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冯颐笑道:“我是国家干部,恐怕我这一辈子都发不了财。”谢文东淡淡道:“你可以让你的家人有钱。”二人心照不宣,笑视片刻。谢文东按灭烟头,道:“冯市长的时间宝贵,我就不再多耽搁了。”冯颐也不想多停留,装模作样的低头看看手表,道:“我今天确实还有点事,等下次我们再谈。”这样的机会恐怕不多了。谢文东含笑点点头,心里不以为然。

二人同时起身,走出房间。三眼等人在外面等候多时,不知道谢文东和冯颐谈得怎么样,正焦急的吸着烟,见他俩出来,纷纷弹飞烟头,上前问道:“东哥……”谢文东摆摆手,阻止众人,笑对冯颐道:“冯市长,我的事请你多费心了。”

冯颐点头,面容恢复平时的正气,平静道:“举手之劳。”谢文东道:“事成之后,我会好好酬谢冯市长的。”冯颐目中神光一闪,微笑道:“朋友之间,何言酬谢?!”说完,仰仰头,走人了。等他走后,三眼上前问道:“东哥,搞定了吧。”他看二人刚才的神态,心中已明白了大概。谢文东淡然道:“他答应了,能不能办成,还不一定呢。”

“哦!”陈百成松了口气,笑道:“答应就好,就怕他装正经或者胆小,向外推脱,那就麻烦了。”

谢文东暗哼了一声,拍拍陈百成的肩膀,道:“我没有时间等他,这两天我就得动身,老陈,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了。”

陈百成茫然道:“东哥,还有什么事吗?”谢文东冷笑道:“这次比较急,冯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没有摸透,一旦他收钱不办事,我们岂不吃了哑巴亏。我的钱不会白花;一旦事情办不妥,你要想办法让他把钱吐出来。”陈百成摸摸脑袋顶,为难道:“如果真是那样,他硬是不把钱交出来,我们也没办法。”谢文东眼睛一眯,边向楼下走边说道:“难道你没杀过人吗?”上了车,谢文东给喻超打电话,将自己和冯颐谈话略微说了一遍。喻超听后差点蹦起多高,笑得嘴巴合不拢,道:“让公司落户DL小事一桩,最主要能得到政府的支持,这……这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乐得晕了头,喻超说起话来都在发颤音。

谢文东没有他那种兴奋。能得到政府的支持,对喻超来说可能是天大难事,可对他,简直是理所应当的。他能让政府支持黑性质十足的文东会,更别说一个白道的光明企业。谢文东弹弹手指,道:“老喻,不要太容易满足,这只是开始。”

好一会,喻超才平静了一些,叹道:“东哥,你如果放弃黑道,在商场上也绝对能成为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

谢文东仰面无声而笑,呼口气,道:“我的路,上天可能早安排好了,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条路我喜欢。”

一行人去得快,回来得也快,路上没有耽搁,直接到了三眼所住的公寓。此时李爽正受着有生以来最大的煎熬。金蓉强拉着他看电视,这本无可厚非,但她看的是动画片,这点李爽也可忍受,可要命的是金蓉看蜡笔小新。一个古里古怪、说话怪腔怪调的小孩在电视里上窜下跳。李爽心烦的闭眼不看,可是那讨厌的声音拼命往他耳朵里钻,他很奇怪,小孩说话哪有这样子的,如果现实中有,早一脚把他踢上火星了。金蓉抱着睡枕,蜷着双腿坐在沙发上看得津津有味,时而发出清脆的笑声。李爽直翻白眼,见她看得入神,小心的慢慢向门口移动,想闪人,哪知金蓉眼睛看着电视,嘴中却说道:“如果你敢走,我就告诉大哥哥你欺负我,大哥哥可是很痛我的,这点你也知道,上次一个混蛋想欺负我,结果被大哥哥打得……”李爽双肩一塌,暗骂金蓉是小恶魔,早知今日,当初东哥把她领到J市就该把她踢进松花江里。他举手做投降状,可怜兮兮道:“我不是想走,只是脚麻了,活动活动。”金蓉一斜眼,一本正经问道:“像你这么胖的人,脚也会麻吗?”

