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1.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可惜这杀手糊里糊涂的就赴上黄泉之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被谢文东问话那人打个寒战,暗说谢文东果然狠毒。他抬头看着谢文东,问道:“如果我说了,你能不杀我吗?”

谢文东笑着点点头。那人看了他良久,好一会才道:“那地方具体叫什么名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怎么走。”谢文东眼珠一转,说道:“那你就带我们去吧!”说着,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冷笑。杀手没有看见,可被金眼瞥见了,等把那人拉出去后,他小声问道:“东哥,你不相信这人的话?”谢文东嗤笑一声,道:“麻枫不是傻子,就算他是魂组也不是,他们只派出三只小虾就想杀我,根本就不可能。而且你见过魂组有怕死的吗?这么容易就说出麻枫藏身之处,其中一定有花样。”

金眼连连点头,说道:“东哥说得对!那我们还去吗,他们可能早已经埋伏好在等我们!”

谢文东说道:“那我们就将计就计,让麻枫知道圈套摆不好自己也会栽进去的。”

一行人等在杀手的指引下来到城西一处未建好的工地。天色刚刚放亮,离好远残缺不全的大楼隐约可见,周围由铁皮栅栏圈住。谢文东让众人下了车,一指远处的大厦问杀手,说道:“麻枫就在这里面?”

杀手点点头,补充道:“就在二楼!”谢文东问道:“在二楼埋伏好等我吗?”杀手一楞,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带着疑问看向谢文东。谢文东笑道:“那里一定有不少人在等我吧?不过可以理解,上次一战让麻枫吓个够戗。”杀手头顶的冷汗顿时流出来,谢文东说得一点不假,那里确实埋伏不少人,基本上都是魂组派出的。上次那一战让麻枫对自己的手下彻底失去信心,他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魂组身上。其实魂组又何时在谢文东身上讨过便宜。不过麻枫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就象一个不会游泳的人突然掉进了水里,看见一根稻草,明知道它不能让自己浮起,但也会捞捞抓住。

杀手叹了口气,现在他才知道,想杀谢文东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他知道得有些晚,谢文东不会给人后悔的机会,在他的示意下,金眼挥刀刺进杀手的心脏,叫人将尸体拖到一旁,然后问道:“东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谢文东在来时就已经想好对策,成竹在胸道:“我们先去清理一下外面的‘孤魂’!”

在大楼周围有十数名魂组成员埋伏在暗处。这时太阳刚刚升起,天色见亮,苦候了半宿也没见到谢文东的影子,但没有接到上级撤退的命令,魂组成员不敢私自离位,一各个坐在地上搂枪假寝,没有睡觉的也是无精打采,呵欠连连。

谢文东等人不留痕迹的转到工地入口,身子贴着铁皮墙探头向里面扫了一眼,空旷无人,但是四楼有眼线在举目张望。由于楼房没有建好,窗户光突突的没有窗台,眼线身个身子露在外面,身上的衣着清晰可见。谢文东转头对木子打个手势,指了指大楼,然后将手指一划。木子明白,放下背后背着步枪,装上消音器和准镜,举枪瞄向四楼的探子。那眼线正端着望远镜四下查看,街道上冷清,哪有半个人影,打个呵欠,最里嘟囔着刚要放下望远镜,无意中扫到正门有人影闪动,急忙聚睛细看,果然,在正门边缘蹲坐一人,手中擎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的正是自己的方位。

那人大惊失色,张开嘴巴刚要大叫,耳中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望远镜的镜片被打个粉碎,子弹同时也打穿了他的脑袋。眼线连叫声也没发出,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下面的谢文东看得真切,含笑点点头,对木子伸出大拇指。但木子举枪没有动,谢文东正奇怪,这时,被打死的那名眼线旁边又出现一人,看样子好象是在查看自己的同伴怎么突然倒地了。当他看见同伴眼睛出现个血窟窿时心中明白了一切,但木子同时扣动了扳机。子弹飞啸着划过那人的脑袋,钉在其身后墙壁上。那人身子一震,直接坐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但身上却使不出一丝力气,连叫喊的力气也没有,在他的太阳穴上出现个手指粗的血洞。

木子又等了一会,再没有人出现,这时才把枪收起,从新背在背后。

谢文东心中暗赞一声,木子的经验要比自己丰富的多,他竟然能算到眼线有两人。如果刚把第一人打死自己就贸然冲入,那恐怕一切都暴露无疑了。他拍拍木子肩膀表示赞赏,然后一挥手,和众人猫腰进了工地内。

谢文东兵分两路,一波由木子带领清理外面的魂组成员,自己带一波人直接进入大楼。

大楼内一片凌乱,墙壁没有粉刷,黑漆漆的。地面堆满了破旧报纸和一些水泥沙子等物。谢文东咧嘴一笑,暗道麻枫躲到这里也真够难为他的。众人找到楼梯,刚要上去,却听见有人下楼的声音。谢文东等人急忙隐身于暗处,静观其变。

楼上下来两人,是麻枫的心腹手下,其中一人说道:“眼看天就大亮了,我看谢文东十有**是不会来了。”

