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见任长风和三眼二人一前一后向独眼龙杀去,谢文东也想上前,还没等他迈出一步,迎面砍来三刀。他脚步一滑,泥鳅般闪了出去,手臂猛挥,金光乍现,快似一道流星,绕过一个人的脖子,刺进他旁边那人的喉咙。谢文东身子一震,收回金刀,再看那两人,一个喉咙上一个血窟窿,另一个脖子一圈血痕,鲜血汩汩流出,缓缓的无力瘫倒,剩下那人被吓得一呆,砍出的刀还没等收回,谢文东一个箭步窜到他近前,二人脸对脸,之间的距离不足五寸,连对方的呼吸声都能清晰而闻。

那人激灵灵打个冷战,迅速收刀,向谢文东后心猛刺。后者狡诈异常,只看对方的眼神已然知道他要干什么,身子嘀溜一转,从那人的面前转到他的身后。他一走不要紧,那人一刀没刺中谢文东,反而用力过猛,收刀不住,半个刀身刺进自己的小腹。“哎呀!”惨叫一声,那人抱着插进自己肚子的刀仰面而亡。谢文东残酷一笑,刚要转身,前方又杀上来二十多号人,刀棍齐举,环目圆睁,大有一口把他撕碎吞下的意思。“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面对二十多个大汉毫无惧怕之色。

二十多个南洪门弟子把他团团围住,困在正中,见地上三具未凉透的尸体,暗暗心惊,再看谢文东,满脸血腥,双目通红如血,黑夜中,似乎快发出红光。“你们,还等什么?”谢文东摇了摇手中的开山刀,嘴角微微挂笑。

“杀!”他的话激怒了众人,瞬间,五名大汉,五把片刀,从不同角度向谢文东杀来。冷冷一笑,谢文东豪情顿起,有了刚才的经验,他对自己的步法信心十足,下面脚步不动,只是身子轻轻一晃,最先刺来的一刀在他腋下穿过,使刀的那名大汉一愣,他明明看见自己的刀将要刺在对方的后心上,怎么莫名其妙的跑到人家胳膊底下。还没等弄明白怎么回事,谢文东臂膀一合,夹住那人的刀片,接着头也没回,反手一挥,开山刀发出呼呼的破风声砍向那人的面门。那人再想抽刀抵挡,已然没有了机会,“扑哧”,血泉喷出,半个脑袋的尸体踉跄而退,吓得周边人群惊叫不断,连连闪避。谢文东一刀斩掉那人半个脑袋,片刻不停,开山刀一阵猛挥,“当当当……”金鸣连响,弹开另外四把片刀,抓住机会,集中全身力气,向一人立劈华山就是一刀。那人不敢怠慢,横刀拦阻,只听喀嚓一声脆响,刀断人亡,触目惊心的血口子从那人面颊一直划到小腹,可见谢文东这一刀力量之大。剩下三人哪见过如此厉害的人物,胆子差点没吓破,互视一眼,话也没说,转身几个冲刺,消失在人群中。剩下的人目瞪口呆的眨眨眼睛,一时不知道该不该上前。谢文东一甩开山刀,脸上仍然是浅浅的笑容,道:“下一个,谁来?”抬目,血红的眼光所过之处,无不被吓得倒退数步。他环视一周,包围圈也扩大了一周。

其中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见自己一方的兄弟被谢文东吓住,气得直跺脚,骂道:“真是一帮没用的东西!”说着,他大跨步上前,手中刀一指谢文东,怒道:“朋友,看你的身手好像不是无名之辈吧!”谢文东瞄了一眼,嗤笑,低头仔细将凝血的刀身擦了擦,淡淡道:“谢文东!”“什么?”他突然蹦出一句,小头目一时还没弄懂什么意思。