李爽只觉得脑袋中嗡了一声,接着,啪的一声响,好像有根弦断了。正当他拼命压抑别让自己的双手在小恶魔脖子上合拢时,谢文东等人回来了。李爽长长出口气,仰天长叹道:“终于,我终于解放了!”

“大哥哥,你回来了?”金蓉把遥控器扔到一边,兴冲冲地跑上前来,神采飞扬道:“我们出去玩吧。”谢文东揉揉脑袋,无奈道:“去哪里?DL最迷人的是海,现在已至腊月,海风太凉,吹感冒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金蓉弯弯月眉皱起,托着小下巴想了良久也没想到一个好去处,见谢文东正打算脱外套,生怕他不陪自己,急道:“哎呀,不管去哪了,出去走走也好嘛!”说完,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强拉着袖子就往外走。谢文东摇头苦笑道:“那总该有个目标吧。”“目标就是……”金蓉眼睛闪亮道:“吃喝玩乐!”

聪明的人一般都是不喜欢冒险的,因为他们聪明,做事需做到十拿九稳。谢文东绝对是聪明人,冒险的事虽然做过不少,但每件事都是他了然于胸,事先算计妥当的。被金蓉强拉着坐过山车,从数十米高的地方俯冲下来时,他突然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应该太心软,陪小丫头上了贼船。身体急剧下坠,眼前的一切景物一闪而过,耳旁尽是呼啸的风声,心脏好像要从嗓子眼跳出一般,浑身的血液上下翻腾。谢文东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恐高的毛病,可此时,他知道他错了。“哇……”金蓉发出兴奋又激动的尖叫,双手死命的拉着谢文东的胳膊,如果没有固定枷在身,她好像随时都能从座椅上跳起来。

过山车缓缓停下。金蓉蹦下来之后,兴奋得手舞足蹈,大叫刺激,还不忘抱着谢文东的胳膊问他感受。

谢文东的脸本来就略显苍白,此时更是白如纸张。见金蓉笑得天真灿烂,他也想笑,可不管怎么努力,就是笑不出来。在下面等候的三眼和高强见神色不自然,忙上前关心道:“东哥,你没事吧?”谢文东摆摆手,表示自己无碍。金蓉也发现他的异常,惊问道:“大哥哥,你怎么了?”“我没事。”谢文东摇头,嘴角牵动一下。见他说没事,金蓉顿时又来了精神,拉着他衣襟,雀跃道:“那我们再玩一回吧!”“哦?”谢文东双腿一软,差点没摔倒,微微摇头,一本正经道:“玩了这么久肚子也饿了,去吃点东西吧。”被他这么一说,金蓉确实有些饿了,恋恋不舍道:“那我们一会回来再玩。”“好啊!”谢文东嘴上答应得快,心里暗道:“才怪呢!”

游乐场附近有间肯德基快餐,占地不小,可里面人头涌涌,丝毫不显得空档。要了四份套餐,谢文东巡视一会找到个空位,金蓉灵巧的挤到他身边坐下,三眼和高强本想坐在他二人对面,可在小丫头灼热的目光注视下,识趣地拿着套餐闪到临位的一桌。三眼心中不爽,看着桌子上的食物,抱怨道:“这是典型的垃圾食品,不知道小孩为什么都爱吃这些东西。”金蓉不到二十,加上她性格顽皮,在三眼等人眼中确实如同小孩。高强嘴角挑动一下,也不做声,低头慢条斯理地吃饭。

谢文东对吃的东西一向不挑剔,没有特别喜欢和不喜欢的,喝了几口可乐,勉强把内部翻腾的胃压住,食不知味的嚼起汉堡。正吃着,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放下手中汉堡,缓缓抬起头,对上一双如同死水,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

