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T市之危解除,谢文东本想安心的消息几天,可这时久未露面的刘波不知道从哪钻出来,跑到了T市。他最先找到姜森,这两人的关系只能用亲密得不能再亲密来形容。同是一个村子长大的玩伴,一同参的军,复员后一起加入文东会,一个负责暗组,一个领导血杀,关系可想而知。姜森把刘波领到谢文东面前时,差一点不认识他了。谢文东上一眼,下一眼,看了良久,仰面大笑。他刚见到刘波的时候本来是个挺白净的小伙,现在再看,皮肤黝黑发亮,头发凌乱无章,加上身材又粗壮高大,活脱脱的狗熊成精嘛!他忍不住问道:"老刘,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刘波自嘲一笑,无奈道:"一整年都在深山老林上窜下跳,这模样已经算是不错了。"

谢文东精神一震,起身问道:"暗组练成了?"刘波自豪道:"各个是精英!"谢文东问道:"多少人?"刘波道:"一百五十整!"谢文东心中喜悦,看了看姜森,他笑道:"与血杀相比如何?"刘波大笑,若有所指道:"小姜打不过我!"姜森气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撇嘴道:"我能不能打得过你先放在一旁不谈,就算象你所说,但你训练出来的兄弟也未必能及得上我下面的弟兄。"刘波眼皮一翻,道:"不信可以试试嘛!"姜森挽起袖子,道:"试就试,我先和你打一场。"他说着话,上面挽袖口,下面突然一脚正踢在刘波屁股上。二人关系太熟,在一起玩笑惯了,加上许久没见,只好用拳脚来表达之间的友谊了。

刘波被踢得一蹦多高,刚想上前又忍住了,老神在在道:"先不和你一般见识,我和东哥有正事要谈。"

谢文东一见刘波就知道他一定有事,不然怎么会大老远从H省跑到T市呢。他问道:"老刘,有什么重要的事非得亲自来?"

刘波低声道:"我知道麻枫的下落,也知道他下一步打算干什么!"

谢文东精神大震,急问道:"他在哪?"刘波道:"他在DL,而且他好象有意对高家两姐妹下手。"哧!谢文东倒吸一口冷气,自语道:"麻枫竟然跑到东北了?!"他抬头又道:"那小美和小玉现在岂不是很危险?"他可不想让发生在秋凝水身上的事再在高家姐妹身上重复一次,不然,他得疯掉。刘波胸有成竹道:"东哥放心吧!我暗组里的兄弟可不是只会吃帮会的闲饭。"

听他这么一说,姜森把心放下,刘波不是无的放失的人,说到就定能做到。他玩笑道:"不吃闲饭?好象都已经吃了一年多吧!"这事不提还好点,一提起刘波就生气,他大声道:"如果暗分裂时不是把人手都给了血杀,我们暗组能象现在这样惨吗?!"刚说完,突然想起将人手都分给血杀是谢文东的主意,急忙将嘴闭上,偷眼一瞧,谢文东根本没听他俩的争论,一颗心早飞到DL去了。

谢文东在屋内来回踱步,猛的站住,道:"我得去一趟DL。"可又摇摇头,自语道:"南洪门实在让我放心不下!"姜森上前道:"东哥,这事交给我和老刘去就行了,我俩定能将两姐妹保护好!"谢文东摇头道:"不可!麻枫狡猾的很,我怕你俩会吃亏。"他沉思片刻,走到书桌前,拿起笔,在纸上‘刷刷‘写了几行字,然后叠好,交给姜森,说道:"帮我邮给向问天。"

谢文东写得这封信大意是南北交战,折将伤财,有违天意,希望双方能保持克制,求同存异,维持现状,如果南洪门也有此心,他愿意奉还其原来在南京的地盘。信中内容写得很客气,姜森接过一看,疑问道:"向问天会同意停战吗?"谢文东苦笑道:"天知道!"谢文东把信寄出之后,在T市安排一翻,与姜森、刘波等人赶去DL。

现在南洪门内部气氛有些沉闷,眼睁睁看着谢文东打退魂组,解了T市之忧,门中弟子对向问天多有怨言,都认为错过这个机会没出兵实在可惜。萧方现正在家里休养,身体没病,可心中有病,每天都是往床上一躺,谁来都不见。这天,他下面的亲信来报,说T市有传来消息,谢文东没回南京,反去了DL。萧方一听,本来还无精打采的可突然来了精神,翻身从床上跳起,忙问道:"可知是什么原因?"亲信挠头,道:"这个倒没有传闻。"萧方边换衣服边道:"只要他没去南京,那南京就唾手可得。"片刻之后,他换好西装,急匆匆去总部找向问天。心想,这回你老大再没有不出兵的理由了吧。

到了总部,下面人告诉他,掌门大哥正在议事。萧方精神一震,心想这是要动兵了。到了会议室,推门一瞧,里面坐的人还真不少,八大天王有五位在场,四大长老也都在,还有大大小小的干部们,会议室里少说也有五十号人。

向问天一见萧方,笑了,问道:"小方不是有病在身嘛,今天怎么不在家养病,来总部干什么?"

萧方自顾自的先找个位子坐下,说道:"听说老大今天要动兵,我就算有天大的病也得来看看。"

向问天一楞,问道:"动什么兵?"萧方也楞住了,疑问道:"此次议事难道不是为了攻打北贼?"向问天一笑,拿起谢文东给他写得信交给萧方,萧方狐疑的看了看他,接过信,打开之后一瞧,怒从心中起,‘啪!‘他一把掌将信拍在桌案,眼睛瞪得溜圆,急道:"这是谢文东的缓兵之计。他定有重要的事不得不去DL,而又怕我们借机攻打南京,他才写了此信,如果向老大信了他所说的和谈,那就上了大当。等他事情解决之后,必会撕掉伪装,前来进攻我洪门,到那时,可后悔莫及啊!"