另一个人声音洪亮,说话时给人的感觉倒象是在喊话。他一副很了解谢文东的样子,说道:“我看未必!谢文东这人心胸狭窄,有仇必报,麻哥把他女朋友强奸了,他能不来报仇嘛!”感情麻枫之所以伤害秋凝水,那是以为她是谢文东的女朋友,这事也多少怪谢文东自己。上次他送花给秋凝水,过后又等她下班一起出豪华酒店吃饭,被麻枫的手下瞧见,回报给他,为了加大自己的功劳,那人又在其中添油加醋,说两人之间如何亲密,如何体贴等等。麻枫听后大喜,猜想秋凝水一定是谢文东的女朋友,这下可找到报复的机会,派人在她回家的路上埋伏好,趁其不备抓住了秋凝水。

“难道谢文东今天还会来?天可亮了,这里又不是郊区,行人那么多他敢动手?”“嘿嘿,你一定没听说过谢文东以前的事,他要杀人,还管什么黑天白夜市区郊区的!?黑道里胆子最大的可能就属他了!话说回来,如果他不是狗屎运好,早活不到今天了!”“噢!我说呢,听说他才二十出头,胎毛都没退干净呢能有什么厉害的?!”“哼,前天在老厂子上百人都没将他杀死,可惜当时我没在场,不然,嘿嘿……”二人说着话走下楼梯。刚下来,两人都楞住了,只见楼梯左右两侧的墙边站有尽十人,一各个都黑着一张脸,瞪目咬牙,如同凶神恶煞一般。两人木呆呆的问道:“你们是谁?”

谢文东笑呵呵的走上前,说道:“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走狗屎运的人!”

“啊?”两人一时反应不过来,眨巴一下眼睛看着谢文东。金眼也笑了,手伸向背后从腰间拔出刀子,站到谢文东旁边笑道:“他叫谢文东,正是你们在等的人!”

二人惊讶的张大嘴巴再也合不上,指着眼前的年轻人结巴道:“你…你…你就是……”人的名,树的影。这二人用嘴说说,调侃一下还行,等真见到谢文东本人,都成了秋后的茄子,蔫了。

谢文东含笑道:“你们继续说,当我不存在就好!”

两人张大嘴巴哪还能说出话来,其中一人对麻枫十分忠心,胆子也大,眼睛向楼下瞄了瞄,突然跪倒在地,大声喊道:“东哥你饶……”“你找死!”没等他将话说完,金眼脸色一变,伸手将那人嘴捂住,同时展手将刀刺出。白晃晃的刀身从那人咽喉刺入,通红的刀尖在他颈后露出,那人瞪大的眼睛向外凸着,快要鼓出来,脸已经痛得变了型,可惜却什么都叫不出来,气管已被切断。金眼将牙一咬,手臂一用力回拉,将刀拔出,滚烫的鲜血从那人咽喉的伤口处射出喷了他一脸,金眼转眼看向另外那人。那人早吓傻了,**坐在地上,眼神呆滞的看着地上抽搐的尸体,屁股下面湿了一片。

金眼抡刀刚要结果另外一个,楼上传来喊话声:“老张,你鬼叫什么?出什么事了吗?”

谢文东将金眼举起的手臂抓住,对那人小声道:“告诉他没事!”

“啊?”那人呆呆的看着谢文东,没听懂他什么意思。后者挥手给了他一嘴巴,沉声道:“告诉楼上的人这里没事!”谢文东这一耳光让他清醒不少,不敢有半个不字,大声喊道:“没事!老张只是摔了一交!”“草,摔了一交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楼上的人骂咧咧的嘟囔几句,然后再没听见别的声音。谢文东握枪等了一会,见没有其他人下来才松了口气,象那人一笑,说道:“你应该休息一会了!”说着话,抡枪把砸在那人的脖根处。那人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当他看见谢文东挥来的枪把子时,他高悬的心终于放下,脸上带着释然的笑容昏倒。能在谢文东手下活命,和想把他杀掉一样,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谢文东几人轻步上楼。到了二楼,两面都是长长的走廊,至少有二十个房间,想要找出麻枫也不是那么简单。谢文东几人挨个房间查看,将门推开一条小缝,看里面有没有他。刚无声无息的搜完左侧的走廊,这时外面枪声突然响起。谢文东等人同是一惊,看来木子的行踪已然暴露。果然,随着第一声枪响,外面的枪声连成一片,啪啪声不绝于耳。

走廊内的房门纷纷打开,里面的人听见外面的枪声知道一定是谢文东来了,只是心中奇怪,为什么探子没事前通知,为什么还没等谢文东进入大楼就动手了。刚有人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连窜的子弹,连来人的样子都没看清,身上已经开出三四朵带血的红花。右侧走廊最里面的房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位大汉,一眼看见了走廊中有一人身穿黑色中山装,眼睛狭长而有神,大声叫道:“谢文东!”

谢文东转头一看,冷笑一声,说道:“原来是你!上次你跑得够快,这回让你和麻枫一起上路!”说完,他抬手就是一枪。那人反应极快,当谢文东举枪的同时,他已经退回到房间内。这人正是上次谢文东和金三角交易后返回路上袭击他而后逃走的那个人,谢文东知道他是魂组的,一点都没客气,见他回到房间内,毫不犹豫的也向那房间窜去。其他人见状怕他有失,也跟了过去。这房间面积很大,至少有数百平方,房间可能是按着会议室而设计的,里面有不少两人多粗的大柱子。

谢文东窜进房间后,看清里面大约聚集了十数人,不仅有魂组那人,他旁边还站着一脸紧张的麻枫,仰面哈哈一笑,然后冷然道:“今天,这里谁都别想离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huaidan1.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章   地址:http://www.huaidan1.com/179.html