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不过这时谢文东已经无力回答她的话。等了好一会,女郎都没见到他说话,心中奇怪,侧头一看,谢文东闭眼昏了过去。女郎这时才想起,他刚才也受了伤,急忙想起身,心中又一阵不舍,看着昏睡中的谢文东,完全又是另一番感受,没有清醒时的狡诈,多了一分孩子气。他是如此年轻,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这样近的距离,连他脸上的汗毛都能看清,这时她才发现,谢文东的睫毛其实很长,闭上眼睛时象两扇黑色的小门。老人都说睫毛长的人一定聪明,这话用在谢文东身上就变得绝对有道理。女郎边看边忍不住笑出来。谢文东眼睛没睁,突然说道:"我的脸上没长花吧!一个女人这样看一个男人,会让人想歪的!"

"啊……!"女郎象是被蛇咬了一口,尖叫一声,将谢文东猛推向一旁,闪电般站起身。这回再看谢文东,是彻底昏了。

女郎脸色快要渗出血来,还好谢文东看不见,不然地上有个缝她都能钻进去,如果没有缝,她自己也会挖个缝出来。"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女郎嘟囔着,想上去踢他一脚,可抬起腿又不忍心,最后无奈叹道:"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谢文东清醒过来时已经身在医院。躺在床上,身体还有些虚弱,外面明亮的阳光射进房间内,异常晃眼。一人站在窗边,背对这他,全身上下被阳光围住,象是虚幻的影子,让人看不真切。不过谢文东还是看出是个女人,猜想应该是救了自己的那个女郎。他移动一下身子想坐起来,手臂支住床沿,刚起来一半又无力躺下,心中暗叹一声。女人听见有动静,缓缓转过身,谢文东聚目一看,原来是秋凝水,他咧嘴苦笑。秋凝水看着他,淡淡说道:"你不应该位我而去冒险。"

谢文东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缓然道:"我把你当做朋友,为了朋友,我可以做任何事。"

秋凝水神色黯然下来,说道:"我现在已是残花败柳,你还把我当……当朋友吗?"

谢文东道:"我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我所交的朋友,是用心,而不是用口。"

秋凝水展然微笑,说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说完,她又转身看向窗外,眼泪已夺眶而出。她不想让谢文东看见自己的眼泪,更不想博取他的同情。谢文东轻叹一声,看着秋凝水压抑的样子,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轻声道:"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也不要把我当外人。我说过,如果你愿意,下半辈子的人生我来陪伴你。"

秋凝水微微摇头,过了好一会,她转过头,脸上带着笑容,道:"如果你真想为了我好,就别安慰我,也别同情我,以后的命运依然由我自己来掌握。"谢文东还想再说什么,她又道:"你不想我们连朋友都没法做下去了吧?"

谢文东苦笑,不再说话。两人都没有说话,房间内又恢复了平静,平静得让人喘不过气,心中象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深沉而压抑。谢文东不想这样,他转移话题,问道:"是谁把我送到医院里的?"

秋凝水笑呵呵道:"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听说她很关心你的样子,你和她是什么关系?"谢文东笑道:"正常关系。她是……她曾经是我的敌人,以前被我抓住之后又放了,可能心中存有感激,这回她也救了我一命。"

"敌人?"秋凝水一巾鼻子,道:"我象是很好骗的样子吗?"谢文东无奈道:"真话说出来,相信的人并不多。"秋凝水道:"鬼才信你的话呢!"谢文东这时突然想起受伤的金眼,问道:"对了,金眼现在如何?"秋凝水摇了摇头,走到病房门口,打开门,回头说道:"看到你没事我总算安心,现在我要走了,你朋友的情况怎样我也不清楚,还是问问你的兄弟们吧!构有,你不要再派人‘保护‘我,我也不会想不开的。"说完,她向谢文东灿烂一笑,表示自己现在真的没什么。可在谢文东眼中,她的笑容是如此枯涩,他自己的心中也很痛苦,让本来和自己没有交集的人受到如此大的伤害,责任在己。他问道:"你……你以后还继续做警察吗。"他本想问她想不想和自己回东北,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来。

秋凝水认真道:"当然!腐察我会继续做下去的,而且以后我会更加尽责,别说我没提醒你,如果你以后敢在昆明有什么违法行为,我也一定会照抓不误的,绝不客气!"谢文东展容而笑,她的样子不象再说假话,但他真的很高兴,秋凝水能怎么说证明她不会想不开。他笑道:"我做的事没有一件是违法的,法就在我的心中。"秋凝水纤指点了点他,道:"别忘了,法是国家来制定的,而不是你!"谢文东听后仰面长笑,可是牵动伤势,忍不住谷了两声,缓了一会才正容道:"法是人定的,定出来如果不执行或执行的不彻底那就和没有一样。我不是执法者,但我就是法,我所做的就是黑暗法则。"

秋凝水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很嚣张。"也很吸引人。后半句她没有说,也说不出口。她道:"我不知道你说得对还是不对,但我是警察。我走了,希望我们下次见面时不会象第一次见面那样,拳脚相对。"说完,她没等谢文东答话,转身快步走出病房。她的样子是更象是在逃跑。

谢文东看着她离开后关好的房门良久,喃喃自语道:"说句实话,你真的打不过我。"

不一会,木子等人敲门进了病房,来到谢文东旁边,说道:"东哥,你终于醒了,快吓死我们了!"

