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一干车队浩浩荡荡,车灯齐明,在公路上拉成一条流光异彩的腾龙.同样的目标,同样的道路,谢文东这是走二次,可是这次他的星期和上回比起来大不一样.前次是仓促出击,而本次准备充分,人员齐整,大有狂风暴雨欲来之势.

其实谢文东并非把博展辉恨之入骨,忠义帮上次偷袭北洪门,损失是不小,也挂了几个人,可对方也同样没占到任何便宜,甚至死伤是北洪门的数倍,但为了扩张,为了增强实力,谢文东不可避免的得除去一些防碍他道路的东西,只是忠义帮突袭北洪门后,他找到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谢文东,三眼,东心雷,姜森同坐一车,等路程过半时,谢文东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说不出为什么,可能完全是本能在作怪,他扭头看向车外,暗讨究竟哪不对劲?猛然一震,他双眼眯了眯,拍了拍前方司机的

坐椅,说道:"停车!"司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谢文东发话,他哪敢不听,急踩刹车.

前后的汽车见状也纷纷停下来,*到路边.三眼前后张望,皱眉的扰扰头,不解问道:"东哥,怎么了?"

谢文东眯着眼睛道:"张哥,你不觉得一路走来有些反常吗?""啊?"三眼张大嘴巴,没想通他的意思,脱口问道:"反常?哪反常了?"谢文东反问道:"现在几点?"姜森接道:"十点多了."谢文东微微一笑,道:"十点多,还算不上很晚,但路上没有理由一辆行车都没有,当然,我们的除外.""这个呀!"三眼倒吸了口凉气,忙打开车门,跳下轿车,向前后两端一望,可不是嘛,路上除了己方的汽车外再无一辆其他人的行车,整条道路静悄悄,寂静的可怕,三眼脸色微变,他一弯腰,对车内的谢文东问

道:"东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忠义帮知道我们要来,事前埋伏好了?"

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在上海,有胆量也有实力封锁道路的只有一个人.""向问天!"东心雷脱口而出."不是他还有谁?!"谢文东长叹一声,说笑道:"看来我们想吞并忠义帮的地盘,有人十分不满哩!"说罢,他摆摆手,说道:"老雷,让兄弟们撤吧.""什么?"三眼和东心雷同时惊道:"撤?东哥,咱们就这么撤了好象有些"

没等他二人说完,谢文东摇头笑道:"我是让你们撤.""那东哥你呢?"三眼和东心雷一惊."我还是要去的.""带多少人?""强子跟我一起就足够了."东心雷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东哥的意思是就你和强子两个人去忠义帮?"

谢文东肯定的点点头,一扬眉毛,笑道:"好有没有疑问吗?"东心雷张大嘴巴,目瞪口呆了良久,对三眼无奈的摇了摇头,意思是东哥疯了,就两个人,去人家忠义帮本部,那无疑等于羊入虎口,自寻死路,别说有南洪门的人,即使忠义帮一人咬他两一口,最后连骨头渣滓都不会剩下一块.三眼正色问道:"东哥,你决定了?""恩!"三眼揉揉鼻子,点头道:"既然东哥决定了的事,我一向没有疑义,但我们绝不会走,就在着这里等你,如果两个小时东哥没有回来,不管结果怎样,我和老雷都会杀进去,不管刀山还是虎穴,我三眼都会和东哥共进退的."心中一暖,谢文东也不再勉强,点头道声好,一合衣襟走下轿车,上了前面高强所在的汽车,李爽在车内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被他一把拉下来,说道:"小爽,去张哥那辆车坐."说完,关好车门,对高强道:"强子,去忠义帮的本部."高强左右看了看,问道:"就咱们俩吗?"

谢文东仰面而笑,反问道:"那还不够吗?"高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他对谢文东的话一向没有意见,哪怕前面是火海,只要谢文东说可以走过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向前走.