谢文东无奈,一字一句道:“我叫谢文东!”他可怜的看着对方,怜惜的程度像是在看一个快死的人,小头目自然还没有死,可是谢文东看见人群外的金眼了。“谢文东?!”小头目先是一惊,接着大喜,转头对众人高声叫道:“他就是谢文东,他就是谢文东!!”说着话,一马当先,生怕别人抢在自己前头似的,疯了一般举刀向谢文东跑去,连他握刀的双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谢文东没有动,静静的站在原地,叹了口气,仰面看向天际。小头目见他的样子,心中更是雀跃,暗暗说道:谢文东,这是你找死!等到了他不足三步远的地方,小头目高高跳起,至上而下,对着谢文东的脑袋用力劈下。

“砰!”冷然枪声一响,小头目还在腾空的身子在空中翻个跟头,“扑通”,尘土滚滚,落在谢文东的脚下,太阳穴上出现一个拇指大的窟窿。本来跟在他身后正准备往前厮杀的人一听见枪响,再看小头目倒地不起,呼啦一下,不约而同的退得一干二净。金眼提着冒着青烟的手枪,正准备射杀抱头鼠窜的南洪们弟子,却被谢文东张手拦住,道:“省点子弹,我们要找的人还没有找到呢。”金眼眼珠一转,立刻知道谢文东指的是谁,点点头,收起枪道:“我明白!东哥!”

再说任长风和三眼二人向独眼龙冲杀,南洪门下面的弟子根本拦不住他俩,特别是任长风那把唐刀,沾上伤,碰上亡,几个照面,已有十几号人伤在他刀下。这时,独眼龙也发现他二人,分开人群,上下打量一番任长风,哈哈大笑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北贼那个自居不凡的小子啊!”任长风站住身,唐刀在他手中打个转,冷冷道:“就凭你这一句话,你就该死一百次!”“呵呵?”田方常一挑眉毛,微微一侧身,手中多出一把方刀,道:“我的命只有一条,小子,有本事你来拿吧!”

任长风看了看他手中的刀,长短和自己的差不多,但极其厚重,如同一根铁条,挥舞起来气势磅礴,若不小心被这把刀碰上,不死也掉层皮。任长风缓缓上前,眼睛直勾勾盯着对方的刀,平静道:“刀是好刀,只是不知道用刀的人怎样?”

二人间的距离逐渐拉进,气氛也越来越凝重。左右南洪门弟子下意识的退出圈外,留出一小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场子。田方常紧紧握着刀把,面色阴沉,他说得虽然轻松,可任长风的武艺他不是没有耳闻,那可是北洪门内的二号高手。二人之间不足五步,都到了双方攻击范围之内,而任长风还在继续走,田方常不愿忍受对方带给自己的压力,默不做声,突然一刀递出,拉响了进攻的号角。这一刀速度不快,但后着变化极多,是以试探性为主的。任长风冷哼一声,不躲不闪,迎者对方刺来的刀,以同样的招式反刺回去,只是速度要比田方常那刀快很多。后者心中暗骂任长风不是东西,上来就用你死我活的拼命打法,他还是不想冒这个险,无奈,田方常收刀闪避,平移出数步。任长风要的就是对方这样,他乘机抢回先手,一把唐刀,上下翻飞,身子左右腾挪,始终不离田方常身上之要害。进攻一方总是要比防守一方占很多便宜,起码在体力上、精神上、士气上都能压倒对手。没超过两分钟,田方常头顶已见了汗,呼吸沉重起来,这时他才后悔刚才自己胆小了,被任长风抢得先机,哪知道对方的招法竟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没给自己一丝反击和喘息的机会。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田方常大吼一声,也使出不要命的打法。任长风一刀划向他小腹,他咬牙硬挺不挡,接着反手一刀直劈对方脖根处。任长风不想失去先手的机会,刀不停,上身猛地向后一仰,方刀在他面门咆哮而过,连带划下他一缕头发,而他的刀也在田方常小腹掠过,虽然没伤到肌肤,但在衣服上开了个一尺长的口子。双方各退两步,站稳后,任长风摸摸脑门和面颊,感觉无伤,才放下心来,而田方常低头查看小腹上的口子,见只刮到衣服,才长长出了口气,暗暗庆幸对方的刀没再长一寸,那自己可开膛了。二人各自查看一番,都觉无碍之后,开始凝视起对方。