这萧方还真对谢文东的为人有一定了解,而且了解得很深刻。他与谢文东交战两次,大败两次,想不了解谢文东这个人都不行。众人听后他的话,纷纷倒吸冷气,在坐的这些人没有一个能比萧方更熟悉谢文东,对他的话半信半疑。向问天点点头,心中暗赞一声,其实他心中早有打算,不管谢文东是否要和谈,他都不会停止进攻的铁蹄,南北洪门必须要统一,必须要抉择出一个正统,只是T市之危时有魂组参与,不好插手,现在魂组已退,他再无估计。扶案而起,向问天环视一周,振声道:"小方说得没错,和谈,不可能,不管谢文东是否出于真心,我们做为洪门正统,怎么能与反贼和谈?!我决定明日出兵,小方统帅五千人仍做先锋,和留守在南京的张居风合兵一处,我在广州继续召集人手,做你后盾。"

众人听后有一半摇头有一半兴奋,有些人通过两次交锋对谢文东产生畏惧之心,认为和谈不错。有些人认为那只是谢文东的运气好,和谈,没门!众人之中,最高兴的就是萧方,他插手施礼,高声道:"这次属下定不有辱使命!"

另日,萧方率众五千,浩浩荡荡杀奔南京。由于人力太多,能用上的交通工具全用了,只飞机就包下十架,可见这次向问天下的决心。南方风起云涌,北方也不安宁。

谢文东还没赶到DL时,高家姐妹已经得到暗组的通知和保护,进入文东会在DL所建的分部。这里本应该是三眼负责,不过他回H市找喻超要钱去了。现在文东会资金主要集中在喻超这里,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土财主,三眼要巩固和发展新建的小龙堂,召集人手,购买刀枪,打通上面的关系,哪点不需要钱,可喻超天生铁公鸡,一毛不拔,管他要钱,跟要他命似的。三眼打过数次电话吹款,可这位喻财主一分钱都没划过来,没办法,三眼只好亲自回一趟H市。他走了,留下镇守的是陈百成。暗组成员告诉他,麻枫现在已到DL,准备对高家两姐妹不利。陈百成一听,大脑袋直摇,道:"不可能!麻枫除非疯了,否则他敢到东北来?!"转念又一想,既然高家姐妹到了也不能不招待,不管怎么说,是谢文东的女人嘛,不能得罪。

他还算客气,亲自将两姐妹接到分部,好生款待,心中却不已为然,至于将这俩妞送进分部嘛?不就是一个麻枫,能有多大能耐。他命下面的小弟查探一下,麻枫是否真在DL。没过多久,下面小弟有了消息,说麻枫确实在DL,只是没敢住进市区,现在在旅顺的一间旅馆住下,下面带了多少人不详,保守估计在二十人左右。

陈百成一听笑了,这家伙真会选地方,竟然跑到军港住下,身边才带了二十几人,活该自己露脸啊!他知道谢文东现在最恨的就是麻枫,如果能把他抓住,那姓谢的怎么地也会对自己另眼相待,说不定一高兴分个堂主做做。他越想越高兴,心急如焚的等到深夜,带上一干手下,略点一下以有数百人,主力尽出,杀气腾腾去了旅顺口。

这次陈百成过于小看麻枫。他在东北不是一点势力没有,虽然和文东会有天地之差,不过找出百八十心腹还不是难事。而且他哥哥麻五曾经在东北也算有一号人物,虽然被谢文东设计所杀,但残余势力并没有散,这次麻枫在东北转了一圈,竟然也找到二百多死心塌地跟着他混的人,加上他的‘老搭档‘山田那点魂组的残兵,凑合凑合又弄出不下三百人。不过他也不敢太招摇,文东会在东北的势力有多大他很清楚,三百人,被人家一个吐沫星都能淹死,所以做起事来小心翼翼,丝毫不敢大意。他想偷偷抓住高家姐妹要挟谢文东,哪怕要挟不住,将这二人杀了也能让他痛一阵。世上没有不通风的墙。麻枫计划的不错,还没等付出实际行动,不知道下面是谁走漏出风声,被刚刚出道的暗组成员所得知,然后又将消息回报给刘波。刘波一听,这还了得,不敢耽搁,一边派人护送两姐妹去文东会的分部,一边亲自赶到T市。

陈百成成竹在胸的赶往旅顺,本来在他眼中水到渠成的事却变得异常麻烦。在下面小弟的指引下到了那间旅馆,举目一瞧,破旧得很,墙皮退色,不少地方已经脱落,他冷笑一声,大手一挥,道:"给我搜!将麻枫揪出来的,我有重赏。"陈百成有一定才能,他在手下面前十分有威信,说出的话绝不更改,而且真要打起仗来,他经常是一马当先,杀在最前面,很得人心。众人一听有重赏,拼个命的向里冲,这数百人挤进一间小旅馆,里面简直天崩地裂一般,楼房都在轰然震动。

哪知麻枫没搜到,反把警察惊动,十数辆警车拉开嗓子,号叫着蜂拥而至。少时,下面的小弟急匆匆来抱,麻枫不在旅馆内。陈百成多聪明,马上明白自己中计了。他带出所有主力,家里空虚,说不定麻枫现正在攻打分部,高家两姐妹要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落入麻枫手中,自己这条小命也快交代了。想到这,他头顶冷汗流了出来,发了疯的往车上跑。

没跑出两步,他被数名警察拦住,上下看了看他,拿出手铐就要拷住他。陈百成心中大急,警察他不放在眼中,他担忧的是分部。他抡起手掌对着那警察面门就是一巴掌,高声喊道:"瞎了你狗眼,我是陈百成!"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九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