轿车脱离车队,孤零零行走在公路上.道路依然静的可怕,耳边只有自己所坐汽车穿行的呼啸声,谢文东知道,南洪门现在一定不会安静.正如他所想,南洪门暗中的探子把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总部向问天的耳朵里,一直陪在他左右的萧方等人听后,具是震惊不已,不知道谢文东究竟要干什么.向问天沉思了好久,默默的摇摇头,暗叹谢文东之狡诈,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萧方沉声说道:"谢文东只带了一名司机,这倒是干掉他的好机会,天哥,怎么样?"

向问天苦笑道:"不怎么样,谢文东哪是那么好杀的啊.""难道其中还有什么诡计不成?"向问天无奈摇头,道:"没有诡计,谢文东只是在赌,赌我不会做出已多欺少的事,赌我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用阴险的手段把他除掉,他在赌我是个英雄."

萧方急道:"原来如此!天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即使冒再大的不韪,留下再多的骂名,咱们也认了,只要能永远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不为过,若是天哥不愿意,那么,由我来,有骂名我去抗!"

向问天默不做声,缓缓走到窗前,仰望远方,静静沉思.萧方在后急的直搓手,可向问天不发话,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南边区公路,轿车内.高强边开车边问道:"东哥,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去忠义帮?既然南洪门援手,想罢博展辉定有了戒心."谢文东摇头道:"现在还不一定.如果我们被向问天一吓就撤走了,博展辉定然会起戒心,反之,他倒是会对向问天产生疑问,反向我们*拢.既然现在除不掉他,能让他和南洪门产生隔膜,那更是再好不过了."高强似懂非懂,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能怎样使博展辉和向问天之间出现隔膜.

一路无话,很快,轿车接近了忠义帮的本部.此处为贸易开发区,和市区的繁华自然无法相比,但整体的规划相当不错,道路四通八达,中外合资的企业工厂随处可见.忠义帮的本部谢文东并未来过,但刘波曾画过精确的地图,附近有什么明显的标志他早已铭记于心.轿车左拐右转,终于在一座工厂模样的地方停下.谢文东仔细环视一周,和刘波所提到的地方丝毫不差.偌大的院落,地面具是平坦的水泥铺路,两旁旋转式的路灯将院内照如白昼,中央有一座半米高的大花坛,香气迷人,群花竞放,

异常夺目.望后看,一座象牙白的半环形五层大楼,占地极广,宏伟庄严,隐约中流露出霸者之气.谢文东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暗中摇头,同样是工厂,可这里和自己曾落脚的厂房比起,简直天壤之别.

六米多宽的大门外有数名身着保安服饰的壮汉,看见谢文东所坐的轿车在自己面前停下,纷纷上前,其中一个似头目的汉子上前敲了敲车窗,高强回头看向谢文东,等后者点头示意后,他才将车窗拉下.那汉子语气生硬,冷冰冰问道:"你找谁?"

他冷,高强的声音更冷,直截了当,没一个字废话,说道:"博展辉."那汉子楞了片刻,仔细看了看车内的高强,没看出什么,问道:"你是谁?""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大哥要见你们老大."高强面无表情,一字一句道.

大汉眼珠一转,瞄向后坐的谢文东,见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暗哼的一声,没放在眼中,傲然道:"先报个名号吧."

高强刚要说话,谢文东推车门走下来,笑眯眯说道:"我叫谢文东,麻烦兄弟向里面通知一声."

"谢文东"大汉仔细咀嚼着这三个字,觉得耳熟,顿了片刻,他猛然_啊_了一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比自己矮半头的年轻人,惊讶异常说道:"你,你就是谢文东?"高强这时也下车,冷然道:"谢文东这三个字不是你能叫的,让博展辉出来吧."大汉不敢耽搁,忙拿出对讲机,走到一旁,向内部汇报.等了没多久,只见从院内大楼内走出一帮人,前后加起来不下数十号,为首一人正是五大三粗,活脱脱黑熊下山的博展辉.电动院门被缓缓打开,博展辉最先走出来,见正如刚才手下报告的一样,谢文东身边只有一个人,他有些不太相信,左右瞧了瞧,附近方圆百余米内空荡荡的哪有半条人影,心中一缓,张开双臂,大笑道:"不知谢先生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说罢,向前给谢文东一个大大的拥抱.

