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暗组成员反应极快,其中一人刚刚栽倒,其他人反射性的爬卧在地,转头一看倒下的同伴,胸前出现个两指大的血窟窿,人已死,但身体还在阵阵抽动。姜森暗叫不好,一拉身旁的谢文东,迅速低身。其实不用他拉,谢文东己然趴在坐椅上,只听得喀嚓一声,碎片四射,车窗上出现六个拇指大的圆洞。“附近有狙击手!”姜森抬目一瞧,脸色一变,脱口说道。

坐在驾驶位的高强一拐旁边的李爽,急道:“车里不安全,快下车!”别看李爽横胖,一遇危情身手可异常灵敏,高强话音刚落,他打开车门,皮球般的身躯就势一滚,滴溜溜转辘到路边的阴沟里。模样虽然狼狈,但也不失是救命的绝招。姜森看看挨门而坐的任长风,向前弩弩嘴,意思让他效仿李爽。后者一皱眉,挺身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满地打滚象什么样子……”他的话还没说完,远处又呼啸着飞来五六颗子弹,将大窟窿小眼子的车窗打个粉碎,也让高傲的任长风彻底闭嘴了,他低身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办法,开了车门,连滚带爬进了阴沟。谢文东、姜森、高强三人也好不到哪去,还好有车体作为掩护,顺利躲到阴沟里,但先下车的暗组成员没那么好运,在姜森的叫喊下,他们也想进壕沟里和谢文东等人汇合,哪知其中一人刚刚抬起头,身体猛然一震,颓然而倒,眉心出现一个黑红的血洞,触目惊心。姜森趴在草丛中看得真切,心痛的直攥拳,要知此次跟随而来的暗组成员都是他精心挑选的,是精英中的精英,连敌人是何模样,甚至对方在哪都没弄明白就稀里糊涂的挂了,他哪能不黯然伤神,对其他人焦急的大声喝道:“用死去的兄弟所掩护,快快爬过来。”

用同伴的尸体做掩护,虽然残忍,但总比毫无价值的死去强。几名暗组成员边动死尸,躲藏于后,缓缓往后移动。暗中的狙击手们似乎也看出他们的意图,对着尸体开枪连射。步枪的威力是枪族系列里公认成力最大的,足有一指长的子弹打在死尸上,红舞团团腾起,瞬间打穿,直钉在后面人的身上。十名暗组的精英,全身而退的只有五人。

“妈的,好毒的枪法,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会不会是向问天……”李爽瞪大眼睛说道。谢文东摇头,道:“向问天毕竟是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大白天动手,而且还用枪,可能性很小。”“那么他们是谁?”李爽急问道。谢文东看了看高强和姜森,肯定的说道:“魂组!”“呀!”几人无不倒吸冷气,暗暗吃惊。虽然他们也听到过魂组在鲜花酒店附近出没的消息,可没想到他们竟然来得这么快,出手这么狠。谢文东双目一眯,长长道:“如此想置我于死地的人,只有魂组了。”

“***,又是魂组,我和他们拼了。”李爽拔出片刀,龇牙咧嘴。高强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你是不死身啊,别忘了人家用的是枪,你手里只有一把破刀,真搞不懂这时候你还威风个什么劲。”李爽鼻子差点没气歪了,不过他一向被三眼和高强欺负惯了,说,说不过,打,打不过,只能一个劲哼哼,嘟嚷道:“如果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我真想狠狠的揍你一顿。”

高强听后嗤之以鼻,在李爽肥大的屁股上印了一张标准的鞋印。任长风手握唐刀,‘目瞪口呆’,的看着二人,他真怀疑这两位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如此危机环绕的情况下他二人还有说有闹,只剩下自愧不如的份了。摇摇头,转目看向谢文东,问道:“东哥,咱们怎么办?”谢文东坐在阴沟里,两把银黑色漆面的双枪放在地上,轻轻擦拭着唐刀双指宽,直上直下的刀身,幽然道:“什么都不用做,在这里等敌人主动上来就好。”“他们会过来吗?”任长风担忧道:“万一跟我们耗上了,怎么办?”姜森冷道:“魂组不会和我们耗的,他们也耗不起,如果不出意外,半个小时警察也该到了。”