此时,被打进小楼内的东心雷也带领一干手下杀了出来,和南洪门弟子混战一处,双方兵对兵,将对将,刀光闪闪,杀气冲天,喊杀声不断,谢文东一回来,北洪门的人士气大振,再想把他们打退,已非易事。自始自终,谢文东一直边打边找向问天,可他在厂院内兜了一圈,连个人影都没找到,不过,他敢肯定,向问天一定来了。双方的激战不断升级,死伤的人也在不断增加,整个工厂到处都有倒地不起的人,流淌成小河的血水快把地面染红,残肢断臂,触目惊心,令人做呕。

或许连老天也在感慨人类的自相残杀,人类对待自己同类的残忍,稀稀拉拉下起雨来,刚开始只是小雨,后来越下越大,雨水洗刷掉地面的血迹,却无法洗静世间的罪恶。突然,天空一道耀眼的光芒升起,霎时间,当空亮如白昼,本和任长风对峙的田方常脸色一变,狠狠瞪了任长风一眼,边退边道:“我们这场仗还没有打完!以后我再找你算帐!”说完,一挥手,头也不回地向院墙跑去,到了墙根,身子一窜,翻身跳了出去。南洪门的其他弟子一见强光之后,也纷纷后撤,虽是在退,却有条不紊,落在后面的人殿后阻敌,前面的人全力而退。东心雷想要追杀,被谢文东拦住,后者看着远去的南洪门弟子,冷冷道:“不要再追了,即使追上,也打不出个结果来。”“难道就让他这么跑了?”东心雷心中憋了一口恶气,不吐不快。

谢文东咧嘴一笑道:“我们现在只有两件事可做,要么赶快打扫战场,要么全力退出工厂,如果我没猜错,警察快到了。”

“啊?”东心雷一听警察,顿时心里凉了半截,左右环视,遍地尸体,没死的人还在匍匐呼救,如果这时候警察来了,那自己一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经谢文东这么一说,三眼托腮沉思片刻,一拍脑袋,喃喃道:“好狡猾的向问天啊!东哥,我们即使现在全力打扫战场,没有两三个小时也弄不干净,可那时警察早到了,东哥,我们怎么办?”

“凉拌!”谢文东笑呵呵的拿出手帕,不慌不忙的擦着他那把开山刀。“咳!”三眼急得直跺脚,这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谢文东眼角瞥见三眼的表情,笑道:“张哥,不用担心,大不了这个地方我们不要了,把自己人带走,南洪门的人剩下不管,让他们自己和警察解释吧!”东心雷一震,急道:“那我们去哪?”“天意酒吧!”谢文东一甩手,手帕飘然落地。

一小时后,当分局长景学文好不容易清除干净路上挤塞的汽车上,赶到现场的时候,工厂里已再无一个能站起来的人,放眼看去,死的,没死的人遍地都是,呓呓呀呀痛苦的呼救声时断时续。这种情景即使是景学文自己都有些暗暗心惊,更别说手下其他的警察,一队长愣呆呆道:“老天,这里发生什么了?”景学文面色阴沉,转头怒道:“你在这里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封锁附近的道路,对了,直接通知一声该去的公安吧!”队长豁然清醒,大气没敢喘一下,领人急匆匆走了。景学文眉头皱成“川”字型,自语道:“太过分了,这要是传出去还了得!”说着,拿出电话,拨通了向问天的手机。

谢文东带人到了天意酒吧后,把原本不算小的酒吧顿时挤得满满的,楼上楼下都是人。略微点算一下,下面死伤的兄弟至少不下五十人。谢文东坐在二楼一间包房内,缓缓吸着烟,左右或坐或站,不下二十号人,房间内静悄悄的,落针可闻,众人都在等他说话。好一会,他将烟头掐灭,问道:“不知道此次南洪门损失多少人力?”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