鼻中传来浓重的油腥味,谢文东暗暗一皱眉,但表面没有一丝显露,笑眯眯的说道:"是我来的太突然,希望博兄不要见怪才是.""哈哈!"博展辉笑道:"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还没感谢谢先生上次不杀之恩,本来是我应该主动拜访的,反而谢先生却先来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哈哈!"二人边客套边往里走,博展辉眼珠一转,似有意又似无心的问道:"谢先生只带一人来吗?"谢文东故意环视一周,笑问道:"难道博兄还看见其他的人了吗?"博展辉刚要说话,谢文东又道:"本来我是带了不少人,由于这一阵我在上海无意中发现我以前一个大仇家,自身安全的考虑,不得不多带一些人手已防万一."

"仇家?"博展辉问道:"谢先生所说这个仇家是""魂组!"谢文东应声说道."啊!"博展辉连忙点头,谢文东和魂组之间你死我活的关系早已闹的沸沸扬扬,不是秘密了,他顿了一下,惊讶道:"魂组在上海出现了?"

"没错."谢文东道:"而且具是高手,又在暗处,并不好对付."博展辉点点头,谢文东说得有情有理,他又不解道:"那谢先生带的人怎么就剩一个了?"谢文东故意苦笑,道:"带的人多了,恐怕有人会在背后说我心怀不轨吧.我本坦荡荡,但也不得不考虑避嫌,所以,在半路上我把人手都留下了.我想博兄应该明白我的用心吧?!"

博展辉听后老脸一红,哈哈大笑掩饰自己的尴尬,搓搓大手,怒道:"谁说谢先生心怀不轨了?那他一定是瞎眼了,象谢先生这样有身份又大度的人,怎么可能对我这样一个不入流的角色动手呢?!真是天大的笑话.谢先生可千万别当真啊!"他说得义愤填膺,暗中也是长长出了口气,暗道南洪门的消息看来也*不住,他们不是说谢文东会对自己动手吗?可人家现在只带一个人来,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人家对自己的信任程度.博展辉是聪明人,可偏偏聪明人会把事情想的复杂化.他又暗讨南洪门定是怕自己和谢文东走的太近,故意放出假消息出来说后者要害自己,然后再借机联合,将谢文东和北洪门在上海的势力一并清除.若自己真这样做了,真犀利糊涂的把谢文东做了,其结果是好处未必能得到多少,但后续的麻烦定然会不断,光是北洪门的报复他就承受不了,更别说谢文东还挂着中央政治部和文东会大哥的头衔.他暗中庆幸自己发现的早,没上南洪门的恶当,眼角余光冷冷扫了身后人群中的一个脑袋低垂的大汉.他的神情没逃过谢文东的眼睛,顺着他的余光望去,心中咯噔一下,那汉子虽然低着头,但他还是认出来了,南洪门八大天王之一的独眼龙,田方常.

长吸了口气,谢文东暗中将心稳了稳,看来自己这步棋走对了,南洪门确实插手了,而且还派出了八大天王,田方常的出现代表南洪门在忠义帮附近暗中隐藏的实力绝不会少.田方常似乎也发现谢文东看出毛病,生怕夜长梦多,暗暗对博展辉打个手势,示意他该动手了.博展辉暗哼一声,将头一扭,假装没看见,反和谢文东大聊特聊起来.

人们都说为了别人着想的人,才是高尚的人。

为了别人能直接看到这么好的书,不用再找来翻去的费神。

你不应该来跟一帖,把这章书顶起来,让大家分享吗?

其实,能看到自己喜爱的书成为大家的至爱,不也是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的快慰么!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