此人一身黑衣,领口高立,遮住小半面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鱼白般的眼睛微微睁着。整个人死气沉沉,散发着骇人恐惧的气息。谢文东先是一愣,接着笑了,这人他太熟悉不过,正是在H市军区逃掉,让他找不到、抓不着的苍狼。谢文东笑得很甜,眼睛眯成一条小细缝,弯弯如月牙,他的笑容是从眼睛开始,然后再慢慢扩散到整个脸部,如同花开。手臀自然不留痕迹地垂掉到了桌子下面,手指轻弹,金刀脱落于掌中。苍狼眼睛盯着谢文东不放,缓步走到他对面,慢悠悠地坐下。

“这里有人了。”见有人在自己对面坐下,金蓉头也不抬,大声叫道。她的声音引起三眼和高强的注意,撇眼一瞧,看到一张他俩最不希望也最不爱看见的死鱼脸,二人几乎同时伸手摸向腰间,神经顿时紧绷到极点。苍狼的身手他俩都见过,特别是高强,还亲身领教过,那根本已经超出人类熟知的范围之外,别说谢文东,就算聚集文东会所有高手,能不能把苍狼制住都是个问题。苍狼和谢文东之间只隔有一张桌子,这样近的距离,他一旦出手,三眼和高强都没把握能将东哥抢救下来。

他俩害怕,谢文东心中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并非担心自己,不管怎样,绝对自己的身法还是有信心的,加上有护身的内衣,不管是谁,想在几招内伤他,都不容易。他所担心的是旁边的金蓉。但这不会表露在他脸上,越是害怕,越不能表现出来,被人家抓住弱点的下场一般都会很惨,这点他很清楚。在他的脸上无法读到任何东西,只有满满的笑容,好像他面对的是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谢文东和苍狼相互对视,谁都没有主动发难。三眼和高强半扭身躯,眼角余光注视着苍狼的一举一动,手臂伸进衣襟下,一人握的是枪,一人抓的是刀。他俩不敢轻易动手,在没得到谢文东暗示情况下。

四个人,真是暗藏杀机,在人潮涌动的快餐厅内,形成一股常人无法分辨的暗流。最没顾忌的,也是最大弱点的人这时突然发话了。感觉面前的人还没走,金蓉觉得自己和大哥哥的二人世界被破坏,不满地抬起头,当她看清苍狼的样子时,心中突的一惊,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她的身份特殊,见过的人也广,洪门和文东会内什么千奇百怪的人没有,她是见怪不怪了,双手扶桌,娇蛮道:“这里有人啦,你没听见吗?!”她红着脸,小脚不耐烦地拍打地面。

苍狼一动未动,连眼神都没闪一下,好像金蓉在他面前如同透明。这自然更加引起金蓉的不满,眼白一翻,掘嘴道:“人长得难看也就算了,还出来装聋作哑。”苍狼的脸上不见一丝波动,可垂直向下的袖口内已经露出一段雪白的剑尖。

有桌子隔挡,谢文东无法看见,但却能感受到逼人的杀气。他笑眯眯地拍拍金蓉的肩膀,道:“别这样。一个朋友。”

“哦?”金蓉一愣,转目看看谢文东,又瞧瞧苍狼。一个笑得真诚满面,一个麻木无情,感觉有些不对,但哪不对劲她又说不出来,小大人儿似的紧缩眉头,双手托着大号的可乐杯,边吸边看边想毛病在哪。

谢文东又道:“蓉蓉,我和这位有话要谈,你去和强哥他们坐。”金蓉还是没弄懂,摇头道:“我不。”“乖,听话。”谢文东柔声说道,他哄金蓉更象是哄小孩,语气虽平缓,心中已急得快着火。这时,苍狼突然开口了,沙哑的嗓音象是石头划着玻璃,刺耳得让人难受。“谢先生,让这位小姑娘留下来,我们之间没有需要避人的地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五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