谢文东笑道:"我没什么,只是小伤而已!"转目看了看众人,见水镜两眼通红,心中一震,眉头一皱,忙问道:"金眼怎么样了?"木子说道:"他没事,只是枪伤较重,差一点打到心脏,医生说他运气好,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自少也得疗养几个月。"谢文东松了一口气,叹道:"没有生命危险就好,一看见水镜两眼泪汪汪的样子,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水镜听谢文东怎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脸色一红,忙把头垂下。木子哈哈一笑,说道:"这叫关心则乱!"说着话,他拉了拉水镜的袖子,故意叹道:"以前我受伤的时候你好象从来没掉过一滴眼泪,而金眼还没怎么样你就‘黄河泛滥‘了,老天真是不公平啊!"水镜被他这么一说脸色更红,狠狠瞪了他一眼,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支银针,随手在木子大腿上刺了一下。木子痛得一跳多高,叱牙咧嘴道:"你们看看,被我说中心事了就动手……哦?你这银针不是有毒的那支吧?!""算你说对了!""哦!天啊!轨给我解药!""什么时候你嘴巴不臭了,我就什么时候给你!""那时我早死了……"

谢文东含笑看着二人,心情也舒畅开来。他的心情舒畅,可麻枫的心情正好相反。他虽然也受了伤,很重的伤,但不敢去医院,他怕谢文东,怕他没有死,怕他来找自己。麻枫有自己的私人医生,草草将子弹取出,给他止了血。救他出来的年轻警察手腕也包扎好,但是心中有些担忧,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去医院比较好,麻哥,你的伤势太重了。"

麻枫摇头道:"我并没有看见谢文东死去。"警察急道:"可是他中了一枪,正中胸膛的一枪。"他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一个人,胸口中枪必死无疑,可那个人是谢文东,不是一般的人。麻枫叹道:"没有亲眼所见,我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警察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他是被人家吓破胆了。他道:"现在我也没办法回去做警察了,麻哥,我以后可就*你照着了!"麻枫躺在床上,笑道:"老弟说得哪里话,以后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的。"又道:"看来昆明我们很难再混下去,经过这么一闹,谢文东通过他的关系一定已打通警方,不会给咱们留下容身之地。"警察点头,表示赞同。

麻枫从怀中掏出一张存折,递给警察,说道:"我在银行有一些存款,你去帮我提出来,毕竟没有钱我们哪都去不了。"

腐察接过存折打开一看,眼睛都直了,上面竟然有五千万的存款,他一生中也没见过这样多的钱,这么多的‘零‘,本来普通的存折在手中变得沉重不比,他颤声问道:"麻哥,我……我们提多少钱?"

麻枫深思片刻,脸上带着疲惫,虚弱道:"先提出五百万吧,再多带在身上不方便。"然后轻招了招手,道:"你来,我把密码告诉你。"警察咽下一口吐沫,看了看手中的存折,眼珠一转,心中暗道:这可是五千万哪,如果归我所有,我还在你麻枫屁股后面做什么跟屁虫,不管到了哪,我都可以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了。

钱,是好东西,用它你可以买到你所想要的东西。钱,又不是好东西,它可以让兄弟反目,让亲人行入陌路,还能让人失去良知。警察想着,心中动了杀机,虽然麻枫对他一直不错,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舍命从谢文东手里将他救出,不过,这些和五千万比起来已经变得不重要。他转目看了看正收拾医具的医生,觉得甚是碍眼,向麻枫眨眨眼。麻枫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道:"没事!他是自己人。"

腐察心中暗哼一声,心道:算了,杀一个和杀俩没什么分别,他缓步来到麻枫近前,低下头,一手很自然的放在身后,脸上带着笑容,说道:"麻哥,你说吧,我现在就去银行把钱取出来。"

麻枫脸色苍白的可怕,发青的嘴唇微微动了动,道:"三……九……"警察运足了全部的耳力也只听见三和九两个数,心中如火烧,急道:"麻哥,你再重说一遍,我没听清。"说着话,侧脸自己的耳朵紧贴在麻枫的嘴边。再回麻枫的说话声大了,而且很大,一点都不虚弱,底气十足,他道:"这五千万你一定很想要吧?!"

"啊?"警察惊讶的张开嘴巴,感觉有些不对,但哪不对,他又一时想不出来。虽然没想出来,可他马上就知道哪不对了。虚弱得快晕倒的麻枫不知哪来的精神,眼睛瞪得溜圆,虽然躺在床上,但出手如电,一把将警察的头发抓住,另一只手中露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将牙根一咬,从警察的脖根处刺了进去。

"呀!"警察惊叫一声,连连退出数步,双手捂着脖根,不敢相信的看着麻枫,颤声道:"你……你好狠啊……"没说完,他已经摔倒在地,脖根处血流如注。麻枫是什么人,他既然出手,所击的部位都是要害,一刀下去切断了警察的动脉。麻枫抬起头看了看他,冷笑一声,闭目躺了回去。这时,那位医生走过来,脸色未变,还是那样平静,好象对于这种事见多了。只是淡淡道:"你的伤很重,这样剧烈运动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麻枫这回是真的没力气了,他道:"他现在已经没有用了。而且*不住的人不尽轨解决,实在是个麻烦。"

医生边拖动尸体边道:"你可以让我解决,何必自己动手。"麻枫苦笑一声,道:"联系魂组,问他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说完,昏了过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一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