被姜森说对了,对方果然不想耗下去,主动出击了。只见路旁半米高的草丛一阵摇晃,从中钻出十五六人,各个一身墨绿色的衣装,脸上涂着黑涂料,若是趴在草丛中,即使人走到附近,若不仔细分辨根本难以看出。一行人手中具都提着小型简易冲锋枪,向阴沟的方向缓缓移动,他们走得很轻,也很慢,发出的声音微乎其微。谢文东耳尖得很,侧头仔细一听,向众人打个手势,然后慢慢抬身,透过壕沟上方的草丛观察对方的人数。可他刚刚探出头的一瞬间,对方至少有五人开枪连射,谢文东吓得一吐舌,忙又蹲了下去,头顶草荐泥削纷飞。他小声说道:“敌人至少在十个以上,而且都有枪,大家小心了。”

“嘿嘿,尽管来吧!”高强和姜森打开各自配枪的保险,李爽和任长风亦是擦拳磨掌,跃跃欲试。剩下的五名暗组成员脸上没有丝毫惊慌之色,一个个冷静的检查手中的武器和身上是否有绷挂之处。谢文东表面轻松,其实心里也及其紧张,据悉魂组这次派出的人绝大部分是经过特殊训练并且有实际战斗经验的雇佣兵,他们来中国只有一个目的,要谢文东的脑袋。

敌人越来越近,甚至连鞋底与地面发出微弱的摩擦声也清晰可闻。谢文东还没等发话,五名暗组成员己经动了。

在姜森眼色的暗示下,其中一人长长吸了口气,双腿猛得一弹,高高越起,瞬间从壕沟下窜了出来。‘扑扑扑’安装消音器的微型冲锋枪发出闷弱的顶针撞击声。只见那跳起的暗组成员人还在空中,身体己经被打成筛子,浑身上下,不下五十个血窟窿,随着子弹的撞击,身子横着飞了回来,还在空中,人己然死了,‘扑通’,如同一只破碎的包裹摔落在壕沟内。

他的脸上没有痛苦,却有一丝异样的微笑,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吸引到对方足够多的火力。他刚刚中枪的一刹那,其他四名暗组兄弟连同姜森,同时起身向对方急射。虽然只有短短的三秒钟,对方有九人中弹,几乎同时仰面栽倒,具是身中要害,没一个能坚持喘气的。‘啪!’,远处一声轻响,又一名暗组成员眉心中弹,姜森等人一惊,暗暗咬牙,无奈又得蹲下来,对方的狙击手还在暗中没有动。一抡接触,暗组两条命换了对方九条命,但阴沟里的人却没有一个能高兴得起来的。

李爽看着地上两具未凉的尸体,喃喃道:“真是好样的,用自己的身体做吸引,和这位兄弟比起来我差得太远了。”

姜森抹过一缕悲哀之色,坚毅道:“暗组的人大都是孤儿和被逼走投无路的落魄之人,文东会将他们一手培养起来,他们的一切都是东哥给的,他们的命自然也是东哥的。为了保护东哥而牺牲,没什么可遗憾的。”任长风听后为之动容,仰面长叹,谢文东也是微微一震,心潮汹涌,转目看向其他三位暗组成员,几人面无表情,但眼中射出坚定的光芒。暗组是姜森训练出来的,过人的身手是他们的骄傲,钢铁般的纪律是他们的标志,而对谢文东的高度崇拜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信仰。

