天摆摆手,说道:”让车队调头,我们回去。””对l”周挺喜道:”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想杀谢文东的就是咱们的朋友,我们这回要来个棒打落水狗,哈哈!”陆寇在旁虽然没说话,可连连点头表示他也赞同。

向问天看看二人,笑道:”若真是魂组派出的杀手,我们回去将其围剿l””恩啊……?”陆寇和周挺刚点下头,猛得一惊,同时疑问道:”围剿魂组?”他二人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看到向问天肯定的点点头,周挺泄气了,苦道:”天哥,我们不回去落井下石也就算了,可为什么还要帮谢文东啊,小方身上的伤是他留下的,而且还刚刚抢走我们的海港酒店……”

陆寇看看向问天,暗中叹了口气,没再说话。向问天仰面呼气,说道:”和谢文东之争,不管怎么说,都是咱们洪门内部的事,容不得外人插手,不管结局怎样,谁输谁赢,洪门还是会将转承下去的,相比之下,魂组的危害要比谢文东大多了。”

陆寇道:”如果谢文东也有这种想法就好了。””他?”周挺嗤道:”别指望他了,天下最大最坏的混蛋一个!”

向问天赶到时,魂组的第一批进攻己被谢文东全数消灭,道路上还残留着汽车烧毁的空架子及其体温未冷的尸体。向问天的车队一道,顿时将道路塞得满满的。谢文东听到公路上传来嘈杂的声音,抬头一瞧,眼中尽是南洪门的人,他凝思想了想,对众人说道:”走,快走””怎么了?”姜森等人疑问道。”是南洪门的人来了,若是让他们看见咱们如此狼狈,不得笑掉大牙啊”谢文东己边说边开始顺着地沟的通道向转角处爬了,天新网络其他人听后暗暗叫苦,虎还未死又来狼群,今天真是祸不单行啊!不敢怠慢,纷纷跟在谢文东身后,慢慢潜行。向问天坐在车内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观察了一番场中的局势。好一会,他才下了车,走到路中的尸体前,弯腰看了看。暗组和魂组衣着相差不多,不过前者衣服的颜色更深一些。向问天走到一名暗组队员的尸体前,此人眉心中弹,一枪毕命,没看出一丝挣扎的痕迹。通过伤口的位置和尸体倒地的姿态,很快判断出魂组杀手们的方位,顺手一指路南的草丛,喝道:”去那边搜一搜,若有抵抗者,杀无赦”

南洪门的人听令之后,纷纷掏出随身携带的家伙,小心翼翼的向路南的草丛中行去。面对魂组,就算己方人多势众,南洪门亦是不敢大意。向问天只发现两具暗组成员得尸体,其他的四具皆为魂组所留,如此说来在自己赶到之前谢文东和其主干还在和魂组对峙。魂组既然在路南,不用问,谢文东等人一定在路北了。他转目看去,隐约可见北面路旁又条地沟,而且单痕累累,布满枪眼。向问天的胆子也够大的,直步走了过去。陆寇不明原由,跟上问道:”夭哥,你去哪?”

向问天笑道:”咱们既然来了,就应该去和谢文东打声招呼。”陆寇一听,指着地沟的方向凉讶道:”他们在那里。””应该错不了”向问天自信道。”过来”陆寇一挥手,招呼一干手下围在向问天左右,以防不备。等到了地沟前,向问天并没有马上跳下去看个究竟,而是蹲在一旁,轻声问道:”谢兄弟在吗?”地沟内静静的,哪有半句回音。”谢兄弟无时吧?!”向问天又问道,里面仍然全无声息。周挺最先受不了了,不等向问天发令,他一纵身,’嫂,的一声跃进沟内。

刚进来,浓重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下意识的打个踉跄,聚睛一看,倒吸冷气,只见沟内横七竖八,躺在不下**具尸体,其中有两具还是无头的,脑袋转辘出好远,瞪大眼睛,嘴巴里都是泥土·····一具尸体的上衣被扒光,仰面躺在地上,双眼被打瞎,黑水凝固,胸膛有用刀划出的一行血字,”今天所给予我们的,明天将加倍取回。”下款有”文东会敬上”的字样。”呀!”周挺一哆嗦,他感觉自己好象一跳跳进了阴朝地府、十八层地狱里,每一具尸体的都够触目惊心的。

听到他的叫声,向问天、陆寇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随之也跳了进来。”哇”有些人跳进来得快,爬出去得更快,蹲在路边,哇哇大吐。向问天左右看了看,除了尸体,哪有半个活人,他掏出手帕一捂鼻子,强忍着挨个尸体查看一番,其中没发现谢文东,也没发现其他的文东会和北洪门干部,他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有些·碗·惜,说道:”看来,谢文东己经跑了。”

周挺咬牙道:”他们的汽车还在路上停着,想来也跑不了多远,我们追上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向问天摇头,还没等说话,陆寇大气凛然的接道:”不妥。落井下石是小人途径,我们是名门正派,怎能做出如此行径来。

周挺眼珠差点没气冒出来,暗道你在天哥面前装什么好人,大家谁不知道谁啊!他直哼哼,说不出话来。向问天点头道:”小寇说得没说,要败谢文东,就要凭真本事,现在就算杀了他,也是胜之不武”周挺刚要张嘴分辨,陆4在旁M.M的眨眨眼睛,手指勾了勾,走到一旁。周挺一楞,看出他要话要和自己说,不明所以,找个机会抽身跟上前去,回头见向问天没注意到自己二人,才小声没好气的问道:”千什么,神秘西西的,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啊?”

陆寇面带焦急,正色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我赶快挑些精锐的兄弟追上谢文东将其除掉,此机一失,以后可万难再找””啊?”周挺一楞,疑道:”那你刚才怎么·…”陆寇打断他,急道:”天哥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说得再多也没有用,现在只有我们自己了,一旦杀了谢文东,我洪门也就可高枕无忧了,那时,夭哥想怎么处罚我我都认了。””啊!原来如此!”周挺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拍拍陆寇的肩膀,没多说什么只是道:”我领人去”说完,就准备爬出地沟。陆寇不放心,抓着他的衣袖,说道:”要去,咱俩一起去!这两位瞒着向问天,领上四十号精锐手下,怕引起他的注意,连车都没敢开,莫不做声一路追了下去。他们追的方向是南路通往市内的方向,天新网络这也是正常人的想法,谢文东遭到刺杀,就算要跑,他一定会往自家跑,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自己家安全嘛!可是他二人忘了一件事,谢文东不是正常人,或者说的想法超出正常人的想法,他也从来没有按常理出牌时候。他所进择逃跑的方向洽哈相反,是通向忠义帮的总部的路线。李爽不明白曾问他为什么要往别人家的地方跑,谢文东哈哈一笑,道:”魂组有几波杀手还没出动我们不知道,但我知道,回家的路上肯定还会有其他的杀手埋伏,一泼未平一泼又起,这是魂组做事的一贯手法。

姜森接着也笑了,说道:”而且,如能把灾祸引到别人家里去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谢文东听后,脸上的笑容更深。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