谢文东拿起唐刀,横臂一挥,斩下那血肉模糊尸体的一把头发,用手帕包好,揣入怀中,说道:“我一直坚信,兄弟们得血是不会白流的。听老人说,人死了,人的灵魂并不灭,会附在头发上,如果真是如此,那好,兄弟,把你的灵魂交给我,和我一起去闯荡天下,啸傲风尘。”李爽揉揉眼睛,手指湿了,苦笑道:“我好象有很久没流过眼泪了,不过为了这样的汉子,值得!”“东哥!我们杀出去!”任长风心头仿佛被压了一块大石头,压抑得快要爆炸,他想要发泄,他想去杀人。谢文东没有丧失理智,虽然他的心情比任何人都痛苦,都难受,但他不会表露出来,年少早成己经让他学会了忍受,一旦自己被冲晕了头脑,那死亡得将不单单是他自己一条性命。

魂组十六人,瞬间去其九,对方那种不要命的打法也让剩下的人为之胆寒,害怕归害怕,但剩下的七人却没有一个停滞不前甚至后撤的,在雇佣兵的字典里没有逃跑两个字,逃就代表死亡,他们都知道,一旦这时候自己后退,那背后狙击手的目标将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在自己身上。所以,他们只有前进一条路可走,不是杀死对手,就是被对手杀死。

无论何时,战斗都是一把两面锋利的双刃剑,挥舞到最后,受伤的是对方自己。脚步声渐近,暗组一名成员想故技从施,起身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被谢文东一把拉住,默默的摇摇头。他不想让暗组的汉子们白白牺牲,对方吃过一次亏,这次一定学乖了,想引他们上当,不太容易了。高强对李爽道:“老肥,你身上不是经常带手雷吗,现在还有没有?”李爽道:“本来以为来忠义帮会是一场近距离的血战,谁会把手雷那么危险的东西带在身上啊!”

“真是棒锤一个。”高强气道:“该带的时候不带,不该带的时候反到带了。”“哎?我说强子,哪回我带的手雷没有用处了?什么叫不该带的时候反倒带了,你给我说清楚。”“闭嘴。”高强没好气道。谢文东用刀来回插着地面,眼珠连转,考虑如何能带领众人平安度过此关。看着刀身,猛然眼睛一亮,转头对姜森道:“老森,听说过日本的忍者吗?”“啊?”

七名魂组的雇佣兵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严格来说他们更像是向前蹭,短短不足十米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仿佛成了一条通往阴朝地府的黑暗之路。这时候,他们才知道这趟中国之行不是那么轻松自在的。阴沟内静静的,没有半点声息,越是如此越让人觉得高深莫测。也不知过了多久,七人终于站在阴沟上方,几人暗自奇怪,自己一方己经近在咫尺,对方怎么可能还沉得住气呢?其中一人探头向里看了一眼,没停留二分之一秒,又迅速将头缩了回来,两旁人急问道:“怎么样?(日)”

那人木呆呆的摇头,半晌,才说道:“对不起,太紧张了,没看清(日)”“混蛋(日)”两旁六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又有一人觉得不大对劲,撞着胆子探头看去,只见里面空荡荡的,别说人了,连只蚂蚁都没看到。刚想回头招呼其同伴,只听“啪”的一声枪响,那人身子一震,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瞪得滚圆,挣扎着想站起来,可这么努力也枉然,在他的太阳穴上,从左至右被人一枪打穿。枪声来自左方阴沟的转弯之处,很显然,敌手己经顺着地沟的通道转移到了左方。六名魂组成员同一时间条进阴沟,各*沟壁,边还击边躲避,和对方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

刚才那一枪是姜森打的,又准又狠,一枪毙命。他躲在转角,压住敌人,不让他们*前,同时对方也压制他无法探头。

双方互有顾忌,僵持不下。正在魂组的雇佣兵们小声商讨对策之时,只觉得脚下地面一动,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地面突然坐起两个人,两人手中各拿一把刀,唐刀,狭长而锋利,血槽极深,仿佛就是为杀人而设计的。两道刀光,明亮而夺目迷人,不是流星,而是皎洁的明月。刀光飞逝,接踵而现的是血光,喷起的血泉,两颗硕大的脑袋弹到半空,洒下片片红雨,淋在刀身,丝毫不粘,滑落地面,也淋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和心头,冷冰冰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